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梦断决赛场
章节列表
第一章 梦断决赛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章 梦断决赛场
  “K,他真的会来吗?”Rain不安的问道.
  这一局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分钟,狭长的通道上就只有冷风吹过的呼啸声,但还是不见一个匪徒的身影.
  风声萧索,火车站走廊间呜呜作响,紧张的氛围更平添了几分寒意,天地间一片萧杀.
  “会的,他一定会来的,我了解他.”K拿起了话筒轻轻回应着,口气里透着无比的坚定与信心.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的声音已不能再有任何的犹豫,哪怕只有一丝的迟疑,那无疑会让全体队员的心理防线集体崩溃.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比赛从一开始进行到现在,他都猜测不到对方的进攻意图,当进行到这一关键局的时候,K忽然就有了种预感,L一定会率领他的四个同伴攻击B区,说不清楚是为什么,但他就是有这种感觉,他坚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
  这种战场上灵光一闪的预感只有身经百战,有着无数比赛经验的人才可以体会到,而K无疑是这其中之一.因为无论是谁,能走到WCG的总决赛赛场上都绝非泛泛之辈.
  自从丢掉了上一局,自己一方的经济就立即吃力起来,而且现在这一局已经是决定胜负的最后一局了,他已没有可以再选择的余地,他必须作出最正确的判断,必须赌下去,拼了.
  他就赌L一定会前来B点,这就是他的判断,简单而快速.他也不知道这个判断是否正确,但如果错误的话,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为现在整个火车站的A区他已全部放弃防守,现在一把AWP,一把M4,三把USP齐刷刷的瞄准了匪徒通向B区的两道长廊,这种大胆而冒险的做法结果往往不是大胜就是惨败.
  此刻,所有的观众都为暗暗为他们捏了一把冷汗.
  因为这一局的结果将会直接决定2003年WCG中国赛区预选赛的决赛出现权,没有人敢在这种重量级的比赛中如此冒险,因为这一场比赛的结果将会成就一支队伍的进军冠军梦想,但同时也会毁灭另一支队伍的出现希望.
  在CS的世界里,没有对和错,只有生与死.
  在CS的世界里,没有不分高低,只有成王败寇.
  OPK战队的所有队员都全神贯注的盯着B区的通道,只要匪徒胆敢现身,他们手里的枪就不是用来拿在手上作摆设的.
  他们对自己的枪法充满了信心,正如他们相信最终站在冠军奖台上的人是自己一样.
  啸声更近,冷风如刀.
  B区走廊的另一头,五个全副武装的匪徒已经悄悄的站在了二楼通向B区的台阶处,四把AK47,一把AWP已经各就各位,只要队长L的一声令下,他们就要发起锐不可挡的冲锋,只要拿下了这一局,他们MDK战队就将从这几个月里来大大小小的战队相互残杀中脱颖而出,成为新一代CS王者进军决赛圈,甚至还有希望参加今年韩国汉城的WCG决赛.
  WCG!
  一个美丽而遥不可及的梦想,一个永远灿烂的荣誉光环,一滴滴无数泪珠组成唏嘘诗篇. 那是多少电子竞技者,多少职业玩家,多少中国玩家的梦想啊!
  4S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为了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已付出得太多,失去得太多而无法回头了.
  在这个马上就要爆发风暴的决战瞬间,他忽然就想起自己每天在餐馆洗碗端盘子的辛苦情形,想起了父母拿着棍子把自己永远赶出家门的情形,想起女友离开自己时那种无助痛苦的眼神,想起自己每个夜晚在租来的破旧小屋里练习枪法的情形……
  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队长L曾这样问过他.
  “我不知道!”4S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因为我已走到这一步了.”
  想到这里,4S的左眼如针刺般忽然跳了一下.
  “难道前面有埋伏?”每逢有危险的时候,4S总有种未卜先知的预感,正是这种预感让MDK一路走到了半决赛赛场上.
  “不对劲!”4S在话筒里喊了一声.
  就这一声,MDK的所有队员立即都把目光转向了L.
  “扔烟雾闪光出去,保留手雷,2楼楼梯下A.”L冷静而果断的命令着.
  他信任4S,他知道4S对各种各样的陷阱总是很敏感,长期以来他们并肩作战的默契程度堪比心灵感应,于是他在最短时间里改变了原有的作战计划.
