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林一的秘密(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林一的秘密(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二十五章 林一的秘密(下)
  “这地方确实有些烂。”4S躺在床头,双手放在脑后,两眼直挺挺的看着天花板喃喃道。
  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旅馆的房间里,照在4S那件已经脏得发黄的衬衫上。
  “这地方不是有些烂,简直就是很烂。”小狗子苦笑着,把一张凉席铺在地上。
  梁风也苦笑道:“在正阳的时候咱最大愿望就是到咱首都来瞧瞧,真没想到首都里也有这么破烂的地方。”
  小狗子衣服也不脱径直就躺在了凉席上,笑道:“全国到处都一样,别看这是北京,有好看的地方,也有穷得要命的地方,这旅馆比起我那网吧里的破床可是好多了,起码也可以安稳的睡个觉,这会总不会有人来叫:网管,倒杯水来,网管,我的机器又卡起了,网管,帮我买包烟……”
  说完,他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似准备睡觉。
  4S却看着窗口上的那束月光出神,来到北京已快一个月了,一个月了,她过得还好吗?
  小狗子看着他笑道:“四哥,又在想女人了么?”
  4S扭过头看了看他,骂道:“你懂什么,知道什么,小毛娃!”
  小狗子笑了笑,笑得有些苦涩:“其实有什么嘛,挺正常的,我还不是经常想,就哪咱们网吧那个收银的单小妹来说吧,我那天不干了的时候她还躲着我哭呢?嘿嘿!没办法,我也不想帅呀!”
  4S看着他那张单纯无邪的脸,不由得笑道:“去你妈的,少来骗老子。”
  梁风也叹息着道:“咱总比你们好点,妈出事到现在,三妹子一直就伺候着老娘,要不是她,这个家就算是完了。”这话说完,他的眼睛微微有些发红。
  4S看了看他,也叹息着:“要是娟子能有三妹子的一半就好了!”
  小狗子道:“四哥,其实你也不能怪娟姐,谁叫咱们是CSer呢?只要不是职业玩家,肯定是没有收入的,而且也没有时间去陪她,我们自己都养不活自己怎么去养女人,女人嘛,总是需要你多花精力去陪陪的,你说是不是,这还是你教我的。”
  听到这句话,一直坐在窗户边抽烟的林一脸色微微一震。
  “一边去,你懂什么,小毛孩。”4S笑骂道,那笑容酸涩无比。
  小狗子看了一眼一直在一旁发呆的林一笑道:“还是老大最幸福,找了陆月馨这样一个女朋友,人长得漂亮,家门也好,以后吃穿也不用愁了,哎对了,老大,你女朋友家一定很有钱吧,你怎么不拿点来用用呢?你能拿一点点的话起码咱们这次来参加WCG也不用这么窝火吧,住这30元一宿的旅馆,而且还是咱们五个人挤一个房间,床都不够,哎对了,老大你晚上怎么睡呢?要不干脆和我挤吧……”
  梁风突然怒道:“小狗子,你他妈胡说八道些什么?”
  4S与小狗子忽然愣住了,呆呆的注视着满脸怒气的梁风。
  梁风是MDK里面年龄最大的人,脾气很好,而且很少发火。
  长兄为父,小狗子自进入战队的那一天就对这位兄长存了一分敬畏之心。
  只听得梁风怒道:“小狗子,你他妈怎么这样说话,林仔是那样的人吗?”
  小狗子嗫喏着不敢出声了。
  林一慢慢走了过来,看了看梁风,梁风立刻不说话了。
  MDK里,林一的威信是最大的。
  林一蹲在小狗子面前,轻轻拍了拍他孱弱的肩膀,目光里带着说不出的温和与关怀,轻轻道:“小狗子。”
  小狗子委屈的看着林一:“老大。”
  林一沉重的叹了口气,道:“你知道吗?一个男人活在这世上要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小狗子迷茫的看着林一,道:“什么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就是有些事无论你为了什么原因都不能去做的。”林一叹息着,带着疼惜的眼神看着他,轻轻道:“你还小,有些事你还不懂,等你长大了些,你就明白了。”
  小狗子依旧迷茫的看着林一。
  林一扭转了头,他不忍心看小狗子那种单纯无辜的眼神。
  每一次接触到小狗子那种眼神,他就怀疑自己带着他来到北京是不是错了?
