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真情流露 (上)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章 真情流露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三十二章 真情流露 (上)
  K走了。
  与江航沙曼一起走了。
  离开的时候,江航一脸的痛苦,沙曼不停的安慰着他。
  余溪也走了。虽然他已从李莉的口中知道了林一的身份,但他也不忍心再听下去了,因为这个世上悲伤的故事已经太多。
  房间里,只剩下卓云静静的陪着林一坐着,坐在窗户边。
  卓云的眼神凝视着林一,她了解林一这种痛苦,正如她了解自己的感情一样。
  自从知道那个MDK | L是林一以后,那个赛场上的MDK | L的背影已逐渐在她心中淡去,而生活中真实的林一却在她脑海里清晰起来。因为现实里的林一才是个真正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印象。
  此刻,夜色迷朦,昨天淋漓的大雨到今天都还没有停。
  窗户上已让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林一怔怔的注视着茶几上的烟灰缸,里面已经堆满了烟头,许久,他才开口道:“是不是觉得我答应了K的父亲,这样子很傻?”
  卓云摇摇头,道:“如果我是你,我也会答应的。”
  林一看着她,目光里流过一丝感激,这个世上,总有人是能理解他的。
  卓云道:“其实你也可以不答应,因为你们可以击败OPK,再击败U队,获得那奖金的。”
  林一摇摇头:“那笔钱去治疗风哥母亲的病是远远不够的!更何况我了解我们当时的状态,我们去击败U队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卓云道:“那,那你为什么不告诉4S与梁风他们事情的真相。”
  林一道:“你以为MDK | L是那种自以为是的人么?”
  卓云凝视着他,良久良久,才开口道:“我不认得什么MDK | L,我只认得林一,我也很了解他。”
  林一看着她,道:“哦?”
  卓云的口气里充满了执着:“我只知道,我所认识的林一是个宽容的人,不是什么自以为是的人。”
  林一感激的看着她,他头一次认真的注视起这个女子来,这个女子曾打得他鼻血横流,曾帮他洗脱冤屈,也曾照顾过他的伤势,更了解他的内心,而他,却什么都没有给过她,现在,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安慰着自己,那种眼神,那种意思,他又怎会不明白。
  他的眼神第一次认真的注视起除了陆月馨以外的女子来。
  “谢谢你。”林一说道。
  卓云道:“不用!”
  林一道:“我们是朋友?”
  “是!”卓云坚定的回答道。
  林一笑了,这个词他是从来不会乱用的。
  卓云也笑了,安慰的笑了,但就在这时,她忽然双眼一闭,往后倒了下去,倒在了沙发上。
  林一大惊失色。
  卓云似已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林一伸手摸了她的额头——烫得惊人。
  “高烧!”他恍然大悟,一定是昨天下午一起淋雨回家的原因。
  沉思片刻,他猛的一把抱起卓云向门外走去……
  寂夜,秋雨淅沥。
  林一顺利的拦了辆出租车。
  “是不是去医院?”司机一眼就瞧见了昏迷的卓云。
  林一焦急道:“去人民医院,麻烦你了,快点好吗,她烧得很厉害。”
  司机迅速的发动了汽车,很快到达了医院门口。
  林一飞快的跳下车,抱着卓云风一般的冲进了医院,冲进了急诊室。
  “医生,医生!”林一焦急的大喊着。
  此时已是深夜,值班的医生被他这大吼声吓了一跳。
  “医生,医生,快,快,她烧得很厉害,已经昏迷了。”林一有些语无伦次。
  医生伸手摸了摸卓云的额头,道:“是很厉害,不过,你得先去挂号处交纳一千元的保证金我们才能收她。”
  林一顿时有些脑袋发晕,1000元,杀了他都拿不出来。
  情急下,他忽然想了余溪,飞快的挂了一个电话过去:“余溪吗?”
