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枪神的过去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枪神的过去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十六章 枪神的过去
  Knight!
  枪神许小年!
  许小年此刻正靠在椅子上浏览着C城大学的校园网页。
  他一般时间都不上网,这段时间上网完全是为了第一时间获得联合会杯比赛战况资料。
  因为他们参加比赛完全就是冲着巨额奖金来的,关注比赛消息等于关注奖金消息。
  此时屏幕上显示出一条条标题来:
  “C4战队大败GameT战队昂首挺进8强。”
  “KongTa战队今晨巧计淘汰劲旅DNA,位居8强之尾。”
  “8强队名单今晨出炉。”
  “8强名单:C4,Tercel,5K,9Sky,FlyingKate,KK,Prowess,KongTa.”
  “对阵情况:
  C4 vs FlyingKate;
  Tercel vs KongTa;
  KK vs Prowess;
  9Sky vs 5K。”
  “KK。”看到这个战队名字,许小年心里一动。
  有关KK队的事,他实在是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了,一想到KK战队,他就会想起一段很难忘的往事,同时也想起一个很难忘的人,一个现在远在法国巴黎的人,她的名字叫做林燕楠。
  ……
  许小年第一次看见林燕楠是在学校的教学楼下,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冬天,当时,林燕楠正和同班的袁理说说笑笑的谈论着CS。
  从那时开始,许小年的脑海里怎么也挥不去林燕楠的身影,尽管她并不漂亮。
  这以后,许小年就开始有意无意的打听林燕楠的一切。
  当他打听到这个同级不同班的女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C迷时,他笑了,笑得开心极了,就像白痴捡到一个元宝一样那样傻笑着。
  因为,他,许小年,就是C大里最叱咤风云的Land战队队员,Land战队是C大里连续两年排名第六的战队,这地位这两年来没有人能撼动分毫。
  许小年在战队里担任着主力枪手的角色,自然是耀眼人物,往往耀眼的人物,也是女孩子们喜欢甚至崇拜的人物。
  但是,林燕楠喜欢并崇拜的耀眼人物偏偏就不是许小年,而是另一个男生,他的名字叫做袁理。
  袁理是C大最优秀的狙击手之一,而且他本人所在的队伍也是C大里排名第七的KK战队。
  虽然KK战队经常输给许小年所在的Land战队,但林燕楠依旧默默无闻的暗恋着袁理并支持着他,这让许小年大为恼火,可又偏偏发作不了。
  用队友的话来说:“怕什么,他们又没好上,你多的是机会,就算好上了,只要没有结婚,你还是有机会,就算结婚了还可能离婚,你仍然有机会,就算离婚了你还可以......”
  “去去去!”许小年烦恼无比。
  许小年虽烦恼,可林燕楠更烦恼,因为她当然知道许小年喜欢自己,而且她知道得更清楚的是袁理并不喜欢她,就像她不喜欢许小年一样,但她就是那么死心塌地的爱着袁理,就像许小年无怨无悔的爱着自己一样。
  这样的事这世上不知还有好多!
  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
  “想想来这也是种很深的痛苦!”许小年常这样说道。
  这个时候林燕楠总是会白他一眼:“你有什么好痛苦的?还很深?”
  许小年叹息道:“我痛苦的是高处不胜寒啊,没人能战胜我,有时候CS太无敌了也不是件好事啊。”
  林燕楠道:“切,自以为是的家伙。”
  许小年洋洋自得。
  林燕楠道:“我每次都注意看你们的比赛Demo,你每次能不能手下留情点,KK他们本来实力就不如你们,你们用不着那么狠吧,常常打人家16:0,17:1,让他们几次吧,这样看起来也有观赏性嘛。”
  许小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什么叫让他们几次?”
  林燕楠道:“就让人家赢几次呗!”
  许小年的脸色忽然严肃起来:“不行。”
  林燕楠错愕道:“为什么?”
