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枪与玫瑰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七章 枪与玫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六十七章 枪与玫瑰

  翌晨,鸿运广场。



  电梯缓缓的上升着,燕雯静静的注视着广场下变得越来越小的景物,世界也开始在她眼中变地渺小起来。



  队友边晴站在她身旁,不安的问了一声:“大姐!”



  燕雯这才把目光转过来,道:“还有什么问题吗?”她的口气充满了一股说不出的严肃与低沉,无论是谁都想象不出外表如此温柔的女子说出的话语却直比男人还刚毅。



  边晴道:“大姐,这次咱们来参加CPL,没有想到会遭遇到MDK。”



  燕雯冷笑道:“就算遇到Mouz,遇到了GOL,遇到3D,甚至遇到SK,我都有办法让他们全部阴沟翻船。”



  这句话若是其他人听到了,难免都会嘲笑这个女子的狂妄与无知,但边晴却知道她们的带头大姐绝非空口说大话。



  因为她知道,她们GR战队完全有这个能力。



  GR战队的全称是英文Gun And Rose:枪与玫瑰。



  这支队伍的名字几乎从来没有在任何赛事上出现过,只是在这届CPL上GR才渐渐被西南赛区很少一部分人们所知晓。



  这是一支清一色的女子战队,队长燕雯,队员边晴,单芳,刘哓哓,丁雪。



  从2001年开始,这五个人就组合在一起开始练习CS,她们的练习与大都队伍一样,练枪,练配合,练比赛,但从来不参加正规比赛,而且她们的主练地却是在号称全世界高手坟墓的A战网上。



  所以她们与外界的关系是断开了的,但这同时给她们带来了好处,她们可以安稳的一心一意的修炼。



  正所谓三年磨一剑,今年的CPL报名之时,燕雯认为时机终于到来,因为CS比赛不再有男女之分,现在正是她们GR扬眉剑出鞘的时候,这把利剑不出则已,一出惊人,正如同MDK与OPK在去年国内的WCG上,短短几个月就把中国的CS格局搅了个天翻地覆,乾坤倒转。



  所以,今年GR的出现也要达到这样的效果,这就是燕雯的目标,她就是要让所有男性Cser明白一个道理,在中国,女性永远是不可忽视的。



  饶是如此,但CPL西南赛区预选赛的A组淘汰赛上,GR并没有过多暴露出自己的实力,那也是因为她们遭遇的对手不强,所以顺利从小组出现进入了前24强。



  而MDK从战胜了Scraft后也未遇上十分可怕的对手,也比较顺利的进入了24强。



  但这次,无论是MDK还是GR,他们都不一定能轻松的晋级下一轮了,因为现在他们马上就要遭遇,注定有支队会被打入败者组。



  想到这里,丁雪不安道:“大姐,我听说神州星际联盟的Scraft被MDK打得弃了权。”



  燕雯瞪了她一眼,道:“怎么,你是不是害怕了?”



  丁雪慌忙摆手道:“那倒不是,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MDK比一般的队伍都还要强,既然他们能击败强队Scraft,就一定不简单,我们还是要小心些。”



  燕雯冷笑道:“强队?Scraft这种队伍也能叫强队?”



  边晴沉吟着,道:“Scraft在C城精英挑战赛是亚军,而且在去年的川渝对抗赛中获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燕雯的笑容显得更不屑了,她道:“这又能证明什么呢?那不过是虚名,除非它是WCG的世界前三名我才怕它,它既然不是我们为什么要担心?”



  丁雪道:“可是……”



  燕雯立即打断了她,道:“一支队伍无论实力如何都要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像Scraft这种打到半途就开溜的队伍算什么?他们这种队伍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CS,战斗到底这个道理都不懂,他们就算再练一百年也同样不配叫强队,大家明白吗?”