  “恩,老哥什么事呀?”余溪的声音好象还在睡眠中。
  “快,快来,卓云发高烧昏迷了,叫上李莉与华仔一起来人民医院,记得带钱来,我身上没钱的。”
  余溪顿时从床上一下跳了起来:“坚持着,我们马上到。”
  林一稍稍松了口气,抱着卓云在医院走廊的长凳上坐着,焦急着。
  夜雨忽然一瞬间大了起来。
  一阵又一阵的冷风吹进了医院大厅。
  冷风吹醒了卓云。
  “好,好热!”卓云看着林一的眼神已经迟钝而迷茫,抓着他衣襟的手也渐渐无力。
  林一紧紧抱住了她:“别怕,马上就好了,坚持住。”
  卓云忽然笑了,吃力的笑了,笑得非常吃力,但也笑得无比幸福,因为她仅存的意识还很清楚,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紧紧的抱着,而且还是她最爱的人,原来这种感觉竟是这么美好。
  “我,我听说……”卓云的口气断断续续,明显是在强撑着。
  林一紧张的看着她。
  卓云又笑了笑,道:“听说,人高烧太厉害了是会死去的,是不是?”
  林一的表情大变,立即打断她:“不是,你别乱想,不会的,相信我。”
  卓云伸出身,似乎想去轻抚林一的脸,但伸到半空中又突然垂下。
  林一大骇,抱紧了她,大叫道:“卓云,卓云!”
  焦急的声音响在空荡荡的医院大厅里。
  ……
  风雨中,又风一样的跑进来三个人。
  余溪一身精湿,大叫道:“我们来了!”
  见到卓云已经昏迷的模样,李莉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她猛的扑上去:“云姐,云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她的印象里,卓云的身体健康得是永远不会生病的。
  白华道:“我去挂号,挂特殊病房,你们赶紧送她进去。”
  很快,林一几人就隔着厚厚的玻璃注视着医生在病房里为卓云忙碌起来,打点滴,敷酒精。
  林一忐忑不安的注视着病房里的一切。
  余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担心,她会好起来的,咱们到外面去坐一会吧!”
  * * *
  雨声渐小,夜色将尽。
  余溪白华李莉已在走廊的座位上沉沉睡去。
  输液瓶还挂在病床边,里面的药水正一滴一滴的向下滴着,仿佛滴在林一心上一样。
  他注视着卓云,她还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神态很安详。
  林一轻轻叹了口气,走到走廊上坐下,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摸出香烟。
  看着漫天的大雨,他的心里充满了负疚。
  如果不是自己昨天一时冲动喊上她冒雨回家,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如果她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恐怕他这一辈子都会不安,而他这一辈子本就不安了,现在可能要更深一层。
  猛然间,他一下就想起了梁风。
  ……
  “医生,我求求你,你救救我妈吧?我求你了。”梁风跪求在地的情形历历在目。
  这情形也同样发生在他身上过,只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那时他还小,还不懂得男儿膝下有黄金的道理,但为了自己母亲的生命,即使是黄金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医生,我求你了,如果你不救我母亲,我就一直跪在这里。”林一跪在了地上,医生叹息着摇头,目光里充满了同情与无奈。
  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办法,父母离婚已久,姐姐跟了父亲,自己跟了母亲,他与母亲相依为命。
  严重的高烧对他这样的山区穷困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几百元,只需要区区几百元人民币就可以让治疗高烧变得像小儿科那样简单,但是一贫如洗也可以让高烧变得像死亡那么恐怖。
  他曾求过父亲与姐姐,这点钱对于他们来说那完全是小事一桩,但是结果令他太意外了。
  “不给,老子一分钱也不会给。”父亲咆哮道。
  “你别找我要,我也没钱,爸不准我给你钱,给了你以后他就会把我赶出这个家。”姐姐的冷漠让他彻底的失望。
  他只有跪下在医生面前,他试图希望医生能发一点善心,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好人的。
  “好吧!”有个医生实在受不过了他无助的眼神,答应了他,但那个医生半个小时之后就受到了医院的处分,于是没有人会理睬他了,不是不理睬他,是不敢理睬他。
  他就跪在那里,跪在那片寒风中,整整一夜。
  “阿仔,咱们回去吧!”钱惠颤巍巍的走了出来。
  “妈,你怎么出来了?”林一惊诧的站了起来,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又跌倒在地,他跪得太久了,下半身早已麻木。
  钱惠抚摩着林一的头道:“阿仔,我的高烧已经退了,好了,咱再也不用住院了,现在就回家去。”
  林一惊喜的看着母亲,用力的点点头。
  ……
  乡间的小路还有些泥泞,林一搀扶着母亲,他明显的感觉到母亲的身体烫得惊人,而且不停在颤抖。
  “妈,你是不是在骗我?你的高烧其实根本就没退,你是不是在强撑?”林一怀疑的问道。
  钱惠抚摩着林一的头,目光立即变得慈祥起来。
  天底下所有母亲对儿子的心,永远不是儿子能完全能明白的。
  钱惠道:“阿仔,你以后要好好的做人,知道吗?”
