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枪道新论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枪道新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二十六章 枪道新论
  讲到这里,康达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仿佛她自己心里也放下了一块大石。
  而众人却早已听得呆住。
  林燕楠的眼帘合起,泪已流下,许小年把她紧紧拥在怀里。
  当康达讲到医院的那一幕时,她的心就在悸动,也许不仅是她,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曾经无限风光的MDK战队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么多悲伤而沉重的故事。
  她痛恨医生的无情,叹息MDK的失败,同情梁风的遭遇。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在中国的电子竞技界里,像MDK这样的战队不知还有多少。
  并不是所有的战队都像U队,OPK,NF这些队伍那么幸运。
  好半天,江航才喃喃道:“我真伟大,真他妈的伟大,伟大得不如死了算了,早知道是这样,我一定让林一赢那局比赛,没想到CS真的能杀死人。”
  康达看着他,道:“这也不能怪你,你并不知情,就算那场半决赛你们输了,MDK也会遇上更为强大的U队,很可能还是会输。”
  海田与高峰张大了嘴巴,愣愣的说不出话来,他们不知道如果换作他们是林一,这一切的一切该怎样去面对。
  卓云也愣愣的看着康达,她现在终于明白林一为什么那么懦弱那么胆小,总是一种空洞忧郁的眼神,一幅有事没事就酗酒抽烟的模样,他分明就是在逃避,在自己惩罚自己。他的命运与他所承受的压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人所能承受的。
  但这也许就是一个Cser应该承受的。
  卓云叹息着,她知道自己误解了他。
  MDK | L永远是MDK | L,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神。
  神值得敬,但人值得爱。
  “那后来梁风的母亲呢?”林燕楠关切的问道。
  康达默默的叹了口气:“去世了。”
  众人又是一片默然。
  康达接着道:“一个月前,4S也进了看守所。”
  众人大惑不解的看着她。
  康达道:“梁风的母亲自从那天被赶出医院后在回家的路上就已去世了,而4S也真的去找人民医院那个叫肖淑兰的主任,他把她打成了轻度脑震荡,后来被她的家人告上了法庭,法院判了他九个月的有期徒刑,这已经很轻了。”
  众人再次惊呆了。
  海田忽然激动道:“打得好,打得好,打死了最好。”
  江航喃喃道:“兄弟?什么叫兄弟?这才叫兄弟,MDK | Wind有4S这样的兄弟我想他心里也会好过些,我以后也一定要与4S交个朋友。”
  他的记忆里,梁风在那场比赛里也与他交过手,Wind枪法的刚烈可以说不在任何一个OPK队员之下,梁风最擅长的防Rush,只要双方都是步枪,都蹲下对射,OPK没有哪个人占得了便宜的,包括OPK里最厉害的步枪选手Ak**agic都不例外。
  高峰道:“那,那小狗子呢?”
  康达道:“小狗子的真名叫苟小第,MDK解散后就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林一曾说他是长沙市一家小网吧的网管,也许他回长沙去了也不一定。”
  高峰也叹息着,MDK每个队员的故事都让他肃然起敬,因为只有那些从逆境中为梦想奋斗起来的人们才更值得尊重,虽然MDK最终没有获得成功,但他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已可说是个奇迹了。
  江航沉吟着,道:“如果那场比赛林一当时不分神的话,挂的人肯定是我。”
  康达道:“哦?”
  江航道:“我在跳起来的那一瞬间就看见了他手上的动作。”
  卓云立即道:“什么动作?”
  江航苦笑道:“当时我跳起来的时候看见林一手里的AK就已经瞄着我了,而且还在动,只是直到我落地后他都没有开枪,后来比赛结束我看Demo才知道,他确实可以在空中把我打下来,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没有开枪。”
  卓云冷哼道:“那还不是为了你们那个伟大的陆会长。”她这话是冲着康达说的.
  康达无奈的看了看她,道:“这也不能怪她。”
  卓云冷冷道:“康达,你为什么总是老帮着她说话。”
  说这话的时候,卓云的口气虽然强硬,但其实刚才听完林一与陆月馨的故事,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她毕竟是个女子,她觉得只要是个女人都不应该像陆月馨这么冷漠无情。
  康达没有再出声,只是在那里叹息着。
  很多事情,没有身临其中的人是无法体会那种心情的。
  在没有认识山田光子之前,她是林一唯一的朋友,也是同学,对MDK的遭遇,她实在没办法帮上任何忙,只能叹气。在MDK登上通往北京火车之前,陆月馨曾单独递给康达一张支票,让她转送给林一。她也知道,MDK在比赛中最大的阻力就是经济上的窘迫,五个人几乎身无分文,这也是很多中国CSer的悲哀,他们若要刻苦练枪就没有时间去工作,这也是中国CS界的悲哀,像他们这样的人也许永远为主流社会所不容纳。
  “算了吧?馨姐,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的脾气。”康达道。
  陆月馨也叹息着收回了支票,她了解林一的那种倔强,要他去接受别人的施舍,他情愿自己饿死在街头。
  康达出神的想着,高峰却开口道:“但他又参加了比赛,而且外天就要和咱们比赛了。”
  海田也道:“是呀,现在好好想想怎么对付他们吧!”
  江航对卓云道:“你们商量战术吧,一会商量完了喊我一声,我要去他家找他。”
  卓云点点头。
  * * *
  林一打开门的时候愣了愣,显得有些意外。
  卓云与江航就站在门外。
  “能进来吗?”卓云道。
  林一笑了笑:“当然可以,只要你受得了的话。”
  卓云走进屋立即就皱眉道:“你又在喝酒?”
  林一并未答话,只是在茶几上拿起一瓶酒,对江航道:“你们也来点?”
