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无意相识
章节列表
第九章 无意相识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九章 无意相识
  “我坚决不同意这件事.”Rain在别墅中央的大厅里咆哮着.
  “你必须同意.”Rain的父亲脸色阴沉得出奇,“这桩亲事你可以不同意,但你的年龄已经不小了,而且对方家的父母与我是生死至交,在你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把两家这门亲事定下来了。”
  “那是你的事,关我什么事?”Rain恼怒的说着,“要结婚你自己结去。”
  Rain的父亲怒道:“我的话你敢不听?”
  Rain道:“我不是不听,我的事应该由我自己做主。”
  Rain父道:“你做主?哼!有本事你别找我要钱,别伸手向家里要这要那的,你做主你就自己去养活自己。”
  Rain道:“我现在就是自己养活自己,我现在是OPK俱乐部的一员,周薪都有8000元。”
  Rain父冷笑道:“哼!周薪?我告诉你,你的周薪都是我发给你的,你们那个火鸟电子商务公司的OPK俱乐部我就是最大的股东与赞助商,你拿的薪水就是我给你的零花钱。”
  Rain立即愣住。
  Rain父道:“我告诉你,你是个男人就自己养活自己,不是男人就不要再开腔,别现在成天老是去玩什么游戏,不好好的去读书学习知识,将来这门亲事会给咱们家丢脸的。”
  Rain道:“我就是不读书,那又怎样?”
  Rain父立即大怒:“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Rain道:“我说我不读书,那又怎样?”
  Rain父气急败坏道:“你,你,你给我滚出去。”
  Rain也发怒了:“好,这话可是你说的。”
  Rain立即冲上楼,很快背起一个挎包跑下来冲了出去。
  ……
  就这样,Rain离开了自己的家。
  “什么,你决定离开OPK?”K一听这话,简直想都不敢想象。
  Rain笑了笑,笑得有点苦涩:“天哥,别误会,我是打算去C城读书的。”
  “读书?”K更加惊讶,读书这个词对他来说是那么遥远,又是那么熟悉,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在学校的时光,是那么美好,但最后他还是义无返顾的选择了电子竞技这条路。
  人的一生总会有很多选择,选自己爱的,爱自己选的。
  K叹息着:“Rain,想必这是你家里的决定吧?”
  Rain点了点头,这其实是她母亲的意思。
  “Rain,你还是听妈的话,先去C城大学念书吧,我都给那学校的领导联系好了,过些日子我会想办法让你去参加比赛的。” Rain的母亲语重心长的说道,她也知道家里这个唯儿子完全是匹驯不服的野马,她只有妥协。
  Rain点了点头,他可以和父亲顶撞,但他绝不违背母亲的意思,对母亲,他从小就很尊敬。
  “Rain,你去吧,我尊重你的决定。”K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着,他纵有万般的不舍也只得尊重自己朋友的决定,“但我相信你会回来的,再说内地有很多的高手,到了那边可以去好好学习,那个MDK就是从西南赛区出来的,到了那边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难就打我的电话。”
  Rain也用力拍着K的肩膀,感激道:“还是你了解我。”
  就这样,他来到了C大,他遇见的第一个人就是卓云,然后顺着卓云指的方向去找寝室,然后找老师,然后再去纪录委员会填入学手续。
  而现在,他就站在学校门口中国银行的提款机前看着银行卡上的数字发呆。
  这张卡是他离开上海时姐姐悄悄塞给他的,上面有人民币三万元,但是卡上的数字显示只有三百元了,原因是他到了西南地区这个城市就显得很好奇,像个女生一样到处去Shopping,一个上午下来,衣服买了一大堆,钱却全没了。
  “你是个男人就自己养活自己,不是就不要再开腔。”父亲的这句话一直刺激着Rain。
  “不要就不要,我大不了打工去。”Rain经常在网站上看到大学生打工的消息。
  但是接下来的这几天,Rain才知道打工说得容易,做起来就难了。
  他把学校内外的地方跑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合适他的工作,学校生活部的人推荐他去做家教,他没去,不是没去,是不敢去,他自己连高中都没毕业还敢去教别人?校外的工作全都要求本地户口,而他的上海户口拿到C城来根本就是个暂住证。
  最后无奈之下只有到学校旁边的一家名叫一心的日本料理店做勤杂工,好在他自己在上海生活惯了,说得一口流利的日语,老板才聘用他,一天80元的薪水,否则他真的只有独自在寝室郁闷了.
