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林一的秘密(中)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林一的秘密(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二十四章 林一的秘密(中)
  雨已停,但天色仍旧暗淡。
  陆月馨拉着林一跑到别墅的后花园里的空地上,绿油油的草坪上摆放着白色典雅的桌椅。
  两人面对面坐下。
  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五光十色的水果,陆月馨拿起一颗葡萄,看着林一笑道:“你吃过饭了吗?”
  林一疲倦的摇摇头,他已经在大门那里站了一天,滴水未沾,此刻摇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吃饭没有。
  陆月馨又笑了,她的笑容说不出的勉强:“我爸是凶了点,但他人可好啦,你别计较。”
  林一苦笑道:“他说的话很有道理。”
  陆月馨把葡萄塞进林一嘴里,林一感觉不出葡萄的滋味。
  “你知道吗,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的。”
  林一忽然想起从前她问他:“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去找我吗?”
  “会!”他坚定的回答。
  她开心的笑了,道:“你找到我了,我一定喂你吃世界上最大最甜最可爱的葡萄。”
  “为什么要喂我吃葡萄呢?”他不解的问。
  “因为,葡萄可爱呀,就像我一样!”
  他笑了,笑得很开心,更多是因为她的可爱。
  女人总是因为可爱才显得美丽,而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
  而她,属于美丽与可爱集于一身的人。
  现在,葡萄就吃在林一嘴里,他不觉得甜。
  陆月馨的眼睛有些发红,长长的叹了口气:“你怪我吗?”
  林一疑惑的看着她。
  “其实我不想瞒你的,我和你一起的时候我只想过得简单些,像一个普通人一样.”
  林一静静的看着她.
  一直以来他都了解她有苦衷,也许现在就是她倾吐的时候.
  她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头一次觉得她身着长裙才透出了女人特有的美丽来,少了在学校里那种威严与高不可攀,也许在家在她父亲面前,她就应该永远像个公主一样.
  陆月馨眼神显得很空洞:“但是我不同,爸爸他从小对我很好,他真的很疼爱我,他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了,你应该知道 ,你的馨妹是个孝顺的人,所以比起家族的荣誉和使命我的爱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什么家族荣誉?”林一紧张起来,“政治婚姻?”他一下子就联想到了这个词.
  陆月馨无奈但坚定的点点头,随即目光落在了很遥远的地方.
  林一又沉默起来,他了解她的这种苦衷,正如他了解自己的命运一样,而今天他所面对的一切他却只有保持沉默。
  沉默中,他忽然发现她脖子上的项链就有点像桌上那些饱满晶莹的葡萄,泛着神秘的光芒。
  她问道:“是不是觉得我的项链很好看。”
  林一看着她点点头。
  她可爱的眨眨眼睛,道:“要不你给我买一条吧?”
  林一道:“多少钱?”
  “很便宜,才22000元。”她若无其事的回答道。
  林一不答话了,22000元的确不贵,但对他来说,这笔钱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她紧紧的看着林一,他目光里的任何一个细微变化都决计逃不过她的观察。
  林一还是没有回答,因为他做不到,所以他不能承诺,他要对自己的话语负责,正如他要对他自己的爱负责,可爱却不能让他承担责任。
  人生本就是个充满矛盾的过程,任何人都无可奈何。
  她忽然叹了口气,道:“唉,我知道你买不起的,因为你是穷人!”
  林一抬头凝视着她,他忽然发现自己不认识面前的这个人,这个人与他不见才七天时间,短暂而又漫长的七天时间,最熟悉的人已变成陌生人,最陌生的话语从最熟悉的人口中说出。
  这个世界上,屈辱有很多种,但金钱给人带来的屈辱却是最让人痛苦的,最让人难以忍受的。
  林一的胸口第一次隐隐开始发痛。
  她忽然道:“算了,不说这个,我本以为你找不到这里的!”
  林一道:“我说过,就算你在地狱,我也一样会来!”
