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挑战心魔 (上)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六章 挑战心魔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第三十六章 挑战心魔 (上)
  “全部买沙鹰加全甲,常规位置。”这几个字从林一口中蹦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沙鹰加全甲,这是分明是准备翻盘的前奏,也就是说这一局他们必须翻盘。
  “也该翻盘了!”江航叹道,现在的比分都已经7:0了,按他的经验来看下半场能取胜那才是怪事。
  HLTV的平面显示图上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代表匪徒的红色圆圈仍然各就各位,而代表警察的兰色圆圈就不同了,不同的那个人就是林一。
  林一这次在全场观众瞠目结舌的注视下直接向中门斜坡冲了下去,端着一把光秃秃的沙鹰就直挺挺的冲了下去,像一个PUB式的进攻,没有任何技巧任何累赘可言,全凭一股不要命的气势。
  “他疯了!”不少人开始惊呼。
  “这样子冲下去必死无疑。”
  只见林一向匪徒基地出来的B区洞口冲下,冲到斜坡半途,他的身形忽然就立即停顿了一下,就在这停顿的一秒钟时间里,他手里的沙鹰也沉闷的响了一声,而刚在B洞洞口露出来半个头的欢寻一下子就被这一枪送回了老家。
  “啊,好枪!”观众们开始鼓掌。
  “厉害,好漂亮的爆头。”
  “江航,出来拣枪!”林一喊道,喊声未完,他忽然又猛的转身从中路转角处闪出,又是一声枪响,刚跑出来的Ko手里的AK一下子也掉在了地上。
  “好!”观众这次的声音才响得一半。
  林一的沙鹰再次响了——“砰!”,这次是经过A2小门的GDK不幸成为了第三条枪下亡魂。
  “你,这不可能……”欢寻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可能吧,这么能蒙?”Ko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一把沙鹰,三颗子弹,三秒钟,三个爆头,一瞬间就等于把C4的这一局提前宣告了失败,他们的战术,他们的配合,他们的默契接下来全都无法再正常发挥了。
  枪法决定一切,这句话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
  “好!”全场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叫好声。
  仇天喃喃道:“怎么可能,在WCG上他都没这么神勇过?难道这是他的真实枪法?”
  陆月馨则面无表情。
  另一边,刘召与JF的队员大眼瞪小眼,逍遥终于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不会吧,这种枪法只有在国际大赛上才能看到。”
  这句话的意思大伙都明白,国际大赛才会出现的镜头在这里出现了,不能说明林一厉害,而是林一的对手太菜,但是C4的水平前七局他们都已经见过,他们菜吗?恐怕在场的没人敢理直气壮的说“是”这个字。
  林一的这几枪可以说集中了他全部的精力,也应了CS中一条至理名言:枪本身不可怕,可怕的在于用枪的人,纵然是一把Golck小手枪,到了绝顶高手手上就成了枪枪爆头的神兵利器。
  但C4 | GDK倒地后,林一还是被冲出来的段风扬秒杀,毕竟他的精气神无法再集中了。
  可是林一的这串连杀却令Pro全体队员的士气大震:队长发飚了,咱们怕什么!
