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不可思议的1V5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五章 不可思议的1V5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五十五章 不可思议的1V5

  下午4点正。



  MDK与SVA第二轮晋级比赛终于拉开了序幕。



  沙曼神色复杂的坐在了电脑面前。



  中午的时候她曾请求林一这场比赛自己不上场,但遭到了林一的拒绝。



  林一给她的理由只有一句话:如果你连这一关都过不了,就别再去想其他什么的了,今天你必须上场。



  沙曼点点头,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那何谈成功呢?



  卓云仍然坐在观众席上默默的注视着沙曼,中午之后的自由活动时间里,林一已告诉了她沙曼过去的故事。



  听完的时候,她对SVA的人也立即肃然起敬了,对沙曼更是敬佩无比。



  像沙曼这样的女子对爱情的理解是自己远远达不到的,她实在比普通的女子都要伟大得多。



  再看了看沙曼,她正静静的注视着屏幕,眼睛里跳动着光芒。



  此时4S的声音又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你们快看呀,他们的ID好怪哦!”



  林一赶紧按下Tab键,只见SVA的队标ID如下:



  SVA | CG



  SVA | JC



  SVA | XW



  SVA | MX



  SVA | NL



  SVA的队标ID不但简洁明了,而且看上去并非像表明那样简单,隐隐中仿佛透着某种规律在里面。



  沙曼拿着话筒苦笑着:“他们的名字就是汉语词组开头字母的缩写,意思依次是:成功,坚持,希望,梦想,努力!”



  林一心里顿时又一阵感慨。



  这是支多么要强的队伍。



  这也是一支CS队伍所需要的全部精华。



  但未必是所有的队伍有具有这五样东西。



  4S在话筒里喊道:“别发神了,比赛马上开始。”



  林一赫然抬起头,屏幕上已经呈现了三秒后刷新的字样。



  比赛地图仍然是Aztec,上半场SVA做CT。



  这个抽签的结果对SVA有极大的优势,因为先做CT就先获得了地形优势。



  “怎么打?”沙曼习惯的话语到了嘴边这次咽了回去。



  但林一仿佛知道了她的心思,沉声道:“余溪,你去Rush木门,其他人呆着不要动。”



  余溪立即乐颠屁颠的冲了出去。



  其他人则静静的在T基地聆听蛐蛐叫声。



  余溪死亡的信息在十五秒钟后显示在每个人的屏幕上。



  沙曼愕然的注视着林一。



  林一面无表情的看着屏幕,道:“许小年,Rush木门,其他人不准动。”



  许小年有些吃惊,但还是照做了。



  服从命令这个教条MDK的每个人自军训后都铭记在心的。



  许小年手持Golck冲出木门的时候发现B区对面三个CT。



  他吃力的做掉了一个CT后还是挂了。



  “4S,Rush木门,其他人不准动。”



  沙曼惊讶了,林一这种命令无疑是自杀行为。



  4S叫道:“疯了么?让我也去送死。”



  他嘴里虽这么唠叨着,但动作一点也不慢。



  4S出去后,屏幕显示他击毙了一个CT后才死亡。



  这时候林一道:“现在我出去,我死后你单独行动。”



  沙曼没有说话,但脸色已格外沉重,因为她已经了解了林一的意思,林一很可能出去送死,要她单独面对剩下的三名CT。



  这三名CT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因为他们也与她并肩作战过,她陪着付力的时光也陪着他们。



  现在,需要她来体会当自己人杀死自己人的那种感受。



  林一手里的USP扔给她后自己亮着一把匕首冲了出去,剩下她在那里发呆。



  “云姐!林一是怎么了,他们好象在自杀一样一个一个的跑出去送死?”李莉疑惑的问道。



  卓云点点头,道:“他们确实在自杀,但是他这样做无非是要激发沙曼的斗志,希望她能自己战胜自己。”



  李莉道:“她为什么要战胜自己?”



