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俏丽女房客
章节列表
第二章 俏丽女房客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二章 俏丽女房客
  2003年9月11日,中秋节.
  中国C城,阳光高照,烈日如火.
  每年的这几天时间都是C城最炎热最难熬的季节,而此时,WCG北京总决赛的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突突突.”敲门声忽然响起.
  “谁呀?”白华极不情愿的从客厅的沙发上爬了起来,口里骂骂咧咧道:“妈的,这鬼天气真他奶奶的热,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来打搅我老人家,真是的,哎,这年头,睡个午觉都这么难啊.”
  “华仔,谁在敲门,你又在骂谁啊?”里面房间里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啊哈.”白华立即回应道,“老大,你也醒了么?是不是被这该死的敲门声吵醒的?你放心,我马上去替你教训这个违背天地良心的肇事者.”
  门很快打开.
  “你找死啊,没看见我在睡……”白华强行把这句话从嘴里咽了回去,他的眼睛瞪得贼大.
  门口站立的人身形高挑,亭亭玉立.
  一个女生.
  一个美得惊人的女生.
  白华睁大了眼睛仔细看着,这个女生身高起码也在170左右, 一头飘逸的黑发,娇好的面容,修长的腿,高耸的胸脯,纤细的腰肢,白皙的皮肤,精简的黑色短裙,淡蓝色的短袖衬衫,几乎没有任何的化妆与修饰,面容略施粉黛,那种美丽素面朝天却也浑然天成.
  这种绝色美女即使是在以美女闻名全国的C城也找不出几个来.
  “老,老,老,老大……老大……”白华的声音已激动得颤抖起来.
  余溪光着上半身,一脸睡意朦胧的从自己卧室里走了出来,边走嘴里还在边唠叨:“什么事大惊小怪的,是楼下的保安来收物管费吗?这个月我可是交……”
  话音未落,余溪的哈喇子一下子流到了嘴边:“妈呀……”
  “实在,实在太,实在太太,太太……我余溪对天发誓,从现在开始,如果以后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就遭天打雷劈……”余溪忘乎所以的举手对着门口的女生赌咒发誓起来.
  “同学!”白华还算有些清醒,“同学,小生姓白名华,年方20岁,相貌端正,仪表堂堂,无不良嗜好,家中并无妻妾,学校里更无异性朋友,我后面这个同学姓白名痴,是小生的老大,亦是这儿的房东,我们非常欢迎同学您的到来,为了庆祝你的到来,我和老大一致决定……”
  “你们闹完没有?”女生冷冷的说道,那表情冰冷无比.
  “啊,完了,完了.”白华一脸讨好的笑容,“看到了你,我们就已经完了.”
  那女生冷冷道:“听说这儿出租房子?”
  “对对对,就是你这里,同学你是来租房的么?”余溪终于清醒过来.
  “带我看看.”
  “好,好,就在对面,请稍等,我去拿钥匙,马上就来.”余溪屁颠屁颠进去了.
  “你爷爷的,每次一看到美女你动作比谁都快.”白华暗骂.
  片刻,对面房间的防盗门已打开,三人一起走了进去.
  “就是这里?”女生问道.
  “恩,就是这儿,十七层的这两套房子都是我们的.”余溪赶紧道.
  美女左顾右盼,抬头看着房间里的摆设.
  “这房子是两室一厅的,装饰就不用说了,你也看到了,家电全都非常齐全,装修风格很适合你的,房间里面有床,住在这里连床都不用自己搬呐……”白华兴冲冲的说道,那个床字他说得特别重.
  谁知美女丝毫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多少钱?”
  余溪讪笑道:“呵呵,其实很便宜的,你应该知道阳光小区是这里条件最好的社区,而且靠近C大,上学放学都很近的,你看这房间光装修就不是学校出租的校舍可以比的,住这里生活也方便,楼下有超市与餐馆,小区大门对面有公交车站,公交车站对面有……”
  余溪的嘴巴像在打机关枪一样。
  美女不耐烦的打断了余溪:“到底多少钱?”
