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残酷训练(五)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一章 残酷训练(五)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五十一章 残酷训练(五)

  又是寂夜。



  星辰仿佛罩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在夜空里眨着朦胧的眼睛。



  李天华今天破例放了MDK全队人半天假,女生们都迫不及待的跑回市区里去了。



  大半个月的军训生活已让众人都闷得透不过气来,卓云林燕楠李莉沙曼这时早已逛到了市中心的商业繁华区,开心的玩耍,购物,买衣服,男生们也跟着陪着,自然是当免费劳力。



  用许小年教训林一的话来说:“切,真是的,你想当都当不了呢!”



  此刻通讯部队偌大的操场,则显得更加清冷萧索。



  林一坐在宿舍楼下,怔怔的注视着空洞的夜色。



  4S来到他身边,也坐下,笑道:“老子还以为你也跟着他们进城嗨皮去了,想不到你也在这儿发呆。”



  林一转过身,笑道:“你小子不进城,一下午呆在宿舍做什么?”



  4S笑道:“睡了一个下午,简直睡得跟猪一样,爽透了!”



  林一瞧着他道:“我也睡了好几个小时,太累了。”



  4S道:“是呀,老子从来没这么累过,妈的,这次军训是谁想出来的鬼点子,太整人了。”



  林一苦笑道:“是我想出来的。”



  4S笑骂道:“你爷爷的,真亏你想得出来,多练习点配合不好,偏偏来这里活受罪。”



  林一沉默的点点头,叹道:“他们毕竟与咱们不一样,你也知道到时候比赛场上,默契这个东西不是靠嘴巴说就能说出来的,他们的心境与咱们毕竟有太多的不同,所以应该军训。”



  4S默然不语。



  他当然明白林一那话里的意思,因为卓云许小年他们这一档子人与他和林一都太不同了,至少他们各自的人生经历是不一样的。



  从中午部队门口来接送卓云的那辆高级本田商务轿车他就看得出来。



  也许许小年他们从小就成长在一个物质生活充裕的环境里,当许小年他们享受着美味佳肴,享受着无忧无虑,享受着白云蓝天,享受着亲情爱情的时候,而他和林一这样的人却在为生计奔波,在尊严与饥饿之间挣扎,在社会的最低层感受着世间百态的冷暖。



  像他们这样的人能有与自己一样的心境吗?



  人生经历不一样的人心境自然不同,自然对CS的理解也是不同的,所以在赛场上也许大家不一定就能达到默契的效果。



  4S忽然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你这次为什么要召集大家军训了。”



  林一笑了笑:“明白就好,那就不要喊累。”



  4S道:“老实说,有时候我真他妈的有点佩服你。”



  林一笑道:“哦?”



  4S道:“你的境界比老子要高多了,一些想不到的东西都被你想到了,就说军训吧,恐怕这次参加CPL的那些队伍现在还才埋头练枪,他们练习一个月还不如咱们每天军训一天晚上练枪几个小时更有配合,嘿嘿,你倒是想得周到。”



  林一沉吟着,道:“境界还不是被逼出来的,我还不想境界太高了呢!”



  夜色更浓,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拉得斜长。



  4S静静的看着林一,忽然道:“你和她怎样了?”



  林一不解道:“哪个他?”



  4S笑道:“少在我面前装孙子,哪个她?她就是云大小姐。”



  林一没有说话。



  4S道:“卓云家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厉害,随随便便一句话就可以让人家义务军训咱们,我看她在部队里还好象很有地位一样,你瞧见军需处的人没有,每个人对她都好象很尊重样,她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林一苦笑道:“我不知道。”



  4S惊讶道:“咦,你都不知道?是不是真不知道?”



  林一苦笑着点头。



  4S又注视了林一很久,道:“她比那个陆月馨可是强多了,人漂亮不说,又很关心你,她对你连我们这些傻子都看得出来,你与她以后有什么打算没有?”



  林一缓缓摇摇头,不再说话。



  4S话里的意思他也清楚,他清楚的是卓云对自己的心意,这份心意不仅仅是心意,更可贵的是她已经用行动表达了出来,大年三十跑出来找他,帮他军训,帮他报名CPL大赛,跟着他吃苦受训,跟着他摸爬滚打,担心着他,惦记着他,关心着他。



  一个女生已用这么多主动的方式来表达对他的情意,除非他是个白痴,否则他怎么会感应不到?



