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除夕之夜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三章 除夕之夜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四十三章 除夕之夜
  冬季!
  在寒风凌厉中到来。
  校园里虽然到处都是三三两两的学生,但明显已比平时冷清多了。
  林一知道,这些提着行囊的同学现在正急着赶往各大车站与机场,准备回家与家人共度春节。
  C城大学的放假时间定在2004年的1月10号,比其他高校的时间都要晚,但林一却希望它越晚越好,因为这个地方接下来将一天比一天更冷清,更寂寞。
  孤独的人往往是害怕寂寞的,而孤独的心也往往是火热的。
  灰白的天空中开始飘扬起点点雪花,林一加紧脚步向阳光小区走去。
  忽然间,校门口出现一行他熟悉的身影。
  “华仔,你们到家了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来报平安。”卓云不放心的看着白华道。
  白华左手提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右手拥着李莉的细腰,笑道:“放心,云大小姐,我这次回家一定把咱们的莉莉养得白白胖胖的带回来见你。”
  李莉一下子揪住了白华的耳朵,道:“哼,把我养得白白胖胖的?难道我身材不好吗?华仔,你小子是不是想去追其他的女生了,说,老实交代。”
  白华立即捂住了耳朵。
  余溪在一旁煽风点火的冷笑道:“对,我看见他经常半夜给其他班的女生打电话。”
  李莉立即揪得白华嗷嗷直叫。
  余溪在旁边叹道:“妈妈的,你小子这次带着女朋友回家可算是露脸了,我老爸不知会多给你们多少红包,早知道我也该带个女朋友回去。”
  卓云微笑着看着白华与李莉,这还是李莉的第一个男朋友,而且才交往不到两个月就要去拜见岳父岳母了。
  余溪也提着一个大行囊,在旁边叫道:“莉莉,狠狠教训这小子,别留情,这小子这一个月来越来越不像话了。”
  折腾了半天,卓云笑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还得去北站赶车呢,别晚点了,快去吧,到了别忘给我电话。”
  李莉立即放开白华,立即扑到卓云怀抱里,竟然哇的一下哭开了。
  卓云抚着李莉的头,笑道:“傻丫头,哭什么呀?又不是生离死别。”
  李莉好半天才抬起泪眼朦胧的脸,哽咽道:“云姐,人家舍不得你嘛!”
  卓云搂着她笑道:“傻瓜!”
  白华走过来,拉起李莉的手,道:“莉莉,时候真的不早了,咱们走吧。”
  余溪在旁边也有些不耐烦,道:“别把场面搞得这么感人,连我也想哭了,美女,走了吧,10点半的火车,晚点了就不好玩了,这两天买票简直困难得要命。”
  李莉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卓云,与卓云挥手道别。
  直到余溪三人的钻进出租车,卓云才叹了口气。
  李莉一直是她的好朋友好姐妹,现在她有了男朋友,她感觉自己这个做姐姐简直就是做母亲的送自己女儿出嫁一样。
  转过身,她发现林一居然在自己后面。
  “你一直在这里么?怎么不吭声呢?”卓云苦笑道。
  林一笑了笑,道:“这么感人的场面,我为什么要破坏呢?”
  卓云笑道:“准备什么时候回家呢?”
  林一却反问道:“你呢?”
  卓云道:“我很近的,我家就在C城郊区,几个小时就到了。”
  林一点点头:“恩!”
  卓云道:“今天下午就打算回去了,你呢?”
  林一勉强笑了笑,道:“我,我还不知道。”
  卓云看着他,不解的问道:“你家在哪儿。”
  林一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摇了摇头,没有答话。
  卓云皱眉看着他,她似已看出他有难言的苦衷,好一会才道:“我先回去了,希望你今年过一个愉快的春节。”
  林一笑道:“谢谢。”
  说完,卓云的背影也消失在林一的视线里。
  林一缓缓的走出校门,街道已很冷清。
  经过一心料理店的时候,他忽然就觉得无聊起来。
  山田光子与她叔叔早在前几天已经回国了,虽说日本人没有春节这习惯,但中国人却把春节看得比一年里的任何节日都还重要,所以店里的生意肯定不如平常,他们也放假回国了,自然,林一肯定无事可做也只有放假了。
  突然想起了江航,赶快拿出电话拨了过去。
  对不起,你所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林一悻悻的挂断。
  也许这个世界上,已没有他在乎的人,更没有在乎他的人,谁又能理解,像他这样无根无迹的浪子呢?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生命就像那飘泊的浮萍一样。
  浮萍,岂非也经受着风吹雨打的命运?