  她的眼睛忽然红了,似又要流下泪来。
  但很快,她又恢复了神色,道:“知道吗?认识你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我刚在楼上看见了你,你知不知道,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我自己好幸福,我发誓,和你一起的这两年,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我会永远把它留在我心底,永远永远!”
  林一似有些醒悟过来,不安的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她没有再回答他,只是静静的望着他。
  她要好好看他几眼,牢牢的记住他的模样,在以后的时光里,她就再也不会把他忘记。
  林一注视着她发怔的表情,道:“你其实……过得……并不开心!”
  她忽然站了起来,换上她那特有的美丽笑容道:“不!我很开心,真的,我马上就要订婚了,我真的很开心!”
  这出句说出来,天空出奇的黯淡,林一觉得那漫天的乌云都块压到了地面上来了。
  他只觉得的世界开始迅速倒塌,崩溃,就如这漫无边际的乌云一样。
  在这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某个人的心已经碎了.
  她又笑道:“我明天晚上就要订婚了,爸爸说他人长得可标志哩,而且,如果我嫁给了他,我们两大家族联姻后,西南城的建材界,我们家就再无对手了!”
  林一的表情已经麻木,她说的什么,他已经听不见,即使听见,他也觉得是幻觉。
  “我们明天就订婚了,你要来吧,你一定要来哦?”
  够了,已经足够!
  这几句话,远比世界上任何冗长任何动人的海誓山盟都还有效,都还让人刻骨铭心!
  她的笑容还是那么灿烂,和平常没有什么分别:“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回去化妆了。”
  说完,她的衣裙一飘,转身离去,留下身后的人呆在那里。
  她一步一步的朝大厅方向走去,泪水一滴一滴无声的从她腮边滚落,滚落在湿漉漉的草坪上。
  “对不起,我也是逼不得已,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她在心里默默哭泣着。
  草坪上,没有人分得清哪颗是雨珠,哪颗是泪滴。
  该说的话,已然说完;该流的泪,也早就流干。
  * * *
  晚会会场布置得金碧辉煌,气氛也很热烈,很温馨,尤其是社会上层名流的派对。
  陆定坤拿过话筒:“各位我最尊敬的女士、先生、宾客们,我陆定坤今天非常非常的感激你们肯在百忙中抽出一丝空闲时间来到这艘游轮上,我在这里向各位朋友致以崇高的敬意。”
  台下的宾客们纷纷鼓掌。
  陆定坤又道:“今天晚上是一个美妙的夜晚,我谢绝了所有的媒体,所以大家今晚可以安心的在这里举杯畅饮,尽情享乐,在这令人难忘的时光里,我要向各位朋友宣布一个好消息。”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陆定坤,像他这种身份地位极高的人说出的消息必定不是小事。
  陆定坤微笑道:“今晚是一个美妙的夜晚,也是小女馨儿终身大事的订婚夜……”
  “哗!”台下立即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掌声好几度打断了陆定坤的“演说”。
  全场顿时灯光大亮,令人眼花缭乱,音乐声缓缓响起,令人身心愉悦。
  大厅的门口,一对情侣在所有宾客羡慕的目光中徐徐走来。
  男的身着深色西服,外表英俊,神采奕奕。
  女的身着红色晚礼服,面带微笑,娇媚无限。
  宾客们纷纷议论开来:
  “陆先生的爱女真是国色天香,容貌无与伦比啊。”
  “仇先生的儿子也不错,一表人才,真是好福气。”
  “真是郎才女貌,好般配的一对啊。”
  陆定坤与仇笑仁面带慈祥的微笑注视着这一对新人。
  只见“他”温柔的拿出一颗金光闪闪的戒指,非常有绅士风度的给陆月馨的右手戴上,并轻轻吻了吻了她娇柔的面额。
  陆月馨像个幸福的公主一样,满脸通红,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他”也微笑着频繁的向众人点头示意。
  全场的掌声如潮涌动,赞美声不绝于耳。
  陆定坤与仇笑仁相视而笑。
  * * *
  夜又深了,游轮行驶在洒满星光的海上,海水却在星光灿烂下低声哭泣。
  宴会厅仍然灯火通明,音乐声依旧优美动人。
  狂欢,热闹,并没有结束。
  硕大的甲板上,有一个人却无心狂欢,也无心结束。