  但第一天的工作就是洗碗端盘子扫地擦屋,干了一天,Rain累得简直差点趴下了,而这个时候他才知道,挣钱真是件不容易的事,但老爸怎么就挣了那么多钱呢?
  他想不通.
  揉了揉腰,他还是觉得酸疼,自己以前连续玩CS一天一夜都没有这么累过。
  “累了吧?习惯就好了。”林一在他旁边抬着一个箱子瞧着他说道。
  Rain道:“唉,腰都快闪架了。”
  林一瞧了瞧他:“看你这情景,好象就是个大老爷们一样,从来没做过事。”
  Rain诧异道:“咦,你怎么知道呢?”
  林一笑了笑,不再答话。
  Rain也无奈的笑了笑:“真是放着好好的生活不享受,出来受罪。”
  林一笑道:“这怎么能叫受罪呢?你现在是自己靠自己的双手在辛勤的劳动,是件很光荣的事情。”
  Rain怔了怔,许久才展颜道:“对,你说的很有道理,一个人自己养活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没什么可耻的。”
  他忽然就像想明白了一件很久都想不通的事一样,在厨房里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他开心的样子,林一也笑了:“能这样想就最好了,对了,瞧你也是C大学生吧,这店里终于来了一个中国人,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Rain想都没想几乎就准备习惯性的来句“我就是OPK的狙击手Rain”,但想了想还是改口道:“我叫江航,江河的江,航行的航,你呢?”
  林一道:“林一,树林的林,第一的一。”
  江航大笑:“你这名字还真简单。”
  林一道:“呵呵,我也是C大的学生,平时这店里都是日本人,他们的语言我不是很懂,我瞧你今天刚来,日语说得很好呀,有空教教我。”
  江航道:“没问题,那以后你每天帮我多洗几个盘子就OK啦!”
  林一刚准备回答,门口就传来了山田光子的甜美声音:“林一君。”
  林一抬头:“你好,山田同学。”
  山田光子穿着白色的和服,头发挽成了一个S型的发髻,看上去格外动人妩媚。
  江航又呆了呆:“呀!都说C城的美女是全国第一,确实名不虚传呀。”
  山田光子向两人微微一揖,然后就走到林一身边,手里拿着一张湿毛巾轻轻的擦着林一额头上豆大般的汗珠。
  那动作轻得就像是在呵护顽皮的小孩子,那表情就像是在深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的爱人一样。
  林一手足无措,江航却彻底呆了,突然想到她是老板的侄女,他忍不住用日语问道:“你们是恋人吗?”
  山田光子猛然一愣,他没料到这个中国男孩竟然会说他们日本的语言。
  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江航哈哈大笑,又道:“厉害,厉害,想不到老板的侄女居然和他是恋人。”
  山田光子道:“江航君,林一是我的同学,我们并不是恋人。”
  江航道:“哈,是吗?难道你们不是恋人,是情人吗?”
  林一一脸迷茫的看着他们两人:“你们,在说什么?”
  江航立即向林一用汉语说道:“她说,她想向你求婚,但她不好意思开口,就由我这个媒人帮她开口了。”
  “你,你,你别乱说,没那回事。”林一慌忙摆手,脸红得像猴子P股一样。
  江航哈哈大笑。
  在他们三人开着玩笑的同时,外面店厅里坐着一行人正在议论的是明晨联合会杯的16分之一决赛。
  而这一行人就是Tercel战队。
  “明天的地图是Aztec,我们先做T,手枪局怎么打?”海田问道。
  桌上摆放着两台电脑笔记本,屏幕上显示着HLTV中的比赛平面图。
  高峰道:“我觉得还是让小年用USP,康姐用沙鹰,我们另外三人买小甲,从桥下主攻,节奏放慢些,我们三人走前吸引火力,但千万不要有伤亡,如果对方在桥下布重兵的话我们第一局就只有拼了。”
  康达道:“这样子是不是太冒险了些,LOST里有几个人的枪法相当厉害。”
  高峰摇摇头:“LOST是去年杯赛的第二名,其中有几个人的擅长防守点是固定的,一般都不会轻易改变。”
  许小年懒懒的倒在塌塌米上,看着高峰道:“疯子,你不知道,今年LOST大换血了的,我听说LOST今年换上了好几名新队员,连队长都换了的,而且是作为LOST的杀着的,你刚才那个战术显得有些急进了,就像前天我们打垮GIGN的那场比赛,FF就是一时冲动才中了招。”
  高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你提点意见来,我们该怎样进攻。”
  许小年缓缓道:“我看过LOST这支队的Demo,他们每次能够胜利关键还是在于战术,他们的战术很少用常规战术,一般都用奇招怪招,而且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无论哪次他们的手枪局战术都很新颖,我认为要在手枪局中克制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常规战术。”
  康达与海田都不解的看着他。
  许小年继续道:“我的意思就是Rush。”
  康达道:“Rush?”