  江航冲进B洞,抄起地上的AK后就直接跑到匪徒基地,当段风扬HT与沙曼等三女边打边退激烈难分的时候,江航顺利的实现了“占领大后方,农村包围城市”的伟大战略。他的AK虽然不如AWP,但背后杀人却绝对一点问题都没有。
  随着“Counter-Terroristswin!”的声音响起,第八局Pro愣是一瞬间完成了几乎不能完成的胜利大翻盘,而这局的胜利全赖林一一把沙鹰的杰作。
  解说员激动道:“哇!没错,就是我们众所周知的Pro队长L,他一把沙鹰击杀了C4的三名队员,而且每一枪都只用了一颗子弹,这简直就是夸张呀,老实说,自我们C大的联合会杯有史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沙鹰能够用得如此夸张的,而且还是出现在决赛里,因为大家知道,决赛虽然往往很激烈,但双方都很保守,没有人像L这样大胆的,而且他的大胆为Pro赢得了上半场的第一分。”
  场下观众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余溪大叫道:“经典,真他妈太经典了。”
  海田道:“操!沙鹰王子,太悍了,康达,瞧见没有,你不是老是自夸自己是的沙鹰王吗?现在瞧见了,谁才是沙鹰王?你那沙鹰简直就是玩具枪。”
  一旁的康达瞧着屏幕似早已呆住,她的印象里,林一并不以枪法见长。
  李莉瞧了瞧卓云,卓云一直紧绷着的脸此刻才稍微松弛了些。
  在场下等待观看的焦急心情,其实有时候更胜过场上的百倍凶险。
  李莉这样想道。
  段风扬的脸色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他不吃惊,对于Pro这样的对手,师傅Dancer曾经告诉过他:“这个MDK | L无论在赛场上都对你干了什么,你都别吃惊。”
  段风扬稳重的表情感染着C4的每一个队员:“买AK,继续。”
  众人买枪,继续摸点。
  这次大家都刻意放慢了脚步,有了上一局的教训,大家都不敢再随意了,假如林一还敢来,他们就让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然而,C4一行的小心谨慎还是没有防备到林一的再次算计。
  Ko与HT从基地出来跑向中路一半路程的时候,林一的身形快如闪电的来到了A2的小房间上,Ko与HT的AK飞快的瞄准了林一。
  但他两人还是慢了一步,林一这次用的仍然是沙鹰,唯一不同的是三颗子弹要了他两人的命。
  这是个中国式PUB最典型的第一时间快攻打法,可说是最简单最危险最没有战术意识可言的打法,偏偏就是这么简单的偷袭,Ko两人还是没有防住。
  有时候最简单的打法却是最实用的。
  Ko倒地后才叹了口气,这种沙鹰一两颗子弹Headshot的枪法绝对不是依靠运气,第一次他被爆头他还觉得这是巧合,而这次被爆头他知道对方绝对不是偶然的了。
  Ko当然不知道,为了对付Dancer这套专门克制他们MDK的战术,林一不知在这幅Inferno地图上练习了多少次,不光是他,包括4S,梁风都拼了命的练习沙鹰快攻,直到保证沙鹰在短距离内可以2枪爆一个头的时候,他们才停止了练枪,改为练习战术,而这个过程普通的CSer也能够做到,只是他们没有林一他们几人那么刻苦勤奋罢了。
  勤奋,永远是一个CSer从普通人变成天才的必要条件。
  其实,林一的这几次爆头也有些运气的成分,因为如果比赛地图换成了Aztec或是Train这种远程射击地图,他的沙鹰就不能这么得意了。
  看到Ko两人的死亡讯息,段风扬才真正吃惊了:如果每一局都这样,那这套万能战术那还发挥个屁呀。死一个人这战术还可以继续,但死两个三个的话大家怎么支援?
  “撤,保枪!”段风扬喊道。
  体育馆外的Dancer注视着比赛画面,点点头喃喃道:“对的,这样子是对的,保枪才是现在最明智的选择。”
  但体育馆里的观众却立即鸦雀无声了,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欢呼,因为他们已经彻底被林一震撼了,征服了。
  仇天的表情也微微一震,喃喃叹息着:“这确实是他的真实枪法!”
  陆月馨依旧一言不发。
  JF的人也哑口无言了,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自己换作林一,别说这种一枪爆头的本事他们没有,但凭对这种时机的拿捏,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刘召似笑非笑的看着刚才一直不服气的队员年猛,那表情仿佛在说:你服气了吧?
  场上,江航终于笑骂道:“L,你小子究竟还雪藏了什么本事,统统使出来让我开开眼界呀。”
  林一用着类似一种女人的尖叫声在话筒里回应着:“哇哈哈,我的运气太好了,竟然爆了两个头耶,偶也!”
  沙曼等人忍俊不禁。
  “继续!”段风扬下达了第十局的战术命令。
  他不信这个邪,他坚持自己的作战思想,他就是不相信这把沙鹰可以连续发飚三局。
  “好,大家小心些,进入第一交火点前就扔闪光!”