  他站起来,拍了拍梁风的肩膀,道:“以后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让大伙去住北京最好的饭店。”
  梁风的眼睛又有些湿润,道:“林仔,别这么说,也许是咱妈她的病不能再拖了,咱最近有些急,所以刚才忍不住就吼了小狗子两句,小狗子,对不起!”梁风黯然的说道。
  小狗子坐了起来:“风哥,你才别这么说,小狗子是那种受不了气的人吗?”
  梁风点点头,缓缓道:“咱知道,我们虽然不是一个妈生下来的兄弟,但你们就是咱的亲兄弟,这次来参加比赛,完全就是为了等着拿那钱回家给老娘看病,而且大家为咱家做了这么多,兄弟们的这份情意,当大哥的怎么会不明白?梁风虽然是个农村人,但也不是个见钱就眼开的人,等咱妈病治好了,咱一定叫妈认咱几兄弟做干儿子,到时候咱们几兄弟就真正是亲兄弟了,咱们一定到封山村喝个痛快。”
  林一没有再说话,只是紧紧的握住梁风的手,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只手在不停的颤抖。
  小狗子从凉席上爬了起来:“对,就冲着风哥这通话,我们明天一定要把那个OPK战队打成白痴,然后再进决赛拿冠军,然后再拿那奖金,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去好点的店了。”
  他的意识里,还不知道OPK这支队是支什么样的队伍。
  林一看着他们,叹息道:“你们跟着我来北京,是我让你们跟着我受苦了。”
  梁风道:“林仔。”
  林一看着他。
  梁风道:“咱们什么苦没吃过?咱们是不是兄弟?”
  林一没有答话。他知道,他们这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
  4S坐了起来,缓缓道:“老大,这就是你不对了,兄弟之间还说什么受苦不受苦的?老子4S跟了你,从来就不怕吃苦。”
  一向沉默寡言的Kim也从在旁道:“是的,咱们大家是永远的兄弟。”
  林一紧紧的握着梁风的手,此刻,他也不必再说什么多余的话了。
  兄弟,这两个字是多么简单,却又多么高贵。
  世界上有人用自己的灵魂在侮辱着这两个字,但也有人用自己的热血在全力证明着这两字。
  五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无比的用力,无比的坚定,似永远也不再分开。
  ……
  “你说,明天我们能不能赢那个OPK。”小狗子这话是冲着4S说的。
  4S白了他一眼:“你这不是废话吗?”
  “对,有老大在,什么强队都变成菜鸟了。”小狗子笑着看了看林一,但林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看着窗口的月光出神了。
  小狗子的印象里,老大从来没有这样忧郁过,他看上去好象有很多心事,忧心冲冲的样子,他在担心什么呢?
  月光落进了房间里,仿佛也落进了他的心里,月光本是温馨的,但此刻对他来说却是冰冷一片。
  冰冷的月光并不能让人对即将到来的比赛好受些。
  * * *
  “不对劲!”4S在话筒里喊了一声.
  就这一声,所有人立即都把目光转向了林一.
  “扔烟雾闪光出去,保留手雷,2楼楼梯下A.”林一冷静而果断的命令着.
