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KongTa新战术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KongTa新战术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十四章 KongTa新战术
  这是C大联合会杯举行的第十一天.
  卓云,李莉,白华,林一四人一起来到了体育馆里,今天体育馆里似乎并不如往常一样热闹,因为该出现在8强里的队伍已经出现,剩下的DNA是最后一支竞技8强的队伍,但他们今天的对手却不能小觎。
  这支来自生物系名叫KongTa的战队正如林一所在的Prowess一路撞撞跌跌的冲进了16强,只不过林一的运气实在很不错,Prowess已经冲进了8强,而KongTa则必须战胜DNA才能进入8强,但面对DNA这种传统强队他们战胜的希望确实不大。
  “老大今天终于上场了,这还是他的处女之战呢。”白华看着台上测试机器的余溪笑道。
  李莉瞪着白华,道:“什么叫处女之战。”
  白华结巴道:“就是,就是处女去打仗。”
  李莉道:“哼,华仔,你以后还敢这么说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白华赶紧道:“啊,不,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林一微笑着看着他们两人争吵,就像一个老人看着小孩们在争吵一样。
  白华喃喃道:“奶奶的,13万呀,老大,你可得给我争气。”
  林一也跟着道:“奶奶的,13万呀,这一下子就等于我在一心里4年的工资呀,真牛。”
  卓云白了这两人一眼。
  白华道:“恩,就是,我算了算,老大若是得了冠军的话,他起码可以分两万,两万呐,3个月1800,一年7200,三年的房租呀!”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有意无意向卓云飘去。
  林一道:“那还不如去买个房子算了,现在首付也挺便宜的。”
  卓云在一旁冷冷道:“瞎嚷嚷什么?比赛都还没开始,就开始幻想分奖金?还要买房子?哼,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
  林一喃喃道:“等会上去问问,看能不能不发奖金,直接奖励一套住宅?”
  白华道:“恩,就是,要那种很大的住宅,五室三厅两卫那种,住宅前面一条河,后面两座山,景色优美,空气清新,那才叫爽呢!”
  林一笑道:“房间越多越好,有个十间八间的,咱们把房子给租出去,每个月收租金,呵呵,这样子也就不用出去打工了,让别人来尝尝每个月交一大笔钱出去租房子的滋味。”
  白华道:“那干脆奖励别墅得了,别墅房间多的是,咱们一天住一间房间。”
  林一道:“直接奖励一块地皮,咱们自己造一栋房子起来,想有多少间就有多少间。”
  白华道:“那还不如奖励一个建筑公司,咱们到处去造房子赚钱,不出三年,咱们就成亿万富翁了。”
  林一道:“也对,等夺冠了,我们住一间,扔一间......”
  两人在旁边异想天开,卓云早已听得不耐烦了,喝道:“都给我闭嘴,争来争去的吵人心烦。”
  比赛在两人的争论中拉开了序幕:
  KongTa | JustKing (刘元)
  KongTa | G4 (高飞)
  KongTa | Alex (刘锐)
  KongTa | Yumiko (向学海)
  KongTa | Angel (张学峰)
  DNA | Express (龙少辉)
  DNA | Moto (龙少云)
  DNA | Lucky (王滔)
  DNA | TsTs (李力)
  DNA | TXWD (余溪)
  比赛地图:De_dust2.