  余溪怔了怔,立即又笑道:“不贵不贵,一个月才1000.”
  一听这话,白华立即在心里嘟哝了:“你大爷的,我住你的那间房间都收了我1200,一看到美女你就降价了,5555.”
  美女一直都是冷若冰霜的表情,此刻却忽然对余溪嫣然一笑,这一笑不要紧,余溪和白华立即呆若木鸡.
  美女的微笑就如春天里盛开的牡丹,美得令人心醉神驰.
  一笑倾城是什么意思,他们两个现在总算知道了.
  “1000也太贵了,如果600的话我立即付给你租金.”美女笑面如花.
  “这,恩啊,恩,啊,行啊,没问题啊.”余溪早就被美女的笑容弄得神志不清了.
  还未来得及反应,余溪就觉得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叠钱,紧接着美女就收起了笑容,又换上了那种冰冷的表情:“这是1800元,3个月的租金,拿着,数数!”
  余溪立即点头哈腰:“哈哈,不用数,我怎么可能不相信同学你呢?那么请问,同学你什么时候搬过来呢?要不要我们帮你搬东西?对了,同学你也是C大的学生把?哪个系呢?哪个班呢……”
  “我的名字,叫卓云,C大学生.”卓云一边说着一边向外走去,“我搬来的时候自然会通知你们.”
  “恩,恩,没问题,来的时候打电话.”两人望眼欲川的目送着卓云走进电梯.
  电梯门一关上,余溪就笑开了:“哇哈哈哈,这下好了,这套房子终于租出去了,而且一个大美女,哈哈哈,而且还是我的房客呀,我就是房东,以后大家就是邻居,哈哈,呵呵,嘿嘿,而且这一下我又可以去教训程然那小子了.”
  话音刚落,余溪立即被白华按倒在地.
  “华仔,你干嘛?”
  “干嘛,我杀了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我的房子你居然只收她600的房租,还我600来,55555.”
  两人立即在楼梯间扭打开来.
  “云姐!”李莉拎着几个大袋子,拖着一个行李箱走在卓云的身后.
  “怎么了?”卓云怀抱着一大叠书,两人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慢悠悠的走着,天空中不时有白云掠过。
  “走慢点好不好嘛,我都累死啦.”李莉可怜西西的看着卓云.
  卓云叹道:“莉莉,我已经走得够慢的了.”
  李莉委屈的看着卓云:“谁叫你租房子那么远嘛.”
  卓云无奈的笑道:“小丫头,当初是谁不想住学校寝室?非要出来租房子住的?”
  李莉立即把嘴翘得老高:“是我!”
  卓云轻轻的笑了,随即转身,目光落在了学校大门处的宣传栏上面.
  “哇,好帅哟,云姐你快瞧瞧,这个男生真的好帅,你看他的眼神,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耶.”李莉看着宣传栏上一张大大的海报惊呼道.
  海报上呈现的是一个满头金发的男生头像,男生看上去很阳光很富朝气,洁白的面孔还带有几分稚气,但露出的表情却是一脸的坚毅与阳刚,他眉头紧锁,双眼紧盯前方,眼神里透出一股坚定与凌厉,仿佛正在怒视他的敌人.
  “这个人叫K.”卓云凝视着海报静静的说道.
  “K?是不是前几个月里那个在WCG获得亚军的OPK的队长K.”李莉惊问道.
  “对,就是他.”卓云喃喃的说着,神思却已飘向了两个月前的半决赛赛场上,那场惊心动魄的比赛里发生的许多事情都在她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OPK | Rain百步穿杨的狙击枪,OPK获胜的那一瞬间,MDK队员那满脸无助的泪水,K那沉着冷静的指挥,4S出乎意料的发挥失常……都让当时在场下观看的她唏嘘不已,但最让她震撼的还是比赛结束的时候,MDK队长L走出赛场时留给世人的那个沉重的背影.