  燕雯的炯炯目光扫过每个队员的脸,众人都信服的注视着她。



  在CS里,队长的涵义是非常宽广的,队长不但是一支队伍的领导与战术指导者,更是全队人的指向标与精神领袖,队长这个称呼在这三年的朝夕相处中大家都毫无异议的认定燕雯当之无愧。



  议论中,电梯停在了六层。



  走出电梯,GR的每个队员都发现今天鸿运广场六层的摆设与以往都不相同。



  平时拥挤不堪的大厅今天空荡荡的,只有最中央新搭起了比赛台,台上是一个大大的全透明的隔音玻璃房间,房间里就只有两张长长的比赛桌,桌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两排电脑,而房间四周全是观众席位,此刻已经坐满了前来观战的观众。



  看到这个房间,燕雯满意的点了点头,中国的CS比赛越来越规范了。



  这次CPL西南赛区共参加1900多支队伍,不可否认其中菜鸟队伍还是占了相当一部分,如果按照CPL的正规赛制即三图双败制,那么仅是预选赛那就不知要打到猴年马月去了,而现在24强已经产生,规则马上采用标准的正规赛制了。



  看到这个玻璃房间,林一的脸却沉了下去。



  他当然也知道正规的CPL联赛制度,不能窥屏,不能交头接耳,不能一键买枪,不能打字(队长除外),这对MDK这支新军来说无疑是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前面的比赛,交流,说话,打字都可以,包括在C大举行的联合会杯比赛都可以,但正规的CPL就不行了。



  林一赶紧就地在比赛场地里交代起战术来了。



  这场比赛的一共三张图,都是双方随机选择的发电厂,沙漠二,火车站。



  实际上比赛时间与过程是相当漫长的,林一也只能交代大家开局怎么打,中途与后面的残局只能依靠大家的默契程度与个人意识了。



  这对刚组建不久的MDK绝对是个极大的考验。



  喧哗声中,比赛迅速开始:



  时间:2004年4月15日



  地点:中国C城鸿运广场六层



  比赛双方:MDK VS GR



  比赛地图:De_Nuke



  比赛队员:



  MDK | L 林一



  MDK | 4S 石顺



  MDK | Knight 许小年



  MDK | Crystal 沙曼



  MDK | Romantic 林燕楠



  GR | Kiss 燕雯



  GR | Sunshine 边晴



  GR | LoveR 刘哓哓



  GR | Funny 单芳



  GR | Snow 丁雪



  R3的字样出现在每个人的屏幕上后,双方队员都握紧了鼠标。



  对这场比赛,GR引起了足够的重视,赛前燕雯已把MDK前几场的比赛Demo翻来覆去的研究了十多次,她总结出一个对付MDK的办法,那就是“温柔”。



  边晴曾不解的问过:“什么温柔?”



  燕雯道:“MDK这种队伍一开始不会来势凶猛,但一旦遭到强烈打击,在比赛中的某一个阶段就会爆发出惊人的反击力量,与SVA,Scraft的那几个1V5就是MDK在对手的强力打击下爆发的,而且一爆发出来,对手就喊吃不消了。”



  所以比赛后一定要尽量的放慢节奏,不要把对方逼得太急,这是燕雯在第一幅图上的作战思想。



  果然,先做CT的MDK一开始就采取了大胆前压的阵型,两人走B区通道,两人直扑广场,一人镇守A区。



  而GR的人全在匪徒基地外的屋顶上蹲着,看情形似乎在等MDK来剿灭她们。



  30秒时间过去了!



  1分钟时间过去了!



  1分30秒时间过去了!



  双方似乎都在僵持,丝毫没有主动出击的意思。



  全场观众都有些费解:怎么还不出击呢?



  七层裁判组的老刘等人却是心里雪亮:真正的比赛就是心理较量,GR与MDK目前的状况就是对拼耐性,沉得住气的就是最后胜利者。



  果然,1分49秒的时候,防守在A区广场的4S向匪徒基地扔出一颗闪光后就探个头出去试图瞧瞧对面情况。



  他实在是忍不住了,让他出去送死都可以,让他在原地等死那是万万不行的。



  4S这颗脑袋一探出去,屋顶上5把Golck全部对准了他。



  “啪啪啪啪啪!”一阵乱枪响过,可怜的4S顿时被打成了马蜂窝。



  “你奶奶的,这群娘们!”4S气得牙痒痒的。



  “行动!”命令一发出来,GR的人纷纷跳下屋顶冲着广场直扑而来。



  在HLTV上,MDK的阵型也迅速开始变化,与4S的一起的沙曼立即后退,林一钻进小木屋,与杀上来的许小年林燕楠汇合。



  “他们去广场了。”林一一瞧许小年停住脚步把枪瞄准自己的动作,立即会意。



  “退!”



