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残酷训练(四)
章节列表
第五十章 残酷训练(四)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4        返回列表
第五十章 残酷训练(四)
  2004年3月15日,CPL大赛的报名时间。
  C城的体委电子竞技中心报名办公室里,Rote正在办公室电脑上输入这次参加CPL中国西南赛区的队伍名单。
  这次大赛报名队伍的数目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原本他预计今年参加CS这个项目的队伍数字在500支左右,但目前报名仅仅才一上午时间,外面的工作人员就递进来600支参赛队伍的资料。
  这让他始料不及。
  “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这项运动了啊。”Rote欣慰的笑了。
  Rote也曾是西南地区早年成名的Cser,只是因为年龄的原因他不得不退役,所幸的是到了今天他还可以作为裁判组长的身份参加CPL大赛。
  “呵呵,那时候哪有什么CPL呀?现在的年轻人可真幸福!”同一办公室整理资料的老刘感叹道。
  老刘的年龄其实并不老,只是对于CS这种运动,他的年龄可说是英雄末路了。
  Rote笑道:“我如果还能年轻5年,我一定参加今年的比赛,你看到没有,今天才一上午时间就有600支队伍报名了。”
  老刘道:“照这势头下去,明天就会超过一千支队伍。”
  Rote轻笑着。
  两人不住的在办公室里感慨。
  忽然,门一下被推开,负责报名的王军一下闯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刘哥,他,他们来了……”
  老刘笑道:“谁来了?你这么激动?”
  王军把一叠资料扔在办公桌上,道:“你们看!”
  老刘与Rote立即凑上去,资料上赫然写着:“MDK战队队员名单……”
  谁知老刘反而笑道:“小王,你这是大惊小怪了。”
  王军大惑不解,道:“怎么,你们好象一点不吃惊的样子,这可是MDK呀?”
  Rote笑道:“MDK,你以为是那支单挑3D | Miller的MDK么?”
  王军道:“难道不是?”
  Rote与老刘对望一眼,哈哈大笑。
  王军更不解了。
  好半天老刘笑够了才道:“我说小王,这年头沽名钓誉的人多,刚刚孙主任拿进来的一份资料里也有支队叫MDK的?”
  “啊!”王军吃惊了,“怎么可能,让我瞧瞧。”
  电脑里的文档很快显示在王军面前:
  MDK | L
  MDK | 4S
  MDK | Wind
  MDK | Dog
  MDK | Kim
  王军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这份名单曾在03年3月WCG西南赛区预选赛时也出现在他们眼前过,而且上面的ID分明现在名单里的一模一样。
  当然,那支MDK战队在03年6月以后就轰动了全中国,直到今天仍为不少Cser们津津乐道——WCG上连胜42场,队长L单挑3D | Miller,主力枪手4S在42场比赛里1V5的成功次数高达78次,主力枪手Wind高达83%的子弹命中率,精彩绝伦的配合,战无不胜的团队,神秘的身份,离奇的解散,众说纷纭的传说造就了那支让世人震惊的传奇队伍。
  王军再看了看自己带来的那份资料:
  MDK | L
  MDK | 4S
  MDK | Knight
  MDK | TXWD
  MDK | Crystal
  MDK | Romantic
  “到底哪支队伍才是那支真正的MDK呢?”王军不禁问道。
  老刘道:“依我看,这两支可能都是假冒的。”
  “哦?”
  老刘道:“我上次去北京出差,听国家体育总局的叶主任说,真正的MDK早在03年WCG比赛结束后就没有了消息,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怎样了?但有个消息是真的,那就是他们确实是解散了。”
  王军疑惑的看着老刘。
  他当然也知道,CPL预选赛的时候每支战队只需要交纳每人10元的报名费与自己队伍的队标ID就行了,直到全国32强的产生,他们的个人真实资料才会提供给国家体育总局,而国体也仅仅向外界透露每人的年龄与性别,绝不透露选手的个人资料。
  在03年WCG上,有关MDK的队员资料也确实是个谜团,因为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他与老刘也曾经向国家体育总局问讯过,但有关负责人就是不给予答复。
  想到这里,王军才平静下自己那颗激动的心,叹了口气,喃喃道:“MDK当真是咱们四川人的骄傲。”
  Rote看着王军,他完全体会王军那话里的意思。
  在中国每年有数以万计的人投入到CS的战斗里来,而整个西南地区占据这亿万大军里的相当一部分,这其中以C城,成都,重庆三个城市为甚,可惜的是号称天府之国,雾都山城,神州之城的三大城市虽历来不乏CS高手,但偏偏就没有哪个CSer能名扬四海的,在全国出名的几家大俱乐部里,四川人能占据一席之位的职业选手屈指可数,这确实是种遗憾。
  这种遗憾就像世界杯足球一样,没有中国参加,看着他国欢呼,看着他国流泪,而自己却像是个局外人,默默的为不是自己国家的队伍加油,这种心情简直复杂又难受,痛并快乐着,以至于很多年后的中国在WCG上夺冠,一名中国官员曾这样感言:一支没有四川人的CS队伍,永远都不是一支完整的队伍。
  但是,MDK的横空出世让Rote他们看到了西南的希望,点燃了他们内心那个老去的梦想。
  他曾祈祷过,祈祷MDK在WCG上夺冠,MDK夺冠就等于他Rote夺冠梦想一样,因为他的梦想就是要冲出西南,征战全国。
  他的梦想虽然不及那些冲出亚洲傲笑世界的梦想长远而伟大,但他的精神无疑却是令人钦佩的。
  可是,名动天下的MDK也只是颗划破天际的流星。
  流星的生命虽然短暂,但光芒却接近永恒。
  纵然MDK已经不覆存在,但留下的光辉却永远让人怀恋。
  Rote叹息着,道:“说不清这两支队伍里有一支就是真正的MDK呢?”
