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学校恶斗记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学校恶斗记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三章 学校恶斗记
  烈日依旧猛烈,正午猛烈的阳光炙烤着位于半山腰的C城大学,但C大此刻的气氛亦如天气一样热烈,因为现在是放学时间.
  三三两两的学生有说有笑的走在放学的路上.
  余溪一个人无精打采的走在放学的嘈杂人流里,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条被晒焉了的茄子一样,这倒不仅仅是天气炎热的原因,最主要的是这几天下来,他与白华又跑到网吧去找程然2V1,结果卓云刚交给他1800元租金又被他与白华输得干干净净.
  他倒不是输不起,而是受不了程然每次赢了后那种得意洋洋的样子.
  “哎,你们两个菜鸟什么时候才能超过我啊,其实我很不想赢你们的钱的,只不过你们硬是要送钱给我花呢,我也只好笑纳了.”程然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那模样把余溪简直气得七窍出血.
  “妈的,你给老子等着,老子迟早有一天要让你知道小哥哥我的厉害.”余溪咬牙切齿道.
  “呵呵,是吗?那我真盼望那一天快到来,我真的好想被你们蹂躏哟,求求你们快点让我死吧?”程然故作哀求状.
  “他妈的,这个臭小子.”想到这里,余溪郁闷的踢开路边一块小石子.
  自从来到了这个大学,余溪与白华不知什么时候就迷恋上了CS.这两年正是中国电子竞技运动蓬勃发展的时期.而CS就是里面最受欢迎的项目,记得第一次在网吧看见同班同学玩得乐不思蜀的那个劲,余溪就心痒了.
  直至后来与同学程然开始每局十块钱的赌注之后,记忆里,余溪就几乎没战胜过他.
  说不心疼钱那是不可能的,虽然自己与白华家里从不缺钱用,但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人民币一张张的拱手送人,心里就是不舒服.
  照这种速度输下去的话,这个月恐怕真如白华所说,要喝风了,还是给嘉菱打个电话先借点来应急吧?哎,还是算了,找她借,到时候她那张大嘴在老爸面前一说,岂不是坏了自己的大事.
  “啊,救命呀,今天中午又要去吃那该死的食堂,有没有天理,Shit!”余溪极不情愿又身不由己的向学校食堂走去.
  C大第三食堂人声鼎沸,其实这里的用餐环境还是很不错的,只是烧菜的大师傅确实不敢恭维.
  “来一份大份的米饭,再来一份牛肉烧土豆.”排了五分钟队的余溪站在窗口处对大师傅面无表情的说道.
  旁边一个师弟模样的人诧异的看着余溪:“我说这位师兄,土豆烧牛肉才三元一份,牛肉烧土豆却是八元一份,但不都一样的吗?你为什么要点贵的呢?”
  看着师弟一脸的迷茫余溪冷笑道:“小师弟,你是这学期刚来的新生吧?”
  “恩,是啊是啊,怎么啦?”师弟惶恐的看着余溪.
  “你哪个系的?”余溪又问
  师弟道:“经济学的.”
  余溪高深莫测的笑了,顺手接过饭菜,道:“这位食堂大师傅就是你们系的天才,你等会就明白了.”
  师弟莫名其妙的看着余溪,很快也接过窗口送出的米饭与自己点的土豆烧牛肉.
  “啊,为什么,这明明是土豆烧牛肉,为什么你盘里的牛肉那么多,而我的几乎就没有呢,太亏了!”师弟大叫道.
  余溪笑了:“你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价格不一样的原因了吧,我这叫牛肉烧土豆,牛肉在前,你那可是土豆烧牛肉,土豆在前,一份三元,一份八元,现在明白中间的差异了吧,这位大师傅已经把经济学的真谛用于了生活的实战之上, 真正实现了的基础知识转换为经济价值的真理,这可是经济学的最高境界,明白吗?他的这种做法实在是值得我们学校每一个经济系的同学学习啊,我说师弟,你可得好好学学他,将来你也会发财的.”
  大师傅冷冷的盯着余溪,脸色很不客气.
  师弟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认真道:“真是听师兄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请问师兄你哪个系的,你真是高人啊,实在是高!”
  四周的排队的女生们已经忍俊不禁笑开了.
  余溪拍了拍师弟肩膀:“恩,孺子可教,来,别这么愁眉苦脸的,咱们一块找位置去吃饭,吃完土豆烧牛肉,学什么都不用愁.”
  两人刚找了个位置坐下,余溪就发现食堂门口一阵骚动.
  “打架了,打架了!”
  “快看,要打起来了.”
  不少人叫嚷着,食堂门口的学生已经围成了一片.
  “有热闹,去看看.”余溪放下筷子,快步走了出去.
  只见食堂外的空地上围了一圈学生.
  圈子中间站着一个穿着前卫而火辣的漂亮女生一脸怒气的瞪着一个把头埋得底底的男生.
  一个饭盒已经打翻在地上,饭菜也撒了一地.