  “退!”



  “退!”



  许小年,林燕楠,沙曼三个人的大脑里都闪现出这个字来。



  依旧前来观看MDK比赛的刘召几乎与场上他们三个人的想法一样。



  比赛一开始,双方就像两把利剑在相互对峙,等着对方先出招,结果MDK先出招就先中招,一中招破绽就出来了, GR就顺着这个破绽刺了出去,而MDK现在就只能退后防守。



  在观众紧张的紧张注视下,只见许小年与林燕楠同时退到了B区斜坡上。



  在台下注视的白华等人暗自好笑:这两口子什么时候都是共同进退,难怪林一会把他们两人安排在B区,夫妻兵确实比一般人都有默契。



  而广场这边,沙曼退的位置可说十分阴险,她此刻蹲在警察基地出来三个重叠着的木箱后,手里USP瞄准了广场下B区地下通道的进口处,这个位置,GR的人想发现她都难。



  4S见状暗自骂道:都说最毒妇人心呀,他奶奶的真够阴的。



  MDK唯一原地不动的人就是林一。



  “他为什么不行动呢?”刘召不解的问道。



  Rote回答道:“他这招叫以静制动。”



  “?”刘召显然还是不明白。



  Rote道:“他可能是在判断GR的行动目标。”



  刘召恍然大悟,GR现在的行动去A去B都说不定。



  Rote并没有猜错,林一此刻已愣在了原地。



  不光是他,林燕楠,沙曼,许小年此刻都愣住了。



  MDK的四个人几乎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一场比赛来:在C大联合会杯的比赛上,Pro对阵KK的那场比赛,林一与沙曼佯装从通风管道进入B区埋C4,引得KK主力全部上当。



  现在的GR会不会也采用这种手法。



  这个问题不光是MDK的人在紧张的思考,台下的余溪白华等人也在暗自担心,全场观众更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双方队员的行动。



  愣了片刻,许小年忽然挥了挥枪,林燕楠立即会意,许小年是要自己与他一起下B区守卫爆破点。



  因为无论GR怎么来攻,B区始终需要人来防守。



  战场上,始终会有伤亡的,紧急关头,许小年已决定用自己的牺牲来充当这局胜利的中流砥柱。



  而广场这边,沙曼已经放弃了地下通道入口的防守,改走上B区的斜坡,她的听觉可以判断对方的人数,但却判断不了对方的意图。



  林一还是不为所动,因为他在这个时候已经听到了通道管道破碎的声音,接着有匪徒钻下去的声音。



  他屏住呼吸,凝神倾听着对方发出的各种声音的节奏。



  手雷爆炸声,管道破裂声,大得惊人的脚步声,什么声音都有,惟独没有那个让人把神经绷紧的C4启动声。



  C4不响,林一也不会动,在C4声响起之前,对方的各种声音若是有一点不对劲,他就能立即判断对方的意图。



  GR这边,五个人相继钻下B区后,被打碎的通风口竟然无声无息的又钻上来一个人——燕雯。



  很快,C4的声音就响起了。



  “The bomb has been planted!”这警示声刚一响起,B区下层立即传来了密密麻麻的交火声。



  MDK的正面火力与GR的主力部队交上了手。



  但全场的观众全都为MDK捏着一把冷汗,因为C4现在埋在A区房间的正中央。



  “GR的这些女生了不得,这招好阴险。”余溪感叹道。



  B区下层打得难分胜负的时候,电子屏幕已把主视角切换到林一与燕雯的屏幕上来了。



  在C4埋下的时候,林一的脚步就向小木屋开始移动,场下MDK的粉丝立即激动开来:L就是L,什么阴招能骗过他?



