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血战Aztec (中)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血战Aztec (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十一章 血战Aztec (中)
  时间:2003年10月12日
  地点:C城大学体育馆
  比赛队伍:Tercel Vs LOST
  比赛地图:De_Aztec
  参赛队员:
  Tercel | GaoFeng (高峰)
  Tercel | Kid (康达)
  Tercel | Knight (许小年)
  Tercel | Hot (海田)
  Tercel | Ice (卓云)
  LOST | Rain (陆月馨)
  LOST | Loveroot (邹雪梅)
  LOST | Moonshine (张华玉)
  LOST | FallingStar (向岚)
  LOST | 5# (刘琪)
  “各位同学,各位观众,今天的比赛已经进入了16分之一的淘汰赛,经过这六天的角逐,这场比赛是继C4战队出现在16强后第二支即将出现的队伍比赛,这场比赛被很多同学认为是提前上演的半决赛,无论是Tercel还是LOST都本校一流水平的强队,LOST战队是去年杯赛的亚军,虽然今年五名队员除了陆月馨同学仍然在主力阵容当中,其他四名队员都是新人,尽管如此,但她们的实力仍然非常强大,而Tercel战队是今年的一支黑马,他们打败了今年的夺冠热门来自民法系的GIGN战队与来环卫系的Dipland战队,比赛中展示出来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究竟这场比赛结果怎样呢?还是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解说员的声音滔滔不绝的响在体育馆内里的每一个角落里.
  “晕,她的战斗ID居然和我的一模一样.”混进选手区的江航坐在位置上暗自想道.
  “哈哈,真是缘份呀.”江航不禁笑道,旁边的山田光子与林一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选手区的另一头,不少C大的高手们都关注着这场比赛。
  DNA,C4的队员更是一个不少的坐了大屏幕前。
  余溪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陆月馨的脸,从看见陆月馨的那一刻开始,他眼睛里的外界就已经全然不在了。
  而这时C4的Ko也目不转睛的看着电子屏幕,道:“段大,你说这场比赛谁的赢面大。”
  段风扬白了他一眼。
  Ko委屈的看着他。
  “从实力上看,两边都差不多,但CS是个团队游戏,结果注定由临场的发挥来决定,给你们说过好多次了,你们怎么还提这种外行问题来问我。”段风扬不满的说道。
  Ko立即转头向欢寻吼道:“欢寻,段大的话听到没有,不准再向我提这种无聊的问题。”
  欢寻则像个白痴一样痴迷的看着台上的陆月馨,根本就没有听见他的话。
  “All Ready?”
  “R3,Go!”
  双方队长同时打出字来。
  几声沉闷的雷声响过,Tercel的一行队员静静的集合在木门里,而LOST的有四名队员在第一时间跳下了水中,B区爆破点的木门只留下一名队员。
  这种四水一门的战术已在国内屡见不鲜了。
  “Go!”在短暂的停顿之后,高峰按原计划发出了命令。
  一行人精神抖擞的冲出木门后几乎都同时惊讶了那么一两秒钟——外面空空如也,一个CT的影子都没有。
  “停!”所有人愣了一下,只听得高峰的声音道:“消声。”
  于是,五人蹑手蹑脚的向B区爆炸点缓缓移动着。
  康达手持沙鹰走在最前面,紧张的瞄着对面A区。
  她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对面桥洞那一个狭小的出口处,只要CT出现她就先放血。
  只听得“噗”的一声,她的枪口准星一歪,眼前顿时冒起满屏的血光,她知道自己的胸口中了枪。
  开枪的CT就躲在三重木门里。
  “啪啪啪”一时间枪声脚步声大作,木门里的CT很快被高峰解决。
  “埋C4。”高峰命令道。
  而这边桥下的CT也顿时反应过来。
  “扔雷。”陆月馨果断的命令道,“他们出木门了。”