  众人心领神会的点头。
  这次,C4五人全走的中路,他们决心先控制了中路再去摸各个点。
  林一这次终于没有出现了,他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这两次神来之笔不会再来了。
  “扔闪光!”段风扬命令道。
  “fire in the hotel”
  “fire in the hotel”
  几颗闪光扔到了中路的斜坡爆炸后,段风扬终于松了口气——只要控制了中路我就不怕你了。
  他的这口气还没来得及完全吁出,耳机里就传来一声令人胆战心惊的枪响。
  “砰——”,AWP的枪响震慑了C4的所有队员,只见江航以闪电般的身法竟然从斜坡上突然闪了出来,一枪AWP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段风扬的身上,这一枪不仅解决了他,而且其他人也被吓傻了,没人会想到这小子居然并没有被完全闪白,而且还敢在这么近的距离里闪出来开枪。
  就这么一出神,江航的枪又响了,Ko为自己的**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鲜血的代价。
  “退!”清醒过来的欢寻喊道。
  剩下的GDK,欢寻,HT象征性的向前面扔了几颗闪光手雷防止江航AWP追杀后,便立即向基地方向退去。
  GDK跑到半途时惊骇的发现自己身上在冒血光,但他立即反应过来,原来有个CT蹲在B洞口的沟壕里阴着。
  他猛的一个腾空大跳,准备半转身还击。
  在他的空中转动的视线里,真正让他骇呆的情形出现了:基地方向涌出来三个全副武装的CT,二话不说就蹲下对他们三人一通劈头盖脸的扫射。
  GDK是在空中被打落下来的,而欢寻,HT的AK慌乱中响了几声就彻底熄火。
  死亡的那一刹那,所有CT从各处钻了出来在基地桥下汇合,GDK也终于看清并明白,他们C4的五个人完全就像五条困在网中的鱼,五个CT就像一面早就埋伏好的网等着他们上钩,只可惜他们连鱼死网破的挣扎机会都没有。
  这难道是他们早就计算好的?。
  场外的Dancer叹了口气,道:“这确实是他们已经计算好了的。”
  “知道吗?MDK | L最擅长的本事就是计算!”段风扬的脑海里浮现Dancer教导他的情形。
  “L他总是根据战局的发展而能准确的计算出你的金钱,你的心理,你的位置,精确到你的移动速度与距离,你要打败他,起码一个前提就是要有心理准备,以你现在的水平,你还不能打败他,但以你资质,你迟早会打败他,不过我这次来C城就是要提醒你,好好向人家学习,别太在乎胜败。”这是Pro与KK的比赛结束后,大老远从武汉赶来C城的Dancer告戒段风扬的。
  直到现在,直到这一局他才意识到师傅说的一点也不错,这套万能战术确实可以克制林一,但是在战术并未实施之前,C4的进攻计划就打乱了,而且他们的突然出击好象把自己一方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行动步骤都计算得精确无比。
  看来,这万能战术也并非万能。
  场外的Dancer叹道:“排兵布阵是战术,而心理计算却是兵法,战术是五人敌,兵法却是万人敌,L,这也难怪你总能战无不胜了。”
  比赛依旧继续,在连丢了三次长枪局后,C4没有再进攻了,人手一把Golck守在基地,而Pro的人又开始让观众们大跌眼镜了——Pro的队员在基地里开始搭人墙玩耍起来。
  “怎么不去剿他们?”沙曼这样问林一。
  林一道:“不去,他们现在的锐气还并未完全消失,让他们安静这几分钟,也好消磨消磨他们的意志。”
  沙曼信服的看着林一,林一对对手的心理揣测每次都奇准无比。
  第十一局开始的时候,VIP房间的门忽然打开了,刘召的秘书小杨手里拿着一大叠资料兴冲冲的走了进来:“刘总,他们的资料我全都找齐了。”
  刘召一听顿时一把抢过资料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
  许久,看完,他才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
  JF的队员面面相觑:什么事这么开心?
  刘召站起身看着他们,像是在自言自语:“想不到他们两个人的来头这么大,以后他们两人来到我们俱乐部,我们JF俱乐部的活动范围就不会仅仅局限在西南地区了,以后我们公司的产品就可以远销全国各地了。”
  他在抬头看了屏幕上的比分:Pro vs C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