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稳中求胜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二章 稳中求胜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六十二章 稳中求胜

  “老哥!”余溪以少有的严肃表情来到了MDK的战队区。



  林一这时已交代完给沙曼许小年下半场的防守任务,他转过头看见余溪,忽然愣了愣。



  因为他忽然发现余溪的双眼炯炯有神,整个人像一把尖刀在他面前,全身上下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逼人气势。



  中场短短的几分钟休息时间里,余溪从头到脚仿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余溪注视着林一,口气里透着无比的坚定,道:“老哥,下半场咱们的长枪局我一个人守B区。”



  林一的眉头已挑起,道:“哦?”



  余溪平静道:“我用AWP。”



  林一凝视着余溪起码整整有一分钟,然后才开口缓缓道:“老弟,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召到MDK来?”



  余溪没有说话。



  林一郑重道:“因为你比大多数人都肯苦练!”



  说完,林一立即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开。



  余溪的脸上却绽放出一丝感激的笑容来。



  够了,这已足够!



  林一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已给了他足够的信任,寄予了他莫大的希望。



  男人之间的友情就是这样,有时候不需要太多的言语,简单一句话,信任就已成为无条件的事,哪怕他们即将面对的是勇猛无敌的世界冠军,他们仍相信彼此都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信任,永远是坚不可摧的力量。



  “老子一定要让程然这个混蛋知道MDK的厉害,这样才能对得起老哥,还有龙少!”余溪暗暗的下定决心,缓步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在数十双眼睛的高度关注下,MDK与Scraft开始了下半场的比赛。



  HLTV的平面图上,Scraft第一局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高速冲向B区。



  “他们要Rush了。”白华惊呼道。



  平面图上,MDK的所有人却是集体Rush中路斜坡,速度丝毫不逊于Scraft。



  两队人同时杀到B区与中门上的空地,两名队长同时大喊了一声“停!”。



  平面图上,MDK与Scraft代表的圆圈突然就像中了魔法一样定在了原地。



  “可能有埋伏。”面对空荡得可怕的B区,1/5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站住不要动,注意B洞!”林一对Scraft把A区全部放弃的做法更是惊疑。



  在短暂的停留之后,双方队长都做出了令全场观众叹服的决定。



  Scraft的Marine单独留守B区埋C4,其他队员猛虎般向A区扑去。



  MDK这边,两人沿着原路返回,两人从小道退回,一人呆在中门,很显然林一已经猜到Scraft的主力队伍会来袭A区。



  观众们的心又开始跳了起来,MDK这次恐怕会认定C4埋在A区的,等A区的激战一过,想去拆C4都来不及了。



  果然,C4的声音一响起,从小道归来的许小年就发现A区的爆破点上居然蹲了两个匪徒,那一刻,他由衷的佩服起林一来了,若是平时比赛,他们会毫无疑问的追杀到B区,那样的话活生生的上了人家一个大当。



  这一局的交战情形反而形成了一群CT围剿匪徒的场面。



  A区的爆破点与中门斜坡,大房间与小道入口展开了激烈的枪战,由于C4爆炸的时间紧迫,双方队员再也没有任何的多余动作可言,一对一,硬碰硬,完完全全的枪法对拼。



  这其中4S的表现最为神勇,他从中门斜坡冲上CT基地的时候几乎一直在前进,脚步没有停过,左闪右跳,展转腾挪,“啪,啪啪,啪啪啪!”他边走边开枪,在移动中虽未击毙任何一个匪徒,但1/5等人全都被他狠狠的放了血。



  4S的枪法看得在场观众瞠目结舌一片:这种移动中的开枪居然也能这么准,而且一停一顿的走位实在令人太漂亮。



  正当A区的交火打得难分难解热火朝天的时候,B区却是静悄悄的一片。



  Marine握着一把钲亮的沙鹰正闲在爆破点无事可做。



  “打吧,打吧,开心的打吧,你们打得越闹热,我就越安全。”Marine得意的想道。



  恐怕这个时候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在爆破点木箱的另一边,有个CT正静悄悄的靠近他,像一个刺客一样,悄声无息的接近着目标。



