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血战Aztec (下)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血战Aztec (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十二章 血战Aztec (下)
  几道刺眼的闪电划过阴沉沉的天空之后,Tercel的一行人率先出现在走廊上.
  下半场的第一局开始了.
  “直接给我Rush木门.”高峰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要死要活就看这一把了.
  这道命令给所有队员注入了一记孤注一掷的强心针.
  要知道,在这种强强对抗中,第一时间Rush是种杀伤力巨大但同时也是危险性极大的攻击套路,结果不是大获全胜就是全军覆灭.
  而这一次,负责开路的是许小年,他要以自己绝顶的枪法给敌人来一个迎头痛击,要把自己一方的士气从敌人的尸体上找回。
  “我的天,他们真这样做了.”Ko惊呼.
  段风扬微笑道:“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这才是支强队的作风。”
  许小年冲进木门那一瞬间全场观众的心也跟着骤然一跳,还好里面空无一人。
  “全在水下。”高峰大喊道,于是一行人分别冲进桥洞与小道下。
  高峰这次确实没有估计错误,陆月馨根据上半场的形势准确的猜测到Tercel上半场士气已跌落到低谷,这必然使他们畏首畏尾,所以下半场的开局她冒险而大胆的采用了五人慢走水下的策略。
  她料定Tercel绝不敢进入木门。
  陆月馨的判断并没有错,只是她低估了高峰的胆子与Tercel对尊严的看重。
  在中国,每年都会有无数的人们投入到CS这项目电子竞技运动中来,为此他们无怨无悔的奉献出自己的青春,自己的热血,不为别的,只为那争那口走不出亚洲的气,只为那失落的尊严,为此她的战队才会命名为LOST。
  但是她忽视了所有的中国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永不放弃,永不甘心。
  一息尚存犹可斗,不遗点憾在人间,倘若晴空无风雨,哪来彩虹显人间。
  这句话正是高峰奉行不渝的座右铭。
  在观众的目瞪口呆中,桥洞与水下展开了两队交锋以来最为惨烈的一场激战。
  高峰,康达,卓云,海田冲上桥头换出USP对准下面就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痛击,LOST的反应也不慢,展开了顽强的抵抗,沙鹰,Golck,USP各色枪支对准桥洞口就是一阵乱射。
  一时间Aztec枪声大作,手雷闪光乱飞,场面颇为壮观.
  康达从冲上吊桥的那一刻,她的准心就死死的瞄着LOST | 5#,在上半场里她每次死亡都是这个5#直接或是间接打死的,死亡15次中,至少被5#杀了有10次以上,这个口气她怎么也咽不下去。
  在高峰的惊呼声中,康达不要命的冲到了吊桥中央左跳右闪着,水下所有LOST手里的枪几乎都瞄准了她,而她手里的USP一直没有停止响过,但遗憾的是5#始终没有挂掉,而且她一面还击一面向匪徒基地方向退去。
  康达大怒,身上不断冒红光的危急情况已经不允许她换子弹了,她立刻切换出手雷拉开保险向桥下扔去,扔去的同时她不顾一切的从桥上飞身而下,在空中换出小刀,老鹰扑小鸡似的从天而降。
  5#显然没有料到这个CT居然这么拼命,手慌脚乱中还是被康达一记重刀砍翻,然后康达在把5#刀杀后立即也被自己扔出的手雷给炸飞了。
  见到这个场景,双方队员都懵了,好几个队员甚至都忘了开火。这种类似在PUB服务器里才会出现的情形居然在这么重要的比赛里发生了,一时间大家都不知所措。
  陆月馨心里更是震动无比,平时在纪录委员会里,康达总是很温和,很腼腆的样子,但谁也不会想到这个藏族女孩骨子里流淌着的血液永远是沸腾的永远是不服输的。
  康达这个举动不但震撼了全场观众,更是激发了高峰等人的战斗意志。
  “打死她们!”海田愤怒了,康达的死亡信息让他有了种想与LOST同归于尽的冲动。
  Tercel所有队员的USP冒出了愤怒的火花,而最终从桥洞后的小道偷袭下来的许小年以精湛的点射挂掉陆月馨后,Tercel以只剩他一人的微弱优势拿到了这宝贵的一分。
  全场掌声雷动,而许小年却惊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只剩下2HP了,陆月馨如果再多一颗子弹的话,死的人就铁定是他。
  对Tercel这次类似疯狂的举动, 陆月馨怔了怔,她显然没有料到CT们如此大胆.