  卓云当时就在现场距离MDK战队最近的位置上坐着,从WCG总决赛开始以来,她就一直默默的支持着这支默默无闻的战队,说不清楚为什么,她就是喜欢这支队伍,这支队伍每次在比赛中显示出来的那种冷静,那股韧劲,那一招招致命的杀手涧都深深的让她折服,当最后OPK | Rain的那惊艳一枪击中L的时候,她怎么也无法相信,一向以反应闻名的L怎么当时就无动于衷了.
  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与K当时的想法完全一模一样,她相信L一定在紧要关头受了什么刺激,否则不会失常,那一刹那,他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呢?也许这永远都是个秘.
  如果说MDK四个队员那满眶泪水让她失落的话,那L离开赛场的那个背影彻底让她的心也碎了.从那个背影里,她分明感到了那个男孩子内心的沉重与沧桑,无奈与悲伤,他离开的那一刹甚至连距自己身边近在咫尺的奖杯都没有看一眼就缓缓走下了场,在与梦想失之交臂的那一刻,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呢?是什么让他觉得比冠军还重要呢?
  然而这个问题,也许只有L本人才能回答了.
  但是,至从那一战之后,MDK的所有队员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在这个地球上了.而L就像天空中的一阵风,来的时候默默无闻,走的时候也不留一丝痕迹,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他在哪里,他已从CS这个大舞台上消失了,这两个月以来,全国的CSer,媒体,俱乐部,包括K无数的人都在寻找他,而他留给人们的却是一个模糊的背影与无限的感伤.
  “云姐,发什么愣呢?嘻嘻,是不是也喜欢上了这个K了?”李莉俏皮的眨着眼睛.
  卓云顿时脸一红:“瞎说什么呢?小丫头!”
  “我可没瞎说呀,你刚才看那个K的海报看得入神,两眼都发光了.”李莉笑道.
  “我哪有?看我怎么收拾你!”卓云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哈哈哈!”两人欢快的在道路上嬉笑打闹着.
  许久,阳光小区大门的景象终于落入了两人的眼帘.
  “哎,终于到了,把我累死了.”李莉把行李放在地上,自己则不停的掏出纸巾擦着额上的汗.
  卓云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C城的天气确实太热了,这种高温少说也有三十六七度.”
  “干脆还是打个电话把那两个家伙喊来帮忙吧?”李莉一脸疲惫.
  卓云点点头,看了看天空已经向西斜的夕阳:“恩,也好!”
  很快,人声熙嚷的街道上远远的出现了两个男生的身影.
  “老大,你怎么这么没用呢?”白华满脸郁闷的表情.
  余溪大怒:“什么我没用,还不是怪你,那一局你不买AWP我们肯定就翻身了.”
  白华道:“我买AWP那还不是为了掩护你.”
  余溪道:“掩护?放屁,简直臭不可闻,本来就没有什么钱,你还要去买那么贵的枪,结果被程然那小子一颗手雷就把HP炸红了,炸红了就找地方躲着,害得我一个人去跟他血拼,这下你满意了,我挂了你小子也包挂.”
  白华道:“那还不是怪你自己枪法不好.”
  余溪白一他眼道:“我要是枪法好的话那还要你一起去2V1干什么?白痴.”
  白华道:“老大,不争了好不好,现在怎么去想办法找钱才是硬道理,今天又输了600,这样下去这个月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余溪苦笑道:“你爷爷的,你以为我想输么?没看见老大我已经连续吃了几天的学校食堂了,食堂里的菜才叫那个好吃呀,昨天点了份青笋烧排骨,那排骨还真的全是排骨,一点肉都没有,嚼得我牙齿今天都还在发酸,他奶奶的.”
  白华忍不住笑道:“妈的,你那算什么,我昨天在第一食堂吃的午饭,饭里吃出了七八颗小石子,我拿去问烧菜的师傅,他竟然给我来了句,很正常嘛,年轻人要多吃粗粮才能长身体,我靠,这粗粮害得我今天上厕所拉屎都拉不出来了.”