  林一迷惑的看着母亲。
  钱惠道:“阿仔,男儿膝下有千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就算你很穷很穷,也不能随便给人跪下,你一定要记住,咱穷也穷得要有骨气,明白吗?”
  林一挺起了胸膛,坚定道:“是!我明白了。”
  钱惠笑了,笑得虚弱无力。
  也许他做梦都不会想到,母亲就是因为这场高烧而去世的。
  ……
  钱惠的坟墓是座荒冢,像他们这样的穷人家,连墓碑上的字迹都刻得很潦草。
  林一每年都会跪在母亲的坟前想上很多,想得最多的就是在医院里的情形,如果他有钱,如果医生肯救,如果父亲不那么绝情,如果姐姐不那么冷漠?那母亲是不是……可是,现实与命运,它真的是可以假如的吗?
  他不怨恨任何人,他也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不会很有钱很有地位,他也不痛恨自己,他甚至连命运都不责怪。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注定的,谁也不能改变,甚至连老天都不能。
  有些人注定是要经历磨难的。
  ……
  “是不是在想不开心的事。”卓云的声音唤醒了林一。
  他猛然惊悟过来,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病床旁边。
  “你好了?”他不安的问道。
  卓云点点头,但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现在好多了,也不那么热了,我现在觉得我很清醒。”
  林一笑了笑:“那就好。”随即,他的眉头又有些紧锁。
  “是不是想起了很多不开心的往事?”卓云凝视着他,目光里充满了温柔。
  林一看着她没有说话,但脸上却露出了感激的表情。
  她笑了。
  这个男人的表情终于开始为她而流露了。
  卓云悄悄的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林一的手,缓缓道:“别不开心,都已经过去了。”
  一股电流般的感觉瞬间传遍了林一的全身,她的手温暖而柔腻,林一赫然觉得现在全身发烫的人是自己。
  他本准备抽回自己的手,但他并没有这样做。
  他说不出这是为什么,他不忍心拒绝她,也不愿意伤害她。
  他没有权利去阻止别人喜欢自己,但他有能力阻止自己去伤害别人。
  此刻,卓云的眼神里全是一片柔情,令他不敢再看。
  卓云笑道:“你别老是这么怕我,难道我很凶吗?”
  林一紧张道:“不,不是!”
  卓云道:“你过来点好不好?”
  林一只得老实过去。
  卓云轻轻把他的手拉到自己脸额边,喃喃道:“你是不是一直在怪我那次在小区楼下摔了你。”
  林一忍不住抚着她额头的发丝,她像个孩子一般幸福的闭上了眼睛,林一心里又一动,他吁了口气,缓缓道:“怎么会呢?我没有怪过你!”
  卓云笑道:“好,那你告诉我,你刚才在想什么,你不准骗我,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复杂的表情。”
  林一的脸色变了变,缓缓道:“我只是在想我的母亲。”
  卓云道:“想家了吗?”
  林一沉重的点点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
  卓云道:“你的家在哪儿?”
  林一叹了口气,眼眶有些发红,目光已落向了窗外。
  窗外,天色变得灰亮,黑色已过去,但秋雨依旧。
  卓云注视着他的表情,他的表情落寞而沉重,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更加用力的握紧了他的手,她感觉到他的手也把自己握得很紧。
  也许,他失去过珍贵的东西,他已不想再失去。
  他应该懂得珍惜眼前人,应该明白风雨之后真情才是最可贵的。
  林一轻抚着卓云的手。
  天地间,悲伤已不在,只剩下这一刻的温暖。
  许久,两人才从沉醉中醒来。
  卓云像个孩子一样露出娇气的表情,喃喃道:“我,我饿了。”
  林一似未见过她这样的表情,呆了呆,赶紧问道:“想吃什么,我马上出去买?”
  卓云笑道:“我想喝粥!”
  林一立刻抽出手,道:“等我,我去去就来。”
  看着林一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卓云的脸上露出了甜蜜而幸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