  这个幽灵般的杀手正是MDK里以Camp出名的沙曼。



  在Scraft扑到A区开火的时候,林一就交代了沙曼,去B区拆C4。



  沙曼当然毫无疑问的执行林一的命令,对林一的命令,她只怀疑过唯一一次,就是在Pro与KK比赛横梁扔枪的那一次,从那以后的比赛里,林一就算让她自杀,她也马上做到。



  A区的激战依旧进行着,躲在大房间的 1/5忽然感觉到了不寻常,因为屏幕上的死亡字幕在不断刷新闪现,外面的CT也在不断开枪扔雷,各种迹象汇集在一起向他表明着一条非常可怕的信息:A区外面只有四个CT,那么还有一个CT去哪了呢?难道……



  “快,快,快退回去守C4。”1/5瞬间清醒过来,大喊道。



  大房间的两名匪徒立即火速后退,全力扑回B区。



  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沙曼以极其惊人的速度给了Marine一个超近距离的闪爆,这个闪爆的速度恐怕连以闪爆闻名的许小年都自叹拂如。



  干掉Marine后,沙曼迅速蹲下埋头拆弹,B区空地上立即传来了越来越大的脚步声。



  1/5心急如焚,换出小刀向木箱冲了过去。



  跟在匪徒P股后追击的林一与余溪更急,恨不得搬出一门大炮来把1/5给轰死。



  因为沙曼是单兵作战,而且任务艰巨,所以一开始林一就让她装备了防弹衣,这样做主要是确保她的生命安全,虽然她的“皮”厚,但此刻没有排雷钳,拆C4的时间大大的延长了。



  看台上,卓云等人紧张得差不多呼吸都快停止了,沙曼的屏幕上,拆雷显示的能量柱缓慢的延伸着,就像临死的人在垂死挣扎一样,只差一点点就可以得以拯救了,然而1/5两人已经来到了木箱前。



  “啪啪啪!”蹲在B区大门口的林一的枪响得比放鞭炮还快,1/5的身躯虽然被粘住了,但猛烈的火力似乎也不能阻止他接近沙曼了。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USP枪响。



  Heatshot!



  1/5被打得脑浆迸裂,身体在空中被打翻。



  “喀嚓!The bomb has been defused!”



  紧要关头,C4安全拆除,余溪的USP挽救了MDK。



  最后一名冲上去的匪徒虽击毙了沙曼,但这时也无力回天了。



  沙曼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刚才余溪的USP如果慢了零点几秒钟,那么她必死无疑,因为在她的视线里,1/5的身影已经出现,估计那个时候,1/5右手的食指已按下了鼠标的左键。



  余溪也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刚才的那一枪纯粹与枪法无关,而是在那种最危急的时刻他爆发了全身所有的潜力,他所有的能力与希望都凝聚在那一颗子弹上了。



  “还好,还好!”许小年不停的感叹着,但余溪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1/5气得两眼冒凶光。



  这个手枪局本是他精心算计对方的一局,结果反而被对方算计,他满以为对方会被自己拖延在A区,结果对方反而在A区拖延自己,为他们拆C4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这正应了一句老话:“聪明反被聪明误。”



  想到这里,1/5又惊又怒。



  他恼怒的是Scraft成名以来还没这样被人玩弄过,吃惊的是MDK的人是怎么洞悉他的阴谋的?



  这个问题后来余溪沙曼都问过林一:“为什么当时你就那么肯定他们一定会把C4埋在B区呢?”



  林一笑道:“这个问题很简单,你们想想,我们五个人一起冲出中门,结果A区一个人都没有,那么很明显,他们不是全在匪基地就是全在B区,所以我就让大家呆着,你们不要小看呆的这会,就是呆的这会我就猜出来了。”



  “我们呆的时候,他们并没有从匪基地出来,而B区那边却传来手雷爆炸声,那么很明显,他们一定是RushB区去了,因为那个时候这一局才开始十多秒,从他们出B洞门口开始,如果他们要埋C4,那么时间就应该在过去30秒左右的时候响起C4的声音,如果时间过去1分25秒的时候C4响起,那么证明C4肯定埋在A区,不过他们也算聪明,等到1分40秒的时候才埋C4,同时在A区开枪,目的就是把我们吸引A区去,正是因为时间差不对,我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沙曼道:“但这也不能说明他们就一定把C4埋在B区呀?”