  桥下的手雷接二连三的飞了上来,这些手雷的落点并不是B区爆破点,其中一颗是飞向了木门,本来就失血过多的康达立即被这颗要命的雷炸得只剩1HP了;而另外的三颗手雷却是向匪徒冲出来的木门与走廊方向慢悠悠的飘去。
  “聪明!”台下的江航叫道,旁边的林一也点了点头。
  这个陆月馨确实很能把握人们的心理,埋下C4后匪徒们肯定不会原地逗留,而是各自找位置等着CT们来拆雷。
  事实上陆月馨估计得并没有错,分别隐藏在石头后,木门处,走廊上的高峰,卓云,海田的HP随着爆炸声就立即见红了。
  很快,四名CT分别从斜坡与小道冲了上来。
  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手枪战。
  只见许小年手里的USP有节奏的抖动着,邹雪梅,张华玉,向岚纷纷中枪倒地,而另一边从斜坡最先冲出来的LOST | 5#一把沙鹰比起许小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个5#的枪法之准更是骇人听闻,她在斜坡上倒退着,退的时候一枪爆了走廊上海田的头,然后迅速半转身把左面隐匿在石头后的高峰一个甩枪爆头,跑上爆破点再一个腾空大跳,跳起来的瞬间躲开了许小年的致命一击,落地的那一刹那,隔着三重门的木板把康达活活穿死在里面,穿死的那一瞬间,她虽然还是被A区桥洞口的卓云击倒在地了,但这一连串的动作可以说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完美得无懈可击。
  康达叹了口气:难怪陆月馨常说这次的LOST队员个个百步穿杨,但凭这个5#就可见一斑,短短几秒中之内又打又闪,这种反应,这种判断,这种枪法确实是自己无法比拟的。
  正当所有人感叹5#的沙鹰时,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那就是陆月馨。
  陆月馨上从小道跑上走廊的,她在跑上来的那一瞬间就看见了5#倒下的讯息。
  战局到了这种地步,她的动作没有任何犹豫,手里大火力的沙鹰抬手一枪通过走廊上柱子间的那点狭小视线就把躲在木门与石头缝隙处正在换子弹的许小年直接一个headshot,这个爆头几乎是在她跑动中完成的,许小年躺在地上惊讶极了,他只感觉到斜对面有个人影闪了一下,而自己就马上被爆了头,这是个什么概念,传说中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在他还没惊讶完的同时,体育馆内的数千观众看得更是目瞪口呆,陆月馨的手枪对准了桥洞口的柱子,“啪啪啪”一阵穿射,躲在柱子后换子弹的卓云也与许小年同样惊讶:什么意思?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怎么知道我在换子弹?怎么穿得这么准?”
  她的意识里,这种匪夷所思的穿射在中国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MDK | L,但是这个陆月馨……卓云怎么也无法把这种凶狠狂放,赶尽杀绝的枪法与陆月馨那张温柔亲切美丽无比的笑脸联系起来.
  一连串的疑问还没来得及细想,五名匪徒就这样全部挂掉了,体育馆里响起了众多粉丝的狂呼乱喊:
  “月馨,月馨!”
  “LOST,LOST.”
  但众多粉丝的吼声很快停顿,因为陆月馨飞身跳下水再跑上爆破点拆C4的时候时间还是来不及了,在陆月馨即将为LOST拿下第一分的那最后一秒钟,C4爆炸的巨大火光还是把她掀上了天.
  “噢!”全场爆发出一片惊天动地的遗憾声.
  “唉,好可惜.”余溪,段风扬,龙少辉,Ko等人都不约而同的叹息着.
  余溪已经看得心潮澎湃,他心目中梦中情人不仅让他喜爱,而一身技艺更让他彻底仰慕.
  “你也可以达到她那样的.”龙少辉道,“我们的下一场比赛,你就上。”
  余溪颤声道:“真的。”
  龙少辉看着他笑着点了点头。
  “只要你用心去仔细判断,无论什么不可能都会成为可能。”
  余溪牢牢的记住了这句话。
  很快,二三局基本上没有悬念的过去了,Tercel剿灭LOST显得很轻松,毕竟USP对抗AK无意于是螳臂当车,蜻蜓撼石。
  但高峰与许小年的表情并不轻松,两人对望了一眼,相互都明白彼此的意思:这个LOST马上就要出长枪了,不知道她们的长枪又要发挥什么样的威力。
  第四局,卓云切换出匕首,飞快的在木门边缘晃了一下又退了回来。
  “怎样?”高峰问道。
  “外面没人。”卓云回答道。
  高峰陷入了沉思,此时这一局的时间已经过了2分钟,按道理CT应该紧密防守各大出口才对,怎么B区会没人呢?莫非有什么圈套.