  大家立即行动,没有谁问为什么要这样做,大家都知道林一的判断一向准确而有效。
  MDK一行人飞快的来到了A区。
  林一手里紧紧的握着AK,这已是半决赛的加时赛了,而且这也是最后一局,无论是他们MDK还是对方OPK,只要拿下了这一局,就可以获得进入决赛的资格。
  进入了决赛,也就等于来到了最后一关,距离那30万人民币的奖金只一步之遥了。他们没有选择,没有退路,只有取胜一条路可走。
  对世界上很多人来说,30万人民币或许算不了什么,但对他们来说,对梁风来说,那笔奖金就是一笔救命钱,他们太需要那笔钱了,为了那笔钱他们才会在一起走到今天这一步,在他们的每个人的身上,都承载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所以他们必须要用冠军来证明,这个世界上,仁者之师始终是天下无敌的。
  然而现在比分已是24:24,他们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个OPK可说是他们MDK问世以来见过的最强劲的一个对手。尤其是那个狙击手OPK | Rain,他精确的射击可说是枪枪见血,MDK已为这把犀利的狙击枪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哒哒哒。”“轰隆轰隆!”AK的响声与手雷的爆炸声已经让火车站上空又飘起了6道冤魂。
  “砰,砰!”两声令人心惊胆颤的AWP枪声连续响起,林一心里一沉,Kim与梁风又倒在了这个Rain的AWP枪下,现在的局面是1V1了。
  Rain,又是Rain!又是这个该死的Rain。
  林一的心里忽然动了动。为什么他的名字也叫Rain?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ID也叫Rain的人,那个人就像温馨的月光一样,抚平了他一生的痛苦与不幸,甚至连名字里都带有月馨两个字,那个人曾是他一生的至爱,也是教会他CS的人,但是现在,他们之间什么也不是,错了,应该是一个月前,他们已经泾渭分明,天涯陌路了。
  林一忽然想起了那段快乐的时光,好象也是Train这幅地图,那还是她亲自教自己练CS的情形。
  ……
  “瞧你,怎么这么笨,人家跳出来狙你你怎么也跟着人家跳。”陆月馨笑道。
  林一傻傻的瞧着她:“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陆月馨道:“你就呆在原地不要动,距离这么近,你在空中就可以击毙他,这是对付跳狙的最好办法,狙击手跳起来的那一刻是打不中你的。”
  林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陆月馨坐在林一旁边的位置:“来,这次我们两人来单独练习,我跳你来打我。”
  林一道:“好。”
  很快,陆月馨从A区爆破点的箱子上高高跃起,林一手里的AK准心几乎就跟着她跳起的身形移动着。
  “砰!”陆月馨的AWP响了,林一倒在了地上。
  “哎,你怎么不开枪呢?” 陆月馨不解道。
  林一傻笑着。
  看着他一脸傻傻的笑容,陆月馨立即明白了,他不是不开枪,他只是不愿意击杀自己而已,因为她是他的女友,尽管这是在练习,他还是不愿意这么做。
  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女友对他来说就是自己的心脏,他就是容不得她受一点点的伤害,哪怕是在虚幻的世界里,他也一样呵护着她。
  太多的时候,陆月馨都觉得他太古板太执着,但她就是喜欢他这样的人,他对什么每一件事都是那么认真,对他所喜欢的人都是那么在乎。
  陆月馨静静的看着林一,目光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温柔。
  她悄悄从他身后抱住了他。
  一股温香软玉立即冲晕了林一的大脑。
  “啊,干什么?”林一紧张道,脸已红得发烫。
  陆月馨微笑道:“别紧张,我就抱抱你嘛!”
  林一手慌脚乱起来,他甚至把双手都高高举起,他不敢碰到她,在他的心中,她类似一个女神。
  女神永远是世人用来欣赏与尊敬的,而不可以亵渎的。
  陆月馨闭上了双眼静静的抱着林一,她的脸上已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对于她所期望的,她现在都已得到,亲情,友情,爱情,物质,地位,金钱,权利她统统拥有。
  现在她就像小猫一样蜷缩在自己男友怀里,她觉得自己就如同其他小女人一样那般幸福。
  ……
  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日子,林一感慨着。
  但是所有欢愉甜蜜的过程,都注定要用悲伤结局的代价来承受,林一的脑海忽然间闪过很多事,很多人的影象……
  “砰——!”一声划破天际,划破整个赛场的AWP枪响终于让他清醒过来。