  而燕雯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C4启动后,她并没有找地方隐藏来等CT拆弹,而是径直站在C4上等着。



  她这简简单单随便的一站却让在场的大都行家立即敬佩起来。



  她站的这个位置虽然面对着四面八方的进口,但她却同样可以通过中央箱子的掩护躲避四面八方的火力,这一站的位置可说非常的巧妙,以不变应万变。



  燕雯刚一站定,忽然就听到右边房间里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嗖“声,她知道那是枪切换成匕首的声音,她猛的掉转枪口。



  就在这时,揣着小刀的林一猴子一样的跳了出来,落地后又一个凌空大跳,只是第二次跳跃动作没有第一次那么大。



  偏偏就是这么两跳,燕雯的小手枪竟然没能击中他。



  原因主要在于林一来得太突然,二则是燕雯的注意力也未完全落在小木屋。



  她的意识里,MDK应该会在很晚的时候发现他的计谋,然后从通风管爬上来,但是没想到她的计划林一居然一开始就洞悉了,而且突然杀出,反而把她吓了一跳。



  林一的跳跃颇有几分超级跳的感觉,好在眼睛雪亮的裁判见识多广,知道林一这两跳已把CS里的跳跃技巧发挥到了极限,否则一定是用了非法脚本,就在第二跳就快落地时,林一的USP切换了出来,直挺挺的给了燕雯两枪,准确的爆了她的头。



  燕雯倒下去的那一刻心里微微有一些惊诧:看来MDK并非浪得虚名呀,这反应果然不是一般队伍能有的。



  击毙燕雯后,在B区交战的许小年等人也相继死亡。



  正在拆弹的林一吃了一惊:GR的这几个人居然只挂了一个人,而许小年他们全挂了,这支队伍枪法竟然这么好?还是另有原因?



  其实他不知道,边晴等人钻下通道的时候,由于林燕楠一时紧张,一颗闪光扔到了许小年的后背上反弹回来把自己闪得雪白,结果MDK形成了这样一个极其恶劣的支援场面。



  许小年一出去,立即遭到了两个通风管道口的火力夹击,他死后,屏幕恢复过来的林燕楠与后面赶来支援的沙曼面对的是已经冲下通风管道并已排好阵型的四股火力。



  沙曼林燕楠也似林一一样乱跳了几下合力击毙了一个GR的队员后光荣牺牲。



  MDK这种一个个出去的支援步骤很容易看得出是经验不足。



  拆C4的支援行动一个应该牢记的原则就是等着各个点的队友到齐后再开始统一行动,单独冒进往往死路一条。



  看来,B区的交火没有达到林一理想的效果,他把C4拆到一半立即住手,因为这个时候通道口又传来很大的响声——GR的人去而复返了。



  匪徒的返回当然也在林一的预计中,只是这次他心里也开始紧张起来,因为两边管道都有声音,也就是说他会面对两个火力点。



  在CS里,人爬楼梯的声音格外明显,但这时林一的额头却冒出了汗珠,因为他听到的声音是从通风口两端同时发出的,也就是说,匪徒们将同时从通风口出现。



  “先打哪边?”许小年心里急了,这种情况他还没有遇到过。



  “右边来了。”沙曼的听觉最灵敏,她已从细微的声音差别中感觉了出来。



  那一刻,只见通风口同时出现了GR两名身着白色迷彩服的匪徒,林一手里的USP闪电般的抖出两枪。



  Headshot!



  Headshot!



  “好枪!”全场掌声雷动,粉丝们吼成一片。



  林一这两枪简直比雷达还精准,比闪电还快,GR的刘哓哓与单芳只觉得刚看清剩下那个CT蹲在箱子上视线就立即歪斜了。



  剩下的边晴躲在通风管道里沉默了:这个MDK | L果然厉害。



  这两枪虽然她没有看见,但她听到了声音,两枪几乎没有间隔的USP枪响,如果不仔细听,旁人就会认为那就是一声枪响,因为这两枪的间隔时间实在太短了,要做到这么快,这个人的手速不知有多少了?