  “走桥.”高峰命令道.
  几颗闪光扔到水下,一行人静悄悄的走上了吊桥.
  令Tercel跌掉眼镜的是水下,桥洞对面仍然空无一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一股冷风吹过,高峰顿时预感不好。
  “退,退回去,最快的速度Rush B区.”高峰命令道.
  通过目前的情形看来,CT布阵的情况只得一种,全在A区,所以此刻B区的防守是最薄弱的时候,高峰这样想道,想到这里,高峰精神抖擞的提起AK冲了出去。
  这次是海田冲在最前,康达其次,高峰第三.
  这是Tercel战队习惯Rush的阵型,目的就是保护枪法最精湛的许小年与卓云,他们的枪法是队中打赢的基础,同时也是取胜的关键。
  三人冲出去的同时,所有人耳机里也传来三声有节奏的震耳欲聋的枪响,这三声枪响如同迫击炮开炮的声音那般撼人心神。
  高峰三人应声而倒。
  再一看,对面走廊尽头的空地上整整齐齐的架着三把AWP,像三门大炮一样定在那里一动不动,乌黑的枪口控制着A区B区的整个范围.
  高峰恍然大悟:难怪外面都看不到人,原来是要我来上这个大当.
  “退!”惊讶半晌后,许小年冲卓云喊道.
  卓云立即收起枪,换出匕首向基地后退.
  这种时候只有选择撤退保枪.
  两把AK面对三把AWP赢面实在太小,更何况对方两名队员还没有现身,这种情况只有把自己一方的伤亡与损失减小到最低程度。
  如果以二敌五,除非面对二三流水平的队伍他们才敢这样做,但陆月馨带领的队伍是二流水平吗?她们的水平他们这是第二次见识了,别说三把AWP的这种战术,光是这三枪能分别击中三个人就足以说明这三名队员的默契程度,因为它不是三把枪同时击中同一个人,很显然,她们对Tercel冲出来的这个细节是计算在内了的。
  许小年与卓云两人迈开脚步向基地跑去,在进入基地的拐弯处,跑得兴高采烈边跳边挥舞小刀的许小年傻了眼,基地里不知什么时候钻出来个带着防毒面具的CT静静的站在那里,手中M4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了他们两人.
  这恐怕是所有Tercel队员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许小年与卓云倒地的那一刻怎么都猜不透,这个CT是怎么溜到自己大后方的.
  许小年更是头一次感觉自己背脊发凉.
  在CS里,有比枪法更叫人恐惧的东西,那就是意识.
  意识的定义就是在正确的时间里出现在对方最意想不到的位置。
  其实陆月馨在高峰他们扔闪光下桥的时候就已经跑到了匪徒基地水下的洞口处,她目睹着众匪徒通向木门而并未开火,而是通过语音把这个讯息及时的传递给了队友,而队友们也没有让陆月馨失望,三把AWP的声音响彻了整个Aztec,听到枪声后, 陆月馨便放心大胆的向匪徒基地进发,她知道剩下的两个人肯定会保枪,肯定会撞到她枪口上来.
  卓云瞧着杀死自己的对方ID:LOST | Rain,心里直冷笑.
  解说员的声音再次激动了:“我们看见了,我们看见了,我们看见了陆月馨同学这个精彩包抄后路的一幕,多么精彩的一瞬间,多么出色的意识,真的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出自女同学手笔,看来今年WCG,CPL等国际大赛的对女性的解禁是有道理的。
  段风扬叹了一口气,缓缓道:“恐怕Tercel的上半场难打了。”
  Ko点点头:“恩,Knight他们这一局被阴了后肯定会变得束手束脚,这样一来CT会更加放开手脚来对付他们。”
  段风扬看了他一眼:“你小子终于没说外行话了。”
  “漂亮!”江航也感叹道,换作他是陆月馨这个大胆而疯狂的包抄他肯定是做不出来的,也许是长年作为狙击手的原因,使得他养成了冷静,蹲点,沉稳的战斗风格,而陆月馨的行动恰恰与此相反。
  快速,大胆,偷袭的本事总令人心惊肉跳而又血脉喷张。
  林一喃喃道:“恩,比以前更加有胆识了,但最后不应该到基地去包,而是直接从小桥包上去。”
  山田光子道:“你在说什么呀?”