  林一点点头,道:“确实不能,不过他们也露出了几点破绽我才完全看出的,第一,小年与余溪回防小道的时候居然没有遭遇任何抵抗就到了小道入口,这太不合常理,一般在A区埋了C4肯定会控制小道这种险要位置;第二,他们的火力分布有问题,当时交火的第一时间,我让石头冲出去吸引火力时就发现他们A区只有四个人,那时候B区就算没埋C4,阿曼也可以更好的支援。”



  许小年道:“万一他们故意拖延呢?那样不就真真假假了,我们不是也分不清他们到底C4埋什么地方了吗?”



  林一淡淡一笑,道:“一,上半场15局比赛,你们应该初步的了解他们是支什么样的队伍,慢打玩诈并不是他们的风格;二,我们上半场与他们打成了7:8的比分,可说是这个比分我们反而占了优势,那么他们下半场心态或多或少都有些急噪;三,他们对这个战术过于自信的是就在于提前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试想,一支正常的队伍会故意出卖自己的位置吗?否则小年一出去怎么就能看见A区爆破点有两个T站在正中央?”



  说到这里,众人这才信服的点头,林一的判断不但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迅速并正确,而且简直就是绝了。



  “我不是常提醒你们吗?CS是个智力游戏,光靠反应与枪法是不够的,还要靠这里。”说完,林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众人默然不语,个个低头思考着,思考着自己与他的差距。



  若是这番话被1/5听到的话恐怕也会叹服的,但他此刻已被气昏了。



  “RushB!”



  接到这个命令,Scraft的队员并不吃惊,Rush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



  Scraft这支队伍的特点就是尤其擅长做CT,如果一旦做了T反而放不开手脚,因为但凡与他们比赛过的队伍总是在他们做CT时就已经被打得丧失信心,所以他们做T时就不如做CT时那么得心应手了,毕竟拆弹专业户这个外号不是白来的。



  而在这场比赛中,MDK上半场把做CT的他们史无前例的打了个7:8出来,下半场Rush的次数自然会增多,何况他们的Rush本也不差,步伐,配合,技术都已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境界,所以第二局一开始,Scraft就又冲着B区来了,1/5认定MDK这次会被他们打得措手不及。



  这次,1/5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



  等着他们的是MDK | 4S这把最能防Rush的钢枪。



  “哒哒哒哒哒!”



  4S蹲在洞口外的小斜坡上,手里的M4喷出壮观华丽的火花,子弹如盛开在夜空里的浩瀚烟花般灿烂,4S整个人就像一道钢铁长城挡住了千军万马的冲击;枪声,惨叫声,鲜血,飞射而出的子弹壳,愤怒的枪口,像流云,像狂风,像雄师,像暴雨,像波涛……



  最后,一切归于平静,寂然无声,城堡又恢复一切正常的颜色。



  4S三十发子弹一颗不多一颗不少的用光,而Scraft五个人也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的全倒在B洞门口,地上血流成河,尸积成山。



  “Counter-Terrorists win!”短短几秒钟,4S就上演了本届CPL上第一个瞬间1V5的精彩一幕。



  “好!”看台上爆发出一阵猛烈的掌声。



  “哇,石头,好厉害!”李莉手舞足蹈。



  “啪啪啪啪!”林燕楠也使劲的鼓掌,连一向不会轻易喜形于色的卓云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4S得意洋洋的收起枪,道:“嘿嘿,你们大爷我终于露脸了。”



  林一等人不禁菀尔。



  1/5等人的心里却是更加雪亮:这确实是MDK,那支WCG上42场不败记录的MDK,最具代表的就是MDK | 4S与MDK | Wind的防Rush能力,1V4,1V5的场面在去年的WCG赛场上,他们两人不知上演了多少次。



