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温柔一枪
章节列表
第六十八章 温柔一枪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六十八章 温柔一枪

  取得手枪局胜利后的GR在接下来的第二局第三局都统一购买了MP5加防弹衣,而叫人奇怪的是她们这两局顺利的埋下C4后竟都不去围剿MDK,而MDK则全部龟缩在CT基地,看情形他们是准备完全放弃经济局。



  但其他人哪里知道,林一与燕雯两人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盘。



  林一的思维里,GR的手枪局赢得太凶险,接下来她们的士气必然大震,这个时候去与她们硬拼,自己只有吃闷亏的份。



  而燕雯不去剿灭MDK的想法更简单,她决定要以“女人的温柔”去对付MDK,不能把他们打得太惨,否则就会激发他们的斗志。



  于是双方的比赛节奏立即慢了下来,即使到了第四局长枪局的时候,GR的进攻节奏比起前三局都还要缓慢。



  GR慢慢的扔出烟雾弹干扰B区的许小年与林燕楠,再一点点的扔出闪光缓缓推进B区,推进B区后再慢慢推到A区广场,从HLTV上看去,GR的阵势就像攻城坦克车,一步步的把MDK逼到了死角,使MDK退到了防守的最后一线:林一,沙曼,4S三人蹲在A区的横梁上,牵制他们三人的仅仅是躲在A区大门口燕雯的一把AK;许小年与林燕楠已退到了B区爆破点两端的玻璃门里面去了,手里的M4瞄着爆破点。



  刘召紧皱着眉头,道:“形势对MDK越来越不利了。”



  Rote道:“是啊,比赛的节奏被这些女孩子们掌握着的。”



  只见B区两扇玻璃门前各自升腾起一股浓烈的烟雾,许小年不禁握紧了手里的M4,发出了请求支援的电台指令。



  很明显,搜索完各个点的GR队员已猜测出剩下在B区的CT一定在玻璃门里,她们要趁着这股烟雾埋下C4。



  “The bomb has been planted!”



  这一声响起不到10秒的时间里。



  B区下层的通风管道“咔嚓”一声破裂,玻璃门也“嚓”的一声打开。



  那一瞬间,斜坡与通风口,玻璃门与台上的玻璃窗迅速交火。



  在观众们的视线里,各类枪支的枪口喷出的火花把发电厂研究室的漆黑房间照得大亮,B区上下到处都在闪亮,火花一明一暗,警察与匪徒的脸面也在枪火中忽隐忽现,谁是正,谁又是邪?谁会胜?谁又会败?



  电光火石之间,爆破点,通风口,斜坡,玻璃窗各处纷纷有人影倒下,有的被打得脑浆迸裂,有的被打飞了出去,有的趴在地上死亡,有的弃械倒下,短短几秒钟,B区下层的匪徒全部阵亡,警察也死伤惨重。



  唯一幸存下来的林一飞一样的跳下通风口开始拆弹。



  随着“哗啦”一声响起,观众们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燕雯已经提着AK从A区通风口尾随了下来,通风管道里立即又响起了很大的声音。



  “来了!”许小年握紧了鼠标,他忘了自己已经阵亡。



  “来了!”边晴暗暗捏了把冷汗,MDK | L这次会怎么对付大姐。



  林一的视线落在拆弹的能量柱上,耳朵却尖声凝听着通风管道里的声音。



  就在所有人以为林一会抬头向上的时候,林一却放弃了拆弹,他忽然转身竟向斜坡方向跑去。



  “干什么?”林燕楠惊讶极了,她的印象里显然还没有见过这种背对敌人的制胜办法。



  “疯了?”4S叫道。



  “这……”沙曼等人瞪大了眼睛。



  观众们的呼吸几乎俱已停止。



  只见林一跑出几步,忽然换出闪光,高高的跳起,把闪光向正前方的斜坡中央扔出,在他自己身体快落地的一瞬间,他已转过身来,枪口正对着通风管,两个通风口的全貌已完整的呈现在他面前,而燕雯就在左边的通风管里,她似正准备蹲着走出来。