  上半场,DNA先做T。
  “余溪,你就跟着王滔走。”龙少辉赛前就给余溪下了死命令,毕竟余溪是第一次参加正规的比赛,这毕竟与平时1V1有太多的不同,对余溪,龙少辉还是有些不放心。
  此刻余溪手里握着Golck与王滔悄声无息的摸进了A门里。
  DNA的手枪局战术很简单,无论对方怎么排兵布阵,他们就以三人大路,两人小道的战术慢攻A区。
  王滔走在大路最前面,余溪与李力紧随其后。
  A区小道上传出几声枪响,屏幕上立即显示龙少辉枪杀G4的字幕。
  “冲!”王滔喊道。
  这是发起攻击的讯号,余溪三人精神百倍的冲上平台,A区剩下的两个CT拼死抵抗了一阵后终于倒在了王滔的枪下,但这一通激战,DNA也损失了龙少辉龙少云两名主力枪手。
  “the bomb has been planted”
  C4顺利的埋下,王滔与李力跑到小道去架枪,阻截从B区赶来支援的CT。
  而余溪则被分配到大路尽头的坑里。
  “预瞄就是要瞄准障碍物后即将冲出来的敌人,你可以把障碍物当作一个假想敌,假想成敌人随时随地都会冲出来,然后你自己集中全部精神去判断瞄准,这样子你的开枪时间就比对方快了很多,这个预瞄没有什么特别的练习窍门,唯一的方法就是集中精神,集中集中再集中。”这是龙少辉在这几天的训练里给余溪提到的话。
  余溪这时精神高度集中在斜坡冲上大路的那一墙壁的一条线上,然而CT们迟迟没有出现,余溪的额头上全是汗水流下。
  小道上已经响起了枪声,没多久,余溪的视线里终于出现了冲上来的CT。
  那一刻可能全场的观众都没有注意到余溪射出的子弹。
  CT刚露出半个身影,余溪的枪就响了。
  这一枪虽然打中了CT的头部,那并没有让他立即死亡,大概由于余溪太紧张的缘故,手里的Golck急速的响着,第二枪第三枪统统偏离了轨道。
  龙少辉点点头:“很不错了。”
  跑上平台的CT很快被王滔两人打死,DNA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拿下了手枪局。
  台下的白华感叹道:“加入了战队确实不一样,老大的枪法强了很多,唉,要是现在再去找程然2V1,程然不输得内裤都没有那才怪。”
  李莉又白了白华一眼。
  两队的前三局没有什么特别扎眼的地方,DNA全歼KongTa,余溪跟着王滔混水摸鱼,还有了三个Farg数,到了第四局的长枪局,令人意外的事情再次出现了。
  只见KongTa队的所有人都淅沥哗啦一阵痛快的买枪,买的枪让全场观众大跌眼镜——MP5。
  五支MP5,每一人一颗手雷,一个排雷钳,一件防弹衣。
  就这么几样简单的装备上路。
  而龙少辉在基地里看见有两名CT向B区冲去,他还是下了命令,还是老战术,继续攻击A区。
  DNA这支队伍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不像陆月馨带领的LOST,个个枪法凶猛;也不像高峰的Tercel,每个人特点鲜明,意志坚定;更不像排名第三的5K,以战术涵养见长,DNA的每个人枪法意识都差不多,配合也相当默契,这是支几乎没人优点的队伍,同样也是几乎没有缺点的队伍。
  但这样的队伍却是具有巨大杀伤力的,龙少辉深信这一点。
  可是这一局,KongTa战队给一向小心谨慎的DNA全体队员上了教训深刻的一堂课。
  在观众们瞠目结舌中,KongTa战队的五支MP5分别从B区进入B洞,由B洞跑向匪徒基地,另一边A区的三名队员由大路跑向匪徒基地。
  而这时,余溪,王滔,李力三人则正小心翼翼的在A区洞子里向外摸索着。
  “有情况。”王滔轻呼了一声,他的耳机里传来的脚步声杂而多,前面分明有CT。
  三人立即蹲下,手里的AK瞄准了洞口。
  洞口立即飞来三团黑糊糊的东西。
  “手雷!”李力惊呼道。
  余溪还未切换出匕首逃跑就跟着王滔立即被炸飞,而HP见红的李力在撤退的过程中恰巧遭遇从匪徒基地斜坡下来的两名CT。
  两队CT终于在A区木门外的空地上汇合了。
  龙少辉与龙少云这时还在摸小道,按他们的猜想,CT这一局应该要出一把AWP之类的武器,龙少云的烟雾弹刚向平台扔去,余溪三人的死亡信息就触目心惊的显示在他的屏幕上。