  他坐在那里,面前已经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瓶,手中杯里的酒在星光下闪着蓝色的光芒。
  他的双眼充满了血丝,像一头困兽,但他却依旧望着远方的星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说不出萧索,寂寞,空洞。
  刚才宴会大厅的一幕幕,林一也许这一生都没办法忘记。
  他本不忍心自己看完的,但他还是眼睁睁的目睹了他最不想看见的一幕又一幕。
  这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也许他就像她一样,只是最后用着心疼的眼神看上她几眼,以后提醒着自己永远不要忘记。他们是如此的心有灵犀,原本他们就该在一起,原本刚才站在台上的人就应该是他,只是命运要如此刻意安排,如此造物弄人,命运本就如此怪异。
  林一不想掉泪,因为他现已无泪可流。
  英雄无泪,他只有一杯杯的麻木喝着。
  人生就如这杯杯苦酒,他却非喝下去不可。
  他的心,早已被酒精烧成了灰烬,看不到一丝生机。
  远方的星光连成一片,如梦又似诗,背后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人他都不知道,他也没有必要知道。
  他的世界里,已空无一人了。
  这条游轮上的每个人,都与他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和他们来自不同的天和地。
  “如此美妙的夜晚,你好象并不开心,你应该开心才是。”来人竟是陆定坤。
  林一此刻根本就不想答话。
  陆定坤道:“想必刚才大厅里情形你都瞧见了,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
  林一道:“刚才的情形我都看见了,的确给我留下了印象深刻的记忆,所以现在我的心情很好。”
  陆定坤盯着他,道:“哦?是吗?这可真是叫人难以置信!”
  林一喃喃道:“是的,这个世界上很多事都叫人难以相信。”
  陆定坤道:“也许你一直相信你们会走到最后,但现在的结果,你是不是觉得难以相信?”
  林一淡淡道:“现在的结果未尝不是好事,我刚看到给她的未婚夫给她戴上戒指的那个情形了!”
  “有感想吗?” 陆定坤毫不保留的开刀。
  林一出神的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道:“我现在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事?”陆定坤问道。
  “她本就该是那个样子的,站在人群中像个公主一样,仿佛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她这种满足的表情,只有你们两家人才可以给予。”林一说完这句,猛的仰头喝光杯中的酒。
  这就是他与陆定坤这种人之间最大区别。
  他宁可看着自己像个死人一样,也不愿意心爱的人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陆定坤道:“而你做不到是不是?”
  “这完全就是你的阴谋诡计,精心计划的圈套。”林一愤怒的说道。
  陆定坤笑了:“你所说的,我都承认,但现在所以事情已成定局,你也没有什么办法对不对?”
  沉默半晌,林一忽然道:“你至少比很多人强,换成另一个人,他一定把我赶了下去,但你没有这么做,你的计划好像实现了,然而,人们却都感激你,因为你是个负责的父亲,是个名流社会的典范,是个社会所有人都尊敬的慈善家,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面对林一的讥讽,陆定坤仿佛没有听见,道:“你比我想象中要坚强,你至少还可以克制自己,没有失态。”
  林一道:“那只是你不了解一个人成了行尸走肉的感觉而已。”
  陆月馨道:“我了解,我还愿意站在这里与你说话,是我觉得你和其他年轻人不同,我希望你能尽快解脱出来,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我觉得你能成功。”
  林一仰头喝下一口酒,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梦想,梦想是什么?是不是也像那天边的星光,微弱而渺茫?
  就算有一天能实现又怎样?即使他是世上万众瞩目的人又如何?爱情还能回到过去吗?昨日还会再见吗?
  赢了世界,输了你又如何?
  一阵香风飘来,林一立即回过头。
  这种香味他再熟悉不过。
  星光海风下的陆月馨楚楚动人。
  陆定坤悄悄走开了,他知道他们还有话要说,不过他现在不反对他们接触了,接触了又能怎样?