  卓云沉声道:“因为她是沙曼,不是别人。”



  林燕楠也点点头,道:“CS里最可怕的敌人就是自己,战胜自己是最不容易的。”



  卓云道:“这也是每个MDK队员必须做到的,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别指望夺冠。”



  几人议论中,林一果然挂了,沙曼也单独展开了行动。



  “B区爆破点一人,走廊一人,桥洞一人。”沙曼的大脑飞快的计算着,她已通过枪声计算出了敌人与自己的距离。



  与林一一起的这么多场的比赛中,她也受到了林一的影响,喜欢计算对手,而不是一味盲目的练习枪法。



  而SVA这边的人却颇感意外,MDK曾经在WCG的表现他们已经见识过,但现在看来他们好象并非想象中那么厉害,现在他们一下子挂了四个人,剩下的一个人就不足畏惧了。



  “走,冲过去,剿了他。”站在爆破点的兔子命令道。



  长期被菜的比赛已让他得到了丰富的作战经验,至少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出击,什么时候该防守。



  三个CT分三路包抄了过来。



  在林一等人的注视下,沙曼来到了桥洞。



  吊桥上刚好一个CT冲了过来,沙曼的身形忽然闪了闪。



  “Headshot!”一个漂亮的闪爆。



  “不错!”许小年点头道。在军训期间,沙曼是把许小年闪爆学得最为神似的人。



  这一枪的速度,精准度,时机的拿捏虽不如许小年,但那个SVA的队员却是万万避不开的。



  沙曼解决了这个CT后并未上桥,而是转身冲着木门而来,她决心正面与对方硬碰硬。



  “啪啪啪!”出木门的前三枪沙曼扣得又快又急,这枪虽然把走廊上迎面冲来的CT打倒,但她也被对方耗去了63点HP。



  沙曼掉转枪口瞄准了B区爆破点,只见兔子端着手枪直挺挺的冲了上来,看上去动作竟有些拙劣。



  沙曼愣了愣。



  那一瞬间,她忽然想起了付力曾经告诉过她这样一件事。



  ……



  “其实我也知道我们不适合玩CS。”付力长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沙曼天真无邪的眼神凝注在付力那张显得有些沧桑的脸上。



  付力道:“我知道我们枪法并不差,意识也不算太坏,经验当然很丰富。”



  沙曼道:“那为什么总是一场比赛也赢不了呢?”



  付力叹息着,看着远处公园里的湖面苦笑着,口气充满了说不出的惆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玩CS我就很激动,尤其是一看到敌人,我就有种想冲上去和他打个痛快的冲动,而且每次看到兔子,二逼他们被人杀了,我就很生气,就更冲动,更想冲上去,结果当然是被人家打死,这种冲动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也许这就是CS的魔力吧?”



  沙曼注视着付力,她完全了解付力话里的意思。



  有时候,人为了一种东西为了一种事就会丧失理智,不顾一切,就像你遇见了深爱却无法自拔的人一样,你的世界荡然无存,只有他的存在。



  ……



  而这时,兔子端着手枪气势汹汹的扑上来情形完全就是付力口中所说的那种冲动,在沙曼的眼里,她分明看到了兔子那种激动的心情,玩命的气势,不顾一切的心理。



  其实沙曼一点也没猜错,兔子现在的视线里就只有这个匪徒,他要冲上来与他同归于尽,拼个你死我活,他已忘了这是比赛,忘了这是CPL的赛场,忘了CT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沙曼手里的USP终于冒出了火花,子弹也开始有节奏的射出,有节奏的打在兔子身上。



  兔子的枪也一直不停的在响,他是呈直线跑动,边跑动边开枪的,这种开枪方式虽然可以保证命中率,但却把自己的身体出卖给对方了。



  只见沙曼的的手枪准心随着射击速度的加快也渐渐上扬,但突然间,她的枪口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就像枪口被什么东西堵塞住了,枪声嘎然而止。



  就这么短暂的一瞬间,兔子的手枪枪口火花大盛。



  “啪啪啪啪!Counter-Terroristswin!”



