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沙曼的成长
章节列表
第五十六章 沙曼的成长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五十六章 沙曼的成长

  自沙曼在第十三局成功1V5后,林一果断的改变了战术,不再采用自杀来逼迫沙曼,而是多点一起开花结果。



  由于士气受到了第十三局的严重打击,SVA剩下的两局节节败退,不得不以失败告终。



  毕竟不再自杀的MDK始终是强大的。



  MDK与SVA的上半场比分为:3:12。



  MDK的形势仍然不容乐观,但SVA的队员们也没有一个人有好心情。



  他们已习惯了太多的失败,习惯了太多灰色的心情,尤其刚才见识了MDK其中一名队员的真实水平后,他们才意识到,MDK确实是传说中那么神奇,特别是沙曼的1V5,可以说任何一个人处于他们的位置此刻都会惊悚不安。



  倘若兔子现在知道MDK | Crystal就是沙曼的话,他恐怕宁死都不相信。



  一年前沙曼还是个连枪都不知道怎么购买的人,现在沙曼简直就是个杀手,见她者死!



  想着想着,兔子又开始冒冷汗了。



  中场休息。



  双方队长都选择十分钟后换边,显然在这宝贵的十分钟里,双方都要商量战术。



  观众席位上,只见卓云与裁判耳语了几句,裁判便向沙曼招了招手,示意她到卓云那儿去。



  沙曼一脸迷惑的过去了。



  林一4S也愣愣的注视着卓云。



  这可是CPL的赛场,按规定在比赛中途就算是VIP贵宾观众都不能与选手交谈,但卓云轻轻松松几句话,裁判便同意了。



  林一与4S等人吃惊不已。



  虽然卓云从未说明过自己的身份,但林一也不只一次怀疑过卓云。



  他知道卓云不是一个普通的女生,更不可能来自一个普通的家庭。



  太多太多的地方都表明她是个很家世很有背景的人物,只是大家一时间都无法得知而已。但林一是信任卓云的,那种无条件的信任,那种信任如同他信任4S一样,无须理由与语言。



  而在曾经的陆月馨身上,他却找不到这种纯粹的感觉。



  “云姐!”沙曼来到卓云面前,她脸上还挂着红晕,仿佛还沉侵刚才那场精彩1V5的激动中。



  卓云拉起她的手,轻轻道:“知道林一为什么上半场要这样对你吗?”



  沙曼点点头道:“知道,因为他知道他们是SVA,所以要我亲自去面对。”



  卓云赞赏的点了点头,道:“阿曼,你很聪明,难怪他会把你留在MDK,但他刚才这么做的原因并不仅仅是这个。”



  沙曼疑惑的看着卓云。



  卓云缓缓道:“MDK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结,包括林一也有,因为林一了解你这种心情,所以他才会故意这样做,主要是想让你认真的对待CS,激发你的潜能,知道吗?CS不是你的义务与责任,它是你的信仰,是你的理想!”



  她不待沙曼答话,继续道:“你是MDK的一员,MDK的每一个人也许现在都还默默无名,但很可能两三个月后就会震动中国,震动CS界,震动全世界,你作为其中的一员,最起码的一关就是要战胜自己,在战斗的时候,外界的事物是不存在的,只有你的枪,你的生命,记住姐姐告诉你的,CS里的事,只有用枪才能解决,其他的,用你的枪支去粉碎他吧!”



  沙曼静静的凝视着卓云。



  这些话是她以前从未听说过的,他隐隐觉得自己理解的CS似乎太肤浅了些,还没有达到一个MDK队员应有的高度。



  “云姐!谢谢你!”沙曼的口气无比的真诚,大大的眼睛里也闪烁着动人的光彩。



  卓云微微一笑,拉住她:“咱们MDK的都是一家人,别说这些客气话,呆会上场别让我们失望,拿出你的本领来,这场比赛是由你为核心的,相信我!”



  沙曼用力的点点头。



  卓云道:“好了,去吧,林一他们还在等你商量战术。”



  “恩!”沙曼转身离去。



  4S目不转睛的盯着沙曼到来,道:“大小姐都给你说了些什么?”