  刚刚这一次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别说五个人同时Rush,就算来十个人他三十发子弹也能照样全部搞定。



  1/5的脸色彻底沉了下去。



  碰到这样的队伍,他只能怪自己队伍的运气太差,刚才的Rush,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他们都已经尽了全力,而且比平时的效果更胜许多,但还是全军覆没了。



  “这次让他们扔完闪光,一分四十五秒准时Rush。”1/5发了狠。



  是死是活都要废掉MDK一两把长枪才行。



  1/5的决策是对的,林一第三局确实把重兵都投入到了A区的防守上去了,偌大的一个B区只留下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余溪,林一如愿以偿的让余溪扛起了AWP,让他一个人单独挑起防守B区的重担。



  这时,余溪蹲在B区爆破点的平台上。



  这个位置是所有比赛地图里CT最得天独厚优势的狙击点,远,险,出口狭窄,视线辽阔,易守难攻,可以控制整个B区。



  1/5之所以敢一而再再二三的强冲B区,就是去年的WCG上,MDK没有一名能力十分强悍的狙击手。



  没有一个出色狙击手的队伍,始终都不是一支真正的高手队伍。1/5一直认为这也是MDK败给OPK的真正原因,但他忽略了现在在他面前的这支MDK已不同与从前的那支队伍。



  中场龙少辉的那番意味深长的话久久的回荡在余溪脑海里:集中集中再集中。



  此刻,余溪的视线与狙击镜中的红点已连成一线,狙击镜外的一切景物都不覆存在,他整个人似与枪都融为一体,圣僧打定入坐般定在那里稳如泰山。



  很久以后,中国的很多Cser都模仿着MDK这个狙击手的稳健风格。



  余溪的狙击有个很鲜明的特点,那就是能很长时间的蹲点后再一击必杀,这一点只要用过AWP的人都知道,要达到这种境界,有时候眼睛会盯得发痛,那种需要集中的精神简直会让人走火入魔。



  所以,当Scraft的第一个队员冲出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远处好象有个异样的黑点,这个念头刚一闪过脑海,余溪的AWP就立即把他轰翻在地,声音响彻云霄。



  再一看屏幕:MDK | Txwd。



  程然忽然笑了,Txwd这个ID他知道是余溪的,所以他不怕,这个菜鸟没有什么好怕的,于是,在第一个队员倒地后,程然一蹦一跳放心大胆的出去了。



  看台上的观众看得清清楚楚,狙击镜本来距离程然有十万八千里远,但从程然出现在狙击镜中的那一刻开始,狙击镜里的红点就像长了眼睛似的,随便他怎么跳怎么躲,紧紧的粘在他身上,甩都甩不掉。



  “砰——”AWP的破空之声震耳欲聋,程然的尸体从小平台上跌落了下来。



  “好!”场下龙少辉的声音更大,这口恶气,余溪总算是帮他出了。



  余溪的第三枪第四枪可以说让这届参加西南赛区的所有队伍都记住了他的ID。



  只见1/5换出匕首冲了出来。



  “砰!”余溪的AWP竟然被自己面前的木箱挡住,尽管挡住,但这一枪还是要了1/5一半的HP。



  1/5心里一紧,若是没这个箱子,他又玩完了,想到这里,他赶紧纵身一跳,准备跳下平台再图进攻。



  “砰!”这枪AWP比前两枪开枪间隔声似乎还要短,1/5的双脚还未接触到小平台下的青苔上,他的人就在半空中升仙了。



  “哇!”六层大厅爆发出一片整齐的惊叹声。



  “盲狙!”不少人惊呼。



  裁判铁面如山的表情也明显有些吃惊。



  余溪的第一枪击中1/5后并没有像其他狙击手那样用刀用雷来切换,而是让狙击枪自动装弹,在第二次开枪的间隙过程中,狙击镜是关闭着的,同时余溪也在不断移动,因为他要躲避Scraft其他人的沙鹰还击。