  所以他只有等,只有苦熬着。
  * * *
  除夕夜终于来临了。
  林一习惯的坐在楼梯间里的地上,地上冰凉一片,而且一片狼籍,到处都是他喝光的酒瓶。
  现在,外面大雪纷飞,整个C城都被弥漫的大雪笼罩着,在万家灯火中若隐若现,这样的除夕之夜对中国大都数人来说应该是一个预兆着明年是个好年头的吉祥之夜,但对有的人来说,这一夜却是一年里最最难熬的浪迹天涯之夜。
  谁能明白一个浪子的心情,谁又能理解一个没有家的流浪者,在这一夜里,别人的欢笑与幸福反而是他们心里难言的凄凉与悲苦。
  所以他只有大口的喝酒,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里,他要把所有的痛苦都化为麻醉,然后在新的一年里醒来,也许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看着窗外飘飞的雪花,林一沉重的叹了口气,他忽然想起在很多年前的今天,在那座几乎于世隔绝的村子里,母亲就坐在热烘烘的炕头上缝着他的布鞋。
  布鞋已很破旧,到处是补丁,但穿在他的脚上,他却觉得无比的暖和,尽管窗外也是这样漫天的大雪,但他一点也不感觉到有今天这样的寒冷。
  “妈!”林一看着母亲那双已经被岁月与生活折磨得全是茧巴枯朽的手,他心里就充满了决心,“妈,过段时间我去城里找爸要些钱给你买双暖和的手套。”
  钱惠注视着林一,目光里透着慈祥,道:“阿仔,你有这份孝心就够了,在爸那里拿了钱别乱花,钱都让妈帮你存着。”
  林一道:“为什么要存着?”
  钱惠道:“傻仔,帮你存着,以后好给你讨媳妇啊?”
  林一立即跳下道:“我不要什么媳妇,我要给你买手套。”
  钱惠看着林一:“傻仔,真是个傻仔,大男人哪能不要媳妇的。”
  林一立即在屋子里跳开了,大声嚷嚷着,声音把隔壁的梁风与许英都惊动了。
  许英提着一团熏得焦黑的腊肉走了进来:“钱大娘,咱给你提肉来拉,今天是年三十,与林仔到我家去一块吃团年饭吧?”
  ……
  林一叹了口气,眼圈忽的红了。
  母亲在世时若是知道他今天是一个不折不扣的Cser时不知会如何感想。
  他与天下所有得不到父母理解的Cser本质是一样的,他不怨恨父母,他知道父母是为了他好,而他又何尝不想通过实现梦想来报答亲恩呢?母亲在世时他没有尽过一分孝心,去世后他才第一次这样怀疑,这条路,他是不是走错了?
  又一口气喝下一瓶酒,酒精似火在他全身各处燃烧,远处不知名的角落传来轻灵的歌声:
  雪花飘,飘起了多少爱恋
  雪花飞,飞起了多少情缘
  雪花开在雪中间
  多少的希望,多少的心愿
  默默等待有情人
  但愿情义永不变
  雪花片片,飞,飞满天
  往往如梦似云烟
  多少的甜蜜,多少的怀恋
  纵然相隔那么远
  真情永驻在心田
  ……
  林一忽又想起了去年的今天,也似这般大雪,不过他没有今天这样感觉冰寒,因为他还有一个可以牵挂的人,一个牵挂他的人。
  虽然他们并没有在一起度过除夕夜,但他觉得自己还是个人,还有分活下去的意义。
  在他的心里,他一直都很感激陆月馨,如果不是她,他依然像条野狗一般被人践踏着,侮辱着,苟且残喘的活着,是她,是她把自己在灰暗的生活里拯救出来,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并教给他一身傲视天下的CS本领,点燃他变成死灰的梦想,赋予了他生命的另一种意义。
  只是命运太无常,昨天的柔情蜜意风花雪月已化作今天的漫天大雪如刀寒风。
  他时常在想,如果他是世界上最顶级最具身价的CS明星,他们之间还是会有今天这种结果。因为在今天这个世界,他与她之间根本就是不同阶级身份的人,在她家里的那次,陆定坤那番话虽然言辞激烈咄咄逼人,但却向他阐述了一个真理,他很天真,别人比他现实。
  只是他不愿意承认,但别人却奉行不移。
  这就像卓云与他,山田光子与他一样,他们之间的鸿沟不是他们就可以解决的。那次在医院,他见到了卓云的父母,卓云父母的言行举止几乎可说与陆定坤如出一辙,他了解卓云母亲看自己的那种眼神,与陆定坤看自己的那种眼神本质其实一样。