  江航没有动,只是面色严肃的把林一看着。
  他曾经对现实里MDK | L作过很多设想,最接近他设想的一种就是MDK | L一定得到过名师指点,就像他一样,他与K一直得到了国内CS众多高手的真传。他与K受到的就是最好的训练,从他们的训练装备,环境设施,战术指导,领队教练,甚至包括平时的休息,饮食,运动都是国内最好的条件。
  但此刻看到林一,他仍有些不相信,林一是从如此艰苦恶劣的环境下成长起来成为与他们OPK并驾齐驱的高手之一。
  林一笑道:“你们今天怎么怪怪的,别这样看着我。”
  江航沉声道:“MDK | L,身高1米78,擅长武器AK47,其特点是精于穿射,精于计算,是国内CS界极富盛名的高手, 2003WCG北京半决赛败给OPK后该队所有人下落不明,有消息称队长L已加盟美国3D俱乐部。”
  林一愣了愣,随即笑道:“你在哪听到的这些消息。”
  卓云道:“WCG中国站的网站上看到的。”
  江航道:“但他没有到美国去,而是窝在这里。”
  林一道:“哦?”
  江航盯着他:“因为,那个L就是你。”
  林一呆住了,许久,他才露出散漫的笑容:“看来我已非承认不可了。”
  江航道:“因为你本来就是。”
  卓云的表情缓和了很多,目光里露出一丝温和的目光来:“康达都告诉我们了。”
  林一笑着,并不答话。
  江航坐在了沙发上,随手拿起了茶几上的一瓶啤酒,仰头喝了一大口才道:“那场半决赛,你本来不该输给我们的。”
  林一道:“你都知道?”
  江航点点头,道:“所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林一道:“你说。”
  江航道:“那场比赛你是怎么穿死K的?”
  江航道:“你觉得CS里枪的最高境界上是什么?”
  林一有些惊讶的看了看他,然后道:“知道OPK | Wind吧?”
  卓云道:“梁风对吗?”
  林一苦笑道:“呵呵,康达这小妮子还真是张大嘴。”
  林一继续道:“风哥曾经告诉我,枪的最高境界在于诚?”
  江航与卓云同时道:“诚?”
  林一点点头,道:“是的,枪在于诚,只有心无杂念,胸怀坦荡的人才会发挥一把枪的最大威力,即使一把M4里只有30发子弹,在诚心之人的射击下,就算千军万马也可以消灭。”
  卓云静静的看着林一,这些话是她闻所未闻的。
  江航也点头道:“不错,但我认为枪的最高境界还是在于快。”
  林一道:“快?”
  江航道:“是的,枪在于快,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CS也一样,只不过CS的目的是打倒敌人,瞄准射击快的人往往行走于无形,杀人于无形。
  林一笑了笑,道:“难怪你的AWP那么快了。”
  他继续道:“其实,我觉得用枪在于心。”
  江航道:“心?”
  林一道:“不错,打斗一道,途径之多,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只要用心,CS里的各种枪械都是克敌制胜的法宝,这个道理,我想你比我还清楚。”说完看了一眼在旁边发呆在卓云。
  卓云惊讶的注视着林一:“你这话与我剑道导师说的一模一样,如果你去练剑,肯定也是块好材料。”
  林一淡淡的笑了笑:“你以为我不会?”
  卓云道:“难道你会?但那次在食堂……”
  林一打断了她:“我那不叫剑道,叫打架之道。”
  卓云忽然笑了,只要看见林一的脸上有笑容,她也会情不自禁的笑。
  林一看了看在沙发上沉思的江航,暗自好笑,开口道:“别出神的乱想了,我告诉你个惊人的消息,你想不想听?”
  江航疑惑的看着他:“什么消息?”
  林一笑道:“刚才有人在你们之前就来过我这里了。”
  江航道:“什么人,难道是山田光子?”
  卓云的脸立即铁青。
  林一笑骂道:“去你的,别乱说。”
  江航道:“好吧,你说。”
  林一道:“沙曼刚来找过我了,她说今天晚上想去电影院看电影,说一个人去没意思,让我去陪陪她。”
  江航不甘心道:“噢!”
  林一道:“不过,现在都5点了,我这会醉熏熏的,肯定是去不了,哎,这电影票也不知道该给谁,卓云你去不去?这票我给你好了。”
  卓云还未答话,江航早就一把抢过了林一手里的电影票,口里道:“我还有事,明天我喊她们三个早点来商量战术。”
  说完就往外走。
  林一笑嘻嘻的看着他。
  看着江航远去,卓云顿时觉得尴尬起来,她不好意思单独留下来,但却也不愿意离开。
  林一看了看她,道:“我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卓云点了点头。
  林一笑了笑,道:“还希望你们能给我保密,我的身份如果泄露出去,那些记者恐怕就要了我命了。”
  卓云笑道:“放心,不会的,谁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MDK | L就躲在C城大学里。”
  林一站起身,想窗口走去:“那就好,我也好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卓云忽然道:“林,我也想问你一件事。”
  林一道:“你说。”
  卓云缓缓道:“你以后还打算参加WCG这类比赛吗?”
  林一看着窗外,悠然道:“想,但是没人,兄弟们早就散了。”
  卓云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这个背影曾是她心中一个遥远的梦,但现在这个梦就站在她面前。
  她却反而有些胆怯。
  沉默许久,卓云叹道:“我下去了。”
  林一头也不回道:“恩。”
  卓云赫然觉得有些心痛。
  有时候,人一个漫不经心的动作,一句无关紧要的话语也会伤着别人。
  门“哐”的一声重重关起,林一这才转身。
  有时候,他不敢看卓云那种旁人看不出来的火热眼神,就像他不敢看梁风那种只有他才能读懂的激荡眼神。
  因为他知道,他欠的情太多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