  沙曼看了看他,微微一笑道:“她说4S就是长得太难看了,脑袋像一个牛头一样,又黑又大的,所以上半场老是被人家爆头。”



  “哈哈哈哈!”林一等人大笑开来。



  4S瞪着她,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MDK的选手区顿时弥漫开一股欢乐轻松的气氛来,刚才严肃紧张的气息立即一扫而光。



  裁判员不解的看着MDK的队员。



  MDK与SVA的比分都已经3:12了,他们居然还笑得这么开心,这么愉快。



  但他哪里知道,正是因为他们还能笑出声来,能笑得愉悦,就证明他们对接下来的比赛充满了信心,充满了希望,所以他们比大都数战队都要强得多。



  十分钟时间眨眼而过,下半场比赛来了。



  “按刚才说的,大家常规站位。”林一命令道。



  只见电光闪过,MDK五名警察迅速在第一时间进入各大防守位置:许小年桥洞,4S余溪水下,林一沙曼B区。



  不知道是无意还是巧合,SVA的战术是水下两人向桥洞扔手雷,桥洞两人冲吊桥,一人偷袭木门,这个阵型完完全全与MDK的阵型刚好硬碰硬。



  SVA桥下扔雷的技术显得配合相当默契。



  一名队员向上面桥洞扔出一颗手雷,另一名队员则向左侧的河道陆地扔出一颗闪光,然后两人再交换位置扔雷扔闪光。



  这样一来,河道下的4S余溪被闪得雪白,不得不向斜坡退去,而桥洞的许小年还好一开始买了没有头盔的防弹衣,没有被这两颗手雷造成多大损失。



  “啪啪啪啪啪!”4S的USP开得迅猛无比,而令人惊叹的是他的准心虽上扬得厉害,但压枪与移动瞄准却把握得相当的好。



  就这么几枪,余溪都还未从白屏中恢复过来,河道下的两个匪徒就已经倒下了。



  “啊!好变态的爆头。”七层Rote等裁判组的人惊呼。



  这种USP的连射与瞄准绝对不是普通的业余队伍可以做到的,这至少是一个职业Cser的水平。



  “快看这边!”老刘喊道。



  众人顺着屏幕上看去,许小年正站在CT基地进入桥洞的洞口右侧外,USP瞄准着桥洞石头里的缝隙处,而且瞄准的视线几乎就只有一条线了,微乎其微。



  “难道他一把USP也能防住?”Rote显然不相信这样一个死角度可以打中人,在他的记忆里,世界上可能只有那么几个人能够在这么狭小的视线里作出反应,但这几人中肯定没有中国人。



  “啪!”许小年的枪响了。



  强行冲进桥洞里的匪徒虽没有挂掉,但也被这枪击中头部,掉了很大一滩血。



  只见桥洞里又闪过一条人影,这条人影这次就没有队友刚才那么好的运气了,他直接被许小年的第二颗子弹送回了老家。



  Headshot!



  “啊!”裁判组的人愣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不敢相信人的精气神可以达到这样反应。



  Rote的呼吸急促起来。



  就算是曾经的他在最状态颠峰的时候都没有许小年这样快的反应。



  要知道,这种反应需要怎样的天赋?这样的爆头需要怎样的精气神?这样的枪法需要多少次的刻苦练习?



  他不知道许小年是怎么做的到,但许小年就是做到了。



  许小年的枪虽然不够快,但却精准无比。



  被他瞄上的人很少能躲开。



  兔子无比惊讶的躺在地上,他想都没有想过那个位置居然还可以杀人,不仅可以杀人,而且还一枪爆头。



  这算什么?蒙?还是实力?



  兔子躺下的同时,木门也交上火。



  结果可想而知,SVA剩下在木门的队员自然被林一沙曼联手绞杀。



  他本来的任务就是出门偷袭,没想偷袭不成,反而一出去就被人家两把USP伺候得体无完肤。



  MDK就这样没有一个人伤亡的情况下全歼了SVA。



  这恐怕是这届CPL上第一个胜利方没有伤亡的手枪局。



  观众席上,卓云林燕楠等人都相视一笑,这个结果都MDK来说才是正常的。



  接下来,两个ECO局更是没有半分悬念。



  但令裁判组惊奇的是MDK仍然没有伤亡,因为这两局里,SVA搭人梯,出阴招也没能挂掉MDK的任何一个人,MDK每一个队员透出的那种经验与洞察力绝非SVA的队员所能抗衡,这一点连裁判员们都已看出。



