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情变(上)
章节列表
第六十四章 情变(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六十四章 情变(上)

  初春,细雨连绵。



  陆月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别墅的窗户呼吸新鲜空气。



  上海这个海滨城市最大的好处就是空气清新,而且现在正值四月天,湿湿的雨点让空气变得十分清凉。



  做完一系列烦琐的美容护理后,陆月馨打开电脑,连上了CPL的主页。



  自CPL开赛以来,她已有了每天都要登陆CPL主页的习惯。



  CPL主页的访问量是非常惊人的,因为它总能在第一时间给全国的C迷作比赛情况的详细报道,而现在呈现在陆月馨眼前的是一行行十分醒目的标题:



  “战神归来,MDK战队重返CS舞台。”



  “MDK侠踪重现CPL西南赛区赛场!”



  “MDK昨日大败西南强队Scraft,点燃西南赛区战火!”



  “MDK非职业战队,全国各大俱乐部竞相签约!”



  ……



  再接着往下看是几张照片,照片上C城鸿运广场一片大乱的景象,正是昨天MDK与Scraft的比赛后众多粉丝狂呼乱叫的场面,而林一等人的真实照片记者却没有办法拍到,因为现场实在太乱了。



  陆月馨再瞧了瞧这几篇文章的访问量,她忍不住吃了一惊,点击量高达200多万人次。



  这是个什么概念?Lucky的提前出现,OPK战胜超级强队Cool的消息点击量都才30多万人次,而且那已算非常高的了。



  想不到MDK的出现造成这么大的轰动,实在令人吃惊。



  在CS的世界里,英雄们的名字虽然迟早会被历史抹去,但却永远铭刻在人们的心间。



  消失了一年还能如此万众瞩目,看来人们并没有忘记MDK。



  陆月馨很快下载了MDK与Scraft的比赛Demo,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后她才长出了口气。



  这支MDK似乎与去年那支MDK有很大不同,去年的MDK或多或少都能找出些缺点来,比如4S的冲动冒进,Dog的状态不稳定,Kim的AWP精准度不高,Wind的意识不好……但现在这支MDK可以说非但没有了这些缺点,而且保留了MDK一直以穿射闻名的特点,更令人吃惊的是现在的MDK新队员个个特点鲜明,比原来的可说更加厉害,从这场比赛里就能看出。



  这个Demo留给陆月馨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沙曼下半场第一局悄悄拆C4的那一幕,那一幕不说别的,单凭沙曼冷静得一直拆弹不动的那份心理素质简直就没得话说。她开始有点迷茫了,沙曼离开LOST之后才短短几个月进步就如此神速,而且意识变得极好,MDK难道真是个产生天才的战队?



  她实在想不通。



  就算以前她教林一学CS的时候林一都没有这样出色的进步,那时候,林一很多最基本的东西都需要好几天的练习才可以完全掌握。



  一想起林一,陆月馨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动人的微笑。



  那笑容很甜蜜,但很快又显得有些无奈。



  算算时间,他们分手已有一年了,这一年里,他们已成了这个世界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一年啊,有时候感觉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陆月馨忍不住感叹着,虽然与仇天的日子很平静,但却绝没有与林一在一起的日子那么快乐。



  因为在她的心里,仇天实则是她的亲人,林一才是真正的爱人。



  与亲人一起是种习惯,与爱人一起才会真正的快乐,而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



  许久,她站起身,依着窗户,凝视着霏霏细雨的天际出神,电脑的音响里播放着刘若英《四月天》,久久回荡在她心间,像极了她此刻的心情:



  四月天,梅雨厌厌,在窗前;



  淋湿的燕,在屋檐;



  四月天,总是带伞的思念;



  我想见,你的脸;



  念你的时光,比相聚长



  怨你的界限,比爱短;



  给你的逃亡,无限宽广;



  直到你心慌;



  放你走,换我忧,忧快乐,忧温柔;



  太过蹉跎,我并非别无选择,只是不想再错;



  也许我真的爱的;你给不了我



  换我走,放你过,过缘份,过执著;



  享受漂泊,在另个四月他日,陌生地重逢;



  愿你快活,而我也自由



  ……



  “在想什么?我的宝贝!”门不知什么时候开了,仇天悄悄从背后抱住了她。



  陆月馨微笑着转过身,道:“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是要全天训练吗?”



  仇天笑眯眯的举起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在她面前扬了扬,道:“我今天专门请了一天假回来陪你!”