  许小年悠悠的看着远方道:“因为我的梦想是CS,我让了袁理他们,那就是假打了,中国的CS为什么不能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就是因为有太多的黑幕和太多的假打,我的生命就是CS,是WCG,是CPL,是ESWC,我不能背叛我的理想,更不能背叛我的生命,袁理他们能用真本事战胜我们,就算是输了,我也会尊敬他们的。”
  “没这么严重吧,扯到国家大事上去了。”林燕楠咂咂嘴。
  “有这么严重。”许小年坚定的回答道,“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C迷,你一定能明白的。”
  林燕楠不说话了,用着一种复杂的眼神注视着许小年。
  如果早些遇见许小年,也许她喜欢的人就不会是袁理了。
  林燕楠暗想道。
  ……
  袁理依旧那么沉默。
  不仅仅是生活中,而且在CS里,沉默是他给所有人一贯的印象。
  这是一个狙击手的先天条件之一。
  沉默,沉默,只有沉默才能冷静下来。
  但是今天,让他沉默的事却不能让他再冷静。
  因为前些天法国的aAa俱乐部来到C大考察,考察期间内,他们想在在C大里聘用两三名Cser去他们的俱乐部效力。
  这个消息犹如C4爆炸一样,在C大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样的事,任谁都不会沉默。
  法国的AAA俱乐部,美国的3D、Zex俱乐部,瑞典的Sk,Team9,英国的4K......这些俱乐部,这一个个耀眼整个世界的名字,是多少中国Cser一年又一年难圆的梦啊!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不仅是袁理,还有许小年,高峰,陆月馨,段风扬,江小雪,苏夜等C大里一系列CS风云人物都想去。
  时值C大2002年的第二届联合会杯8分之一决赛,正是各大队伍在aAa俱乐部眼前表现的大好时机。Land率先淘汰了劲旅Fly进入了4分之一决赛,然后是KK淘汰了CVZ也进入了四分之一决赛,但他们两强将在四分之一决赛里相遇。
  俱乐部的C探在比赛中注意了这几支战队的表现,他们只看了三场比赛就初步定下了几个人选,来自Fly的高天,TK的方舟,Dip的苏夜,但由于Dip的苏夜已签约国内5E俱乐部,那么剩下来的一个名额就落到了Land的程丰与KK的袁理身上。
  俱乐部对这两个人的选择很是犹豫,原因是:程丰意识强,大局观重,但枪法刚烈有余,细腻不足;
  袁理心理冷静,意识同样一流,但缺点是枪法太过华丽,迷信AWP。
  选哪一个好呢?
  最终,俱乐部做出了决定,如果在接下来的这场比赛中,KK能战胜Land,袁理并表现出色的话,俱乐部表示将聘用袁理。因为无论个人能力再怎么强,但CS这个游戏就是这样,团结高于个人,结果说明一切。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袁理耳朵里,这对他是莫大的鼓舞,但同时也是巨大的压力。
  因为他比所有人都清楚,KK想战胜Land的机会实在是很渺茫,就像用人墙来阻止惊涛拍岸一样。
  但他不甘心把这机会让出去,他决定充分准备一下迎接决赛的到来。
  他年轻,他有梦,他不甘心输,他不忍心看着自己的梦想毁在自己手上。
  命运本就充满了挑战,但机会却是由自己把握的。
  对这个消息,许小年和高峰却有一致的想法,他们决定在决赛中把程丰推上胜利的宝座,争取到这个名额。谁叫他们大家都是好兄弟呢?
