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故地重游(下)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 故地重游(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四十五章 故地重游(下)
  风雪依旧。
  清晨,林一与4S起了个大早,懒洋洋的来到屋门口。
  屋外,卓云手持木棍正在专心致志的练剑。
  她穿着件薄薄的白色剑道服,在竹林下挥舞着。天气虽寒冷,但她的额头却不断的散发着热气,看来已进入了白热的练习状态。
  她眉头竖起,凝神静气,神态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远远看去,她一身英气袭人的装扮似与天地间的铠铠白雪融为一体,林一竟有些发呆。
  4S走上前,笑道:“我说嫂子,你起来得比我们还早呐,早知道就该喊你去做饭。”
  卓云瞪着4S,道:“给你说了多少次,我不是你的什么嫂子,我是你老大的同学。”
  4S笑道:“那也是关系不寻常的同学。”
  卓云道:“什么叫关系不寻常!”
  4S讪笑着:“就是那个!”
  卓云瞪着他:“哪个?”
  4S道:“咳,咳,就是,就是那个嘛!”
  卓云叹了口气,轻轻道:“4S,你过来!”
  4S走上前,道:“呵呵,是不是想我指点你两招?”
  话未说完,卓云已扭住他的肩膀,身躯转动,4S不知怎的就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在地上,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雪地里。
  “哎哟,我的妈呀!”4S惨叫一声,“老大,以后你可得小心点,别对嫂子不好,否则她就会这样对付你,我的下场你现在看到了?”
  林一幸灾乐祸的看着4S。
  瞧着4S躺在雪地里仰八叉的模样,卓云也忍不住笑了。
  林一走上前,对卓云道:“你起来得还真是早,怎样,来乡下还习惯吗?”
  卓云微笑着:“习惯,这里空气很清新,很适合早上起来练剑,我倒是想在这里多住上一段时间。”
  林一道:“那就好,我还真怕你不习惯。”
  梁风与许英这时正背着大木桶从远处的小道上走来。
  “林仔,石头,云妹!你们都起来了么?”
  林一看见梁风手里拎着两只山鸡,他忍不住吞了几下口水:“风哥,你今天是不是准备请咱们吃烤鸡!”
  许英用着标准的四川话笑道:“林仔,你放心好了,这山鸡是他今天天亮时才捉到的,等会儿用焦叶来烤保证味道巴适呢?”
  梁风瞧了瞧一身类似日本和服打扮的卓云,惊讶道:“云大妹子,你怎么穿得这么少,快回屋子里去把衣裳穿上,别冻坏了,你要是冻坏了,这里可是前不招村,后不招店的,没办法照顾你!”
  卓云正待答话,却忽然发现旁边有双火辣辣的视线射了过来。
  4S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在卓云高耸傲人的胸脯上。
  卓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林一对卓云笑道:“奶奶的,这家伙今天皮子欠抽了,我帮你教训他。”说完,嗷嗷怪叫着冲上去把4S扑倒在地在雪地里打闹起来。
  4S被林一压在地上,口里叫嚷着:“奶奶的,你我可是不怕,老子今天摔死你!”
  两人像两个不经事的孩童一样,在雪地上扑腾着,翻滚着。
  卓云梁风看着他俩的模样哈哈大笑。
  一时间,破败的山村里充满了快乐温暖的气氛。
  新年,岂非就是一个让人快乐远离悲伤的节日?
  冰雪更大,寒风仿佛更浓了。
  但人的心却是温暖的。
  林一与卓云并肩来到山头上的竹林下坐着,村落的景象在两人眼中只剩下花朵般大小。
  卓云看着苍茫的天地,长叹着:“这里的景色真漂亮,真想永远在这里生活。”
  林一微笑着道:“我在这里生活了九年,反而不想在这里呆了。”
  卓云吃惊的看着他,道:“这里?九年?”
  林一道:“是的,我们家本来就是在这里。”
  卓云惊讶的看着他,道:“这倒看不出!”
  林一淡淡一笑,道:“我从小就出生在这个村子,五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了县城,后来他在C城有了事业就与母亲离婚了,姐姐跟了他,我就跟着母亲,总的算来,我在这里的时间还远远不只九年!”
  卓云静静的看着林一,道:“难怪前几天来的时候,你对这里的路都这么熟悉。”
  林一笑道:“那是自然了,我小时候经常就来这山头。”
  卓云的脸上也有了笑意,因为她已可以想象,林一小的时候必定十分的调皮捣蛋,没事就到处去溜达着玩。
  林一道:“其实你不知道,别人认为我CS怎么怎么厉害,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里。”
  卓云惊讶道:“哦?这怎么可能呢?”
  林一指着四周的道:“你瞧见没有,这里是多么的安静,景色是多么的优美。”
  卓云点点头。
  林一道:“我早上注意到你练剑的时候,精神特别的集中。”
  卓云道:“就是,我这两天早上练剑就觉得精神特别集中,比平时大不一样,以前在家练的时候总是不能静下来,今天练的时候,我觉得空气很清新,神智也相当清醒,全身说不出的舒服,很快就出了汗,练完了还想到了很多平时想不到的招式。”
  林一笑道:“你怎么想到这些招式的?”
  卓云指着旁边的一棵竹子道:“你瞧这棵竹子吧,无论风怎么吹它始终不会倒,雪再大,始终都压不弯它,我想练剑的人也应该是这样,稳固柔韧的下盘是不败的基础!”
  林一点点头:“你说得很对,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收获吗?”