  陆月馨诧声道:“请假陪我?”



  仇天笑道:“亲爱的,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陆月馨疑惑道:“今天是什么生日?”



  仇天道:“今天是我们认识一周年的纪念日,我专门给你买了这个来!”说完,把盒子塞到了陆月馨的手中。



  陆月馨怔了怔,随即又露出一丝微笑来,拆开盒子道:“谢谢!”



  仇天微笑着注视着她,每一次看见她那种动人心扉的笑容,他的心里就觉得很快乐。



  盒子打开的时候,整个房间一刹那都亮起来了,金光闪闪的。



  里面装着一条手链,白金做的手链。



  金色的光芒印亮陆月馨的脸上,陆月馨的表情显得很兴奋。



  只要是女人,见到这些东西不开心那是不可能的。



  仇天笑道:“喜欢吧,我帮你戴上。”



  他取出手链,温柔的拉起陆月馨的手,他忽然发现陆月馨的左手上竟然早已戴了一条手链。



  那条手链看上去很明显是镀金的,不少金边开始脱落,有些边缘地方甚至已明显锈迹斑斑了。



  仇天怔了怔,一股负疚感在他心里油然而生,他忽然发现自己对未婚妻的关怀实在太少了,竟连她手上的手链居然破败成这个样子都还未曾发现,对大都男人来说,细心永远是一个女人衡量自己丈夫或是男朋友的重要标准。



  仇天皱了皱眉,道:“怎么还带着这种东西呢?扔了吧!”



  他的意识里,像他与陆月馨这种家庭的人是从来不会买劣质商品的。



  “不!”陆月馨忽然开口冒了这样一句话来,这句话说出来,仇天惊讶极了。



  陆月馨对他从来都很温柔,很顺从,恐怕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说不这个字。



  “为什么?”仇天拿着手链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那一刻,陆月馨的表情忽然显得有些失神,她迅速把目光转到窗户上去。



  仇天用着怀疑的目光盯着陆月馨左手上的手链,道:“这手链你带多久了?”



  陆月馨沉默许久,道:“有一段时间了。”



  仇天又皱了皱眉头,他不明白这种次品为什么陆月馨好象把它当作珍宝一样戴着,他知道陆月馨用的东西从来不会很便宜,一般都是市面上最流行最昂贵最有档次的玩意,比如上次LV的新款皮包都是她亲自到英国去买回来的。



  这样一条又破又旧的手链她居然喜欢,难道它什么特别的意义。



  仇天道:“这手链是不是有什么来历?”



  陆月馨沉默良久,终于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是的!”



  仇天注视着陆月馨的复杂表情,好半天他突然道:“是不是姓林的小子以前送给你的?”



  陆月馨面无表情。



  仇天也开始沉默。



  一阵叫人窒息般的沉默,沉默已说明了仇天的猜测变为了事实。



  仇天道:“你不肯取下来?”



  陆月馨忽然叹了口气,缓缓道:“这条手链是他留给我唯一的一件东西。”



  这句话说了出来,仇天只觉得的自己刚进门时那颗充满愉快的心此刻变得冰冷一片,迅速下沉,随即一股怒火猛然窜上了他的脑门。



  但他还是强行把这股气压了下去,因为他是仇天,不是别人,长期的CS比赛已使他学会怎样控制自己的怒火。



  仇天的口气忽然变得很不客气,盯着陆月馨道:“你别忘记,你可是我仇天未过门的妻子。”



  陆月馨平静的注视着他,道:“我知道!”



  仇天道:“你既然知道那还不赶快把它取下来。”



  陆月馨道:“我不能取下它。”



  仇天不再说话,脸色已相当难看。



  陆月馨再次转过头,瞧着那漫天纷飞的细雨出神道:“我知道,我是你仇天的未婚妻,但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仇天没有出声。



  陆月馨道:“我们是通过恋爱而订下婚姻的吗?”