  不过,比赛的前一夜,林燕楠找到了许小年,她是怀着万分复杂的心情去找许小年的。
  这个夜晚,也许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的决定将改变三个人的命运。
  “你让他赢这次可以吗?”林燕楠哽咽道。
  许小年注视着夜色下的林燕楠。
  他的眼里,林燕楠怎么看都是一幅漂亮的风景。
  路灯昏黄的灯光透过树叶阴影切割在林燕楠脸上,林燕楠的脸支离破碎。
  “求求你!”林燕楠的眼泪涌了出来,许小年记忆中的林燕楠是从不掉泪从求人的,记忆中林燕楠为了袁理的确羡煞另外的男人。
  “真有这么严重?要你来亲自求我?”许小年故作惊讶的问。
  “不,不。”林燕楠慌张道,“不关他的事,他不知道,是我自己来的。”
  许小年凝视着她不说话了,从她开始掉泪的那一刻,他的心也早已跟着流泪了。
  男人的泪水,往往是流在心里的。
  尤其是面对一个自己深爱而又不能勉强的女人时。
  ……
  比赛是在晚上进行的,比赛地点仍然是在体育馆的一层大厅。
  比赛还没有开始,全场早就水泄不通了。
  每年的联合会杯,CS的含金量是最高的。一决高下的两支队伍无疑代表了C大CS界的最高水平,他们也许就是未来这个世界上最有前途的职业CS明星,前来观看的C大学生当然仰慕不已。
  这场比赛不同于以往的比赛,无论谁会出现谁被淘汰都已不重要,因为结果将影响这几个学生的命运,改变他们的梦想。
  KK战队早已在比赛专区就座,为了对付Land,他们已经演练了整整一天时间的战术,这次比赛,袁理更是势在必得。
  大厅另一侧,两台巨大的SONY投影机已经开始转动,方便观众们观赏。
  林燕楠就坐在观众席前排,面色凝重的注视着进场的Land战队。
  在观众一阵尖叫喝彩声后,许小年面无表情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比赛地图选用de_inferno,KK先做T。
  上下半场双方打得精彩迭出却又异常惨烈。
  无论是谁做T,一开局就把C4扔掉,都有种誓把CT杀光的决心,这样的场面屡见不鲜。
  不少观众都惊呼,这哪是什么战术,完全是以杀人为目的,非要杀得对方死得一干二净才罢休。
  在KK全体队员强拖死拼的战术与意志坚持下,Land不得不与KK进入加时赛。
  加时赛里,双方的比分咬得更紧,ECO局的精彩翻盘简直层出不穷,看得台上台下都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最后一局,谁只要赢得了这一局,谁就作为最后的王者胜出。
  最后这一局,就将最终确定飞往法国巴黎的人选。
  双方队员的压力可想而知。
  恰恰是这一局,在中路斜坡警匪双方一阵火拼后,就只剩下许小年与袁理了。
  许小年的HP有92点,站在斜坡下,袁理的HP只有3点,站在斜坡上。
  许小年手里拿着M4,躲在墙后,袁理则是端的AWP一动也不敢动,枪口紧紧瞄着斜坡墙壁的转角处。
  孰优孰劣,一眼便知。
  袁理的心跳得简直快要蹦出来了。
  作为狙击手,他本不应该有心跳感觉的,但换任何人处于他现在的境地心脏都会乱跳不已,因为他知道,这一击不中,断送的不仅仅是整个KK的荣誉,更是亲手埋葬了他自己的前程。
  而这时的许小年心里却是异常悲壮。
  他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坐在观众席上的林燕楠,林燕楠也痴痴的凝视着他。
  多少的梦想与付出,又怎及得心上人哀求的眼波呢?
  许小年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泪水早已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看不见inferno的黄色墙壁。
  许小年端着M4直挺挺冲了出去。
  就像一个没学过CS的人傻傻的冲了出去,冲出了一道直线。
  全场一片惊呼。
  这样冒冒然愚蠢的冲出去,结果只有一个。
  因为这结果,是许小年昨天深夜里已经答应了林燕楠的。
  既然答应,就得决定。他从未失信于人。
  一声悠游绵长的AWP沉重枪声的划破了伊人大厅的安静,结束了许小年的直线运动轨迹。
  许小年倒下时,鲜血在空中四溅,枪声在四周回响。
  观众席立即穿来一片整齐的遗憾声。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挂了呢?”
  “这样子冲不出是不是太傻了点呢?”
  “许小年不是一向动作都很灵活吗?今天是怎么了?”