  这个时候所有人才恍然大悟,原来C4埋放的位置太靠近通风管,林一的视线是不能判断对方从哪边出来的,他跑出去向后扔闪光,燕雯若不扭头必然会被闪白,如果扭头,林一就可以趁这个机会不但把视野扩大,更能看清她的方位并一举灭杀她。



  这一着简直就是死里求生,败中求活的最好最绝的法子。



  “好!”MDK的粉丝们又准备欢呼了。



  “嘭!”闪光爆炸的清脆声响彻整个B区研究室。



  燕雯的屏幕立即白了。



  林一的屏幕虽然也白了,但受到的影响还不至于完全失明,闪光爆炸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发现了正从左面通风管道爬出来的燕雯。



  “啪啪!”



  “嗖嗖!”



  两种枪支的枪响也同时响起。



  Headshot!



  “Terrorists win!”



  “啊!”全场的粉丝与MDK的其他人再次跌入地狱里去了。



  4S差点站起身来,失声道:“不可能!”



  刘召也惊讶道:“怎么会呢?我瞧见她明明被闪白了的。”



  Rote沉着脸不说话。



  他们都不知道,燕雯在被闪白的前一秒里已经发现了跑出来的林一。换成普通人,被这一闪肯定是下意识的扭头避开,但在那极短的一瞬间,燕雯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她不能避开,她要抢在闪光爆炸之前干掉林一。



  闪光爆炸后她AK射出的子弹刚好被林一的腾空大跳闪开,但她坚持射击下去,居然还打出一个爆头,连她自己都多多少少觉得有点意外。



  不过,燕雯与林一的交手后来被裁判组的人用慢镜头反复观看,大家才发现,林一本来可以先挂了燕雯的,只是他在射击的时候准心明显有些轻微的颤抖,正是颤抖的这一下就把MDK这局胜利拱手让人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这恐怕又是一个谜了。



  林一叹了口气,功败垂成的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他不自觉的抬起头,向观众席上看去。



  不知是什么原因,卓云今天竟然没有准时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林一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失落,有些担心。



  她为什么没有来呢?



  往常,卓云总是冷冷的表情,看见她的表情别人惟恐避之不及,但现在在林一的眼中,卓云的音貌笑容成了他心中的定海神针。



  只要卓云在,强度再大的训练,实力再强的对手,再乱再烦的心情就会立即平静下来,像一湖秋水般清爽宜人,但现在此刻,卓云并没有出现,林一的心情便不像平常一样稳得住了。



  刚才与燕雯交手的最后一枪,明显就是因为心情闪烁不定的原因干扰了他。



  林一深深一口气,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屏幕上来,这个时候容不得他再去想别的什么。



  台下,余溪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GR的五个人身上。



  GR的五个女子统一穿戴着深色的宽大毛线衫,浅蓝而修长的牛仔裤,绿色的时尚网球帽,宽大的帽檐压得极底,遮住了大半个脸,从余溪的角度看去,五个女生的脸庞显得冷漠而专注,尤其是燕雯。



  燕雯一头长发全染成了红色,其中一缕从耳根垂下,把她的脸遮得严严实实,但却遮不住她的眼睛,她的眼睛仿佛闪烁着睿智的光芒,闪烁着一股尖锐的杀气,闪烁着坚不可摧的信心,她整个人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剑,剑还未出手,但杀气却已慑人心魂。



  余溪不禁一阵颤栗。



  与林一一起在MDK,然后在幽灵船上训练他已有了不少与高手火拼的经验,但在实际的比赛现场看到对手的情形他还是第一次。



  GR五个人虽是女子,但她们统一的队服,统一的表情,统一的眼神,统一的战斗风格已经让人不禁开始为MDK暗暗担心起来。



  余溪不禁联想起常挂在林一嘴边的话:CS里,可怕的不是枪法,不是战术,不是意识,而是人,有的人就算拿着一把USP在手里,你也会觉得隐隐有种高手风范,而有的人就算端着AWP,你根本就没有心理压力。



  但余溪实在想不通,GR为什么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从HLTV上看去,很明显就能感觉出这是女人的手在掌握AK,连射击都是一点点的单点;比如边晴与燕雯两次击毙林一的枪法,从第三视角上看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很稀松平常,但偏偏就把林一挂了;再看看4S的主视角,端着M4,冲着前面就是一阵让人热血沸腾的乱扫,典型的大男人风格。



  如此温柔的GR为什么偏偏让人觉得她们怎么这么可怕呢?