  第四局,SVA终于出了AK,MDK则是四把M4,一把AWP。



  “老战术,Go!”兔子命令道。



  众人立即点头,老战术就是与第一局一样的战术,2水2 桥1门。



  这战术风险很大,但赢面也同样大。



  风险巨大的行动,往往也能给败势带来一分希望。



  带着这样的想法,兔子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在快进入匪徒桥洞的时候,兔子不经意的发现木门门楣上乒乓作响,木屑乱飞。



  紧接着,他的屏幕视线就歪斜了。



  他躺在地上苦笑着。



  对自己被对方从木门处穿死,他并不惊讶,这种穿射他见得多,自己也会,而且很多人都会,但他自己偏偏倒霉,不偏不倚的被穿了个头。



  跟着他倒霉的还有另一个队友,也被穿了个头。



  他再看看屏幕,穿死他们的人是:MDK | 4S。



  如果他此刻看见站在B区爆破点的4S的射击,恐怕他就又要吃惊了。



  4S的M4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规律那么和谐的点射着木门,而是一口气射出10颗子弹,停顿片刻,立即又射出10颗子弹,这种枪法不但又快又急,而且对压枪的要求与时机的拿捏也是十分高的。



  一弹夹30发子弹,三轮点射后,SVA不但损失了两个人,而且另外三个人还受了重伤,这一局他们等于未战先败了。



  “算了,保枪!”



  剩下的两名SVA队员很快撤回了匪基地,好在MDK也没有追杀他们。



  “他们既然要穿,那么我们直接跳水。”兔子这样想道。



  于是,第五局,SVA只留一名队员在木门内,其他人纷纷跳水第一时间避开了林一4S沙曼三人在B区的隔门穿射。



  但是好景不长,一行四人刚来到水下,兔子就惊骇的发现自己冒红光。



  等他发现警察桥洞上有把M4与一把AWP瞄着水下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许小年的M4点射把一人定住,然后余溪的AWP就把那个人迅速挂掉,短短几秒中,SVA又损失了两个人。



  “保枪!”剩下3点HP的兔子咬着牙,恨恨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两名匪徒又从水下退回小道,再从小道向基地退回。



  爬上小道的时候兔子还不忘瞧了一眼木门,木门门楣上仍然乒乒乓乓作响,看来那个4S还在那里不亦乐乎的穿射着。



  兔子庆幸的想道:还好这次没有穿死我们的人。



  这个念头刚转动,他忽然发现不对,因为驻守木门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挂了,难道……



  兔子猜测得没有错,在他们跳下水的时候,沙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闪进了木门,同时闪爆了SVA看管木门的匪徒。



  等到他们再从水中上,沙曼已经在匪基地等着他们了。



  “嗖嗖嗖嗖嗖!”M4的子弹从枪膛倾泻而出。



  这是兔子等人在已经进行了这么多局比赛后第一次见到了MDK | Crystal的真身,但同时也是最后一次。



  “见我者死!”兔子终于对Camper有这种感慨了。



  沙曼枪法并不是很好,但收拾残余的三名匪徒就只用了十发子弹。



  第四局在短短的一分钟内就结束了,双方队员都没怎么惊讶。



  对MDK来说,这种配合再正常不过。



  对SVA来说,长期被菜也相当正常。



  倒是七层裁判组围着电脑的一群人目瞪口呆了。



  “我怎么越看他们越像真正的MDK!”一名裁判员喃喃说道。



  “我看也像!”老刘也苦笑着。



  去年WCG的西南赛区预选赛上,他还亲自主裁了MDK的几场比赛,那时候MDK给他印象是穿射简直无敌。而现在这支MDK虽然ID不一样,但依然保持了穿射的风格,而且新的队员好象意识更加出色,像刚才MDK | Crystal这个胆大包天的包抄就是去年那支MDK所欠缺的。