  余溪哈哈大笑:“妈的,你要把老子笑死呀!”
  “哎,哎!”白华捅了捅余溪,“别闹了,别闹了,那个卓云在前面等我们呢!”
  余溪抬头一看,不禁精神大震.
  卓云果然抱着一叠书本站在小区的大门前,衣诀飘飘,风姿嫣然,她的旁边还有一个个子矮矮的小美眉跟着她,小美眉的模样看上去极为清纯可爱,惹人喜爱.
  两人一脸大义凛然的走到了卓云与李莉面前.
  卓云立即换上了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冷冷道:“这是我的同学李莉,以后也是你们的邻居.”
  李莉立即露出可爱的笑脸,声音甜得发嗲:“两位帅哥好呀!”
  “哇哈哈!小妹妹真可爱呀,真是懂事呀!叫得可真甜.”两人一脸明显不怀好意的奸笑.
  卓云顿时一个凌厉的眼神瞪了过去,两人立即吓得闭了嘴.
  “能不能把我帮我们把这些东西帮上去?”李莉指着地上的一大堆行李说道.
  白华道:“哈,你算是喊对人了.”
  余溪道:“搬东西么,我最喜欢了,既锻炼身体又增强体力.”
  卓云冷哼了一声.
  李莉则笑吟吟的看着这两人卖力的样子.
  行李并没有多少,但却出奇的沉重.
  余溪与白华对望了一眼,心里都在纳闷:“这里面装的都是什么呀?真他妈的沉呀,救命呀,要累出人命了.”
  大门到电梯所在的单元距离还有段路程,李莉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仿佛在她的世界里永远都是没有忧愁与烦恼的.
  而余溪与白华就有苦说不出了,尤其是白华提的那个行李箱.他根本就不知道,那是满满的一箱子书.
  “起码有100斤重.”白华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纳闷着,“里面难道装的钢筋水泥么?”
  “累吗?要不咱们休息一下吧!”李莉关切的问道.
  “啊,不累不累,这点东西也能让我累着吗?”白华一脸轻松愉快回答着,额头上却汗如雨下.
  卓云轻蔑的看了这两个人一眼,暗自想到:“两个死要面子的家伙,没人敢说搬几百斤的书还有不累的.”
  她正这样想着,迎面忽然就走来了一个人,她还没注意到.
  “哗啦啦.”卓云怀里的书本被撞得散了一地.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没有注意,对不起.”迎面撞来的人立即弯腰道歉,口气无比诚恳.
  “喂,你怎么搞的.”白华立即放下箱子跑了过来.
  “云姐,你没事吧!”李莉问道.
  卓云摇摇头,冷冷的看着蹲在地上这个拣书的男生,眼神里呈现一片杀气.
  许久,男生抬起头来瞧了瞧众人,他忽然呆了呆.
  不知是卓云冷艳的容颜让他吃惊还是卓云的眼神让他感到恐怖.
  “同学,这是你的书.”男生抬起头来,他不敢注视卓云那杀人般的眼神,只有盯着卓云那双修长的腿道歉.
  卓云本就穿着短裙,腿的肤色本就白皙,男生不经意的向上的瞧了瞧,忽然脸就红了,立即开口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只看见卓云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在余溪与白华的目瞪口呆下,只见卓云接过书,突然伸手抓住那男生一拉,紧接着转身一弯腰,那男生竟然被卓云单手摔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在众人身后四五米的地上.
  余溪与白华彻底傻了,一句话说不出来.
  这种只有在小说电视里才能出现的情形愣是出现在他们眼前.
  李莉笑道:“哈哈,你惹谁不好呢?偏偏要去惹我的云姐.”
  白华颤抖着看着卓云:“你,你,你你……”
  他“你”了半天就是“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卓云仍旧面无表情,她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那么泰然自若,甚至连看都不看那被摔在男生就径直转身而去,她似乎已算定那男生趴在那里肯定起来不了.