  “看来,我确实低估了他们.”陆月馨暗自想道.
  又是几道闪电凭空而过.
  “Rush木门.”高峰的牙齿里再次蹦出这几个字.
  这次连许小年都吃惊的看着高峰:这小子准是发怒了。
  Tercel这次除了许小年装备了全甲与M4外,其他人则是清一色的MP5。
  而这次突如其来的Rush令LOST比上次更加措手不及,领头的康达飞身跳进木门的时候她看见LOST的所有人几乎都静悄悄的在匪徒基地外的木箱上搭人墙。
  那一瞬间,无数的闪光手雷夹杂着出膛的子弹呼啸而去,LOST的人瞬间就被刷了屏。
  陆月馨的眉毛开始竖立起来,这个Tercel简直就是太猖狂了,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们是不知道厉害的。
  “馨姐。”队员们都看着她。
  陆月馨的目光微微一扫众人,到了这个时候她知道真正到了队伍生死存亡的关键,连续被打击的士气就看这次能不能打回来,她缓缓而冷静的开口道:“沙鹰,小甲,全体R木门。”
  第三局在全场观众的惊呼声中展开,HLTV的平面图上显示着赛场上的十名队员都在第一时间向木门处飞速移动,眼看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不少人都情不自禁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砰砰砰。”沙鹰沉闷的开火声响起。
  “哒哒哒。”MP5的声音也不甘示弱。
  在Aztec这幅地图上,枪法流的选手永远占便宜,因为这幅地图的空旷区域太多太大了,Cser们一般都会选择大火力的武器。而现在,MP5与沙鹰在这幅地图上的较量MP5显然占不了多大的便宜,尤其是在LOST装备了小甲后,Tercel扔出的手雷也没捞到多大好处。
  相反,LOST的队员冲出木门后就像袋鼠般左跳右跳灵巧的躲避着Tercel的火力,最先跳出木门的队员是Love root,Moonshine,FallingStar几人,自然她们也是最先倒下的人。
  就在所有人以为LOST这次就要Rush失败的时候,最后冲出木门的陆月馨与5#再次向世人诠释了沙鹰的威力。
  尤其是5#,这个女孩子手里的沙鹰太犀利了,她在自己不断中枪的同时先后送给走廊上的海田,康达,卓云三个Headshot,这三枪可说就算是一个国际一流水平的职业选手都很难做到,在她倒下去的同时弹夹里的最后一颗子弹狠狠给高峰放了一次血,紧接着冲出来的陆月馨没有辜负队友这次用心良苦的努力,把高峰也送回了老家。
  “琪琪,好样的!陆月馨赞道,5把沙鹰能够让战局发展到1V1的局面已经非常不错了,剩下的一个CT,她有足够的信心对付。
  此时,许小年正躲在B区爆破点的石头后更换子弹,刚才高峰倒地的时候,他仔细聆听了对方的开枪声,凭枪声他准确的猜出了剩下的匪徒手里的沙鹰是没子弹了的,她必须更换子弹,而这个时候他也有足够的时间更换子弹,一旦自己的M4子弹上膛,对面就算站着的人是heaton,是Ksharp他也能保证可以立即秒杀,这笔帐他算得很清楚,所以他放心的换子弹。
  许小年正这样想道,忽然听到啊的一声短促呼声,他知道这是人在临死一瞬间从喉咙里冒出来的声音,但他不知道,这声呼声正是从他自己喉咙里发出来的。
  他不甘心的看到了自己的尸体从飞在半空中。
  全场观众立即乱成一片,众人陆月馨的粉丝们已经疯狂了。
  怎么回事?