  只是,他与她之间并不像很多少男少女那样顺理成章,水到渠成,那样轻松自在,开开心心,他们之间,隔着太多太多的隔阂,而有些隔阂就如同他与山田光子一样,那是死结,解不开的死结。



  林一叹了口气,他忽然想起了那段没有父母,流落街头,像条死狗一样被人踢来踢去的穷苦日子,这样经历虽然磨练了他坚强的意志,但同时也在他身上埋下的卑微的种子。



  他想起了陆月馨,想起那段经历,他只有不停的叹气。



  人生总是会许多无奈。



  “妈的,有时候佩服你,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你!”4S骂道,“真不懂你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说完,扔给林一一支烟。



  林一接过,点燃,继续凝视着夜空,喃喃道:“石头!”



  4S叼着烟,道:“干嘛!”



  林一轻轻道:“你说,你为什么要玩CS?”



  4S怔了怔,也跟着林一仰望着那星空,出神道:“这个问题你以前好象问过我的。”



  林一点点头:“那现在呢?现在我还是这样问你!”



  4S沉默了很久才缓缓摇头:“不知道,我还是不知道!”



  林一看着他,道:“还是不知道?”



  4S叹息着,道:“也不是不知道,自从从看守所出来后,我现在就这样觉得,一天不碰碰CS,老是觉得周身不自在,恐怕这就是沙曼经常说的那种:这已经成为了你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林一眼中闪动着光芒。



  4S吐出一口烟圈,道:“你呢?我还从来没问过你呢?你为什么要玩CS,而且还要参加比赛?”



  林一的目光仿佛穿过了苍穹,透进了宇宙深处,他轻轻道:“石头,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



  4S看着他,点点头,道:“是的,如果公平的话老子早就发财了,也不会去牢里蹲上大半年了。”



  林一道:“只有在CS里的世界里,世界才会公平起来。”



  4S看着林一,没有说话,他知道林一的话往往很深奥,让人听不懂。



  林一继续道:“我想,如果有一天全世界像我们这样的人都能够不再挨饿不再受苦,都能得到别人尊重,那该多好?”



  4S叹了口气,他想起这个世界比他们更惨的人不知还有多少,他叹道:“可惜这是永远也不可能的。”



  林一点点头,道:“是的,这确实是永远也不可能的事情。”



  4S道:“这关CS什么事?”



  林一道:“有事!”



  4S怔住。



  林一正色道:“CS给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公平的,每一个人出生都没钱没枪没装备,每一个人都只有生死黑白,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本真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人生本来就是这样,为生存而奋斗,最终带着灵魂而死去,生时不带来金钱权利地位,死去也不带走回忆荣誉感情,所以众生都是平等的,只是在CS的世界里,这一切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不待4S说话,继续道:“但我们真实的世界却不是这样,所以我们应该为改变世界去努力,但事实上我们是不可能改变世界的,虽然这是个永远不能完成的愿望,但我们可以在CS的世界里改变,所以我们要参加比赛,不为别的,只为了自己心里的坚持,坚持到这个世界彻底公平为止。”



  4S苦笑道:“妈的,你说的话老子不是很懂,只是觉得这想法有点自我欺骗的感觉,但总比那些有钱人的腐朽生活可好多了。”



  林一也笑道:“这就叫潘多拉盒子,带给人类痛苦却也带给人类希望。”



  4S又沉默了很久,道:“可能这就是他们所说的那种,那种男儿大志吧?难怪有人常说,CS是一种信仰。”



  林一道:“什么志向什么信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我们军训不能喊苦。”



  4S道:“为什么?”



  林一道:“我们若都在喊苦的话,其他人恐怕坚持不下去。”



  4S想了想,点点头:“对,妈的,咱们俩什么苦没挨过?这点算个鸟,让他们也知道活着不是那么容易的。”



  林一欣慰的看了看4S,笑了。



  他的想法,4S总算多少有些能明白了。



  4S笑道:“别老是用这种色咪咪的眼神把我看着,老子受不了。”



  林一怔了怔,哈哈大笑:“妈的,老子像那种对男人好色的人吗?”



  4S一本正经道:“像!不但对男人色,而且对我们的云大小姐更是色上加色,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把事已经给办了?”



  林一笑骂道:“滚,去你奶奶的!”



  4S故作正经状,道:“噢,原来你们还没有那个呀?我4S大爷倒是真看走眼了,唉,我也了解,老大从没碰过女人,现在是不是心里发慌了呀?对了,我忘告诉你,李教官上次检查的时候,我悄悄藏了几本好杂志,现就在我床垫下,怎么样?想不想瞧瞧?”