  许小年道:“是的,我们出枪后第一时间不去,而等他们站好位后再冲木门,Aztec这幅图太大,他们的奇招绝对不是常规的站位,所以那时候肯定对木门的火力封锁肯定是最弱的,我们就要利用这个时间差冲出去,当然冲出去后以他们的实力很快就可以重新封锁木门,那时候再火并希望要大得多。”
  高峰点点头:“确实不错。”
  ……
  众人议论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卓云却呆呆的盯着电脑屏幕出神。
  她的发呆的眼神没有逃过高峰的眼睛,此刻她所思考的并不是明天的战术,而是回忆着今天早晨的比赛:Pro vs Hacker。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关注这场比赛,也许正如李莉昨天所说,有关MDK | L的一切她都想知道。她甚至盼望着那个Pro | L就是MDK | L,那样子至少他们可以经常相见,总比隔着天涯海角的距离要好得多。
  可是,她失望了,今天Pro vs Hacker地图也是沙漠2,表演出尽风头的全是一个叫Pro | cosper的人,而林一却完全是个炮灰的角色,完全没有值得可圈可点的地方,最让她失望的从始到终林一连防弹衣都没买过,也就是说他可能还是一个CS初学者,连基本装备都不知道买的CSer。
  他怎么可能是名动天下的MDK | L呢?
  想到这里,卓云轻轻叹了口气。
  女人呐,总是喜欢幻想,她也不例外。
  而这一切都被高峰看在眼里。
  * * *
  夜深,街道上人迹已渐稀少,偶尔只有一两辆出租车经过。
  从料理店出来,Tercel的众人便再次散了。
  夜风拂过卓云的发丝,她闷闷不乐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送你一程吧,反正我也顺路.”高峰对卓云说道.
  卓云点点头,但没有说话.
  两人就这样在夜风中的走着, 相顾无言.
  许久,高峰才开口道:“你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样子。”
  卓云抬头道:“哦?”
  高峰道:“我瞧你刚才讨论战术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独自在旁边发呆,你是不是有什么好的主意?”
  卓云道:“没有。”
  高峰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或者是什么困难的事我希望你能给我讲讲,我能帮你的尽量帮你,咱们毕竟是队友,我不希望其他事情影响你明天的发挥。”说这话的时候高峰的口气无比诚恳,而眼神里也闪过一丝火热的目光,但这丝目光也很快如流星般随即而逝了。
  卓云瞧了瞧他,冷冷道:“没事,放心,不会影响明天的比赛。”
  高峰道:“那就好。”
  卓云道:“时间不早,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看着卓云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高峰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这座冰山不知什么时候才会融化。
  夜风很快送走了在高峰视线里的卓云,留下高峰愣在原地,而这次一幅心事重重的人是他。
  从这几天的接触中,卓云的身影已经烙在了他的心底,从内心深处来讲,他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她不做作,率直,尽管平时一幅冰冷的模样,但他了解,她也很寂寞,有着一颗火热的心.下午战胜环卫系的那场比赛中有这样一个场景,CT在胜利翻盘后,高峰的金钱捉襟见肘时,卓云没有任何声响的给他扔了一把M4,他由衷的感激,他感激的是她的细心,在许小年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她都准确不计算了自己的金钱.
  CS中,枪是无情的,但握枪的人是热血沸腾的,握枪的手是有情的.
  而这也是他喜欢这个游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