  原来陆月馨在击毙高峰的同时扔掉了手枪,拣起了队友死亡后掉下的沙鹰,那把沙鹰里只剩下3颗子弹,她毫不犹豫的对准对面B区的石头就是一阵穿射,没想到第一颗子弹就把许小年穿了个头,这个情形就如同陆月馨上半场在A区桥洞外击毙卓云的那个穿射。
  而许小年此刻的心情与上半场的卓云一样,充满了惊疑,不信与畏惧。
  高峰的脸色再次沉了下去。
  这一局的失利自己方已没有任何的失误可言,而是对方的枪法过于强大,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意识战术枪法都是没用的,也许应该用其他办法才能出奇制胜。
  场下的段风扬注视着屏幕道:“Knight他们应该要出绝招了。”
  Ko道:“哦?”
  段风扬道:“战术,意识,枪法,Tercel的整体水平都还不是陆会长她们的对手,他们再不出绝招就是死路一条。”
  江航道:“咦,这些小妮子们枪法看不出还这么厉害,恩,不错不错,C城的美女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哈哈。”
  林一笑道:“这就叫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江航白了他一眼:“我说兄弟,你别这么文绉绉的好不好,日语不行你也不该用汉语来臭我呀,山田同学你说是不是?”
  山田光子微笑着看着他。
  比赛依旧紧张的进行着。
  双方的战斗更加惨烈,每一局的胜者都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尤其是Tercel,每次胜利都只剩下一人,如果不是高峰安排下Camp的战术,Tercel早就可以离开赛场了,而陆月馨也万万没想到这支名不见经传的队伍竟是如此负隅顽抗,下半场的比分已是11:4,Tercel暂时领先。但是总比分现在已经是15:15,按照C大比赛规则,谁获得了16局的胜利谁就出现。
  Aztec此刻静悄悄的,只有上空的闷雷与闪电在交替刺激着双方队员的神经,这最后的较量里,究竟鹿死谁手呢?
  康达隐匿在水下斜坡处的墙体后,手里的M4瞄准了吊桥,她赫然感觉到自己握鼠标的手有些轻微的抖动。
  这是生死存亡的最后一局,康达的心里怦怦直跳。
  她并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这风雨爆发前这要命的沉静。
  在CS里,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在没有枪声的世界里等待死亡前的那一段时间,是这样寂寞,这样恐怖。
  水下的草丛中传来不知名的虫鸣声,叫得人心里一阵又一阵颤栗,到处都被一种死亡的气息笼罩着,康达简直觉得这氛围快把她逼疯了。
  Tercel这一局显得并不乐观,因为他们的经济受到了明显的限制。
  隐藏在水下的康达装备了M4与全甲;桥洞里的卓云装备的是MP5,连650元的防弹衣都没有买,剩下的几百元钱她干脆买了两颗闪光;站在A区桥洞外空地上的海田也端着M4,同样也没有防弹衣;B区爆破点的高峰与许小年则分别拿着沙鹰与USP。
  相比之下,LOST的全体队员可说是从脑袋武装到牙齿。
  三把AK,两把AWP,防弹衣头盔,手雷闪光烟雾统统买齐。
  到了这种时候陆月馨也是豁出去了,形势已容不得她有所保留。
  这一次,她选择的战术是骚扰B区的同时以三人走桥两人水下的套路,这套战术同样是LOST的招牌战术,谈不上是什么秘密绝招,很多队伍都见过,也都会使用,但就是没有她们LOST使用出来有着这么强大的威力。
  而这也是团队配合的威力,同样的战术到了不同的人手中效果就是不一样。
  康达一直蹲在水下没有动,高峰给她的命令是:没听到C4放置的声音绝不能动。
  这时C4的声音没有响,她反而听到了一声AWP枪响,这声AWP枪声响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嘎然而止,看来这个狙击手是用手雷闪光之类的武器把声音硬生生的切换了回去。
  康达再一看屏幕,不由得心里一沉,B区的许小年已被这枪AWP挂掉了。
  “琪琪,GOOD!” 陆月馨小声道。
  5#的AWP就在刚才许小年盯木门盯得眼睛发酸的时候闪了出去,只闪了一下,许小年就被这一分神给丢了性命。
  “这个偷袭的作用相当大。”场下的龙少辉道,“现在Tercel的人只有调动一人去B区防守。”
  果然,A区外的海田迅速的通过走廊来到木门外补位,协助高峰防守。
  而这个行动还是没有逃脱陆月馨的算计,A区现在的防守变弱了。
  “林一君,你看这个CT好奇怪哦,他在那里换刀换枪的居然好几次紧张得把消音器加了上去。”山田光子指着海田主视角的屏幕道。
  林一笑了笑,笑得有些高深莫测:“他并不是因为紧张而发生这种低级失误。”
  山田光子道:“为什么?”