  沙曼倒下了。



  倒下的那一刻,她的内心狂跳不已。



  兔子的那一枪仿佛就如付力亲自击毙她一样,她反而有种欣慰的感觉。



  因为她感觉以自己的牺牲能成全付力,她觉得没有什么负疚的感觉。



  但林一几人的脸色却不像她那样温和了。



  4S喃喃道:“女人,女人始终是不适合打打杀杀的。”



  林一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表情。



  但越是没有表情大家就越是觉得可怕,因为鲜有人看到林一在比赛中没有表情的。



  沙曼此刻的表现与WCG上他与OPK在火车站的交手本质上没有差别,还好这是CPL的小组预选赛,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否则悲剧就会重现。



  接下来的时间,他必须让沙曼清醒。



  第二局第三局很快结束了。



  MDK这两局可以说很明显就是在自杀,因为连SVA的人都这么认为了。



  但他们想不通,想不通MDK为什么要这样做。



  要知道这可是CPL大赛,不是闹着玩的。



  无论是谁,既然来到了CPL大赛上,那么就一定付出了“台上一阵风,台下十年功”的代价,所以没有人会轻易放弃,更别说自杀这种愚蠢的行为了。



  “每人买沙鹰全甲,依次去Rush,与第一局一样。”林一道。



  “你大爷的,你是不是吃错药了?”4S怒道。



  “老子说的话就是命令!闭嘴!”林一也发怒了。



  4S立即哑巴了。



  林一平时与他一样,大大咧咧的,若一旦发怒起来那是天王老子也不认的。



  第四局自然与第一局一样。



  余溪先冲出去死,然后许小年,4S分别死亡,而这次他们三人却是连对方一个人都没打死,毕竟一把沙鹰去对付三四把M4把无异于用一根火柴去对付几根棍子一样。



  林一把只有30发子弹的AK扔给沙曼后自己也跑了出去。



  “要么今天淘汰他们,要么今天MDK从此就解散,永远不再重组。”



  这是林一扔给沙曼的话。



  这句话让沙曼彻底震撼了,直到现在,她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可能接下来的每一局林一都会要求她这样做,要让她面对这无边无际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



  如果她接下来不1V3,1V4,1V5成功的话,可能MDK上半场真的会打出个0比15的比分来。



  MDK打成了0比15,这能说明什么?



  她不敢想象。



  她现在只有打起精神,拿着这把只有30发子弹的AK冲出去,消灭外面5个警察。



  但这种可能大吗?她更不敢想象!



  因为现在五名警察已经冲进木门里来了。



  沙曼刚一走出匪徒基地,闪光就像下雨一般飞了进来。



  白屏中,她只有退,退到木箱转弯处,静静的蹲在那里,随时准备与警察同归于尽了。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这一次,沙曼没有迟疑,手里的AK怒吼着,一连串子弹洒向蜂拥而至的警察。



  虽然警察有些慌乱,并一个接一个的不断倒下,但可惜的是沙曼还是没有完成1V5,因为她只击毙了四名警察,最后剩下的兔子还是成功打倒了沙曼。



  “Counter-Terroristswin!”



  这声音虽刺耳,但林一的脸色缓和多了,起码沙曼能够集中精神了。



  接下来的八局里,MDK简直着魔一样,一次又一次的一个个Rush,全都无功而返。



  每次都剩下沙曼1V4,1V5。



  但每次她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只差一个CT没有打倒。



  尽管如此,4S许小年余溪等人还是对沙曼刮目相看了。



  因为无论对手实力如何,连续这么多局能够1V4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第十三局,MDK的比分已经是0比12了。