  敌人从后面来了。
  龙少辉两人立即掉转枪口对准了中门上的空地。
  在他们的主视角上,只见五名CT一个接一个的跳出来,有的立即蹲下,有的边跑边开枪,有的像个虾子样鲜蹦乱跳着,有个CT甚至不要命的拿着手雷直挺挺的跑了过来,那情形活生生一幅“为了祖国向我开炮”的模样。
  龙少辉两人傻眼了。
  在AK与MP5的交锋历史上,MP5从来是吃亏的多,但是这一次,一把MP5不够劲,5把MP5的火力就像一阵倾盆大雨那样猛烈。
  龙少辉的屏幕视线歪倒在地的那一刻,他忽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好狗确实敌不过赖狗多。
  你两把AK又怎样,人家就算不是5把MP5,就算是5把USP,5颗手雷也让你够呛的,这就是团结的力量。
  为什么抗日战争科技强大装备精良的日本会输给中国,就是因为中国人团结,而且人多不怕死,你来一个师,我就来十个师;你来一艘战舰,我就来百艘小艇;你全日本的人都来,我全中国四万万同胞一人一口口水就淹死你;你两把AK在我五把MP5面前完全等于摆设,正如你小日本在我中国面前形同虚设一样。
  “Rush,B区。”龙少辉咬牙切齿道。
  本来他是最不屑用Rush这种方式,但KongTa队的MP5完全就是种流氓打法,一种中国式PUB的最典型最无赖的打法。
  你既然要乱来,我也乱来。龙少辉这样想道。
  五名匪徒装备完AK后如狼似虎的扑向了B区。
  如果说龙少辉认定KongTa队上一局是事出偶然的话,那么这一局他就知道对手的战术绝非耍赖。
  KongTa队这次是以四人直接冲中门,一人冲A门的方式进行攻击。
  冲到一半的时候KongTa队长刘元接到了A区队友的讯息:A区没人。
  “快冲B区,阻止他们埋C4。”反应过来的刘元大叫道。
  于是四名CT径直从中门钻进了B洞下层,与此同时,DNA的全体队员已经到B区门口,他们压根也没想到CT们就跟在自己P股后面。
  龙少云刚刚埋下C4,B区墙外就有节奏的扔进来两颗闪光,DNA全体队员的屏幕立即白了。
  而B洞里的四名CT更夸张的扔出八颗闪光,除了手里的枪以外,他们把自己身上能扔的东西全扔了出去。
  恶搞的一幕就在这时出现了,其中有个CT不知是紧张还是无意,他扔出的闪光扔到了自己队友身上反弹回来,这颗闪光再次通过另一名队友的胸口反弹了一次,于是四名CT的屏幕也白了,而那个从中门外冲进B区的CT却最先被自己队友给闪白。
  这是后来白华在比赛HLTV的Demo里看到这一幕的真实情况:一群CT像无头苍蝇一样窜进了B区,有的开始乱跳,有的端起枪乱扫,有的举起手雷乱扔,有的子弹打光了换出小刀到处乱挥舞着,而T们则因为白屏全部龟缩在爆破点的绿箱一带,听到MP5的声音,AK那种放鞭炮的声音也到处乱响,混乱中,有个T被刀杀了,有个CT扔出的手雷炸死一个T的同时也把自己炸死了,而最搞笑的还是余溪,当他被闪白的时候他就径直向前冲去,结果当屏幕恢复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已阴错阳差的到了B洞里,而外面则是一大群疯子样奔跑着的CT,也就是说,他曾经与四个CT面对面的擦肩而过而安然无恙。
  全场的观众看着十个白花花的电子屏幕纳闷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解说员本来对这场比赛毫无精神,一见这个情形,兴奋的大呼:“哇!这真是两支高手队伍呀,闪光扔得可真好,全都闪白,没一个人逃得脱。”
  最终,场面失控的CT队伍被最先恢复过来的龙少辉与鬼使神差跑到敌人大后方的余溪全部消灭。
  看着这种场面,林一忍不住笑了。
  紧接着白华也跟着笑。
  卓云也笑开了。
  最后四人干脆哈哈大笑。
  这种场面让人联想到CS这款游戏刚刚风靡中国的时候,包括卓云林一他们在内,那时候大家都是初学者,初学者们总是闹出很多笑话出来,这种场面让人快乐,CS里最单纯的快乐。