  KK的队员早已掀翻了键盘,激动得抱成一团。
  高峰的神情显得很黯然,程丰的眼神里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无助。
  许小年站在自己的位置是发怔,泪水一滴滴无声的滴落在他面前的鼠标上,仿佛是那鼠标也在跟着主人在伤心落泪。
  衣襟早已湿透,他从未掉过泪,也从未这样难受过。
  林燕楠默默的走上比赛台,走到许小年后面,张开双手紧紧的抱着他,贴住了他,她不愿意看见他流泪,她情愿为他流泪。
  因为只有她才能懂得那泪水里包含的痛苦和无奈,那是一个男人对自己梦想的背叛,对自己生命的背叛,却又是对爱情的尊重。
  ……
  终于到了朋友送别的那一天,KK的所有队员都赶到了机场,欢送他们队伍的骄傲飞向法国,出于礼貌与KK战队的邀请,Land战队也去了,但一同飞往巴黎的人的并不仅仅袁理,还有一个人:林燕楠。
  “什么?你也要去巴黎?”许小年的眼睛瞪得贼大。
  林燕楠笑着点头。
  这时从一旁走过来的袁理轻轻的拉起林燕楠的手。
  一向不爱说话的他依旧是那样沉默。
  但是这已经足够,这个动作许小年看在眼里,不用别人告诉他他已能够想像得出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些什么。
  离别总是有几许伤感,队员们都在说着闹着笑着,并时不时的和刚成为情侣的袁理与林燕楠开着玩笑,尽量把气氛营造得轻松些。
  “到了那边一定要给我们来电话。”
  “巴黎是个好地方呀,我也想去。”
  “兄弟,去了国外一定要给那些洋鬼子们见识一下我们中国的厉害。”
  “袁理,出去多多学习,不可骄傲。”
  ......
  但许小年却笑不出来,现在的他只想哭,只想大哭一场,哭个痛快。但他还是大步走到KK战队人群中,礼貌的与林燕楠打招呼:“恭喜你们!”
  林燕楠轻轻道:“也希望你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许小年笑笑,不作答。
  有的话,已不用再说出来,只能永远的埋在心底。
  “我等着有天收到你们在巴黎给我发张婚礼请来”许小年笑道。
  林燕楠道:“但愿,我也希望能收到你的。”
  许小年依然满脸笑容。
  这时候袁理在旁边忽然说话了:“许小年,我过去会好好练习,希望你也别落下,以后我回来的时,我们再来一决高下,你这次发挥我觉得有些失常。”
  许小年笑得更痛楚了,他决定永远都不让袁理知道他为什么能够去法国:“好,等着你的,加油!”
  飞机很快在众人的目光中飞向蓝天,许小年回到了C大。
  这个城市对他来说已经空无一人,他的生命也没有切实的意义了。
  没有CS的时光,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去打发。
  没有林燕楠的日子,C大公众服务器上多了一个叫Knight的ID,一个疯狂杀人而不要命的杀手ID。
  ……
  高峰回到寝室的时候,许小年还躺在椅子上发神。
  高峰见状叹了口气,只有他了解许小年,自从林燕楠离开后,许小年就很少笑过,总是一幅怠慢懒散的样子。
  “你回来了。”许小年头也不抬的问道。
  “恩。”高峰点点头。
  “今年上午老师点名没有?”这句话是许小年每次逃课后必问的。
  “不知道。”高峰把挎包扔在床头。
  “不知道?”许小年惊讶的放下鼠标,盯着高峰看。
  高峰如果回答他的是不知道这句话,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高峰也逃课了。
  “你也逃课了?”许小年问道,口气里带着明显的不信任。
  就算课程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课,高峰都不会逃课。
  就算全班同学都逃课,那高峰的上课出勤记录也是全勤。
  高峰面无表情的整理着自己写字台上的鼠标和光碟。
  许小年站起来转过身,满脸狐疑的看着高峰:“天大的事?逃课?云大美女答应与你谈对象了?”
  高峰忽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道:“有个你想见的人现在就在楼下等你。”
  一听到这话,许小年眼睛瞪大了:“谁。”
  高峰道:“林燕楠。”
  许小年一阵风似的冲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