  卓云疑惑的看着林一。
  林一注视着灰白的苍穹,缓缓道:“这里安静的环境会让你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心如止水,与外界城市隔绝,远离红尘俗世,静下心来,所以你就能集中精神,而在人类世界里,大自然是最伟大最具有奥秘的根源,只要你与它融为一体,你就会发现万事万物的原理其实是一样的,你只要明白并好好运用这些原理,无论你做什么,都会领悟到别人所不能领悟的,而且你所领悟到的也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林一继续道:“所以你练的剑与CS里的枪原理也是如此,只要它们能遵循这个世界的自然规律,就会成为不可匹敌的利器。”
  卓云呆呆的看着林一,这些话是她闻所未闻的,里面的奥妙她也只是一字半解,太多太多的哲理都太深奥了。
  林一指着山下一条河流道:“比如,你看那条河,里面的河水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止它流动的,只有气温达到最底的时候,它就会被冻住,水流才会停滞,你若是想让它停止流动,用剑用枪都是没用的,只有等到冬天到来,就像CS里的比赛一样,你若要出奇制胜就必须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等待时机,只要是正确的时机,就算枪法差些也一样可以致命。”
  卓云静静的看着林一,眼睛流露着钦佩与崇拜的光芒,道:“你说的我不是太明白,但好象都十分有道理样,不过这也难怪,你在CS里对战术的理念总是让人觉得很独特,就像WCG上一样,每次MDK一遭遇强敌就能更强。”
  林一笑了笑,道:“那些队伍其实本也不弱,只是他们的训练方式太过急噪,而且功利,无休止的练枪,打BOT,找比赛,这样的训练路子太狭隘,永远也无法让人创新,所以中国的Cser总是比国外的高手差那么一截。”
  卓云道:“难道国外的Cser也懂得这个大自然的道理?”
  林一摇摇头:“那倒未必,只不过外国人对CS的观念与中国人是不同的,他们把CS当着一种生活,一种对人生的态度,这种思想虽然不能与自然之秘相比,但也比中国人把CS始终当作一个游戏的思想境界高出很多,所以他们的CS发展也要快些,不过话说回来,他们的这种思想也是自然界思想的其中一个分支,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只要你细心观察,随时都可以发现很多关于自然界的奥秘。”
  卓云若有所思道:“难怪我的导师常说,在他们日本,练剑的人都喜欢选择清幽的山泉之地,说是什么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想必就是这道理。”
  林一大笑道:“其实这道理咱们中国人早在几千年前就知道了的。”
  卓云再次吃惊道:“啊,不是吧,都有几千年历史了。”
  林一笑道:“看过孙子兵法没有?上面所说的水流原理就是这个道理。”
  卓云笑道:“想不到你看的书蛮多的?”
  林一笑道:“中文系的嘛,都是被老师们逼出来的。”
  卓云道:“还真应了那马克思主义哲学,意识指导实践行动。”
  林一道:“所以说,咱们中国人的老祖先都能明白,我们这些子孙更没有理由是世界CS玩家最多,而水平最低的国家的人,我们中国的CS在未来就应该是世界上最强的,中国就是最强大的国家。”
  林一似有些激动,站了起来迎着风雪忍不住向远方大声呐喊起来。
  远方的山谷里也回荡着他的声音:嘿——喂——嘿——喂——!
  卓云激动的抬头看着他。
  她忽然发现,在这个类似世外桃源的地方,他才会释放他的真正的自我,在这个与红尘隔绝的山野,他们的距离才会如此近,才会一起并肩看着这个落寞的世间,一起感受着这种快乐与愉悦。
  也许,这将是她生命中最美妙的一段时光。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快乐不是纸醉金迷,钱权名利能带来的,它只有回归了平凡、朴实、宁静的自然中才会产生。
  卓云的心中第一次产生了许多奇妙的想法。
  良久她才喃喃道:“想不到,这个地方竟然如此神奇,看来我真要在这里呆上这个假期了。”
  林一转过身来,苦笑道:“不过我却不想呆在这里了。”
  卓云再次吃惊道:“为什么?”
  林一叹息着:“因为世代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都不愿过着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他们情愿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看一看,看看世界的繁华。”
  卓云忍不住道:“但外面的世界却未必有这里好!”
  林一笑了笑,道:“外面的世界确实不如这里,不过好不好是一回事,去不去又是另一回事?”
  卓云道:“为什么?”
  林一抬起头,道:“因为这里的人们从来都不会屈服命运,无论闯荡的结果是好是坏,但他们也会去闯,这样子他们的人生才算有意义,才算真正领悟了人生,所以他们也比世界上大都数人更可爱!”
  说这话的时候,卓云发现林一的眼睛在强烈的风雪下依然睁得很大,有种光彩在里面闪烁着,她顿时觉得自己那颗心又开始砰砰砰的加速跳了起来,她知道,那种光芒意味着勇敢,意味着重生,意味着自由,意味着飞翔。
  她终于能够明白,为什么山田光子,陆月馨,余溪,许小年这些人为什么那么喜欢他了,与他一起,你总是会觉得既忧伤又开朗。
  而每个人的心灵,又何尝不是如此?
  远远的,风雪里传来了山脚下许英的叫声:“林仔,云妹子,快下来了诶,开饭喽!”
  林一与卓云相视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两人肩并肩的向山下的村落走去,口里齐声唱着古老却熟悉的歌谣,歌声轻轻的飘扬在山涧:
  ……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我还在这里安静的等着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