  而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屏幕视线已经歪倒了,面前一个带着防毒面罩的CT就站在距离他不到五米的地方,手里刚响过的AWP枪口仿佛还冒着轻烟。
  在林一的感觉里,OPK | Rain的这一枪仿佛击中了他的心脏,击碎了他的记忆。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尸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他有种灵魂出窍的解脱感。
  但是在他被击毙的这一刻,梁风等人的大脑也一瞬间空白了。
  “不可能。”4S立即站了起来。
  梁风也呆住了,他虽然不知道林一是怎么了,但他能感觉到,林一失常了,林一失常的同时,他也失常了。
  来北京之前他想过,如果获得了冠军他就可以拿到这笔奖金了,还在医院里的母亲就有救了,至于不能获得冠军,他还没有想过这个结果。
  但现在他必须面对这个结果了,命运就是这么残忍。
  小狗子已经吓傻了,大脑与梁风一片空白。
  “2003年WCG中国赛区的半决赛胜者是来自上海赛区的------OPK战队,让我们记住OPK这个名字,记住Rain这个名字,因为刚刚这一刻,他们终结了MDK战队今年WCG上连续42场不败神话的记录。”
  随着解说员的声音响起,整个中心的观众也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与欢呼声,OPK的队员早已紧紧拥抱在一起。
  而MDK的人却是一脸的失落与惶恐。
  4S的眼泪早已夺眶而出,父母把他赶出家门,他可以忍受;女朋友嫌他穷离开他,他也可以忍受;每天在小饭馆里搬货打杂受尽炎凉世态的折磨,他仍可以忍受;但是现在,在距离梦想只差一步就突然嘎然而止的时候他再也忍受不住了,没有哪个男人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梦与自己擦肩而过,那种难受那种痛苦简直不是一两滴眼泪可以表达的。
  梁风呆呆的注视着在屏幕面前**的林一,眼神里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无助。
  林一不敢面对他的眼神。
  他静静的站起身,向出口处走去。
  WCG决赛那五光流彩的奖杯就安静的躺在他旁边的台上,而他经过的时候却看都没看一眼。
  因为他知道,他不配。
  * * *
  阴云满天扩散,苍穹压得很低,似叫人喘不过气来。
  C城人民医院的大厅里却不像平常一样安静了。
  “医生,我求求你了。”梁风的眼睛里含着泪水,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女子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这是他的妻子许英,也是梁风口中的三妹子。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梁先生,对不起,你母亲的病恐怕是没救了,鉴于你家庭的情况,这之前我们医院也尽了人道主义,你母亲所做的血液透析的费用我们都已经全免了,换肾的费用我们也已经给你减免到了最低的限度,对不起。”
  在众人的惊讶的目光中,梁风“扑通”一声跪在了白大褂的面前,痛哭道:“医生,我求求你了,咱以后做牛做马也会把医疗费给医院补上的,求求你,咱妈真的快不行了,我,我我一定以后把钱补上。”
  小狗子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在他的印象里,风哥永远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从不跪在别人的面前,从不向别人妥协,但是现在,他只觉得有种东西在胸口流淌着,堵塞着,憋得发慌。
  白大褂痛心的摇着头。他已在这个医院工作了十多年,见惯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也见惯了像梁风这样来自山区农村的家庭,他也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其实也不是无能为力,因为每个医生都有起死回生的本领,只是这本领没有金钱的滋润是永远也不能发挥出来的。
  医院,永远是一个为有钱人服务的地方,像梁风这样的家庭,注定是要面对死亡的。
  许英眼里的泪水也滚落了出来,她跟着梁风一起跪下,颤声道:“医生,求求你救救咱妈吧,她真的是个好人,好人是不该死的。”
  这个一辈子与黄土打着交道的农村女子意识里还认为不是金钱的问题,而是医生见死不救。
  白大褂在那里叹息着,周围围观的患者却是一片,一片同情的目光。
  又一个带着眼镜,身着白大褂的中年女子走了出来,开口道:“张医生,这就是那个尿毒症病人的家属?”
  张医生回头道:“肖主任,你来得正好,劝劝这病人的家属吧?”
  肖主任一见到跪在地上的梁风,脸色立即变得铁青,冷冷道:“你们就是病人的家属吗?回去吧,医院的政策你们是知道的,对不起!”