  所有人的脸色都很严峻。



  在林一等四人“自杀”后,沙曼迎来了这场比赛的第六次1V5了。



  此时她的局面依旧没有改观,警察们仍然采取绞杀的老套路,而她也刚冲出匪徒基地。



  “3个木门,一个已经到了吊桥,另一个在吊桥上。”这个念头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这么多局相同的交手,她已经把CT们的排兵布阵与进攻阵型弄得一清二楚了。就像在C大联合会杯Pro与KK交手林一第一个1V5一样,那种计算的灵感忽然就闪在她脑海里,她心里忽然一片平静,这片平静中,她已计算出最好的攻击路子。



  沙曼忽然跳到基地外长廊的石头上,然后再跳到桥洞下河小道上的,再通过小道的反弹力跳到水中。



  这个连续跳跃很多Cser都会,这种跳跃方法最大的好处是最快速度下水而不会损失HP。



  跳下水后,沙曼沿着河道左侧的道路飞快的来到了吊桥下,而上面的警察一无所知。



  “聪明!厉害!”4S拊掌道。



  许小年也点点头,沙曼这短短几秒钟的行动可以说体现了一个技艺高超的Cser的很多方面的造诣。



  一是在最短时间里选择了最正确的行动路线。如果她上前,肯定是寡不敌众;如果退后,那么等到警察冲进木门,那么她的逃生路线就会全部被封死,迟早也是死路一条;只有跳水向前才有一线生机。



  二是跳跃,这个一气呵成的跳跃没有长期苦练是无法达到的。



  三是跳下水后她沿着陆地跑,这样既可以避免发出淌水声音而暴露目标,又可以加快行动速度而让警察分不清声音,因为这个时候警察的脚步声大得混乱得连他们自己都分不清楚,所以沙曼安全的到达了桥下。



  这样一来,她不但避开了对方正面最锋利的火力,而且还为自己接下来的游击战赢得了很大的转圜余地。



  看到这里,林一的脸色终于才有了丝暖意。他的本事,沙曼起码学会了三成。



  果然,SVA一冲进木门简单汇合后,又兵分两路进攻匪基地。



  一人在桥洞守卫陆地,四人从水下包抄,这是个非常稳妥的围剿办法。



  但是第一个跳水的SVA队员还未完全跳进河道,在空中就被一串枪响打得脑浆迸裂,鲜血飞散,他的尸体与M4同时跌入水中,在半空中还划出一道优美的死亡弧线,随即Aztec的上空“咔嚓咔嚓”的也划过几道刺目的闪电,轰隆隆的雷声把剩下的SVA队员惊呆了。



  兔子等人一下掉转枪口,身后的河道下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影。



  而这时观众席传来了卓云等人的一片叫好声。



  沙曼这个AK空中爆头就像一个人拿着一支绣花针在屏幕上轻轻一拉,无比从容优雅的拉爆了一个头,堪称经典。



  随后她快速的退走了。



  这串行动也正是一个Camper的标志,一击毙命或是一击不中立即全身而退。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4S一次无意的玩笑话竟成了她的CS作战准则。



  “Team Fall Back。”这个指令发出来,SVA的全部人开始有条不紊的后退。



  “B区没人!”



  “走廊没人!”



  “桥洞没人!”



  “水下也没人!”



  一连串侦察信息反馈到兔子耳朵里,兔子道:“她跑到CT基地去了,追!”