  老刘笑道:“我倒希望真有支队伍是!”
  想到这里,Rote道:“对了,小王,你说的这支MDK今天是些什么人来报名的?”
  王军道:“来报名的是个军人!“
  “军人?”Rote好奇道。
  王军点点头,道:“恩,是个军人,就他一个人来报的名,说是他的队员都在训练,所以就他一个人来。”
  Rote苦笑道:“想不到有军人也会参加CPL。”
  不过他哪里想到,王军口中的军人其实就是张武林,他自然是来帮林一他们报名的。
  而林一他们此刻正在凤鸣山山头,在李天华的带领下进行20公里的越野训练。
  每个人都背着背包,扛着步枪,腰间挂着手榴弹,水壶,腿上绑着匕首,气喘吁吁的跑在山涧丛林中。
  李天华给他们的命令是最后到达的小组将会多被罚跑操场十圈。
  此时,跑在最前面的小组是林一与卓云。
  跟在他们身后几十米远的许小年喘着粗气瞧着他们的背影道:“这两个瘦得像猴子似的人居然比狐狸都还溜得快,我老了呀,不行了,我得减肥了。”
  林燕楠笑道:“罚你今天不准吃晚餐,呵呵!”
  山脚下,4S与沙曼走在最后,他们俩本分在同一组。
  现在拦在他俩面前的是一条宽几十米却只有一米多深的河流。
  河水湍急,4S与沙曼跳下河,手牵手的摸索着过河。
  “你抓紧点,别站不稳被冲走了。”4S紧紧抓住沙曼。
  河水冰冷,两人冷得牙齿打颤。
  沙曼道:“都是我太没用,拖累了你们。”
  4S瞪着她,道:“什么话?大家一条战线上的,还分什么彼此,你硬是想被罚跑十圈?”
  沙曼用力握紧了4S的手,感激的注视着他。
  虽然这段时间大家才简短的接触,但她已渐渐有些了解他了。
  4S平时虽然一幅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模样,但一旦认真起来其实比谁都热心。
  4S仰头道:“余溪,华仔和李莉就在前面,等会要过凤鸣森林,倒时候过了森林我就背你上山,否则以咱们现在的速度肯定是最后一组了。”
  沙曼用力点头,信任的看着4S。
  ……
  半夜8点。
  MDK九人终于返回了部队操场,李天华就站在操场上注视着他们。
  一个个全身精湿,一瘸一拐的,每人脸上都是汗迹与被荆棘树木刮伤的血迹。
  “立正——!”
  众人立即站得整整齐齐的。
  李天华严肃的注视着他们,缓缓道:“第一组到达的人是林一卓云,时间四小时二十八分钟;第二组到达的人是许小年林燕楠,时间四小时五十三分钟;第三组到达的人是余溪白华李莉,时间五小时二十一分钟;最后一组到达的人是石顺沙曼,时间五小时四十九分钟。”
  “10公里的越野训练及格时间是六个小时,我们通讯部队的小组最好成绩是三小时九分钟,大家现在这样的成绩虽然不错,但还不能满足,明白没有?”
  “是!”九声整齐的声音响彻整个操场。
  李天华点点头,道:“很好,但是依照规矩,跑在最后一组的人……”
  林一忽然站出来,道:“报告教官!”
  李天华皱眉道:“什么事!”
  林一挺直了胸膛,道:“我要求与最后一小组一起罚跑十圈。”
  这句话说出,4S与沙曼都愣住了。
  李天华也愣了愣,道:“告诉我你要求的原因。”
  林一双眼直视前方,掷地有声:“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完成任务,我们是个团队,他们落在了最后,也等于我们大家落在了最后,我们大家都没有完成任务,所以我要求与他们一起。”
  卓云也站了出来:“是的,我也要求与林一一起。”
  许小年也站出来:“我最近身体不好,想多锻炼锻炼。”
  白华余溪李莉都纷纷站了出来……
  看着众人义无返顾的站出来,沙曼的眼圈再次红了,这次眼红不是因为教官的无情,也不是因为自己受了委屈,而是因为这样一个团队,也许很多年后,当她老去的那一天,她依然回想起这支令人热血沸腾的队伍,只有这样的队伍才会真正的战无不胜。
  4S喃喃道:“妈的,你们几个白痴,笨蛋,呆鸟。”
  他口中虽骂着,但语气里却充满了说不出的感动与欣慰。
  李天华立即大声道:“立正——!”
  九个人立即挺胸。
  “向右——转!”
  “齐步走——绕操场跑十圈。”
  一行身影开始在操场上奔跑开来。
  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人再觉得累了。
  只要人间有温情的地方,永远都可以让人忘记疲倦与累意。
  夜色下,李天华注视着众人的背影,不由得点了点头。
  他的苦心,这些可爱的年轻人们终于开始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