  在裁判组人员议论声中,第五局到来。



  “这次让他们穿完了我们再按照老战术进行。”兔子对着话筒说道。



  SVA的其他队员点点头,这样一来不但可以在第一时间避免木门的穿射火力,而且也可以在水下再次避开桥洞的火力,到时候桥上桥下都是自己的人,桥洞的那两杆枪肯定不好应付自己方四个人。



  果然,木门门楣乱响了一阵后终于熄火了。



  “呵呵,就算是枪神也得换子弹嘛!”兔子乐呵呵的看着队友跳下了水,自己则进入桥洞。



  刚进桥洞还未绕过桥洞里的石头,兔子的显示屏“嘭”的一声就白了。



  “啊!怎么回事。”兔子吃惊了。



  短暂的几秒密麻枪响后,屏幕恢复过来,出现在兔子眼前一幕让他真正骇呆了:



  首先是自己与两名队友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匪桥洞不知什么时候涌过来三名警察,对面桥洞有两名警察,五把枪齐刷刷的对着河道下一阵乱射。



  他已经可以想象河道下的队友肯定是一片惨状,被这五把枪打成了马蜂窝。



  “Counter-Terroristswin!”



  “这……”SVA的所有人呆住了。



  好象他们这几次行动早在对方的预计之下,对方准备好了圈套等着他们来自投罗网。



  “该死的,这次咱们全部冲水,摸清情况了再老战术。”兔子双眼血红,成了名副其实的兔子了。



  这一次,冻结时间一过,五名匪徒全部沙鹰上路。



  准确的说,是下水。



  兔子几人也算聪明,沿找河道下的陆地走去,避免发出淌水声音。



  但令他们有些意外的是警察桥洞与吊桥上好象都没有CT通过。



  “扔雷!”兔子命令道,两名队员拿着手雷,拉开保险,退后几步,看情形是准备助跑后狠炸桥洞。



  但是,这名队员在跳起来的时候,河道另一头穿来一声惊天枪响,他手中雷永远也扔不出去了。



  兔子警觉的转身,这时,他才发现,B区爆破点的河道下整整齐齐的站着五名CT,黑洞洞的枪口正瞄准了他们。



  “不好!”兔子大叫一声,正准备开枪还击。



  但他与队友们的枪一人只开了一枪就全部倒在了水中。



  MDK几乎在一秒钟内把SVA全部刷了屏。



  冷汗湿透了兔子的背脊。



  MDK,果然名下无虚!



  “我就不信冲不出匪基地。”兔子发狠了,下半场的前五局,他们竟然连匪徒区域都迈不出去一步。



  “就算死也得给我死出去。”



  第六局,SVA冒着木门穿射的危险强行Rush了出去。



  直至CPL大赛结束的很久以后,林一才告诉兔子,他们下半场的每一局行动计划基本上都被MDK算计得分毫不差,所以无论他们SVA怎么冲怎么打,怎么都会撞在MDK最强大的火力之下。



  沙曼,许小年,4S三人最猛烈的狂风乱扫之势,SVA基本上没有什么抵抗之力。



  毕竟他们的实力本就不如MDK。



  兔子的比赛经验里,无论什么样的对手他多多少少都见过其特点。



  有的以枪法见长,有的以配合见长,有的以阴人见长,有的以区域防守见长,但像MDK这样的对手他是第一次见到。



  他们的特点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杀人与无形。



  因为到目前为止,他们每一次的死亡大都是被穿死或者是在白屏中,根本就看不到对方的身影,就像这一局,他们本是迅猛无比的Rush木门。



  但他们出去之后看见的不是古埃及的城墙,也不是熟悉的走廊与B区,更不是耀眼的破空闪电,而是一片接一片的白色,那种洁白无暇的白色,那种象征死亡的白色,也是闪光弹爆炸后的空白颜色。



  然后就是爆炸声,枪声,M4的急速枪声,AWP的轰鸣声,自己人的惨叫声,死亡声连成一片,交织在一起……



  最后,整个世界又恢复安静了,仿佛刚才发生的就是一场梦一样,一切都是梦境,一场恶梦。



  惟独千古不变的是Aztec的千年虫鸣,与一道道的神秘闪电,宣告着这片土地刚刚进行了一场杀戮,接下来仍然会上演千军万马厮杀的场面。



  宣告着这片土地,永远是英雄们的鏖战的天地,注定是鲜血与泪水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