  “走啦.”李莉喊道.
  白华赶紧提着箱子尾随而去,剩余溪愣在那里.
  那男生趴在地上,看样子他摔得不轻,满脸都是鼻血.
  余溪愣愣的瞧着他.
  不知为什么,有股什么情绪在他心中流淌着,说不清这种到底是股什么样的情绪,他忽然觉得心底很难受,因为这个男生摔在地上的模样确实很可怜.
  “你没事吧?”余溪终于走了过去,伸手扶起了那个男生.
  “没,没事.”男生赶紧站起来手慌脚乱的看着余溪,余溪此刻才看清楚这个人.
  这个男生面目居然很俊秀,只是身躯略显瘦弱,看上去就像一根电线杆,风一吹就会倒.
  他身上穿着一件淡青色的短袖T恤与一条已经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这与余溪平日穿的什么耐克,什么阿帝,什么Fun等等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上的,这样穿着的人余溪知道肯定也不是有钱的人.
  在余溪眼中,有钱人与穷人的区别就是吃穿的差别,有钱人吃得好穿得好,没钱的就是吃不饱穿不暖.
  看见他此刻这个样子,余溪便觉得他很可怜,很无助,而他的模样却又给余溪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至于为什么,余溪也说不出来.
  “你流了好多血,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余溪诚恳的说着,看着这男生惊恐的表情,他动了恻隐之心.
  人们总是对弱势群体很同情,也许这就是人间总有温情存在的原因.
  “不,不!没,没事,习惯了!”男生仿佛把余溪当成了卓云一样,显得很害怕的样子.
  说完,他立刻向小区大门方向飞也似的逃开了,远远看去,他是那么惊慌失措.
  “喂,你是C大学生吗?”余溪冲着他的背影大喊道.
  可是人已走得远了,头也没有回.
  回到楼上,白华已经帮卓云两人开始打扫房间了.
  瞧着白华忙得不亦乐乎的模样,余溪坐在沙发上显得闷闷不乐.
  “老大,怎么了?”白华拎着扫帚讪笑道,“该不会是思春了吧?”
  余溪瞪着他不吱声.
  “看着我们的房子租出去,又来了两位美丽的邻居,你别那么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好不好?”白华搞不懂余溪从楼下一上来脸色就变得不怎么好看了,“莫非是今天输给程然心里不爽?”
  虽然他们是从小长到大的伙伴,但很多地方白华始终还是不了解他.
  “你自己一个人慢慢的在这里陪她们打扫,我不舒服,我回房间睡觉了.”余溪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向自己房间走去.”
  “他怎么了?”卓云在一旁不解的问道.
  “没事的,这是他的老样子,甭管他.”白华笑道.
  许久,房间终于打扫完毕,白华向自己的房间门口走去.
  “白华.”李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哈哈,美女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给你.”李莉递给白华一瓶冻透的可乐,“我瞧你帮我们搬东西扫地累得满头大汗的,累坏了吧?天气这么热,你拿着吧.”
  李莉娇小的身影站在白华面前,眼睛里透出一片真诚的目光.
  “谢谢你!”白华感动的说道,李莉的真诚让他联想到了一句经典的老话:“女人因为可爱才美丽,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
  “呵呵!”白华接过可乐喝了一大口,“真痛快!”
  李莉看着他笑了,笑得自然而开心,她已把别人的开心当作了自己的开心,而人们也总是在相互帮助对方的同时才能体会到这种开心带给人们的温暖.
  “莉莉!”房间里传来了卓云的呼唤声.
  “我回去啦!”李莉说完转身跑开,她脑后的两条马尾辫子在白华视线里甩来甩去,白华看得有些发傻.
  跑到门口,她又转身笑着挥手:“拜拜!”随后门才重重关上.
  白华已经呆在了原地,痴痴的看着那扇门,许久都没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