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兵不厌诈(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兵不厌诈(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二十九章 兵不厌诈(下)
  战局依旧在双方队长的指挥下进行着,接下来的好几局里,双方都在斗智斗勇,只不过斗智时Pro胜利居多,这自然源与林一的战略艺术;而斗勇时Tercel明显高过Pro的士气,这归根于他们每个人那种坚定的意志。
  如果不是这种旺盛的斗志,Tercel的结局恐怕与KK一样,全队人心理防线早就崩溃了。
  刘召看着屏幕叹了口气,对秘书说道:“这个Pro是四两拨千斤,这个Tercel却是力拨山河气盖世,我们俱乐部的人就缺乏这两支队伍身上的优点。”
  小杨立即点头道:“说的是,不过他们与咱们俱乐部的队伍比赛的话,那还未必是咱们的对手。”
  刘召点点头,道:“恩,毕竟业余队与职业队是不能相比的。”
  屏幕上的比分此刻显示为8:5,Tercel暂时领先。
  这是第十四局,HLTV上显示着Pro的排兵布阵,三个CT都在A区大道上,连成一条长长的直线,B区一个CT,中门一个CT。
  林一这样做的原因是迫于经济上的压力,因为这一局除了江航上一局保留下来的AWP外,其他人就只有于美亚可以买起一把M4加半甲。
  于是江航的AWP守卫小道,沙曼一把可怜的手枪在B区里晃荡,于美亚的M4瞄准中门,林一与宁夕蓝一人一把USP架在A区洞口出来的木箱上。
  如果既要想取得这局胜利,又要把武器的优势发挥到最大威力,这个311的阵型可说是目前Pro唯一能采用的。
  Tercel这次是分点摸情况后再集合起来形成一人摸A门,四人打小道的局面。
  对Pro的武器情况,高峰现在已经知道了如下情况:B区是把USP,但他不敢轻易去攻,恐怕又有什么陷阱在前面,中门有M4,这把M4威胁不是很大,因为他们已经顺利的通过了小道,只有A区的情况还不明了。
  战斗在一刹间打响,摸A门的海田把林一打死后却被箱子上的宁夕蓝击毙,宁夕蓝很快获得了这把宝贵的AK;而这边于美亚却被在小道上的许小年射杀。
  局面依然是3V4,Pro的情况还是没多大改观,反而更加危险。
  “现在要扭转战局,就得看江航这把AWP的发挥了。”林一暗自叹道。
  江航紧紧的瞄着小道,狙击镜已经打开,而且是开的双倍镜——Tercel从小道扔出的烟雾弹又让他头疼了。
  不过现在他瞄准的这个位置可以说是一个极佳的阴人位置——上平台斜坡的绿箱后,只是他瞄准的地方并非小道上来第一视线的木箱处,而是出来一段距离后的地方,也就是说Tercel的人不出来那还好,若一旦出来就必须付出致命的代价,这个位置是他还在OPK的时候,在北京总决赛赛场上他与K联手绞杀冠军U队的经典阴人之处。
  “平台,支援我。”江航叫道。
  宁夕蓝赶快跑了过来。
  就在这时,宁夕蓝刚看见小道上有个人影闪了一下她就倒地了。
  “闪爆!”不少观众惊呼道。
  许小年的闪爆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好,可以出去了。”高峰道,现在A区已经挂了两个人,另外一个已经不足为惧了,4V2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
  “啪!”一声急促的AWP枪响,声音响到一半却突然消失。
  许小年倒在地上顿时后悔起来:妈的,太大意了。
  他显然没有意识到那个位置居然还可以藏人,而且自己就完全是撞到对方的枪口上去的,他立即想起句CS里的老话:提高你的警惕,敌人随时可以出现在你意想不到的位置。
  江航的这一枪顿时惊醒了剩下的Tercel队员。
  “还有把AWP在大道上,瞄着小道的。”康达卓云高峰都几乎这样想道。
  只见江航击毙许小年后,迅速的切换手雷,退后,一个箭步跳上绿箱,在微乎其微的狭小视线里,他对着小道口子上的康达就是一记盲狙。
  “砰——”AWP的破空之声慑人心魂,康达的AK还没来得及开火就掉落在地。
  江航这两枪可说是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一气到底,浑然天成,快得让人防不胜防,别说是康达,就连全国冠军U队都曾在这里都付出了全军覆灭的代价,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Tercel呢?