  也许,他与卓云也是没有结果的。
  一想到卓云,他竟然觉得有些失落。
  平时他们经常在电梯里能无意遇见,现在恐怕一个月都看不到她了,林一忽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只是林一自己不知道,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往往是迷茫的。
  他忍不住站起身,猛的拉开窗户,外面的风雪呼啦一下窜了进来,刮得他脸上隐隐升疼。
  他张开双手,大声呐喊起来。
  他似要把这腔无奈与苦楚发泄干净,他已决定这次春节后重新带领MDK返回赛场,找到真正属于他的天地。
  只有在CS里的世界里,他才觉得心情会很安宁,没有烦琐与痛苦,只有快意与淋漓。
  如果现在他手上有把真的AK,他立即朝天乱鸣枪……
  ……
  “你在这里穷吼什么?”一个幽灵般的声音冷冷的从背后传来,像寒冷风中刺来的一把刀,把林一几乎吓出一声冷汗。
  林一转过身,待看清了来人后,他才吃惊道:“你,你,你……”
  卓云身上只穿着薄薄的单衣,迎着寒风,平静的站在他身后微笑着注视着他:“我怎么?”
  林一结巴道:“你,你不是回家了吗?”
  卓云笑道:“我是回去了,但又来了。”
  林一道:“你……”
  一阵大风吹进来,两人头发乱飞,卓云笑道:“你都在这里没有回家,我为什么要走?”
  林一的目光凝注在她脸上,看着她那张已被寒风冻得发红的脸,他心里激起一股暖流,这股暖流渐渐的扩散到全身,激发了他所有的热情。
  卓云微笑走上前,拉住林一冰冷的手,轻轻道:“今天是除夕夜,到我寝室一块吃团年饭吧?”
  林一只觉得手被一团温暖包围着,与前几次不同,他立即觉得有股暖意传遍了全身。
  他吞吞吐吐道:“这……”
  卓云立即靠近他,伸手拂去他头发上的雪花,温柔道:“你看你,都冻成这样了,还在喝酒。”
  她不由分说,拉起林一就向楼梯间出口跑去。
  卓云的住所林一并不陌生。
  他第一次还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的,而这第二次竟是除夕夜,他实在有些觉得有些巧合,卓云每次的出现总是出乎他的意料。
  此刻,客厅里灯光明亮,暖气充足,桌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菜式,气锅鸡,红烧鸭,狮子头,清蒸鱼……这些讲究火候的功夫名菜想必卓云已准备了一整天,最让林一感兴趣的还是桌上的酒。
  林一喃喃苦笑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外不是一个人过大年。”
  卓云摆放好碗筷后坐在林一侧面,道:“你为什么不回家陪亲人过年呢?”
  林一苦笑着,拿起桌上的白酒倒满杯子,许久才叹息道:“我没有家。”
  卓云目光闪动,道:“我了解,所以我陪你过大年,你不介意吧?”
  林一笑道:“我怎会介意?你的好意林一一生一世俱都感激。”
  卓云的表情立即有了一丝激动。
  林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后道:“你呢?你的家人呢?”
  卓云笑道:“他们允许让我出来玩!”
  林一凝视着她,苦笑道:“允许你出来玩?”
  他实在想象不出,一个女孩子大过年的出来玩不回家,做父母的还会允许。
  卓云道:“你别忘了,我们是朋友,朋友都应该相互关心。”
  林一的手已握紧,沉声道:“有你这个朋友,林一永远都记得。”
  卓云也端着酒杯,激动的一饮而尽,道:“吃东西吧,别老是喝酒,对身体不好。”
  林一苦笑着拿起筷子。
  窗外大雪正浓,屋里却漫溢着人间的温暖。
  许久,林一才放下杯子,一瓶白酒已被他消灭得干干净净。
  他面色绯红,似也觉得今天喝得有些过多。
  他开口道:“你一个人从家里溜出来,想必付出代价的吧?”