  正如他所说,所有事情都已成定局。
  陆月馨的神情显得很复杂,幽幽的说道:“我以为你本不会来的。”
  相同的话语,现在听来却已没有当初动人心扉的韵味了,林一笑道:“恭喜你,你能有个幸福的好归宿,我也替你开心。”
  这句话听似祝福,其实几乎已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这句话像一把带血的利刃,割断了他的喉咙。他不知道这句话,是他对爱情的尊重,还是对爱情的侮辱。
  陆月馨咬了咬嘴唇,道:“你现在是不是非常恨我。”
  林一摇了摇头,自嘲道:“我是个连养活自己都有困难的人,我没有资格去恨一个人。”
  陆月馨的眼睛忽的又红了。
  她也不愿意这样,她也不想答应这个婚约。
  但她是陆月馨,不是别人。她是这个家族的最重要成员,她不能辜负的父亲,她不能自私,她必须牺牲自己的爱情去维护家族的利益。比起家族的声誉和利益,她的爱情又算得了什么呢?根本就微不足道,根本就不值一提。
  这一切,只因她是一个女人。如果她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选择自己是个男人。生不逢时,造物弄人,今天的结果,一切都是生而为人,天命所定。
  海浪的声音大了起来,一切美丽依旧,但却又让人心碎。
  远处仿佛有人在呼喊:“馨儿!”
  陆月馨道:“我要进去了,你,你好好保重自己!我期待着在北京这次WCG的决赛赛场上看见你夺冠。”
  林一没有动。
  陆月馨迟钝的转过身,一步一步向大厅门口走去。
  她感到步子很沉重很沉重,每一步的迈出她都很辛苦,仿佛每一步都要把她这一生的力量耗完。她感到海浪上的星辰四周闪烁着,刺痛着她的心。
  但如果她在他没有走到大厅前叫住她,那她一定会停下来的。
  她暗暗下定决心。
  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愿意停下来,只要他给她一个很牵强的理由她就会站立不动。
  一步,两步,三步.......大厅里热闹的景象在她眼里开始清晰起来.....
  海风,仍然在四周哭泣,也仿似在向人们轻问:这个世界上,泼出去的水能够收回吗?远逝的时光可以从来吗?
  答案也许只有那飘拂的海风才能回答。
  * * *
  C城火车北站。
  天一直阴沉沉的。
  火车也发出了阴沉沉的鸣笛声。
  林一依依不舍的转身看着这个生他养他的城市。
  “老大,走了。”4S拉了拉他的衣角。
  康达注视着林一,她知道他的心情不好,换作任何人是他此刻心情都不会好。
  “保重!”康达向他挥挥手。
  “保重!”林一道。
  康达道:“到了北京给我打个电话。”
  林一点点头。
  “你一定要拿冠军回来。” 康达坚定的说道,因为她了解这个冠军对林一的意义,它的意义已经超过了它的本身,它的意义不仅仅要洗刷他心里远离最爱之人的悲伤,而且还要找回他自己已经失落的人性尊严。
  林一沉重的叹了口气,道:“一定会夺冠的。”
  4S也叹了口气。
  WCG的总决赛的奖金实在太丰厚了,他们太需要这笔钱了。
  因为风哥的家人还等着这笔钱去救命。
  他已经计算好了WCG总决赛结束的时候,这笔钱就可以及时的送到风哥手中,而且他们夺冠之时也可以顺利的返回。
  如果不能夺冠的话,那……这个结果他没有想过,因为他们必须夺冠,他们没有退路,没有选择,因为没有人能够了解像他们这支战队,他们这样的人为了能走上WCG的领奖台付出了多少,失去了多少,他们的身后不知道有多少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是让人痛心的经历,每一份经历都是血与泪的交织,每一滴泪水都是刻在心上的丰碑,所以他们必须成功。
  不成功,宁毋死。
  MDK的所有队员一时间都有了种壮士断腕,破釜沉舟的豪迈悲壮心情。
  “风萧萧兮水易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渐渐的,火车带着他们连同他们复杂的心情渐渐的驶出了车站,像着有梦的地方急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