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真情流露 (下)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三章 真情流露 (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三十三章 真情流露 (下)
  粥,就端在林一手里,还冒着腾腾热气。
  卓云已坐了起来,盯着那碗粥。
  余溪,白华,李莉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醒了,三人眼睛直勾勾的瞪着林一。
  林一诧异道:“你们,你们怎么了?”
  三人并没有回答他,仍狐疑的瞪着他。
  林一笑了笑,道:“熬了一夜,你们是不是也有点饿了?我一会再出去买点来,外面有卖豆浆,油条……”
  李莉立即打断了他:“你看看那边。”
  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林一发现床边的柜子上也摆放着几碗粥,他不解道:“这……”
  余溪道:“这是我们刚在外面带回来的,但她说什么也不肯喝。”
  白华道:“瞧云姐的眼神,分明就对你手里那碗粥很有兴趣。”
  林一道:“我这碗有什么不同吗?我看和你们买的没什么区别呀?”
  余溪故作奸笑道:“嘿嘿,对,是不同,你买来的就不同。”
  这时,卓云摇了摇头,叫道:“哎,全身好酸呐,没力气。”
  李莉立即抢道:“云姐,你快躺下,我来喂你。”
  卓云舒舒服服的躺了下去,但口中道:“算了,我不要你喂我。”说完,眼神却把林一盯着,林一的脸顿时比猴子P股还红。
  李莉诧声道:“咦,不会吧,那你要谁喂你?哼,连我都不信了。”
  余溪与白华笑咪咪的看着林一。
  林一尴尬的拿过勺子。
  众人立即笑开了,林一那尴尬的表情恐怕见到的人没有几个会不发笑的,连卓云都忍俊不禁。
  病房里顿时充溢着温馨而欢快的气氛。
  “云儿!”一个声音从门口传过来,众人不禁抬头。
  门口站着一对中年夫妇,看上去面目慈祥,神态亲切,衣着举止都透着一股温和却又不失富贵的气息。
  “爸,妈,你们都来了。”卓云快乐的叫道。
  林一愣在了原地。
  “伯父,伯母!”李莉也欢快的叫道。
  卓父卓母走了进来,用着和蔼的目光看着她。
  看见卓云,卓母才急切的走了过来,道:“好点了没有?你真是把我们急死了,还好莉莉打了电话给我们,否则还不知道你躺在这里呢?”
  卓云道:“我没事了,医生说我体质很好,这烧退得很快。“
  卓父道:“云儿,这几位是?”
  卓云道:“噢,他们都是我的同学。”
  卓父挺起胸膛,朗声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话当真是没错的,这次都麻烦你们了,听莉莉说,都是大家在轮流照顾云儿。”
  听完这几句话,大家顿时感觉有些好笑,这几句话颇有几分江湖味道。
  余溪与白华笑道:“呵呵,叔叔你太客气了,大家都是同学,同学之间都应该是相互帮助的。”
  卓母转过身,来到林一面前,打量着他。
  刚才林一喂卓云喝粥的情形她看得一清二楚,她很了解这个女儿性格的尖锐,居然肯乖乖的躺下让人喂,别说肯,即使在家身为父母的他们都无法做到。
  他与云儿的关系必定不一般。
  卓母道:“你好!”
  林一道:“你好!”
  卓母道:“我如果猜得不错,你的母亲贵姓应该叫叶对不对?”
  林一道:“不好意思,你肯定是弄错了,我母亲并不姓叶。”
  想到母亲,林一顿时心里流过一丝苦楚。
  卓母的眼里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道:“噢,看来我一定是认错人了。”
  林一笑道:“想必是的。”
  此刻,门口又涌进来一群人。
  这群人里,有的林一认识,有的他不认识。
  “卓老师,听说你生病了。”一群身着C大校服的学生喊道。
  “卓云,我们来了。”康达与高峰一行走了进来,高峰手里提着一个大大果篮。
  “卓老师?他们干嘛叫她卓老师?”白华不解的问道。
  李莉道:“哼!云姐是体育馆最厉害的剑道教练,当然也是老师了,你这个白痴。”
  白华立即笑道:“是是是,我是白痴。”
  余溪瞪了他一眼:真没出息。
  白华反而挺起了胸膛,道:“哼,你想当白痴还当不成呢?”
