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突生变故
章节列表
第六十九章 突生变故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六十九章 突生变故

  “我们结婚吧!”陆月馨对着电话轻轻说道,口气无比的惆怅。



  这几天来,她反反复复想了很多,目前结婚是唯一最好的选择。



  仇天在电话这头苦笑着,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呀,前几天她还亲口承认她爱的人不是自己,但这才过几天?她就提出要结婚了,这还正应了江航的那句话:女人嘛,多陪陪她,多说点甜言蜜语她就回心转意了。



  这几天仇天的长途电话远隔两千八百公里传到陆月馨的手机上,内容极尽缠绵的表达了他对她的一片真心与情意,希望她尽早回到上海,回到自己的身边,他需要她,OPK战队也需要她。



  “你就知道你的战队,事情都到了现在你还在挂念着你的战队!” 陆月馨轻轻的说道,口气有些忧郁。



  仇天沉默着不说话。



  OPK战队对他来说就是自己的心血,男人对理想的追求就如同女人对爱情的向往。



  陆月馨沉默半晌,忽然道:“你今天能不能来C城。”



  仇天道:“恐怕来不了。”



  陆月馨道:“为什么?”



  仇天道:“我们已经进入了胜者组,下一场比赛我们将与5E碰面,我作为队长在这种关键时候……”



  陆月馨的表情那一瞬间猛的变得阴沉起来,道:“够了!”



  仇天吓了一跳,陆月馨是从来不会发这么大脾气的,他道:“亲爱的,你别生气,你……”



  陆月馨叹了口气,无比忧伤的说道:“阿天,我对不起你,我本来也不想骗你,但我更对不起他。”



  仇天隐隐发现陆月馨的口气有些不对,他赶紧道:“你快别这么说,我们夫妻之间还说这些干嘛?”



  陆月馨顿了顿,道:“但我们现在还并不是正式的夫妻。”



  仇天道:“馨儿,别这样,我知道你很难受,Rain这几天把你和他以前的事都告诉我了,我没想伯父是这么对他的,这次CPL结束了我会去找他的,我会给他作出补偿的。”



  陆月馨忽然冷笑道:“阿天,感情这种东西你一旦欠了别人你是补偿不清的,还也还不清的。”



  仇天道:“我知道,但你听我解释,我们之间……”



  陆月馨忽然又打断了他:“我现在只想问你今天到底来不来C城?”



  仇天又开始沉默,许久才道:“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月馨忽然道:“阿天,我与他分手后,我本也想彻底忘了他好好与你在一起,可并不是我忘不了他,而是每次你在外面乱来的时候,我就格外想念他,你知不知道,那天与你吵架是我实在忍受不下去了,我以为我和你的婚姻对我们两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我现在才知道我错了,我已经给了你一次机会,但今天,是最后一次。”



  仇天心里猛然一紧,道:“什么在外面乱来?”



  陆月馨默然道:“你是不是没想到我早就知道这些事!”



  仇天顿时默然了。



  OPK俱乐部里有几个人有这种恶习,尤其是蔡地衣与张一勉,这两个小子每次都会在喝得酩酊大醉之际就会去找一些什么商务会所什么洗浴中心什么高档酒店,当然知道的人都明白这些地方里面少不了那种服务,本来他是不屑做这些下流无耻之事的,但他不忍少了众位兄弟的兴,也跟着一道去了。仇天的记忆里,参与除训练之外的这些活动只有两个人不会参加,一个是罗强,另一个就是江航,本来江航对这些事情乐此不疲,但自从C城归来后,江航忽然就变了很多,连仇天都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哪里。



  OPK俱乐部里,除了罗强外,有哪个队员不是来自贵族之家,否则OPK俱乐部怎么能有这么好的训练条件在短短一年内就产生无数高手呢?不过正是因为这些家庭的纵容娇惯,这些公子哥们除了在CS里会正经外,其他哪个又正经过。



  仇天虽然去过很多次这些场所,但真正出问题的就只得一次,那是在大酒店他被张一勉等人灌得烂醉,稀里糊涂的就和一个娱乐圈里的出名女影星吃消夜去了,结果消夜没吃成,等他一觉醒来,那女星竟然赤身裸体的睡在他旁边。



  这件事可说没有人知道,但偏偏陆月馨就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仇天不由得想起那句谚语: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也许在他的心里,他真正付出感情真正爱的还是陆月馨一个人,自从那次酒店事件后,仇天的心里就充满了愧疚,上天已把陆月馨这样完美无暇的女子赐予了他,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不过男人往往就有这种毛病,家的不如野的,野的不如偷的,偷得着的不如偷不着的,仇天偶尔也想跟着众人去放纵,但想了想陆月馨,还是觉得那样子不好。



  但现在好了,陆月馨什么都知道了。



  “我……”仇天犹豫着道:“馨儿,你听我解释!”