  全场的观众震撼了。
  广播解说员里的声音就只有一个“啊”字,而且连续啊了**秒钟。
  Pro | Rain的名字这几天已经传遍了C大的每一个角落,他的AWP只能用疾如风,快如电来形容,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人们还很难相信有这样迅猛的枪法。
  “啊,原来A区还可以守呀?”
  “也,这个位置原来还可以这样阴人呀?”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不少人感叹,连Ko都感慨着。
  “刺客,刺客!”刘召喃喃道。
  秘书大惑不解:“什么刺客?”
  刘召道:“他简直就是个刺客,就是那种冷静的隐匿很久,蓄势待发的人,这种人看上去平平无奇,一旦时机成熟爆发出来的威力惊人无比。”他叹了口气,继续道:“这就需要人对时机的判断,他若是来我们公司发展,以后肯定前途不可限量。”
  江航射出这两枪后小道上立即飞出了两颗闪光,他的屏幕立即白了。
  江航又躲回斜坡下,他立即感到体内一阵气竭,
  任何一个狙击手像他这样长时间的定点瞄准后都难免感觉有些精神不稳定,气虚神浮,刚刚自己身体里涌起的那股杀气也立即消失了,他知道这是正常现象。
  不过可怕的就是他被闪白了,也许敌人马上就要出来,这才是他担心的,现在他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无法再躲。
  在没有掩体的情形下,一个狙击手面对两个敌人的时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击毙一人,另一种就是死。
  江航打起精神,猛的开镜跳出。
  小道上空无一人。
  他愣住了。
  ……
  沙曼手持USP孤零零的在B洞洞口下层晃悠着。
  她不敢去支援A区,因为她知道自己去了也没用,去了也是用自己徒劳的死亡增强敌人的自信。
  她只有等待A区激战后找机会拣枪。
  忽然,小道上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她警觉看了看雷达,迅速抬起了枪——有人要下来。
  “难道他们要转攻B区。”
  沙曼的想法的确没有错,高峰与卓云确实被江航的狙击枪吓住了,他们太了解这把AWP的厉害,尤其是卓云,她曾经亲自在北京赛场上看到过江航的表演,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亲自面对这AWP时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现在她终于体会,两个字——恐怖。
  除了恐怖还是恐怖。
  所以他们两人作出佯攻A区的模样扔出了两颗闪光,而江航果然被蒙住。
  按照高峰的推断,B区剩下的沙曼应该是在CT基地支援江航的途中,他们这时转B区,分散的AWP与USP怎么奈何得了两把AK。
  于是,高峰两人迅速退下小道,从中门处木箱上跳进B洞下层,跳的途中他还不忘瞧瞧中门外的情况。
  “啪啪啪!”USP的声音微弱却快速的响起,高峰顿时屏幕视线一歪,耳机里立即传出“Conuter-Terroristswin!”的声音。
  “什么!”高峰不相信的看着屏幕。
  原来,沙曼就躲在中门木箱下的右侧,而高峰与卓云都把视线投到左侧中门外去了,根本就没注意到,别说注意,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这个CT竟然如此阴险狡诈,摸到这里来了。
  体育馆中央的大屏幕的画面上出现着刚才的镜头:高峰卓云跳下木箱,在快落地的瞬间,背后的沙曼精准的USP连爆了他们两个人的头,最巧合的是他们两个人落地的位置是相同的,一前一后,沙曼的准心连动都没动,仿佛就是他们自己去撞枪口一样。
  全场再次沸腾了。
  “好!”陆月馨与LOST的所有队员都鼓起掌来,没想到沙曼才与林一参加两场校级的比赛就可以达到这样的水平,她们着实惊喜。
  江航脸上也挂着微笑,类似一种骄傲的微笑,仿佛那两个USP的Headshot是他自己的杰作一样。
  解说员在沉默了大半场后终于开始了:天啊,这是什么枪法,好细腻好精准,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还真以为这是一个大师水平才能表演出来的枪法,这两枪……
  林一在屏幕上打字:Nice!