  很快,一阵闪光手雷铺天盖地的仍进B区后,MDK的所有队员都心领神会的提枪返回,快速从二楼的楼梯下到了A区.
  北京市WCG电子竞技中心.
  能容纳几万人观看的体育馆座无虚席,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紧了大厅中央的电子屏幕,这场代表了中国最高水平的CS颠峰对决赛已经展开,谁会笑到最后,结果即将分晓.此刻看着双方比赛的屏幕,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甚至连解说员都沉默了下来.
  这场比赛实在太精彩,太刺激,太充满悬念了.
  OPK与MDK这两支队伍的名字在WCG举行的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对所有熟悉CS的中国玩家来说都已不再陌生.
  几个月前,OPK与MDK还是两支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队,然而一路的比赛下来,他们却如同凭空冒出来的飞龙一样,风卷残云般的横扫了这次大赛所有强有力的参赛队伍,直至他们两者在半决赛里相遇.
  这注定是一场惊天大战,不仅仅是荣誉的争夺,那六位数人民币的奖金,更重要的是这两支队伍向世人展示出来的风格,枪法与技战术水平与已不是两支普通的国内高手队伍所能达到的高度.
  他们的出现让所有喜爱CS的观众耳目一新,让中国的CS界震惊,让世界的目光开始关注中国.因为他们与以往的战队都太不相同.
  OPK就像一辆钢铁装甲车,一路横冲直撞,披荆斩棘,所过之处,无人能敌.
  OPK队员刚烈的枪法,紧密的配合,出色的意识,过硬的基本功已让所有的参赛队伍感觉到了自身的不足与渺小,这是第一支几乎所有中国CSer都崇拜而尊敬的队伍.
  而MDK的风格却恰恰相反,MDK就如同一个要死不活的病人一样,每逢遇到对手他们就显得疲软怠慢,软弱乏力,没有太多惊人的表现,然而他们总能有惊无险的化险为夷,直到他们一路跌跌撞撞的冲进半决赛,才没有人置疑他们依靠的是运气了,他们遇弱则弱,遇强则强,总是在最后关头上演精彩绝伦的乾坤大逆转.
  而这场半决赛的前十五局,OPK与MDK已经战成了9:6的比分,下半场MDK一鼓作气的废掉了OPK精心设计的前三局,紧接着两支队伍你拼我杀,尔虞我诈,一直打到了加时赛,现在比分已经是24:24,无论是OPK还是MDK,按照比赛规则,谁拿下了这局,谁就胜出.
  无数人的心都开始激动起来,甚至有些颤抖.
  谁是成王,谁又是败寇?
  4S最先冲出,他没有作任何的停留,直接爬到了火车车顶上,俯察着整个A区的动静.
  L冲到了A区小路的路口边.
  其他三名队员分别隐匿在火车车底与中央的天台顶上.
  A区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甚至连一个CT的影子都看不到.
  就在所有人迟疑的时候,CT基地出来的中门里整整齐齐的飞出来三颗手雷,不偏不倚的把蹲在火车上的4S炸飞了出去.
  紧接着,一声悠游绵长的AWP枪声打响了决战的讯号,狙击枪的破空之声直接把MDK爬上天台的队员送回了老家.
  与此同时,MDK的队员很快就发现了OPK的排兵步阵,中门扔雷的CT有三人,扔了之后其中一人向基地方向退回.
  埋雷点的三列火车里夹杂着两个CT,其中有一把AWP.
  在发现这个阵形的同时,MDK的狙击手与队长L瞬间消灭了中门扔雷的两个CT.
  这一刹那的交火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场外所有的观众全都呆住: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都还没看清楚就已经挂了4个人了.
  但这死亡的4个人中,MDK无疑吃了大亏,OPK以两把USP的微弱代价爆了MDK两把AK,剩下的三人应对三人,OPK从装备上来说与MDK的差距已经大幅度减小.
  这一瞬间交火之后,双方的枪立即哑巴了,从大屏幕上来看,MDK的队员没再有行动,只是静在原地观察,而OPK的队员则沿着三列火车悄悄的向前搜索着,这种作为CT防守的地图不退反进主动出击的做法令所有人都出乎意料.
  “这个队长K确实是个厉害人物.”所有在场下观看的人都这样想道,“如果换成我在场上指挥的话,我一定会暂时退下去.”