  看情形,应该是这个男生冲撞了这个美眉.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看见你,对不起.”男生低着头,满脸惊慌.
  “你明明就是故意的,你没看见我走出来吗?你你,你……”美眉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阿月,怎么回事.”一个模样英俊的男生来到美眉身边.
  阿月气愤的对英俊男生说道:“年糕,这家伙撞了我,对我不怀好意的样子,把我这件新买的衣服给弄成这样了.”
  年糕的脸色顿时变了:“同学,你什么意思?”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注意到她,我对她没什么意思的.”男生被吓得根本就不敢抬头.
  “你敢狡辩?”阿月怒道.
  “怎么回事?”余溪挤在人群中问着周围的人.
  “是那女的自己走路不长眼睛,把人家撞了还反咬别人一口,还大声叫嚷别人非礼她,这大白天的,又是在食堂,真有非礼那个心也没非礼那个胆,这男生也不知道是哪个系的,就这么怕事,真丢人.”一个女生忿忿的说道.
  余溪吃力的挤到人群前面,分开众人,他这才吃了一惊:哇,不是吧,有这么倒霉吗?又撞倒了美女.
  眼前这个男生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在小区楼下被卓云摔趴在地的那个男生.
  “啪.”的一声脆响,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阿月一个火辣辣的耳光已经刮在了这个男生那张苍白的脸上.
  人群立即起哄开来.
  这个时代,女生敢动手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C城美女的火爆脾气正如C城的夏季天气一样全国闻名.
  男生捂着半边红透的脸赫然抬起头,眼神里激起一丝怒火,但这丝怒火很快就一闪而过,取代的仍然是他那种惶恐害怕的表情.
  余溪心里顿时心里一痛.
  人都是有尊严的,可人在面对尊严与勇气的时候,大都数人总是喜欢选择忍受.
  “妈的,你瞪什么瞪?”年糕霍的一拳重重的击在男生面门上,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那男生的身体直挺挺的往后飞了出去,重重的倒在地上,满面鲜血.
  “年哥,怎么回事,谁欺负嫂子了,咱们寝室的兄弟都来了.”四五个男生从人群里冲了出来跑到年糕身边.
  “就是他!”阿月恶狠狠的盯着躺在地上的男生,“就是他,他想占我便宜.”
  “给我打!”年糕显然气昏了头,作为男人,自己的女人受了欺负那无论如何都是件脸上挂不住的事情.
  四五个虎背熊腰的男生一拥而上,对着倒在地上的男生一阵劈头盖脑的拳打脚踢,那情形根本就不像是在揍人,而像是在拆房子一样凶狠无情.
  那男生却紧紧的双手抱头,无数的拳头落在了他身上各处,他仿佛连求饶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阿月狠狠的看着这男生:“活该,惹我的下场.”
  人群忽然安静了,人们这一刻的表情忽然就变得很奇怪,说不出那是冷漠还是麻木.
  一股触目心惊的鲜血从男生头部流出,把干燥的地面都染红了,不少女生已经转过头去,她们不忍再看.
  有时候,挨揍的人并不觉得痛,真正让他痛的是围观人群的那些眼神.
  “爸,这个世界公平吗?”余溪总是这样问着自己的父亲.
  “公平的,这个世界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
  以前这句话余溪是深信不疑的,但自从他来到了C大的这一年里,大学里各种各样的见闻使得他已隐隐的觉得这个世界并非他所想象的那么公平.
  有时候他很痛恨自己的虚伪,尤其面对这样的场景时,他自己就与那些围观的人群没有区别样,尽管他的内心很想冲上去帮忙,但他却很犹豫,他也不知道自己犹豫什么,是害怕挨揍还是害怕多事.
  “余溪,你真他妈是个垃圾,你比那上面几个揍人的人还垃圾,懦夫!”余溪的脑海里忽然就崩出了这句话,顿时,一股热血轰的一下冲上了他的脑门.
  余溪忽然跑回食堂,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找来一根又粗又圆的棍子.
  在人群的惊呼声中,他不顾一切冲了上去,对准那个揍得正起劲的年糕狠狠的砸了下去.
  “哎哟.”年糕应声而倒.
  另外的五个人转过身来,看见倒地的年糕,惊叫的阿月与拿着棍子的余溪,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揍他.”四个人饿狼般的扑了过来.
  余溪慌了,抡起棍子不知该先对付谁.
  “好狗敌不过赖狗多.”到现在,余溪终于理解这句话了.
  就像在CS中,你一个人的枪法再好有什么用,面对5个一起冲出来的敌人你能瞬间击毙吗?余溪手里的棍子只击中了一个人后便被其他拥上来的人扑倒在地.
  无数的拳头也像刚才一般落在了余溪的全身各处.
  余溪双手护住头,也无法再反抗了.
  但这一刻,他的心里却很平静,在灰土飞扬中,他看见那个躺在男生的也看着他,眼神里闪过一丝感激的目光,只那么一瞬间就又变得忧郁了.余溪心里顿时掠过一丝暖流,这一丝暖流已让他感觉拳脚落下来的不再疼痛.