  沙曼笑了,脸也跟着泛起了一层红晕,这红晕有一半是紧张,有一半是激动。
  “罢了。”高峰叹息着,这上半场的比赛等于结束了,因为他们接下来的最后一局已经没有钱能再全副武装了。
  上半场的比分如果8:7,那下半场不知有多难打。
  想下半场在Pro的身上捞回9分,那种可能性几乎为零,高峰长长的叹息着。
  什么叫兵不厌诈,这就叫兵不厌诈,兵不厌诈的意义就是心理的较量:意识,战术,耐心,毅力,意志,智慧,求胜欲望,临场发挥……众多的因素中,Tercel只占据了求胜欲望,其他的方面与Pro相比还有一段差距。
  ……
  上半场结束的同时,在中国上海黄埔区的某个房间里,K也结束了自己一天的训练。
  “我想请一周的假。”K平静的说道。
  俱乐部经理惊讶的看着他,道:“K,我很想知道你请假的原因,即使是私人原因我也希望你不要影响训练,再过些时候,CPL就要开始了。”
  K微微一笑,道:“我确实是因为私人原因,但同时也是为了能更好的提高自己的能力。”
  经理道:“自从Rain离开之后,俱乐部的管理就严格了很多,虽然你是老板的儿子,但我也不能对你特别照顾,按规定凡请假三天以上的都必须经过负责人的批准,希望你能理解。”
  K笑道:“我当然知道,那你就快去吧!”
  看着经理远去的背影,K的心理浮起一丝欣慰,OPK俱乐部的管理风格正如OPK战队的CS风格一样,钢铁般纪录,顽强的意志,过硬踏实的作风,就包括身为队长身为老板儿子的他都不例外。
  笑毕,K回到了训练室,队友们刚在网络上结束一场比赛,大家都说说笑笑的。
  “K,真的要去一周吗?”Killer问道。
  “那个MDK | L真的在C城?是不是Rain那小子太想我们大家了,所以把你骗过去。”Fate笑道。
  K笑道:“不会,Rain的性格大家都知道,他怎么可能骗我呢?”他想起江航写的邮件:MDK | L就是我的同学,也和我在一个店里当伙计。
  就冲着这句话,他一定要到C城去,这一去有几个重要的原因:
  一,他要见见MDK | L,这个心愿他一直难了,因为OPK在决赛上败给U队之后他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的战队的确不是U队的对手,而MDK才是真正应该与U队争夺冠军的队伍,他与L之间的胜负迟早要作个了断。
  二,江航已经离开有一个月了,他实在很想念他,江航是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他们从来没有别离过,这次他要过去看看他,他知道江航的父母亲基本上断绝了江航的经济来源,按江航那种大少爷的脾气怎么过得来学校的苦日子。
  三,他的未婚妻也在C城大学读书,自上海一别后他们也有好几个月没有见面了,这次去也是他父母亲的意思,不要冷落了他们的儿媳妇。
  这三个原因促使了他必须去远在中国西方的C城。
  想到这里,K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队员们嬉笑着,打闹着,他不由得也微笑着。
  但人群里,唯有个人没有笑,那就是继Rain走后新来的狙击手V没有笑容,他依旧孤单的坐在训练室的一角,面色严肃的看着电脑上播放的Demo。
  K走过去,拍了拍V的肩膀。
  V转过头:“队长!”
  K道:“V,别老是这么严肃,该放松的时候就放松。”
  V点点头,他不喜欢多话。
  K道:“V,我这次到四川那边去,你想要什么东西,我给你带回来。”
  V摇摇头。
  许久,V才道:“队长,我知道你这次要去看你的老婆。”
  K的脸上涌起一阵甜蜜的笑意,道:“你怎么知道?”
  V严肃道:“我只是希望你别陷在儿女情长里。”
  K道:“哦?”
  V淡淡道:“一个好的CSer是不应该有感情的,只有无情才能达到最高的境界。”
  K笑了笑,没有答话。
  这个V很对他的胃口,但就是思想太偏激了些。
  V也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道:“队长!”
  K看着他。
  V道:“一路顺风。”
  K点点头。
  V一本正经道:“一定记着把MDK | L的个人主视角Demo带回来让我瞧瞧。”
  K大笑道:“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
  V不好意思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