  “哦,没什么没什么的。”林一赶紧解释道。
  比赛依旧激烈的进行着,Tercel的上半场打得异常的艰苦吃力。
  LOST的怪招妙招层出不穷,一会儿包抄后路,一会儿又疯狂Rush,一会儿常规防守,一会儿所有人又全部Camp,而Tercel在进攻的时候却显得办法不多,高峰已经有种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感觉了。
  中场10分钟的休息时间里,高峰拿着矿泉水一饮而尽。
  上半场比分11:4。除了前三局外,剩下胜利的那一局全是靠许小年的一把AK在B区灵光一闪的点射1V3才拿下的。
  如果真这样下去,看来那奖金是别去想了。
  而此刻最感生气的并非高峰,而是许小年。
  “妈的呀,我堂堂枪神的英名不要被一群娘们给毁了呀。”许小年眉头紧锁。
  卓云叹了口气,陆月馨实力与LOST的实力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
  海田则看着自己的IE3鼠标发呆。
  最窝火的还是康达,一看显示屏上自己的战绩:1:15。
  这个战绩就意味着她每局都是炮灰,唯一杀的那一人还是自己有一局一颗雷从水下扔上桥洞碰巧炸死的一人。这算什么?
  看着众人都各自眉头不展垂头丧气的样子,高峰突然怒吼了一声:“都在想什么?”
  这声怒吼把众人都惊醒了。
  众人都没有看见高峰发怒过的样子。
  甚至连卓云都呆了呆。
  “才他妈上半场就这样了?”高峰怒道。
  众人都惊诧的注视着他,高峰从来都是谦谦君子的模样,很少骂脏话。
  见众人都不说话,高峰的脸色才缓和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色道:“我们是支兵队,而且才组织起来不到一周,一周前,一个月前,也许一年前我们都因为有各自的原因没有进行CS,也许我们这样的队伍无法与正规队伍较量,但兵队也是队,我们大家都是人,她们LOST也是人,是人都应该拿出精神来。”
  众人都惊讶的听着。
  高峰继续道:“我们五个人也许只有我和老许是老搭档,你们三位我了解不多,但今天我们大家既然都走到了一起也是我们的缘分,我不知道各位是为了什么来参加比赛,为什么要玩CS,到这个时候我也不想去知道,但不管为了什么原因,我们没有理由遇见强大一点的对手就这样一副孬种的样子,对我自己来说,我就是为了那十三万块钱的奖金来的,就算今天要输我也要输得像个人样,不要让对手把我高某人给看扁了,只要我尽了力,别人还是能赢我我就无话可说,但现在看看你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样子,这也能发挥真实水平吗?。”
  高峰的这一席话让每个人眼中都有了敬佩的神色.
  海田激动道:“高仔,下半场该怎么打你尽管说,我海田绝不含糊。”
  许小年此刻也一改平时那幅懒懒的神情,与康达一起神色郑重的向高峰点了点头。
  卓云也收起了平时冰冷的表情,递给一个欣赏的眼神给高峰。
  高峰这才面色严肃的向众人点头。
  “Tercel的人现在在说什么呀?”山田光子注视着台上高峰等人频频点头的情形不禁好奇的问道。
  林一还未回答,江航已经抢了过来:“肯定是在鼓舞士气。”
  山田光子道:“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商量商量战术呢?他们刚才被陆会长她们虐得好惨。”
  林一摇摇头:“上半场最后那几局Tercel的士气显得很低落,这种时候任何战术都是没有用的,只有激励自己的士气才是上策,兵法上都说,夫战,气也,一而再,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山田光子听得如坠进云里雾里,瞪大了一双美丽的眼睛。
  江航紧紧的盯着他:“这些东西你到哪学的?”
  林一咳了两声,干笑道:“呵呵,我也是听队长分析的。”
  一直坐在旁边观看大屏幕的楚留行此时却转过头来了一句:“林一,光子,咱们队等会如果比赛输了的话就去吃大排挡好不好?”
  林一顿时尴尬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