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真相大白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一章 真相大白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三十一章 真相大白
  “喂,谁呀?”江航不耐烦的拿起电话,此刻他正在与沙曼好不惬意的压着马路, 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又扰乱了他精心营造的轻松气氛.
  “Rain!什么事这么大的火气。”K在电话里平静的说着。
  “天哥是你呀,今天怎么有空了,哎对了,我发给你的电邮收到没有?”江航立即把火气压了下去。
  “收到了!”K淡淡的回答着,“我现在就在C城大学的南校门。”
  “啊!”江航惊呼,“什么?不可能,嘿嘿,你又在骗我是不是?”
  K笑道:“我为什么要骗你,骗你我送你一个Nip | Potti的亲笔签名。”
  “啊!”江航道,“真来了呀,来得这么快,怎么不提前打电话通知我,我也好来接你。”
  K笑道:“别说了,快来,我就在这等你。”
  说完挂断了电话,江航一蹦老高,激动得一把拉住沙曼的手:“快,走,我老大来了。”
  沙曼立即羞红了脸,道:“干嘛,快放开我,哎,别跑那么快,你抓得我手好痛!”
  十一月的天气已有些变凉,雨后的空气更加冰冷。
  K穿着件很随意的外套,静静的注视着从远处跑来的江航。
  “啪!”两只手掌重重的击了一下。
  江航一下子抱住K的肩膀,喃喃道:“妈的,想死老子了。”
  K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及后背,笑道:“你这小子才来C城多久,连老子这个西南词语也用得这么好了,你早就该吃点苦头了,在外面打工把身子给打结实了不少。”
  随即他又看见了江航身后千娇百媚的沙曼,道:“这位是……?”
  江航立即道:“这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现在的队友,她叫沙曼。”
  K露出一丝微笑,心想道:小子艳福不浅嘛,这个女孩子比以前的都强。
  “你好,我叫仇天,叫我阿K就可以了。”K礼貌的伸出了手。
  沙曼显得有些害羞,握住了K的手:“你好!”
  K笑了笑,道:“Rain,快带我去见L。”
  江航会意的一笑,道:“走,他寝室距离这不远,走十分钟就到了。”
  “那好,现在就去。”
  林一的寝室。
  余溪,卓云,林一三人正围着一台电脑观看着Pro与Tercel的比赛Demo。
  余溪忽然道:“老哥,你看这里,为什么你们在跳下CT基地的时候好象都没反应似的。”
  余溪问的自然是上半场的第六局,Tercel沙鹰翻盘的那一局。
  林一笑了笑,笑得有些高深莫测,他看了一眼卓云,道:“这就是你们队长高峰的厉害之处。”
  “哦?”卓云不解的看着他。
  林一道:“上一局你们中门转B失败后,我确实没有料到你们还敢来中门,结果你们偏偏来了,但那时候我们还是有准备,按照正常情况,匪徒出中门一般都会选择去B,我若猜得不错,高峰当时一定命令你们就在CT基地里呆着。”
  卓云道:“对,就是,他突然在耳机里大吼大叫的,把我吓了一跳。”
  说完她打了个喷嚏。
  林一道:“怎么了,是不是昨天淋雨淋感冒了。”
  卓云摆摆手,道:“没事,你继续讲!”
  余溪也眼巴巴的看着林一。
  林一继续道:“当时形势非常紧急,而且B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我们就全部跳下了基地,那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B区木门出,想都没想到基地里会有人,所以那个时候我们都犯了个常识性的错误,那就是大意。”
  余溪仍然疑惑的看着他。
  林一道:“而高峰显然在利用这种人的心理弱点,由此可见,他也是个很懂战斗心理的人,他的厉害之处就在这里。”
  卓云叹息道:“想不到你们这样的高手居然也有犯这么简单错误的时候。”
  林一严肃道:“越是简单的东西就越是有用的东西,你只要把CS里的基本功练好了,没有失误了,你基本上就是顶级高手了。”
  卓云沉思半晌点点头,道:“确实,这样的高手恐怕现在全中国都找不几个人来。”
  看着两人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林一笑了笑:“今天怎么没看见李莉与白华呢?”
  卓云苦笑道:“这两个小冤家不知道到哪去玩了。”
  余溪咬牙切齿道:“妈妈的,华仔太忘本了,真是见色忘友。”
  林一忍不住莞尔。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林一刚想动,余溪立即按住他,一本正经道:“老哥,你别动,可能是物管的人,让我去把他打发走了然后你就安心的教我战术。”
  林一与卓云对望一眼,忍不住哑然失笑。
  自从参加了联合会杯比赛后,余溪对CS的研究就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一有什么问题就抱着笔记本电脑与大堆书本指南往楼上林一的寝室里跑。
  卓云每次在楼下见他一幅认真思考着的上楼模样,几乎就忍不住以为他是在认真温习功课。
  很快,门开了。
  门打开的一瞬间,林一的脸色就变了.
