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情变(下)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五章 情变(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六十五章 情变(下)

  雨依旧淅沥。



  飘散在城市傍晚的夜空中,像一面网。



  仇天就站在OPK训练室外的走廊上注视着漫天细雨发呆,他的心思似已被网住。



  罗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旁边。



  仇天今天一天的脸色都不怎么好,想必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发生,这种感觉罗强已很明显。



  “队长!”罗强轻轻喊道。



  仇天并没有回头,依旧注视着天际出神,他口中喃喃道:“V!”



  罗强道:“队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脸色这么难看。”



  仇天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罗强追问道:“出了什么事情?能不能给我说一下。”



  仇天苦笑着,像是在喃喃自语:“V,你有没有恋爱过?”



  罗强怔了怔,这个问题很明显出乎他的意料,这个平时异常稳重冷静的队长居然会提这种问题出来,想必也是为情所困了。



  他摇了摇头,道:“没有过,但我也不想有。”



  仇天也怔了怔,道:“为什么?”



  罗强苦笑着,没有答话。



  因为他知道,仇天是无法了解像自己这种人距离爱情这个东西有多么遥远,世界上的人其实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爱情美满的人,另一种是被爱情拒绝的人,而他无疑就是后者,因为爱情这个东西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拥有的。



  许久,罗强意味深长的看着仇天,缓缓道:“队长,你知不知道,一个好的Cser是不应该有感情的。”



  仇天迟疑的注视着他,以前罗强也这样说过,他不以为然,但到现在他仍然很茫然,对这个道理,他始终没有真正明白过。



  罗强道:“CS是无情的,如果你心中有情,你的手就不会那么快那么狠了,你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们是职业选手,我们不能违背这个游戏的规则。”



  仇天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叹气。



  在CS的世界里,有太多的东西是他无法忘记的。



  疯狂连杀时带来的那种刺激感,枪支怒吼时那种酣畅淋漓感,与兄弟们一起同生共死的默契感,战胜强敌后那种欣喜若狂感……这些,永远不是真实世界能带给他的。



  但是,真实世界带给他的,也同样让他难以忘怀。



  第一次见到陆月馨时那种心灵悸动感,与陆月馨在游轮上举行盛大订婚仪式的幸福感,两个人在一起时那种一生一世都难以忘记的温柔触骨感,久别重逢后的甜蜜感……这些,永远也不是虚拟的CS世界可以制造的。



  他不明白,自己本是一个在赛场上最能主持大局的人,想不到居然也会犯下如此失误——为情所困,难道真如罗强所说,一个好的Cser是不能有感情的?一个Cser一旦为情所困,什么事就做不下去了。



  今天来到俱乐部,自己整整一天都在走廊上,也不参加训练,CPL正在进行,这样下去并不是个办法。



  还是找找她吧,毕竟那是自己的妻子,要一辈子共同生活几十年的人。



  想到这里,仇天正准备抬脚,江航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他身边,伸手按住他肩膀,道:“天哥!”



  “Rain,怎么是你?”仇天赫然发现罗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去,江航来到了他背后。



  江航面色严肃道:“我听叔叔说,你和嫂子好象吵架了?”



  仇天平静的说道:“没有!”



  江航道:“你还真是个倔脾气,你一天都不碰CS,难道当兄弟的还看不出来?”



  仇天勉强笑了笑,缓缓道:“也不是吵架,只是发生了点小误会。”



  江航道:“小误会,我看不是吧,嫂子今天都已经飞回C城了。”



  仇天吃惊道:“什么?不可能吧,她怎么说走就走了,连我都不知道!”



  江航笑道:“你瞧,你还在嘴硬,说什么小误会,哎,天哥,不是我说你,女人是需要甜言蜜语的,需要哄的,更需要时间去多陪陪的,这方面你可得像我学学才是!”



  仇天苦笑了一声,沉默着不说话。



  确实,对女人的经验,他不如江航。在没有认识陆月馨之前,他也接触过不少女人,大都都是来投怀送抱的,但他并没有接受,他满以为自己很了解女人了,但他现在才发觉不是那么一回事。如果说在CS的战场上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变化,他绝对有信心去应付,但像昨天他与陆月馨发生了这么一件事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忽然联想起一句老话:男人一旦遇到自己深爱的那个女子,那么他就成了感情白痴,什么都不懂了,什么都奋不顾身了。



  江航道:“别这么不开心,嫂子她去C城,过两天就回心转意回来了,相信我,走,咱们不如找个地方喝两杯去,反正你现在也无法安下心来训练。”



  仇天点点头,道:“也好!”