  江航又抢了出来道:“因为他本身就是个狙击手,狙击手习惯开镜瞄准后再切换其他武器,现在他只是压力太大,错把自己手中的M4当作了AWP。”
  林一点点头道:“是的,他确实是个狙击手,Tercel并没有给他买AWP,也许到现在Tercel还没有出全力。”
  “啊,不会吧?”山田光子惊讶道,“他们都打成这样了还没出全力。”
  林一道:“恩,现在虽然是最后决定胜负的一局,但Tercel还没有亮出底牌来,他们敢这样做就是因为自己有必胜的信心,知道吗?CS里最可怕的不是枪,也不是人,而是人心,人的心理,就是人的自信心.”
  山田光子又迷茫的看着林一。
  江航盯着林一:“你小子,真的懂得不少,老实交代,这些玩意究竟是谁教你的?”
  林一立即转头向楚留行讪笑道:“行哥,我饿了,我想吃大排挡。”
  楚留行立即皱眉道:“我现在肚子好不舒服,我想去便便。”
  江航一听,差点晕倒在地。
  “Go!”陆月馨一声令下,水下两颗手雷向桥洞飞去,吊桥上的一把AWP与两把AK立即悄悄伸了出去。
  “她们果然攻A。”Ko感叹着。
  段风扬点头道:“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会攻A,现在的吊桥区域一定是防守最薄弱的区域。”
  水下响起了一阵淌水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
  康达与卓云都紧张起来。
  康达紧张的是对方与自己已近在咫尺了,而卓云紧张的是自己的HP.
  此时的卓云已苦不堪言,她刚才险些被那两颗手雷送了命,HP只剩下了3点。这个时候她只有等康达出击后她才敢冒险出去,她在国外高手的Demo上见识过这种战术,桥洞里扔出的闪光通过桥洞边缘的墙壁反弹可以闪白吊桥外的空中地面所有区域,闪白后再出去一举消灭在桥上的敌人.
  于是,当卓云的闪光扔出来的同时,刚刚从走廊跳下水的高峰海田,以及LOST所有队员的屏幕全是白茫茫的一片,体育馆里全场观众的视线顿时也跟着十多个大屏幕瞬间雪白而感刺眼。
  听到“嘭”的一声响,再看屏幕上是卓云的手雷预警讯号,康达没有犹豫的冲了出去。
  她冲出去时候顿时傻眼,桥上三个,桥下两个,她不知道该先打谁。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康达的选择是正确的.
  康达的M4风格是泼水式的连射打法,枪口喷射出的火花煞是壮观.吊桥上活蹦乱跳的三个匪徒瞬间纷纷中枪,尸体从桥上一一掉落下来.
  桥下屏幕恢复过来的陆月馨与刘琪展开了最为猛烈的反击,海田与高峰手里的M4与沙鹰在陆月馨的AK面前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了几枪,而康达被清醒过来的刘琪慌乱中一枪盲狙击中,康达也不甘心的躺下了.