  她虽说着对不起。但口气里却一点对不起的意思都没有。
  梁风却如同见到救星似的,拉着肖主任的工作服道:“医生,求求你,就给咱妈做手术吧,张医生已经给我检查过了,我的肾可以换的,求求你,我很快就把钱凑来,求求你。”
  梁风已有些语无伦次。
  肖主任厌恶的甩梁风的手,冷冷道:“你们赶快把病人接走,那张病床我已经安排了新的患者了。”
  许英已经开始跪下磕头了,地面都蓬蓬作响。
  肖主任道:“真是的,医院又不是免费的地方,没钱那还来医院干嘛,回去准备料理后事吧,也省些钱,真是农民。”说完轻蔑的看了梁风两人一眼,转身欲走。
  梁风赶紧追上去拉住她,颤抖道:“医生,求求你了,你不是医生吗?医生都是救人的,求求你救救咱妈吧?”
  肖主任不耐烦了,猛的一脚蹬开梁风,怒斥道:“别来碰我,农民!再不滚,我就喊保安来送人了,滚!”
  见到这个情形,4S再也忍耐不住,怒吼一声冲了上去。
  在张医生与围观人群的惊呼声中,4S狠狠抓住了肖主任的头发,不要命的拉扯着,口里不停的骂道:“妈的,你这个婊子,你不配当医生,你他妈的,老子今天要抽死你,你这个婊子。”说完,他发了疯似的殴打着肖主任。
  肖主任已挣扎着倒在地上,披头散发的,口里不停的喊着饶命,那模样极为恐怖。
  闻讯而来的保安死死拉住了4S。
  “你妈的,风哥的母亲死了,我就杀了你全家。”4S声嘶力竭的狂喊着,挣扎着,他已彻底失去理智。
  所有人都吓呆了。
  大厅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林一。
  他看上去头发蓬乱,满身灰垢,眼眶又红又肿,斜依着门柱,无力的看着4S。
  4S不知拿来的一股力气,突然挣脱了保安的束缚,向林一冲过来就是一拳。
  “啪!”的一声,一股鲜血从林一的鼻间流下。
  林一没有动。
  4S的拳头随即像暴雨一样重重击打在林一脸部各处,林一弯下腰去。
  “你妈的,你满意了,现在你满意了,你还有脸回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那天要故意让人家赢,你这个混蛋,老子宰了你……”4S近乎疯狂的叫喊着。
  梁风,小狗子,Kim早已冲过来拉住了4S。
  “四哥,你疯了,他是老大呀。”小狗子叫道。
  4S大叫道:“老子知道是他,但老子就是要揍他个吃里扒外的王八蛋。”
  “四哥,四哥,清醒点,你清醒点好不好?”小狗子死命拉着他。
  很快,4S就被保安架走了。
  林一缓缓走到梁风面前,静静的注视着他,梁风眼里还含着泪水。
  好半天,梁风才开口道:“你什么都别说,咱知道你有你的难处,咱也相信那天你不是故意输的,别问为什么,因为咱们是兄弟,永远的兄弟。”
  兄弟,兄弟?这个词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人能懂呢?究竟有多少人能配呢?
  林一的泪水终于流下,双手已握紧,指甲已嵌入肉里,他颤抖着道:“风哥,对,对不起!“
  梁风没有再说话,他脸上的表情已近乎与一种死人的表情,完全的彻底的麻木与机械。
  生命中最不能承受之重便是眼睁睁的看着亲人远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林一不敢再看他,他的一辈子里,亏欠最多的就是梁风。
  梁风与他在一个中学里读书,后来一起上C大,因为梁风家太穷了,加之他母亲患了尿毒症,梁风在C大呆了不到一年便退学了。在大学的日子却也是他教会梁风CS的日子,梁风也与他一样,对CS有着过人的天赋,如果不是因为他,也许他们能获得冠军领走奖金,那么梁风母亲的病就由此得以拯救。
  但是现在……
  林一此刻不敢看梁风,他甚至期望梁风也能像4S一样冲过来很很揍他一顿,那样他心里也会好过一点,就算把他揍死在这里他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但梁风却偏偏没有这么做,许久,他只是用着感激的目光瞧着林一,他的心中,林一已经为了他,为了他的母亲,为了他的家付出了太多,他与许英一生一世都感激不尽。
  他,怎么可能会责怪他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