  * * *



  上海的高档酒吧总是给人一种十里洋场,金粉世界的感觉,在这里,只要你有钱,美酒喝不完,佳人也多得眼花缭乱。



  仇天与江航径直坐在吧台上,四周是装饰豪华,情调高雅的大厅,但却人声鼎沸。



  两人一人要了一扎啤酒,仇天甚至不要小杯子,端着装酒的扎杯就一饮而尽,喝完,他把杯子推到服务台道:“Boy,再来一扎。”



  江航吃惊的注视着他,道:“天哥,别这么喝,你这是在玩命了,温柔点。”



  也许是酒精的原因,仇天的眼睛在酒吧扑朔迷离的灯光下开始发亮起来。



  他摇摇头,不停的叹息着。



  江航端着杯子发呆,仇天平常给人的印象始终是一副胸有成竹,处惊不乱的模样,但是现在,他看上去比自己从前认识林一的时候还糟糕。



  那时候,林一看上去庸懒无力,有事无事都在酗酒,感觉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而现在的仇天虽然表情还有些镇定,但全身上下透露出来的是一种失魂落魄的感觉。



  难道他与嫂子发生了什么惊人的大事,江航暗自这样想道。



  许久,随着酒吧伤感音乐的升腾,仇天才喃喃道:“Rain!”



  江航立即放下杯子,关心道:“天哥!”



  仇天长叹道:“Rain,你告诉我,恋爱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



  江航愣了愣,他忽觉得仇天这个问题有点好笑,大家的年龄都已不小了,竟还不知道恋爱的感觉,但很快他又发现仇天的口气不对,他这样问必定有他的深意。



  江航也叹了口气,注视着被灯光映得发亮的酒杯,喃喃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如果真是喜欢上那个人了,总是天天想着她,恨不得马上飞到她身边去见她,就算与她一起走马路,那也是很快乐的事。”



  说这话的时候,江航的口气无比惆怅,因为他想起了沙曼,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是否还是那么害羞?



  一股浓浓的思念迅速在他心间蔓延开来。



  仇天愣愣注视着桌面。



  他忽然觉得,陆月馨与他一起的时候,他并没有这样的感觉,比如每次在上海与C城之间来回飞来飞去,他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分开后也并没有难舍难分的感觉,直到昨天陆月馨对他坦露心迹,他才发现他与她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变得十分遥远了,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失去后才知道珍惜。



  江航又喝下一杯酒,长吐了一口气道:“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仇天道:“谁!”



  江航道:“就是林一与沙曼他们。”



  一听到林一这个名字,仇天的脸色立即变了。



  “Rain!”仇天沉着脸道。



  江航道:“怎么了?”



  仇天道:“你觉得林一是个什么样的人?”



  江航道:“林老兄吗?呵呵,我也说不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呆在一起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仇天道:“那你觉得在C城那段时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江航顿时心里掠过一丝暖流,喃喃道:“我也说不清楚那是种什么感觉,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我总觉得他很可怜很胆小,但后来我觉得与他呆在一起总是有种很塌实的感觉,这段时间回来后,一想起他就觉得很开心,也许,他就是那种人,那种能给别人带来快乐的人,虽然他自己本身并不快乐。”



  听完,仇天又把一扎啤酒仰头喝下,道:“我真是不明白。”



  江航不解道:“不明白什么?”



  仇天叹息着,道:“我真是不明白,馨儿为什么老是对他恋恋不忘,而且还是那样喜欢他。”



  江航吃惊的瞪着仇天,失声道:“不,不可能吧?”



  仇天道:“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江航注视着仇天,他的概念里,陆月馨都差不多算是嫁给江航了,怎么可能对林一还有所牵挂呢?



  仇天露出一丝富有哲理的笑容,道:“嫁不嫁人是一回事,爱不爱人又是另一回事,嫁了并不一定代表爱,爱了也并不意味着要嫁。”



  江航道:“天哥,你就别给我打哑谜了,快给我说说你和嫂子怎么了?”



  仇天道:“我都说了,你怎么还不明白?”



  江航失声道:“难道,难道嫂子今天突然回C城就是找林一去了?”



  仇天沉默着不说话,但心里也暗自担心着,这种事情谁也不能保证它一定就不会发生。



  呆立半晌,江航道:“天哥,听我说,你得赶快去C城一趟,去把嫂子找回来。”



  仇天摇摇头,沉着脸道:“不行。”



  江航愕然道:“为什么?”



  仇天道:“CPL的下一轮比赛后天就要进行了,我身为队长,必须以大局为重。”



  江航道:“但是……”



  仇天立即打断他,道:“我今天喝得已经够多的了,先回去了。”



  江航愣愣的注视着仇天离开的背影。



  他也忽然读不懂仇天了,刚刚来酒吧的时候仇天一副心事重重愁云惨雾的模样,短暂的交谈后,仇天又恢复了赛场上那种坚毅决断,果敢沉稳的本色。



  也许只有CS才是他的最爱吧,其他的都是次要的,江航暗自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