  战局依然有些搞笑的进行着,KongTa队连续6次MP5进行Rush失败后,第十一局他们终于亮出了杀招,五名队员一口气买了四把AWP,一把M4,其中,中门架了两把AWP,B区的小平台架了一把AWP,A区平台架起一把AWP,剩下一把M4则在小道上游弋着。
  林一叹了口气,道:“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战术,前面的MP5是在扰乱余溪他们的心神,使得他们麻痹大意。”
  龙少辉果然被林一说中,这次他还是指挥着大家第一时间冲A区大路。
  龙少云第一个冲出就被直挺挺的打飞了出去,听到这声AWP枪响,龙少辉才真正吃了一惊,KongTa终于亮出实力来了。
  而这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余溪在龙少云被击毙的同时他也闪了出去,手里的AK习惯的虚晃了一枪就退了回来。
  “闪爆。”白华惊呼。
  龙少辉惊讶的看着余溪,以余溪的能力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到这一点,但他偏偏就是做到了。
  而余溪自己都很惊讶:这枪怎么就爆头了呢。
  其实他不知道,这几天的苦练已使得他的枪法有了一个质的进步。
  枪法是怎么练成的,就是在无数次的死亡经验里与高度集中的精神里练成的。
  “Go!”龙少辉命令道,行踪既然已暴露,形式已到这一步,最不能允许的就是迟疑。四人飞速的向平台跑去,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埋下C4。
  却不知等待他们的是中门外三把可怕的AWP与小道上一把M4。
  KongTa战队这三把AWP虽然比不上LOST那三把精准而又默契的AWP,但小道上这把M4却是全C大公认排名前十名的枪手,这个人就是他们的队长KongTa | JustKing。
  刘元的M4最大一个特点就是尤其突出的点射,这与康达的扫射截然相反。
  点射比扫射更困难的是不仅要准,而且要有极好的心理素质,特别是在面对一拥而上的三四名敌人时,你要冒着对方的炮火一一冷静的点射确实不是一般的Cser能做到的。
  当余溪一行出现在CT基地斜坡与大路交汇处的时候,刘元的M4就配合着中门的三把狙击枪开始了表演。
  先是龙少辉与李力拼死废掉了中门处的一把AWP死亡后,刘元的M4就枪枪见血了,龙少辉,王滔,李力先后倒下,最后剩下余溪,他没有选择躲避,而是径直冲上了平台,在冲上去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小道上的刘元,两把枪同时发出怒吼声。
  余溪只觉得自己的枪口准星艰难的飘上了天,他知道这是自己头部中枪的征兆,紧节着视线一花,人就倒在了地上。
  “Counter-Terroristswin!”
  “想不到这人的枪法这么好。“余溪的心里掠过一片阴影。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边的刘元也被余溪惊出一身冷汗,因为余溪给他造成了94点伤害,如果不是自己先击中对方脑袋,谁先躺下那还难说得很。
  “哇!”全场观众轰然叫好。
  前面几局比赛观众们都觉得很好笑,但这一局刘元的表现没有人再觉得好笑了。
  场下的卓云也微微有些惊讶,这个刘元的枪法与她那种“飘香剑雨”似的点射颇为雷同,让她不禁有了种英雄惺惺相惜的感慨。
  这样下去,恐怕DNA会输的,这个KongTa战队绝对不能小瞧了,连续好几次长枪局他们居然买MP5来麻痹对手,让对方心里防线松懈的时候才亮出杀手锏,这种欲擒故纵,诱敌深入的战术实在并强硬的枪法要可怕得多,何况KongTa里也有不错的枪手,DNA的比赛难打了呀.
  林一正这样暗自想道,忽然发现康达站在不远处正向自己招手,于是他悄悄离开了座位,剩下卓云三人在那里全神贯注的观看着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