  正在所有人感叹着的时候,出人意料的事情又发生了.
  MDK的队长L从A区小路静静的走出来,对着自己面前的墙壁一阵震耳欲聋的扫射.
  “疯了吗?这样大胆暴露自己的目标.”观众叫嚷着.
  L并没有疯,他的这一通扫射竟然通过墙壁穿死了两名正在向前摸索的CT,其中一名竟是队长K.
  “不可能!”K惊叹道,“他是怎么知道我的位置的,我们一直静下了脚步,而且他不应该知道我们是主动出击的,更何况是那么准确的位置.”
  K还没有从震撼中清醒过来,他回忆着临死的那一瞬间,对方AK枪声响起的时候,自己身上就红光大作,他知道,那是自己中弹被命中胸口等要害部位才会出现的情形.
  L竟然判断得这么准!
  K的心里顿时掠过一丝阴影,因为他知道如果换作自己肯定无法做到这一点.
  这是WCG的半决赛现场,能走到这里,不知道有多少优秀的选手都倒在了他K的枪口下,但像L这种匪夷所思的选手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样的对手实在不是普通的高手,K见过L个人视角的Demo,L的枪法与判断让他惊叹,在今天的中国能让K叹服的CSer已不多,但L恰恰就是其中让他觉得最兴奋的一个.
  这种兴奋的感觉他已很久不曾有过了,现在他觉得既久违又激动.
  然而在K与队友倒下的瞬间,OPK的狙击手Rain又开枪了,两声几乎没有间隔时间的枪响,MDK的狙击手与另外一名队员也倒在了血泊中.
  “盲狙.”解说员惊呼.
  “盲狙!盲狙!”观众兴奋的呐喊着.
  刚才除了L的穿射外,OPK的狙击手Rain连续两记盲狙再次把OPK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这两枪一气呵成的盲狙快到连MDK两名队员连手里的枪都没来得及发出声音.
  “精彩,经典,这名来自OPK叫Rain的选手上演了本届WCG狙击手的最佳绝杀一幕,两枪盲狙,两枪精准的盲狙再次让局面扭转了过来.”解说员的声音因激动而显得颤抖.
  但场上的L与Rain却异常冷静,两人心里都想的一样,一串AK枪响,两声AWP枪响已经把自己的位置出卖给了对方,现在局面是1V1,距离比赛结束时间只剩下了15秒.
  Rain轻轻的跳上了爆破点的木箱上,狙击枪枪口渐渐向小路方向移动着.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可以选择保枪的逃跑方式来拖延时间赢得胜利,但他并没有这样,因为他是OPK的一员,OPK的人从来都是坦荡磊落的作风,绝不屑用这种无赖的方法来获得胜利.
  与此同时,L的身形也悄声无息的向CT基地移动着.
  他也知道,这个时候除了杀死对方以外再也没有其他可以取胜的方式,因为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去埋C4了,而且那个CT就在A区的爆破点,唯一的出路就是立即出去把他干掉.
  所有观众都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也许场上的两名队员并不知道,他们正在向对方的所在位置悄悄的移动着,而且距离近在咫尺.
  危险也近在咫尺.
  是跳出去还是闪出去? Rain的脑海里迅速跳出这两种想法,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害怕跑出去一击不中,自己也可以保证有见人就秒杀的本事,但是对方呢?自己能保证对方手里的AK就不能秒杀吗?
  能来到WCG决赛的人会是平凡之人吗?这个L的厉害传说他已听得太多.
  对于任何一个CS的绝顶高手来说,就算是把USP拿在手里也是爆头的神兵利器.
  也许这个时候应该反其道而行之,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对,跳出去.” Rain横下了心.
  风声更烈,心跳如雷.
  Rain从木箱上高高跃起,在半空中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手持AK的L正悄悄的贴着墙角缓缓向自己走来.
  “完了.”Rain心里一惊,原本他以为对方可能听到自己脚步落地声会立即闪出来,那时候对方就肯定中了自己暗算,因为自己会一直把狙击镜开着等他来撞枪口,但他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敌人就在自己面前.
  一个狙击手最感到可怕的事情就是手持步枪的敌人与自己有着近在眼前的距离.
  Rain在半空中就发现对方与自己的距离不会超过三米,他甚至看到了对方手里土黄色的AK枪管跟着自己的身形跳跃轨迹在同步瞄准.