  余溪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胡思乱想中,MDK接二连三的输掉了第五局第六局。



  这两局与第二第三局没有任何分别,MDK躲着阴着,GR只管埋自己的C4,也不理会MDK的骚扰诱敌战术。



  最后双方以毫无伤亡的代价结束了这两局,这两局以MDK失败告终。



  “OK.let’s Go!”第七局开始的时候,林一的脑袋里想的几乎也与余溪一模一样。



  这个GR打得越是慢条斯理,林一就越是觉得可怕,但他还是找不出原因。



  神思中,广场上的突然响起一阵枪声。



  这枪声一开始显得非常的密集与急噪,一听就知道是4S的老毛病犯了,见到敌人二话不说就蹲下开始狂扫。



  然后这急促的M4枪声里不经意的夹杂着一两声AK还击声。



  最后,M4的声音终于熄火。



  彻底的熄火,永远的熄火,而对方那种不间断的AK声还在响。



  “啪啪,啪啪!”听上去感觉就像枪管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发不出子弹来。



  “妈的,有种滚出来与你大爷我堂堂正正的1v1,这种偷鸡摸狗的枪法算什么?我靠!”4S暗自骂道。



  刚才广场对面的几个木箱处有那么一两个匪徒好象很轻柔的用AK象征性的点了他几轮,他就稀里糊涂的挂了。



  “这……”一直与4S一起的沙曼瞠目结舌的注视着4S的尸体,她也不明白,对方并不是那种神出鬼没的身手呀,但刚才对面箱子射来的几枪简直就像天边下过的一场细雨,轻轻的,缓缓的,就把4S刮倒了。



  “退,全部退,退回基地里去!”林一拿着话筒喊着。



  “啊!”许小年吃了一惊,怎么4S挂了大家就要放弃这一局吗?



  许小年,林燕楠,沙曼几人怏怏不乐的退回了CT基地里呆着,剩林一跑到了B区下层,这一局才进行了1分钟。



  全场观众吃惊的注视着MDK:全线撤退,这算哪门子战术。



  这个时候,令人大跌眼镜的事终于发生了。



  “B区没人了。”



  “A区房间也没人了。”



  ……



  几条珍贵的信息传到燕雯耳朵里,她立即开始思索了:MDK在广场上挂了一个人,A区的防御变弱了,这个时候B区一定有人来增援,而B区没人,那么B区现在就是最弱的。



  于是,GR一行人悄悄来到了B区斜坡。



  “大姐,快看这里。”丁雪惊呼。



  燕雯赶快上前,只见B区斜坡上的空地上赫然躺着一把崭新的M4。



  “这……”燕雯也呆了呆,她的印象里,还没有哪个队在比赛的时候把枪扔了的。



  “别去拣,可能是个圈套。” 燕雯命令道,GR其他人立即停下了脚步,警觉的瞄着四周。



  “把枪扔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燕雯思考着,“难道他们是想提醒我们B下层有埋伏吗?”



  “如果按一般人的想法是:明知山有老虎,偏向虎山行,但说不清楚MDK | L就真正把主力部队埋伏在下面呢?”