  众人很快把病床围了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嘘寒问暖着。
  高峰把果篮放到床边,焦急道:“好点了没有?我们大家听说你生病了都很着急。”
  卓云向他笑了笑,道:“谢谢你,我好多了。”
  这一笑不要紧,高峰又呆了。
  若不是许小年及时在背后拉了拉他,他恐怕五分钟清醒不过来。
  卓父感激的看着这些可爱的孩子们,他也清楚卓云的性格,毕竟他是看着她长大的,没想到她自从到C大读书后交了这么多的朋友。
  卓母也笑着,但笑容却有些忧郁,这些少男少女们的事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的眼睛这几十年见的事多了,高峰与林一这两个人同样瞒不过她的眼神,因为她发现卓云的眼神在瞧着高峰与林一的时候有着太多的不同。
  她更了解自己的女儿,卓云的眼睛已经告诉她,自己的女儿已有了心上人。
  而他就站在这个病房里。
  病房里一片真诚的嘘寒问暖声,林一瞧见卓云那还有些虚弱的脸上生平难得的露出了感动的微笑.
  “卓老师,你好点了吗?”
  “卓云,好些了吗,你会没事的.”
  “这两天安心休息,体育馆那边我会安排其他教练来顶你的班。”
  “卓老师,你知道吗?虽然虽然你平时对我们很严,但我们都希望你现在快点好起来,好了再教我们更厉害的招数,真的.”
  ……
  卓云笑了,笑得开心而感动。
  她的微笑仿佛感染了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快乐而真诚的笑着,说着,闹着。
  卓云躺在病床上也老远的向林一也笑了笑,虽然笑得有些无力,但那种眼神他却很明白,也知道:她心里很温暖,她很感激。
  林一也微笑着,人间,毕竟是有温情的。
  * * *
  别墅大厅的中央。
  仇笑仁与陆定坤坐在沙发上,神态依旧严肃。
  仇天一下子把自己日理万机的父亲从大老远的上海叫来,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陆定坤这样想着。
  仇天的表情也很严肃,眼神里甚至隐隐流露出在赛场上他才会有的那种杀气,陆月馨就坐在他的旁边,面对着两位长辈。
  “说吧,什么事?”仇笑仁道。
  仇天看着自己的父亲,道:“爸,你是不是找过林一?”
  仇笑仁与陆定坤同时一愣,随即对望了一眼,心想:这小子一定全都知道了。
  仇笑仁悠然道:“是的。”
  仇天忽然冷冷道:“MDK与Lucky的事看来都与你们脱离不了干系?”
  仇笑仁忽然笑了笑:“你说吧?你直说好了。”
  他一向对儿子的态度都很开明,很多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与儿子之间就是一对忘年友人。
  仇天忽然叹了口气,道:“爸,伯父,这次WCG,你们让我赢得不光彩,让我心里难受。”
  他说出这句话,仇笑仁就知道这话语中包含的分量已经很重了,而且很不客气。
  仇笑仁站了起来,来到他的旁边坐下,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子,你用不着这么难受的。”
  仇天看着自己的父亲。
  仇笑仁叹道:“知道你外公吗?”
  仇天怔了怔,他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突然提起了这件事。
  仇笑仁看陆月馨一眼后道:“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仇天与陆月馨都怔怔的看着他。
  仇笑仁看着打听中央的字画,叹道:“那一年,全中国遭遇了饥荒,苏联又撤走了全部的专家,我们老家当时死了很多人,你的外婆就是因为没有东西吃而活活饿死的。”
  仇天与陆月馨顿时心下凄然。
  饿死这个词在今天的中国绝对是一个罕见的词语。
  仇笑仁道:“当时我才六岁,为了活下来,你外公就带着我向西南方向流浪,一路上,到处都是饿死的人们,那时我才知道不光是我们老家,全中国到处都在闹饥荒,很多人粮食吃光了,就吃黄土,啃树根,到后来连树根野草都没有了,就吃死人的尸体,到最后连尸体都没有了。”
  陆月馨皱着眉头,一脸的惊惶。
  仇笑仁继续道:“有一天,我和你外公到了一个村子里,到了那里,我和你外公已经整整三天没吃东西了,但我们那个村里的农场还种有红苕,你外公就让我等着,他进去偷点出来。”
  仇天皱眉道:“偷?”
  仇笑仁道:“是的,偷,就是偷,我不怕这样子说,一个人连命都顾不上的时候就只有去偷。”
  仇天不解的看着父亲。
  仇笑仁道:“你外公偷了三个红苕出来,把它递给我,然后把我藏在草丛里,告诉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
  仇天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仇笑仁道:“因为那时农场生产队的人追了出来,你外公只有跑。”
  仇天关切道:“那后来呢?那些人追到外公没有?”
  仇笑仁摇摇头,苦笑道:“没有追到。”
  仇天与陆月馨同时松了口气。
  仇笑仁却道:“但是你外公被追到一条大河边却不幸失足掉了下去。”
  “啊!”
  仇笑仁凄然道:“这就是你为什么从一出生就没见过你外公的原因。”
  这时,陆定坤忽然站起来,来到陆月馨身边,轻轻道:“馨儿!”
  陆月馨道:“爸!”