  陆月馨道:“你不用解释了,阿天,你不明白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仇天忍不住问道。



  陆月馨叹息着,道:“一个男人要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有的事情你无论为了什么理由都是不能去做的。”



  仇天默然了。



  有时候他对CS理解得太多,惟独对真实世界里的东西却知道得太少。



  陆月馨继续道:“阿天,我看我们没有必要再把这个政治婚姻继续下去了,毕竟我爸爸与伯父的投资合作计划现在已经再无分歧隔阂,已经形成了,我说过,这是我最后给你的机会来挽回我们两家,我现在最后问你一句,你今天到底来不来C城?”



  听到这句话,仇天隐隐发现事情不妙,道:“馨儿,你听我说,我现在真的不能走开啊,我知道你能理解的,下场比赛马上……”



  他话还未说完,陆月馨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仇天瞧着电话发怔,不由得长叹了口气。



  江航一脸关切的走过来,道:“是嫂子吗?”



  仇天表情沉重的点点头。



  江航一瞧他那忧郁的表情,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天哥,别担心,再过几天,嫂子自然会来上海的。”



  仇天转过身,看了看江航,缓慢而坚定的点点头,道:“放心,没事,咱们进去吧,地衣他们还等着的,这场比赛一定要把5E打下水。”



  江航笑了,仇天始终是仇天,永远是OPK的定心丹。



  在仇天走进虹口体育馆与全国闻名的5E战队进行CPL上海赛区第二回合的双败淘汰时,陆月馨已经缓缓的发动了汽车,向C大开去。



  凝视着街道上络绎不绝的车水马龙,她叹了口气,她忽然觉得自己已与这个真实的世界隔得太远了,她太累了。



  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她又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对不起,你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陆月馨皱了皱眉头,喃喃自语道:“怎么康达还没来C城吗?”



  又想了想,她又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她再次拿起手机,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响着……



  * * *



  “4S冲广场,其他人冲B区通道!”林一边跑边向A区大房间冲去。



  MDK的全队人以极快的速度对GR实施全面Rush。



  这是MDK与GR在核能发电厂上半场的最后一局,现在的比分是4:10,这个比分对MDK相当不利,如果不除意外,MDK恐怕这幅图是注定要失败的。



  Rote边想边把视线落在林一的主视角上,只见林一在进入A区大门的时候手里就切换出烟雾弹,奔跑中扔在小木屋旁边的铁门上,铁门“吱呀”一声打开,林一的身形猛的停在铁门处,蹲下,手里的Aug通过铁门与匪徒基地几道墙壁那一点狭窄的视线开始穿射起来。



  “嘭嘭嘭嘭!”Aug枪口喷射出的火花格外壮丽,子弹纷纷透过墙壁击中GR的队员,边晴与丁雪最先被穿死,倒下去的时候,边晴下意识的看了看对面铁门,只见那里一片烟雾缭绕,隐约看得见有火光在闪烁,她知道,MDK | L就蹲在那片烟雾里突放冷箭。



  边晴两人刚阵亡,燕雯就听到了四周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有广场方向的,有B区通道方向的。



  “冲,冲铁门!” 燕雯大叫道。



  全场的观众愣住了,随即又爆发出喝彩声。



  GR面对MDK的三面包围如果在这个时候退回去的话那无疑是退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杀出一条血路也许还有一线取胜的希望。