  仇天怔了怔。



  陆月馨幽幽道:“我们当然不是,所以我想告诉你,恋爱是一回事,婚姻又是另一回事,这个手链是我与他热恋的时候他送给我的,那时候他很穷,这条手链花了他大半个月的工钱,而且还是跑了很多地方才买到的,为了这条手链,他吃了很多苦,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曾经对我的情意,我会永远都记得。”



  说这话的时候,陆月馨的表情很明显已沉侵在过去的回忆中,仇天愣在了原地。



  他突然发觉,他很不了解陆月馨,很不了解自己的未婚妻。



  陆月馨平时喜欢穿的,喜欢用的,喜欢戴的,喜欢吃的,兴趣,爱好等等他几乎一概不知,在他的脑子里,一天出现频率最高的词就是枪法,配合,战术,意识,走位,卡点,地图,战队,比赛,冠军……



  他一直以为自己总是很懂她的,他现在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厉害。



  男人在女人面前最大的毛病就是自以为是,大都男人以为一旦得到了一个女人就是很深刻的了解那个女人了,而且那个女人便会对自己死心塌地了。



  但现在站在仇天面前的陆月馨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多愁善感,变得几许凄美,变成了一个待在深闺饱受相思折磨的痴情女子。



  眼前这个陆月馨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脸上永远挂着甜美,礼貌笑容的陆月馨了,她已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平凡的女子,一个真实的人。



  仇天道:“我们之间难道就没有情意?”



  陆月馨道:“有,但那不同,我们面对的是婚姻,需要的是责任,是对我们各自家族的责任,这样的情意是建立在两家人利益基础之上的,那不属于爱情的范畴,我想这些事情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仇天铁青着脸,问出一句情商等于零的话来:“难道你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喜欢过我?”



  陆月馨叹息着,道:“我并不想骗你!”



  仇天怒道:“好,那你说!”



  陆月馨沉默着,点点头,道:“是的!”



  仇天顿时感觉从头到脚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心里已经完全凉透了。



  他与陆月馨之间有没有过恋爱,这个问题其实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仇天对陆月馨付出的是确确实实的真情实意。



  去年的今天陆定坤带着陆月馨来到上海从虹桥机场出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被陆月馨那种与生俱来的美丽深深的迷住了,那时候他就在想,这么美的女孩子竟是我仇天的未婚妻,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她,爱她一生一世。



  只是他不知道,他与陆月馨之间的幸福是用牺牲陆月馨与林一之间的爱情为代价的,林一被陆定坤用各种手段逼退的详细过程他一概不知,陆定坤曾给他提过林一,形容林一为地痞,流氓,下三滥,骗子。



  他一直也认为林一是这样的人,但自从那次去过C城后,他就发现事情并非他想象中那么简单,而且每次一提到林一,陆月馨的表情就奇怪得很,他实在是想不通,林一究竟有什么魔力,使得陆月馨对他念念不忘。



  仇天沉思着,陆月馨却开口道:“我可以骗你,骗你爸,还有我爸爸,但我没办法骗自己,我还要与你生活几十年,起码我应该明白,我心里爱的人是谁。”



  仇天顿时恼怒起来,大声道:“凭什么,凭什么,我哪点比不上那个穷小子,你说,你说。”



  陆月馨无奈的看了看开始失态的仇天,轻轻道:“无论哪个方面你都比他优秀,但是,我要告诉你,在我心里,你是永远不能代替他的。”



  仇天彻底失去了理智,咆哮着道:“为什么,为什么?”



  陆月馨叹了口气,望着远方,喃喃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仇天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



  一个男人最感可怕最感耻辱的事情就是自己的妻子心里装着的人居然不是自己,而且最叫人气恼的是输在一个各方面都比不上自己的人的手里。



  陆月馨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道:“他也许很多方面都不如你,但有的地方你是永远也超不过他的,起码他有很多可靠的朋友,石顺,梁风,苟小第,金扬,康达,山田光子……而你呢?你与我一样,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是不是觉得很可悲!”



  仇天呆呆的注视着陆月馨。



  现在他面前的陆月馨才是坚强的,真实的,冷静的,也许这才是她最本真的一面,他们都应该像普通人一样,快乐自由的生活,有着很多朋友,为了希望为了未来而奋斗。他们有地位有财富有权利有洋房有汽车有……他们有的是这个世界大都数人都在追求的东西,但是他们却没有大都数人都有的东西:爱情与友谊。



  这就是那些天生贵族们的悲哀,越是平凡的东西越是觉得珍贵,其实越是平凡的东西恰恰就是最珍贵的。



  也许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上天给了你一样东西肯定会取走另一样,给了你金钱必然剥夺你的快乐,给了你友情必然让你失去名利。



  仇天盯着陆月馨大约好几分钟,他忽然砰的一声关上门转身而去。



  陆月馨见他离去,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我已经错过一次了,今天告诉你真相,是我真的不想再错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