  门口站着的人正是K,江航,沙曼。
  “咦,是你们!”余溪对江航与沙曼的面孔已不再陌生。
  江航笑道:“来来来,我来给你们介绍,这是……”
  他的笑声突然断绝,因为他看到了林一与K两个人的表情。
  林一的表情很惊讶很奇特,就像看了到不该看到的人一样。
  而K的表情却是平静的脸上起了某种奇异的变化,看上去虽然平静,实际上却隐隐带有一股唳气。
  “OPK | K。”卓云与余溪同时惊呼,K的宣传海报早已在大街小巷泛滥了。
  江航的脸上已有笑意,但K却面无表情。
  “MDK | L。”K轻轻问出一句,凭直觉他已经猜测出林一的身份,林一的模样虽然看上去虚弱无力,但却无法掩盖他身上那种纵横无敌的气势,这种气势只有K这样的CS高手才能感觉出来。
  林一忽然笑了笑,笑得极富哲理:“仇天!”
  “啊!”所有人又大吃了一惊,连一向处乱不惊的K都微微一震,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江航惊讶道:“原来你们早就认识。”
  K淡淡道:“我不认识他,我只知道MDK | L。”
  江航大奇:“这是怎么回事?”
  林一道:“坐,别客气。”
  他这个“坐”字并没有加请,而且口气仿佛也并不客气。
  K立即坐在沙发一个角落。
  林一也坐下,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包香烟:“抽烟吗?”
  K顺手接过接过一支,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众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两人。
  这两人好象对对方都有很大的敌意,但言行举止看上去偏偏就如同老朋友那般自然。
  许久,林一的眼神落在了窗户上,出神道:“你应该认识我!”
  K疑惑的看着他。
  林一缓缓叹道:“我姓林,叫林一,树林的林,第一的一。”
  K的脸色终于变了,甚至变得有些扭曲,这个名字他自然不会陌生,因为他很早前就从他的岳父陆定坤的口中听说过,陆定坤口中的林一,是个不折不扣的登徒浪子,街头的下三烂,不是个什么好角色。
  “你在哪里见过我的?”K淡淡道。
  林一道:“在一艘游轮上!”
  K诧异道:“那是在什么时候。”
  林一道:“半年前!”
  K盯着他:“你……”
  林一道:“我那时在人群里被几个便衣保安架着,你当然看不到我。”
  K忽然叹了口气,道:“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林一道:“什么事?”
  K道:“为什么每次一提到MDK | L这个人,她就会有那种奇怪的表情了,而且还说根本就不认识你。”
  林一的表情也变了变,叹息着:“她是为了你好,不希望你想太多。”
  K苦笑道:“想不到你居然比我还了解她,我本不该来的。”
  林一道:“但你还是来了。”
  K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
  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直把众人听得一头雾水。
  江航忍不住道:“老大,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
  林一看了看江航,道:“江老弟。”
  江航看着他。
  林一指着K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江航道:“知道呀?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呢?”
  林一笑道:“那么,你告诉我,他是谁?”
  江航反而怔住。
  林一对K苦笑道:“我见到你的时候是在游轮上,那是你与陆月馨举行订婚仪式的那天晚上。”
  这句话说出来,房间里安静得出奇。
  江航立即惊悟的注视着K,原来K的未婚妻就是陆月馨,也就是林一曾经的女友。
  K看着江航苦笑着:“兄弟,你不会怪我一直瞒着你吧。”
  江航彻底呆住了。
  不光是他,卓云等人更是呆若木鸡。
  K苦笑道:“既然你们都已知道,我还是希望大家能保守这个秘密。”
  江航默然,他当然知道,像他和K这样的家庭的一举一动都会对外界绝对保密,他了解K的苦衷。
  林一站起身,走到窗前,忽然转身道:“你为什么要来这里找我?”
  他的口气里忽然充满了一股说不出的怒气,卓云呆呆的看着林一,她从来没有见过林一生气的模样。
  K道:“我只想知道那场比赛,你到最后为什么会放弃?”
  林一盯着他:“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你干的好事!”
  K疑惑的看着他。
  林一喃喃道:“你不该来的,更不该来找我的。”
  K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林一看着K,一字一顿道:“你父亲与你的岳父都找过我。”
  K惊讶道:“你是说我爸爸也找过你?”
  林一点点头,道:“知不知道,你们OPK本不应该出现在WCG的决赛上的。”
  K点点头,沉声道:“不错,因为有你们,有你们MDK,你们才应该是最后的胜者。”
  林一神情复杂的看着K,道:“你们OPK本应该在4强赛上就被淘汰了的。”
  K与江航异口同声骇然道:“为什么?”
  林一道:“你们应该记得在四分之一决赛上与你们OPK相遇的那支Lucky战队吧?”
  K还没答话,余溪却先抢道:“是不是那支那支湖北赛区的代表队,WCG上被OPK淘汰的Lucky?”
  沙曼也动容道:“是不是那支被CS界称为天才少年的战队?”