  桥洞里再次飞出闪光, 陆月馨两人仍旧猝不及防,屏幕被闪白,卓云冲了出来.
  MP5的准心瞄准了刘琪,无论如何也要先把AWP打落,否则让她逃掉自己再也无法遇见这么好的偷袭机会了.卓云在很久以后回忆这一幕的时候仍然这样感叹着,她对自己的选择从未感到后悔过.
  一串子弹从MP5的枪膛里流泻而出,密密麻麻的击打在刘琪全身各处,刘琪无奈的看着自己死去.
  卓云再次用MP5向匪徒基地方向后退的陆月馨身上射击时,MP5的声音因为子弹打光而突然断绝,而这个时候她看到了骇人的一幕,陆月馨手里握着的一颗手雷已经脱离主人不偏不倚的向自己火速飞来.
  “换手枪.”高峰大叫.他已忘了自己已经阵亡,卓云根本就听不见他的声音.
  “闪白了也扔得这么准?”龙少辉惊呼.
  “不可能!”C4的所有队员全都站了起来.
  “她居然没有慌乱!”江航吃惊道.
  体育馆里鸦雀无声,人们都因这险到极点的生死时刻而忘了呼喊.
  卓云的主视角上显示着卓云在那一刹那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拔出了手枪,手枪的第一颗子弹就爆了陆月馨的头.与此同时,手雷扔进了桥洞爆炸,卓云的尸体也从吊桥上跌落下来。
  “Counter-Terroristswin!”
  “好!”高峰大叫一声.
  “赢了!”海田从座位上呼的一下站起,激动得键盘鼠标哗啦啦的散了一地.
  卓云呆呆的注视着自己的屏幕,水中横七竖八的摆满了警匪双方的尸体,剩下的依然是Aztec里千古不变的虫鸣声.
  她还未从刚才那惊险万分的一刻中里清醒过来,如果她的掏枪动作慢了零点几秒钟,那么先死的人一定是她,如果是在平时,她的USP动作绝没有这么快这么准的.
  人的潜力总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才爆发出来.
  康达走过来,与卓云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这场胜利,他们赢得惊险百出,赢得太艰难了.
  “各位同学,各位观众,刚才这名叫Tercel | Ice的队员在最后紧要关头挽救了Tercel战队,而LOST战队遗憾的出局了,不过作为咱们C大唯一一支全女性的战队,她们在这届杯赛上一路的表现是非常棒的,我们期待她们明年能再为大家表演…….”解说员的声音略带了些遗憾。
  体育馆内,一半的观众欢呼雀跃,一半的观众则是黯然失色.
  台上LOST的四名女孩子已经掉下了委屈的眼泪, 陆月馨不停的安慰着她们.
  段风扬若有所思的看着台上,缓缓道:“这是支有夺冠实力的队伍。”
  欢寻终于清醒过来,道:“段大,你是说他们会与咱们进行冠亚军争夺?”
  段风扬喃喃道:“一支Tercel就这么不得了,这次杯赛里不知道还有多少像Tercel的队伍还没出现呢,谁是最后的冠军还难说得很。”
  比赛结束了,双方队员友好的握手告别。
  陆月馨握着康达的手,道:“恭喜你们,你今天可是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
  康达笑道:“馨姐,其实今天我们运气好,你们的实力比我们强得多。”
  陆月馨点点头,她知道,LOST今天的失败纯粹与枪法意识战术无关,她们输就输在信心上,他们没有Tercel那种勇往直前宁死不降的气势,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都不能畏惧,都要相信自己.
  战!要战得痛痛快快,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
  而这,也是女生与男生玩CS的最大区别,更是那么多人喜欢这个游戏的重要原因之一.
  想到这里, 陆月馨露出甜甜的微笑:“康,看来当初我没有招你进LOST是我的失误了。”
  康达笑道:“明年再来过。”
  陆月馨点点头:“一定?”
  康达道:“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