  林一也故意板起脸,道:“别给我说又是什么花花公子,什么新一代AV天后,什么后宫春色的……?”



  4S惊喜道:“咦,有进步嘛,你都能说出名字来了,不错不错!走,走走,一块去研究研究!”



  林一笑着站了起来:“妈妈的,你小子皮子又痒痒了,来,咱哥俩好久没摔交了,今天来较量较量!”



  4S也站了起来,笑道:“来就来,难道4S大爷还怕了你?”



  说完,两人开心的在操场上追打开来。



  操场的远处,李天华注视着这两个嬉笑打闹的年轻人,他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色来。



  年轻,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刚刚苍茫的夜色仿佛这一刻也变得欢快起来,难道寂寞的夜晚也会变得年轻。



  许久,部队大门照来一束刺眼的灯光。



  一辆本田商务轿车开了进来,车上蹦蹦跳跳跑下一群人,正是卓云他们。



  “哇哈哈,我今天终于买到那件衣服了。”李莉开心的提着几个大口袋。



  许小年几乎是扛着一大包东西在肩头,道:“我现在终于理解她们说的买一点点东西有多少了!”他故意把那个一点点强调得很重。



  余溪转过头道:“多少?”



  许小年瞧了瞧余溪全身上下的口袋包裹,以及扛着的小箱子,道:“如果她们下次要买很多的话,那么你已经被累死,砸死,活埋而死了。”



  众人大笑。



  林一与4S走上前,看着这群疯狂购物归来的人目瞪口呆。



  沙曼今天换下了军装,穿着新买的连衣裙,来到4S面前。



  4S看着沙曼有些发呆,喃喃道:“我怎么从没觉得你这么好看呢?”



  微风掠过沙曼的衣角,沙曼的丝丝飞舞的发丝掩住了她那张有些发红的脸,她看着4S道:“你真个笨蛋,现在才知道!”



  林一看着几个女生也有些发呆,看来今天她们买衣服是买开心了,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千娇百媚的。



  卓云似被他盯得脸红,她忽然拉了拉他,道:“跟我来。”



  林一不解的跟着她,来到了宿舍走廊边的另一头。



  “什么事?”



  卓云从衣袋里掏出一条精致的东西,大方的塞到林一手上,道:“送给你!”



  林一接过一看,竟然是一条精致的亮晶晶的蓝色手链,手链细细的带子上还绣着一行闪闪发亮的字:永往直前,MDK。



  林一有些不知所措。



  卓云笑道:“喜欢吗?”



  林一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头。



  卓云笑道:“来,我帮你带上吧?”



  一阵香风靠近他,他只好把手伸出。



  卓云仔细的为林一系着手链,夜风徐徐吹来,轻轻撩起她的秀发,从林一的角度看去,她的专注的表情极为动人,林一早就看得痴在那里了。



  许小年微笑着走过来,看着林一的表情笑道:“我敢与你打个赌?”



  “什么赌?”林一卓云异口同声的问道。



  许小年得意洋洋道:“我打赌你从现在开始,你会三天不洗手,我输了的话我情愿在操场上爬三圈。”



  “哈哈哈哈。”4S等人都看着林一笑开了。



  卓云也笑了。



  大家的笑声中充满了欢愉,充满了开心。



  一支有爱,有情,有义,有心的战队,岂非就是一个温暖的家。



  欢笑中,只见李天华拎两个大大的编织袋了在夜色走了过来。



  “教官!”众人立即规规矩矩的站好。



  李天华道:“这是你们每个人来的时候被没收的私人物品,现在退还给你们。”



  白华吃惊道:“今天才27号耶,怎么就退给我们了呢?不是30号军训才结束才退给我们吗?”



  李天华面无表情打开编织袋,道:“军训,明天就结束。”



  “啊!”众人的大吃一惊。



  “为什么?”



  李天华道:“我后天就会被调到其他地方去执行任务了,所以明天大家一定要打起精神,到时候首长团长他们要来阅兵,大家一定不要丢脸,明白吗?”



  李天华的口气里竟有了丝惆怅。



  众人默然了。



  大家一直盼望着军训早点结束,但现在提前结束了,大家反而又不想结束了。



  也许李教官每天都与大家一同训练一起受罚一并朝夕相处,突然要别离,只怕每个人都不习惯。



  众人正出神的想着,李天华那高大沧桑的身影已转身消失在夜色里了。



  他总是这样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