  林一点点头:“是的,他们的队长Dancer也是我的好朋友。”
  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林一。
  林一看着K道:“Dancer当时的处境比风哥还惨,Dancer的弟弟吸毒,后来参与抢劫杀人被判了死刑,当时就是你的父亲与陆月馨的父亲私下答应他,只要他们Dancer输给你们,他们就可以从中斡旋让他的弟弟改判无期徒刑,并给每个队员一笔不菲的酬劳。”
  K听得愣住。
  江航道:“说慌,你说的我他妈一个字都不信。”
  林一看了看江航,冷笑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自己肯定也看了Demo,Lucky在四分之一决赛上半场里就几乎打得你们喘不过气来,而下半场却莫名其妙的输掉了比赛,你们可以自己去看,好多地方他们本不该失误的却偏偏失误了。”
  江航呆在了原地,那支Lucky战队的确有太多他们想不通的地方,他不去想也许还要好些,现在被林一说出了出来,他只得一阵阵的羞辱。
  K也呆住了。
  林一似笑非笑的看着K,道:“其实每个战队都有他们的弱点,只是这弱点有时候并非是赛场上的弱点,而是赛场下的,我们MDK也不例外,风哥的母亲就等着这30万的奖金去救命,你的父亲见过我,他说只要我们输给了你们,风哥母亲的医疗费他就会全承担。”
  江航大怒,道:“骗我?骗我?不可能,不可能!”
  余溪也傻眼了,都说中国的CS与足球一样,充斥着太多的黑幕,现在他也不得不相信了。
  林一冷冷的盯着K,道:“康达她也不知道这中间的原因,因为陆月馨的ID确实也让我分了神,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你的父亲,只是可惜,Dancer的弟弟还是被判了死刑,风哥的母亲依然因为没有钱而死亡,这一切就是你们OPK亲手所造成的,你今天本不该来这里的,因为我会迟早找到你,这笔债,我会让你还的!”
  K已经彻底愣住了。
  沉默半晌,沙曼忽然道:“但最后是U队夺得了冠军。”
  林一喃喃道:“是的,这个世界上总还有些人没有我们这样下贱,他们不肯为金钱折腰。”
  卓云立即怜惜的注视着他,目光里充满了柔情,也充满了疼痛。
  余溪道:“我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一看着K道,叹息道:“也许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中间有这么多的原因,一个父亲,只要是为了自己的孩子,那无论做出什么事都是值得原谅的。”
  K猛的想起了父亲对自己的严厉,对自己的纵容,为了走电竞这条路,他们父子之间已不知争吵过多少次,但他父亲还是默许了他,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对自己的爱有这么深,爱之深,未免责之切,爱本身没有错,只是爱他这个儿子的表达方式永远是不可取的。
  江航已经歇斯底里的大叫:“你为什么要答应我叔叔,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你可以不答应他的,MDK | L,我一直很敬佩你,我知道你是个很顽强的人,你不肯向命运低头,我知道,我都了解,但你不该背叛你的信仰,不该玷污你的信仰,你这样做是在侮辱CS这个词。”
  林一愣愣的注视着他,良久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没有什么信仰,也没什么人格,我只知道,我不答应姓仇的姓陆的,风哥的母亲就会因为无法换肾而死亡,我也不知道死是个什么滋味,我只知道,林一从小是在那个村子里长大的,在全家都快饿死的时候,是风哥的母亲救活了我,救活了我的父母,我林一不是什么好人,但有一天如果换回风哥母亲的命,你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让我认你当祖宗都可以。”
  他神情似有些激动,不待江航回答,继续道:“你知道吗?那些在农村里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人们是怎么生活的吗?像你们这种人根本就不知道穷人是怎么生活的,你看你自己身上穿的这件衣服,你买这件衣服的时候你想过他值多少钱吗?我告诉你,你身上这件衣服可以够风哥一家人吃喝拉撒一年了,你也许觉得会很好笑,但我告诉你,这就是这个真实的世界,你们衣食无忧,锦衣玉食,但有的人却是一辈子都过着挨饿受苦的日子,难道他们生下来就该饿死吗?就该贫穷吗?30万对你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但对风哥一家人来说,那是好几代人都达不到的天文数字,收起你的信仰吧,这个世界本来就荒诞。”
  江航呆在那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堵得发慌。
  良久K站起身,道:“对不起,MDK | L,你的话让我感到羞愧,但我向你保证,对这件事,我们确实都不知情,我回去一定查清楚,我一定会还给你们战队一个公道。”
  林一苦笑着,道:“公道?这个词是永远为有钱人服务的,我们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谈论公道,你有本事能让死去的人重生吗?”
  K立即哑然。
  林一若有所思看着他,道:“如果你不是K,也许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K也苦笑道:“也许我们注定就是天生的敌人。”
  林一没有再说话,他已经了解这句话的意思,也许是因为梁风的母亲,也许是因为陆月馨,因为这已经成为了他心中永远的痛。
  世界的痛苦有很多种,贫穷与爱情的痛苦却是让人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赛场上见!”这是MDK | L与OPK | K之间唯一一句最有分量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