  陆定坤道:“伯父讲的这个故事,你明白没有?”
  陆月馨叹息着,道:“我明白了。”
  陆定坤道:“哦?”
  陆月馨缓缓说道:“我知道,一个父亲只要是为了他的儿子,无论怎样都是值得原谅的。”
  听到这话,仇天面色复杂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仇笑仁道:“当时我吃完了那三个红苕又饿了几天,最后实在支撑不住了就想到了死,不过我最后还是活了下来。”
  仇笑仁道:“因为当时一个砍柴的孩子救了我,把家里唯一可以吃的一截玉米棒子让我吃了。”
  仇天松了口气。
  仇笑仁看了陆定坤一眼道:“那个砍柴的孩子就是你伯父陆叔叔。”
  仇天这才惊讶的看着陆定坤。
  陆月馨也看着自己的父亲,她也没想到原来两家人几十年前就已经认识了。
  仇笑仁道:“阿天,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你以后娶馨儿为妻的原因。”
  仇天立即起身,站到陆定坤面前,深深的鞠一了躬,道:“伯父,谢谢你。”
  陆定坤笑了笑,道:“孩子,我们都是一家人,别这么客气。”
  仇天道:“伯父……”
  陆月馨心里一动,仇天太多的地方都太像他了,刚直不阿,知恩图报。
  陆定坤意味深长道:“孩子,这次WCG老仇之所以要这么做,一开始我也很反对,但你应该理解,你的外公为了你爸而不顾性命,你爸为了你而抛弃名誉,同样是父爱,同样都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够成功,这份苦心你将来做了父亲也会明白的。”
  仇笑仁道:“这次北京的WCG,Lucky的队长古月其实最后拒绝了我们的要求。”
  仇天惊讶的看着他:“哦?”
  仇笑仁道:“他的原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战胜Lucky是凭借自己的真正实力。”
  陆定坤道:“而MDK的梁风在比赛结束后,我们根本就联系不到林一,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准备送给MDK的那个梁风的支票也没办法送出。”
  陆月馨的表情微微震了震。
  仇笑仁道:“不过今天说到这里了,我还是得给你道歉,我可以保证,下次你放手去参加WCG或CPL,我与你伯父绝不再干预。”
  仇天抬头看了看陆定坤,只见陆定坤向他点了点头。
  仇天叹了口气道:“爸,这,实在是我错怪了你。”
  仇笑仁笑道:“你的孝心,爸都知道。”
  陆月馨拉着仇天的手道:“伯父,时候不早了,你们休息吧!”
  仇笑仁微笑着看着她,道:“也是,你们也快去休息吧,从下了昨天到现在,阿天还没睡过。”
  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消失在大厅门口。
  仇笑仁才道:“老陆,你看,阿天与馨儿两个人,哪个人强些?”
  陆定坤笑道:“不怕你生气,馨儿沉得住气些。”
  仇笑仁也笑道:“恐怕她以后比你还强些。”
  陆定坤哈哈大笑,道:“老仇,这次你可是看走眼了,馨儿她现在就比我强。”
  ……
  红色的灯光变得温馨起来。
  陆月馨的房间很精致,空气中还飘散着一股浓郁的香味。
  仇天躺在床头,双手放在脑后,凝视着天花板出神。
  “还在想这件事?”陆月馨伏在仇天的胸口上,喃喃的说道。
  仇天握住陆月馨的纤纤玉手,扭头道:“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呢?”
  陆月馨愣了愣,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一直都不知道MDK | L就是林一,他只知道林一这个人。
  她随即道:“我并不是要有意隐瞒你的,我只是怕你知道了不开心而已。”
  仇天叹了口气道:“我不会不开心。”
  陆月馨道:“为什么?”
  仇天道:“我们之间现在已没有隔阂与障碍,我为什么要不开心?”
  陆月馨笑了,温柔的钻进了他的怀抱,仇天也轻抚着她的秀发。
  许久,陆月馨才开口道:“现在怎么打算。”
  仇天的眼睛里放出了光芒,坚定道:“我明天就去找Rain告诉他整件事情经过,我会劝他回到OPK的,我们会在04年的WCG或者CPL上等着林一,等着他们MDK,那时候我会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的。”
  陆月馨用着钦佩的眼光看着他,她的意识里,她的男人永远都应该是顶天立地,永不言败的,她柔声道:“我知道你能做的。”
  仇天扭过身,温柔的抱着她。
  这是他将来要一辈子在一起的妻子,他很感激,感激自己拥有这样一个秀外慧中的女子。
  “瞧你一脸坏笑。” 陆月馨红着脸嗔怪道。
  仇天笑道:“我本来就坏。”
  说完,两人的头便埋了下去。
  灯光更红更炽热,仿佛也为这对年轻的夫妻悄悄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