  但就是这个间隙期,他就开了枪,而且是下意识的瞄准木箱下端开枪,这一枪就像一个人漫不经心的泼出去一盆水一样,子弹透过木箱,穿在了1/5的身上,而且最难得的居然在半空中把他击落了。



  后来江航在看了余溪主视角的这个Demo后这样总结道:敌人不在B区,而是在他的心里,敌动心动,只有精神集中到极限才能做出这样的判断,想躲是躲不掉的,只有更快更准的开枪穿死他,但那种可能性等于零。



  在先后挂了Scraft的三名主力后,剩下的两名匪徒不退反进,一起跳下平台,气势汹汹的向爆破点跑来。



  余溪依旧不慌不忙的开镜,瞄准,开枪,又一名匪徒倒在了中央空地上,剩下的最后一名匪徒这时已冲上爆破点的斜坡,但在观众眼中,余溪仿佛根本就不惊慌,连换手枪的动作依然慢条斯理,有条不紊的。



  “啪!”最后一枪击中了近在咫尺的匪徒,但匪徒并未倒地身亡。



  “哒哒哒哒!”一串枪响从B区木门处响起,从A区赶来支援的许小年关键时候发挥了他的精准点射,保住了MDK这把珍贵的AWP。



  “Counter-Terrorists win!”



  “好!”观众们纷纷站起身来鼓掌道。



  白华兴奋的跳了起来大叫:“妈的,搞死他们这群死娃娃,弄死他们,我操他妈的经典了,无敌了,天下无敌。”



  旁边几个学生模样的人叹服道:“哇,啧啧,真是我的偶像,好厉害呀,这把狙击枪简直神了。”



  白华一听,骄傲的说道:“这个Txwd是我兄弟。”



  几个学生一听吃惊道:“哇,哥们,你太幸福了,你兄弟好厉害。”



  “对了,他的ID叫Txwd是什么意思?”



  白华得意道:“那就是天下无敌的意思!”



  几个人怔了怔,然后纷纷点头:“确实,真有点天下无敌的感觉,霸道,太霸道了!”



  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天下无敌。



  这一声直接感染了现场观众的情绪,观众们纷纷站了起来,整齐的吼着:天下无敌,,天下无敌,天下无敌!



  整个大厅又开始沸腾起来,摇晃起来,真有种耳目眩晕的感觉。



  余溪吁了口气,看了看四周,观众们都纷纷站立起来,好象手舞足蹈的吼着什么一样,他虽然听不到声音,但他能看见很多目光都是冲着自己而来的,看着观众们那热情而崇拜的表情,余溪笑了。



  他很感激。



  在这个只有生死黑白的虚拟世界里,人与人之间是没有距离的,你做得好,人们就会赞赏你,你做得不好,人们就不会关注你。



  刚才连续几枪的发挥稳定,人们已把掌声送给了他,他不觉得很满足很得意,他只觉得很感动,很感激,他感激所有热爱着CS的人们。



  李莉与白华也如释重负的大笑大叫开来。



  场下虽然激动,但MDK其他人的表情却异常镇静。



  余溪的AWP虽然很稳健,但却把他们看得心惊胆颤。



  尤其是4S等人,手心此刻早已湿透。



  看到余溪只剩下12点HP,林一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他的信任是值得的,余溪关键时刻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每一个MDK的队员就应该像他这样,对自己充满自信。



  一个对自己自信的Cser,起码也是一个成功的Cser。



  “做得好,余溪!”众人纷纷鼓励着他。



  余溪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憨憨的笑了。



  MDK一片士气大振。



  而Scraft这次却是陷入一片愁云惨雾里去了。



  “想不到这支MDK队伍里不仅是L与4S,其他人也一样有了不得,看来这次真的失算了。”1/5这样想道。



  程然茫然的注视着屏幕,本来他盘算着这次战胜了MDK后怎样好好羞辱余溪,但现在,恐怕等着难堪的是自己了,他实在想不通,余溪为什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强了,这才多久?还不到一年啊?这怎么可能呢?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本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但若一旦发生在自己眼前就变得跟变戏法一样神奇了,难以置信了。



  难道这就是CS带给人的刺激?程然无力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