  但兔子哪里能计算得出来,沙曼就算动作再快,也没办法快过回防木门的CT,他们都被沙曼骗过了。



  沙曼其实仍然躲在水下,只是她躲在B区爆破点水下纵深处最右侧的石头里面,如果不从B区台上仔细搜索根本就发现不了她,恰恰SVA的一行人都往A区跑去。



  这时,MDK所有人都为沙曼的冒险赌注捏了把冷汗。



  别说她这灵机一动的躲藏自己想不出来,单凭这种沉着冷静是自己绝对做不到的,因为她的头顶响起了一片杂乱的脚步声,一个不留神,她这条小命马上报销。



  “这小子这次找来比赛的人看来确实都有两把刷子,不简单!”4S看了一眼林一后暗自佩服道。



  很快,沙曼从小道上钻了上来,AK一串子弹偷袭掉了跑在最后的一个CT。



  兔子等人大惊:怎么回事,她是怎么跑到我们后面去的。



  “一定要干掉他!”兔子惊怒交加。



  话音未落,他忽然眼前一花,屏幕立即白了。



  他下意识的退后。



  待他屏幕恢复过来,四周又安静了,沙曼又不见了踪影,四周仍然是千年不变的古埃及城墙,天空仍然是代表死亡讯息的电闪雷鸣。



  “进桥洞,下河道,抄木门!”兔子命令道,这次他总算清醒了,他清楚对方动作再快也快不过他们这次三面包抄。



  沙曼确实快不过他们三人的视线,但她能躲,而她躲的位置比起上次更加惊险。



  因为她躲在走廊匪徒木门一侧的右边石头后,她的这个位置除非CT从三重木门里出来才能看到。



  而SVA的一名队员虽然搜索得小心翼翼,但却把注意力全集中在匪徒木门左侧处。



  当他蹑手蹑脚的端枪准备进入木门时,恐怕他做梦都没想到对方就在自己身后,而且隔得只有几米的距离。



  “啪啪啪!”负责桥下的SVA队员愣了愣,屏幕清楚的显示自己上面的队员挂了,他猛的换出小刀飞身跑上小道。



  可惜的是他还没有跑上走廊,沙曼的AK子弹从就木门处射来,他稀里糊涂的也倒在了小道上。



  “好!”众人纷纷议论着。



  “不错!”4S称赞道,沙曼的风格才是典型的MDK风格: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沙曼自己也兴奋得脸发红。



  现在只剩下了兔子,以目前的战局来看,他要与沙曼对抗恐怕好不到哪去。



  他并非害怕沙曼,他只是信心被沙曼一连串神出鬼没的身手击溃了。



  从前面那么多局的里他就感觉这个MDK | Crystal绝不简单,他总能1V4,1V3,直到这一局,这个人才算把真正的本事发挥了出来,一发挥出来,他现在才知道MDK的实力了,一个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灭了他们四个人,那其他的人如果真正发挥水平,那会是个什么样子。



  想着想着,兔子就流了一身冷汗。



  现在剩下他和这个Crystal1V1,他知道自己赢面实在不大。



  反正这一局的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不如撤退保枪,好歹也不会让他们得到一分,但现在他已经到了匪桥洞,想了想,他决定还是退回CT基地比较保险。



  撤退到A区爆破点的时候他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现在总算安全了。



  SVA的众人也同时松了口气:总算没让MDK拿到一分。



  但MDK的其他队员却面色严肃的盯着屏幕,屏幕上显示沙曼在击毙了第四个匪徒的同时换出小刀冲到了A区爆破点的石头后,枪口紧紧的瞄准CT基地的台阶处。



  而这个时候,兔子挥舞着小刀刚好跑来,他跑到台阶处一个朝天腾空大跳,那情形似乎让人觉得,跳下这个台阶他就安全啦。



  就在他跳起来的同时,沙曼的AK没有让他的如意算盘打响。



  兔子的尸体与M4落到台阶下的时候,这一局的时间显示为0:01分了,也就是说,沙曼在最后一秒为MDK赢来了第一个胜利局。



  1V5,毫发无伤,对方连她的影子都没瞧见,沙曼的ID此刻已经被广场七层老刘,Rote几个裁判长牢牢的记在了脑海里。



  “好!”众人赞叹道。



  “努力!”林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对沙曼的要求沙曼终于达到。



  看见林一笑了,沙曼忽然也觉得很欣慰,这种欣慰比最开始第一局被兔子枪杀的欣慰感愉快多了。



  这是种兴奋,痛快,舒畅的感受,这种感受让她感受到了MDK所有人对她的期望与苦心。



  兔子在屏幕上打出“Crystal,Good”的字样来。



  沙曼也微笑着在屏幕上打出“D”的字样来。



  4S也在话筒里叫嚷着:“妈的,经典呀经典,老子一辈子都没这么好的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