  “罢了!”K叹息着,另外三名队员与场内绝大部分的观众也不约而同的闭上了眼睛.
  一路高奏凯歌最被全国观众看好的OPK也许就被Rain这冲动的一跳而葬送大好前程,也许OPK命中注定要魂断火车站.
  “砰!”
  一声惊天动地的AWP枪声划破了整个火车站的安静,全场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与欢呼声立即炸开.
  “好!”
  “我们赢了!”Rain扔掉鼠标,从座位上跳起来狂吼一声.
  这一声把所有OPK的队员全部惊醒过来.
  再一看自己面前的屏幕,众人立即跳了起来,拥抱成一团,欢呼着,怒吼着,激动的哭泣着.
  最后一刻,Rain的狙击枪一锤定音,准确无误的击中了L的胸口.
  K再看自己的屏幕,屏幕的右上方显示着OPK | Rain狙杀MDK | L的醒目字样.
  K愣住了,呆呆的坐在那里.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刚才自己看得一清二楚,L明明可以在半空中打落Rain的,但是最后一刻,偏偏L一动不动了,他仿佛是被吓傻了一般,他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可怕的人极可怕的事一样,愣在墙边傻住了,甚至连他手里的AK都忘记了开火,直到Rain落地把他一枪击毙.
  这一过程只有那么短短零点几秒的时间,就算它可以瞒住全国观众的视线,但它绝逃不过K的眼睛.
  他不知把L的Demo研究过多少次,这个L反应之快,意识之好,枪法之准可以说完全是国际一流水平.
  他更了解Rain的水平,单打独斗Rain绝不是这个L的对手.
  难道刚才他真的是被Rain跳出来吓呆了吗?
  不可能!
  任何一个顶尖水平的CSer都不会犯这种低级失误,更何况这是WCG的半决赛.
  “K,我们赢了!”Rain跑过来紧紧的抱住了K,眼眶红红的.
  “K,刚才如果不是你临时变阵守A,恐怕我们今天赢不了他们.”
  “K,我爱你!”
  “K……”
  OPK的队员跑过来紧紧拥抱着K,在他们心中,K是个真正的一队之长,无数次的艰苦战役与经典翻盘都是K的指挥杰作,他的坚定与沉稳是永远是他们心中的定海神针.
  K淡淡一笑,并没有像他们这样激动,无论在任何时候,他都习惯了一幅成竹在胸,处乱不惊的样子.
  这场胜利,本就应该是他的囊中之物.
  因为今天的这个结果他与中国亿万的CSer们一样,也是用自己的智慧与汗水换来的.
  只是现在他有些疑惑,他向对面的赛场上望去.
  MDK队员的失落与OPK的欢呼形成鲜明的对比.
  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刻的欢乐,也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刻的悲伤.
  K的眼神在MDK的五个人中游弋着,他试图找到L.
  MDK其中四个队员用着一种失落一种无辜的眼神把其中一个队员紧紧望着,四个队员里眼睛里都噙满了闪亮的泪水.
  同样是哭泣,只是MDK队员的泪水成分里充满了太多的不甘与太多的苦涩.
  从K的角度看去,他只能看到那个队员的背影,凭直觉,那个人就是L.
  L没有K想象中那样悲伤,他只是出神的看着屏幕,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K立即有了种感觉:L没有失败,他只是因为某种特别的原因在胜负的那一刹那间分了神而导致了失误,也许今天真正的失败者是他K,他被人家活活穿死还不知道对方的位置.
  这对心高气傲的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想到这里,再抬头看到L,K只看到了一个清瘦的年轻人背影,独自落寞而忧伤的缓缓向赛场的出口走去,留下MDK的四个队员在那里瘫坐着.
  K的心里顿时落寞起来:以后我在中国还能到哪去找你这样称心如意的对手呢?L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到那时候,我一定要亲手把你送进坟墓,我记住了你的名字,MDK | L.
  一股淡淡的惆怅立即在K的心里蔓延开来.
  但整个竞技中心的场内场外的氛围却爆炸了,解说员用着高八调的声音呼喊着:“2003年WCG中国赛区总决赛圈的半决赛胜者是来自上海赛区的------OPK战队,让我们记住OPK这个名字,记住Rain这个名字,因为……”
  场上场下一片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