  “嘀嘀嘀!”C4的声音开始急促起来,再过约十几秒钟,C4必爆,观众们的心跳也骤然加速。



  但边晴好象格外冷静,迟迟龟缩在通风管里不肯露面。



  这时,全场所有人都知道了她的意图,她是要等林一拆弹的时候再行动。



  脚步可以消音,M4可以加消声器,USP也可以杀人于无形,但拆C4是无论如何都会发出“哗啦”那么一声的。



  只要林一发出哗啦一声,那么她就可以爬上去不费吹灰之力的干掉他。



  果然,“哗啦!”一声响起,声音虽响起,但边晴的屏幕却白了。



  因为在拆弹之前,林一向两个通风管分别扔进去两颗闪光,其中一颗几乎就在边晴的脑袋上爆炸,若是在现实世界里,恐怕她会被闪至失明,而此刻,她的屏幕简直白得精亮,无论是谁都可以看出,被闪得这么严重,要在5秒钟之内恢复过来那是绝不可能的,这5秒钟时间里,林一已有足够的时间强拆C4。



  “厉害,漂亮!”MDK的粉丝们欢呼起来,欢呼声把刚才的紧张氛围一扫而光。



  紧要关头,林一的闪光发挥了扭转战局的作用,谁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使出这招——强行闪白敌人。



  这时场下不少人都在感叹:“哎,换成是我,打死我我都想不出扔闪光进去。”



  “知道了吧?什么叫闪光用得妙,这就叫闪光用得呱呱叫。”



  4S也暗想道:“这小子每次都老谋深算的,居然不买手雷,买两颗闪光与夹钳,真是只老狐狸。”



  刘召与Rote也看得叹为观止:“若换作一般人是他,此刻恐怕早就急得团团转了,真没想到最后关头他来了手这么绝的。”



  不过,全场的议论声与欢呼声持续几秒钟后突然停止,因为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第三视角的HLTV上,边晴居然在白屏中爬出了通风管道,蹲在地上拿着小手枪似乎在左右预瞄,忽然,她手上的动作迅速停止。



  “啪啪啪啪!”Golck终于开火。



  Headshot!



  “Terrorists win!”



  “啊!”所有人大吃一惊,全场死一般的安静,林一被边晴准确的爆了头。



  “难道她是在白屏中凭感觉来的。”4S惊呼道,他死活不信女人可以达到这种水平。



  “不错,她的屏幕中出现了L的名字,所以她就开枪了。”Rote再次感叹着,喃喃道:“现在的女孩子也小看不得呀,想不到中国的CS居然在短短一两年内有这么巨大的进步。”



  沙曼,许小年,林燕楠也愣了。



  本来他们满以为胜利在望,想不到短短几秒钟时间里,他们从地狱到了天堂,再从天堂又跌落到地狱里去了,这种滋味,没有经历过的人恐怕是无法体会的。



  **中,“轰”的一声,C4的爆炸威力把边晴的尸体挂在了横梁上,直到边晴死亡,她的屏幕都还没有恢复正常。



  林一躺在地上苦笑着。



  这种白屏盲打的本事不少人都会,只是这个GR | Sunshine似乎比他预想中瞄准得更快,枪感更好,否则他一定可以抢在她击毙自己之前拆除C4。



  全场鸦雀无声,人们都被GR这支队伍骇呆了。



  在所有人认为MDK能轻取这支娘子军的时候,乾坤倒转的事又出现了。



  林一的脸又沉了下去,这一局的失利让他又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要轻敌。



  对方虽然是女子,但一点不可忽视。



  要知道在中国,女人就是半边天。



  在中国是,而CS里同样也是!



  “不错!”燕雯轻轻说了一句,但表情依旧镇定沉稳,这个结果仿佛早在她意料之中,所以她并吃惊,再顺着看下去,GR队员的表情一个比一个平淡,刚才那惊心动魄的手枪局似乎并未让她们有所激动与兴奋。



  相反,她们冷静得让人感到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