  犹豫了片刻,燕雯果然发出命令:“去楼梯,上A区。”



  GR的一行人立即向A区横梁进发,放弃了B区的行动。



  而这时,躲在斜坡下的林一握鼠标的手全是冷汗,他刚才这一着简直是险得不能再险了。



  如果GR的人不上当,那么他这条小命必死无疑。



  刚刚把M4扔在地上的时候他就想过,如果一有人去拣枪他就扔闪光上去,然后自己阴在爆破点,阴死一个算一个。



  但燕雯却犯了个心理错误,她的判断就像三国演义里曹操在华容道上的判断,明知前面虚虚实实,她却偏偏要选择虚无缥缈的地方。这个时候,她选择的A区恰好是个陷阱,虽然此时A区空无一人。



  当燕雯爬上横梁的时候她又呆了呆,A区果然空无一人,她不禁暗自冷笑:L呀L,你把兵力放在B下你怕我不知道?你想让我上当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哓哓,下去埋C4。” 燕雯命令道。



  刘哓哓端着C4从横梁上跳下,正准备安装C4,她忽然发现自己身上见红光了。



  “有……”那个埋伏还没有说出口,她就倒下了。直到死去,她都还不知道对方在哪里。



  燕雯这才真正吃了一惊,A区到处都没有人,哓哓怎么可能挂呢?难道他们会隐形不成?但燕雯却不知道,林一这时候已从斜坡下上来并重新端起了M4,对着墙壁就是一通猛穿。



  这个情形就像C大联合会杯Pro与KK的比赛,龙天跳下衡量去拆弹,却被林一在B区隔墙穿死。



  这经典一幕再次重现,只不过这次林一面临的位置判断要困难得多,他既要判断有多少人跳下横梁,又要判断那脚步声停下的位置,也就是埋C4的位置。



  好在GR的人全在横梁,只有刘哓哓跳了下去,她双脚一着地,林一就看了看剩下的时间:59秒,他径直就送刘哓哓回了老家。



  “好!”全场观众一阵爆吼声。



  林一的穿射再次征服了MDK的粉丝们。



  刘召与Rote的嘴巴张大得合不拢。



  沙曼的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这个场面她见过,她也知道林一在这个位置的穿射是游刃有余的。



  但林一现在却是满头大汗,这种听觉与心灵的交汇感应已极大的耗费了他精气神。



  自从MDK参加CPL后,每天晚上他就会向沙曼请教听觉方面的问题,沙曼自然毫无保留的传给他很多听力技巧,但林一此刻虽有A90这种高级耳机相助,但他还是觉得相当吃力,若是换作沙曼来听,她就很容易知道对方的具体位置在哪里。



  这时,林一的身体几乎已快贴近墙壁了,他恨不得把耳朵贴在上面听。



  燕雯跳下横粱,时间只剩下42秒了,再不安装C4这一局她们就完了。



  但她跳下去的时候,结果与刘哓哓一样,身上红光大盛,那一刻她才终于弄清楚了林一的阴谋诡计:隔墙穿射。



  她本能的跳起转身对着墙壁还击,但她的还击却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她训练经历里,还没有真正把无影无形的穿射列入正式的练习范围。



  不过这次也许是林一的精神已不能再集中,燕雯并未被穿死在地,她的HP还剩下12点,尽管如此,这一局的时间只剩下了33秒,就算安装好C4,剩下的时间已不允许它爆炸了。



  林一换出小刀,沿着斜坡飞快的退到了B区爆破点,剩下燕雯一行人呆在A区气得咬牙切齿:这个卑鄙的家伙,有种怎么不出来呢?



  4S拊掌道:“搞得好,就是这样,阴死这群家伙!”



  “好!”许小年等人也喜上眉梢。



  MDK终于艰苦的拿到了宝贵的一分。



  林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每一次MDK的第一局胜利都是他险中求胜,死里求活,最后紧急关头上演一出绝戏。



  太多的时候,他可以预测敌人的动向,揣测敌人的心理,勾引敌人上当,但有时候他却没有把握战局的胜负,可他在最后关头还是获胜了。



  Rote默默道:“这就是所谓的信念,一定要有获胜的强大信念。”



  燕雯轻吁了一口气,眼睛里闪过一丝更亮的光彩,心里暗道:“MDK果然不错,果然够资格做我的对手,看来这个温柔办法是不能克制他们的。”



  “好!厉害!”全场MDK的众多粉丝在憋了长达六局的时间后终于发泄出一片整齐的爆吼声,MDK的首局胜利真是赢得艰难,赢得凶险,也赢得精彩绝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