  卓云道:“哦?”
  林一像是在喃喃自语:“像你们这样的家庭,管教一定非常严厉,你出来一定与父母争吵了一番?”
  卓云吸了一口气,道:“你为什么知道我家管教很严?”
  林一笑道:“我看得出,别忘了你那次生病我在医院见过你爸妈的。”
  卓云的冰冷的眼睛忽然红了红,道:“我知道你无家可归,所以,所以我想来陪陪你。”
  林一的眼眶也红了红,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明白,一个人能得到别人的真情是多么不容易。
  卓云端着杯子,猛的喝了一口后才缓缓道:“知道吗?你在北京参加WCG的时候,你的每一场比赛我都观众席上看了的。”
  林一看着她,没有说话。
  卓云忽然笑了笑,道:“我在想,你们与OPK的那场比赛,如果我在我一定能帮你取得胜利,可惜我是女生,不能帮你。”
  林一黯然道:“我这种人,也许不配得到你的帮助。”
  卓云道:“其实我还是很了解你的。”
  林一道:“哦?”
  卓云嗫喏道:“我听康达说起过你,我知道你为了CS很不容易,我只是,只是想尽一份朋友的力。”
  林一看着她,他已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卓云深深吸了口气,道:“其实,能陪你过除夕夜,我已开心得很,真的,我很开心了。”
  她仿佛已知道,能与他单独的在一起聊聊,她就已经很知足了。
  林一凝视着她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有时候,太多的言语反而会冲淡他心里那份真诚的感激。
  真正的朋友,是无须用口来证明的。
  卓云低着头,不敢瞧林一的眼神,尤其是在这种沉默无言的时候。
  好半天她才开口道:“开学了之后你要重组MDK吗?”
  林一坚定的点点头,道:“恩!一定要重组MDK!”
  卓云笑了笑,道:“你这两个月来变化好象很大,又决心重出江湖了?”
  林一点点头,喃喃的说道:“以前我总是觉得CS是我的爱好,但我现在却不这么认为了!”
  卓云道:“现在你怎么认为?”
  林一缓缓道:“现在我觉得那就是属于我的世界,我本就应该是那个世界里的人,不应该离开它!”
  卓云点点头道:“你本就是的,在CS里你本来就是王者。”
  林一笑了笑,道:“王者倒是谈不上,只是我觉得这样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应该做点有实际意义的事来。”
  他顿了顿,继续笑道:“我这人没什么本事,不能偷不能抢不能杀人放火,只有玩CS,好歹也能赚些钱。”
  卓云嫣然道:“知道我为什么会交你这个朋友吗?”
  林一不解道:“为什么?”
  卓云笑道:“因为你比大都数人都坦白!”
  林一的脸色顿时有些尴尬,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Cser也要吃饭嘛,也要生存嘛,总得想办法去赚钱。”
  卓云点点头,道:“恩,那你这次准备组合哪些人,是原来的人吗?”
  林一道:“这次来的人你应该认识,我准备让沙曼,许小年,余溪都来。”
  卓云惊奇道:“沙曼,LOST那个沙曼吗?”
  林一点点头,他想起了沙曼的事,道:“别小看她,她是个很有天赋的人。”
  卓云道:“哦?”
  林一笑道:“还有余老弟,他也块美玉,只是还没有被雕琢出来。”
  卓云笑道:“呵呵,这些千里马看来都还需要你这个伯乐。”
  林一笑道:“还有4S,还有风哥,我明天就会回去找他,然后到时候大家在集中在一起军训。”
  卓云道:“军训?”
  林一道:“恩,对,就是军训,锻炼锻炼大家的意志。”
  卓云道:“这关CS什么事?”
  林一道:“你经常听说某某战队意志坚强,反击到最后这些事吧?”
  卓云道:“恩,是的!”
  林一道:“CS战场上的意志不是靠说就能说出来的,不经常被菜,没有生活的磨练那是做不到的。”
  卓云点头道:“这倒也是,军训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林一道:“这次春节一过去就是CPL大赛,MDK必须军训才能去参加。”
  卓云眼睛里闪烁着光芒,道:“无论怎样,我都会支持你的,我会帮你的。”
  林一举起了杯子:“干!”
  卓云笑开了:“干!”
  他们都知道,这个字对彼此来说就是一个谢字。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只有他们这种人才会明白,才有资格明白!这字里的意思已不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