  许小年三人正准备冲出B区通道,屏幕立即被GR的人闪得雪白。



  而铁门这边,林一的Aug30发子弹已全部打光,但他并没有退回换子弹,而是径直拔出了手枪,因为脚步声虽然杂乱,但他已听出对方的人正是冲着自己方向而来。



  “啪啪啪!”USP的枪声响起。



  巨大的烟雾隔断了林一的视线,这几枪他完全是凭借着感觉向烟雾最浓密的地方射击的。



  可惜的是他的USP没有挂掉GR的人,GR的队员走位速度虽然慢,但却在无形中巧妙的避开了林一的火力。



  脚步声越来越近,子弹再次用光,在观众们的惊呼声中,林一闪电般的换出小刀冲进了烟雾堆里。



  “嚓,噗嗤!”的一声响起,然后又是“哒哒哒!”的AK声枪起。



  两行死亡信息立即刷新在电子屏幕上,所有人看得一清二楚:



  MDK | L刀杀GR | Kiss,GR | Funny枪杀MDK | L。



  “哇!”全场大哗,所有观众全部议论开来。



  刀杀人的场面并不常见,但却比爆头连杀刺激得多,因为刀杀人的难度实在太大,何况杀的是高手,高手相争用刀的情形更是少之又少。



  林一的快刀捅死的人恰恰是GR的队长燕雯。



  那一刻,燕雯的脸,眼睛瞬间气得跟她的头发颜色一样,红得夺人眼目。



  “我下半场如果不能获胜这幅地图,我就解散GR全队。”燕雯的心里这样骂着,但脸色依旧阴沉,在她的记忆里,林一可能是唯一一个刀杀过她的人。



  上半场结束了。



  裁判征求完双方队长的意见后宣布比赛暂停10分钟,双方队员进入各自的战队区休息。



  “大爷的,没想到这群婆娘这么厉害。”4S骂骂咧咧的拿起一凭矿泉水拧开盖子,MDK的上半场只有他被虐得最惨,每次都是炮灰,死得极其难看,纵然他的M4有降龙伏虎的连杀威力,但在GR队员的紧密配合与古怪枪法面前丝毫没有发挥的机会。



  沙曼喝下一大口水后也道:“是呀,她们确实很厉害,老实说我还是第一见到这么厉害的女子战队。”



  许小年皱着眉头,道:“阿曼,你觉得她们与LOST相比怎样?”



  沙曼道:“LOST只是枪法刚猛,她们不但枪法猛,而且一个个配合得相当好。”



  林燕楠点点头,道:“就是,我每次挂的时候总是被她们两三个人一起挂的。”



  沙曼道:“看来她们算是支配合流的队伍,难怪我上半场没能阴着她们。”



  林一忽然道:“你错了,她们不是配合流的队伍。”



  沙曼愕然道:“不是?”



  林一点点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她们应该是枪法流的队伍。”



  4S道:“怎么说?”



  林一道:“她们这支队伍很奇怪,这么厉害却一点也不出名,我想她们一定是苦练了很长时间才来参加这次比赛的!”



  沙曼喃喃道:“怎么会呢?你是怎么看出的?”



  林一道:“我也只是猜测,她们给我的感觉非常熟悉,就像……”



  “就像什么?”4S立即追问。



  林一道:“就像是经常在幽灵船上A级102号服务器的那支战队。”



  幽灵船这个词一说出来,众人都愣住了。



  大家都知道,林一也算是幽灵船的老江湖了,他说出的话往往都很有道理,连多少级多少号服务器他都记得这么清楚,很显然是错不了的。



  MDK这几天仅仅在C级的PUB上训练就觉得吃不消,而人家却是A级的战队服务器经常训练,这之中的差距,大家立即都知道有多大了。



  林一沉着脸,道:“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



  4S不耐烦了,道:“你今天怎么吞吞吐吐的。”



  林一缓缓道:“我觉得她们比OPK恐怕都还要厉害。”



  “啊!”众人再次吃惊了,这话从别人嘴巴里说出来他们倒不觉得有什么,但若从林一口中说出来,那简直是石破天惊了。



  有比OPK更厉害的队伍,放眼整个中国,除了Estar, deViL*United,5E,Su.z这些队伍外,还有什么队伍能比OPK强?



  “下半场咱们肯定要输!”林一苦笑着,但他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因为这支新生的MDK还不能够接受他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策略,但这并没有关系,因为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在接下来的沙漠二与火车站对付GR的办法了。



  余溪注视着台上休息区里紧张讨论着战术的林一等人,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因为他也知道,无论多大的风浪,林一都会挺过去,无论多么强大的对手,他都有办法应付。



  他正得意的想着,裤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拿起一看,上面赫然有条新来的短信:速来C大北校门,陆月馨!



  “啊!”余溪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