  年糕摇晃着从地上爬起来,抄起余溪那根棍子,使足了全身力气向余溪头部狠狠砸去.
  “别打他.”千钧一发之际,本在地上躺着的男生炮弹似的弹了起来,类似足球场上一个鱼跃冲顶的动作用头狠狠向年糕撞去.
  年糕一下被撞得退后好几步.
  人唯有在危急时刻才能发挥身体里的最大潜力.
  “你妈的.”回过神来的年糕这次把棍子对准了男生.
  “砰!”的一声,伴随着人群里女生们的尖叫声,棍子重重的击在了男生脑右侧.
  这一次,男生没有任何反应就立即倒了下去.
  鲜血把地面染红了更大一块.
  无论谁都看得出这一棍的力量绝对不会轻,地上那男生一动不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我让你撞,我让你撞!”年糕已彻底失去理智,手里的棍子狠狠打在男生的身躯上,“啪啪”作响,像击打在一堆烂泥上一样,男生倒在地上丝毫没有反应.
  一片热血猛的涌上了余溪的胸膛,他觉得那棍子就像是打在他的心上一样,他只恨自己再也无能为力了.
  突然间,年糕只觉得手腕一痛,人一个踉跄被什么东西撞了出去.
  回过神来一看,自己的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站着一个长发飘飘,面容俏丽的女生冷冷的瞧着自己,而自己手上的那根棍子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她的手上.
  “你谁?敢来多管闲事.”年糕怒道.
  正在揍余溪的那几个男生也停下手来观望着.
  人群立即又骚动起来.
  一个美丽的女生居然敢站出来与五个虎背熊腰的男生作对,这种事情C大里还是第一次出现,让人们觉得既惊奇又刺激.
  “你们男人都是些贱骨头,五个人打一个也就算了,但现在那些正在下面看戏的男人更贱,连站出来的勇气都没有,还不如我这个小女子.”卓云拿着那碗口般粗的棍子在手里端详着,语气说不出的冰冷与嘲笑,模样更像是在喃喃自语.
  人群里女生们内心都不约而同的叫好,而大都数男生却惭愧的低下了头.
  有时候,男人确实不如女人.
  此刻余溪已顾不得场面发生了些什么,他吃力的向那个男生爬了过去,他只关心他的安慰,他只关心他伤得重不重,不知道为什么,他也说不清自己这是怎么了.
  “你们滚吧,遇着了我也算你们倒霉.”卓云轻轻的说道.
  这个“霉”字刚一出口,手里的棍子就已挥出.
  所有人眼睛一花,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 只听到“怦”的一声闷响,本站立着的年糕额间头发里一下渗出一股殷红的血液,顺着他的额头流下,流过鼻子,嘴唇,下巴,最后一滴滴的滴在地上.
  他惊讶的注视着面前这个女生,眼神里充满了惊疑,恐惧与不信.
  接着他的身子晃了晃,“怦”的一声,人就像死猪般倒下,再也爬不起来.
  卓云漫不经心的看着棍子,喃喃道:“说你们男生没用还真是没用,就一下也挨不了!”
  另外四名男生愣了片刻后立即清醒过来.四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那意思就是今天豁出去了,反正都闹了事,打女生就打女生,谁叫她打翻了他们寝室的室长呢?
  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短短的半分钟时间内,四个男生纷纷捂着胸口躺在地上呻吟不断.
  人群死一般的安静,所有人都清楚的看见这个女生一瞬间就打翻了四个如狼似虎的男生,她的动作很简单,就一招“刺”,但就力量之大,速度之快,让人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打得好,打得好.”女生们开始鼓起掌来.
  “该打,这几个小子是国贸系的,经常在学校里欺负人.”
  “就是,我见好几次了,上次也是在食堂.”
  “妈的,这种人渣是怎么混进我们学校里来的.”
  “垃圾,败类.”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阿月站在那里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人要脸,树要皮.这句话总是不错的.
  “你!”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阿月背后传来.
  阿月转过身,她发现卓云正冷冷的盯着她.
  “该你了.”卓云冷冷的回答,手里的棍子像剑一样指向她,口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寒意,“女人打女人总没什么不对,是不是?”
  阿月浑身发抖,骇得话都说不出来.
  卓云道:“你说他刚才想非礼你,是不是有这回事,你最好说实话?”
  阿月哆嗦道:“没,没有,是我自己不小心,不小心撞了他.”
  卓云一下子把棍子撤了下去,忽然道:“带手机没有?”
  她居然问了这样一句话出来,所有人都大惑不解.
  “有,有,带有手机.”阿月颤抖着的双手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卓云道:“打120.”
  阿月道:“为,为什么?”
  卓云道:“你男朋友兄弟的肋骨都已断了,地上那两个人也好不了到哪去,打120,快点!”说完她指了指了地上的余溪与那男生,这两个人都已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