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章 陆月馨的秘密
章节列表
第七十章 陆月馨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七十章 陆月馨的秘密

  天色有些黯淡,远方已开始起雾。



  余溪忐忑不安的来到了C大北校门。



  “她找我干什么呢?”余溪一路上都在思索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令他困惑。



  “难道她对我有好感?”余溪苦笑着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他很清楚自己与陆月馨之间的距离,那完全是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扉,却只能深藏心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深藏心底,而是彼此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每次看到这几行诗句的时候,余溪心里就充满了感慨,这几句诗就像是在演绎他对陆月馨的情愫一样,平静的道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情。



  而这个时候,林一正在鸿运广场到处找余溪,对阵GR的下半场他要把余溪换上,而余溪却悄悄一个人溜了出来,余溪感觉有些不安,MDK需要他的时候,林一需要他的时候,他会去;但陆月馨需要他的时候,他也会义无返顾的站出来。



  这就是余溪。



  不安中,余溪信步来到了C大北校门,他大老远的就看见了一辆牌照为2020的宝马轿车停在学校门口,这是C大里人所皆知的陆月馨之车。



  陆月馨就坐在驾驶座上向余溪挥了挥手。



  余溪钻进了汽车里。



  “你来了。”陆月馨道。



  余溪道:“让你久等了。”



  陆月馨道:“会开车吗?”



  余溪道:“会!”



  “那好!你来开!”陆月馨道。



  两人迅速交换了位置,余溪发动了汽车,这个时候,余溪才发现陆月馨好像与平常大不一样。



  今天的陆月馨穿了件又宽又大的黑色外套,把她那优美身段的弧线完全遮掩了。而且,她的脸色看上去十分憔悴,苍白得吓人。



  余溪忍不住道:“你今天怎么了,不舒服吗?”



  陆月馨的眼光始终注视着前方的道路:“我没事,你开你的。”



  余溪这才扭过头:“去哪儿?”



  “人民医院!”



  “吱——”的一声刺耳脆响,余溪险些把刹车给踩到轮胎下去了,两人同时晃了晃。



  “医,医院,人民医院?”余溪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从接到陆月馨的短信起,余溪一路上就作了无数种设想,陆月馨主动约他出去,大白天的,要么就是去咖啡吧,要么就是去什么玩的地方。



  去医院?难道她生病了?



  她生了病,陪她去医院的应该是那个OPK | K才对,不是仇天也应该是康达,再怎么轮也轮不到他余溪头上去。



  “对,就是人民医院!” 陆月馨咬了咬嘴唇,眼睛湿湿的,里面仿佛有泪珠转。



  “哦!”余溪把想要问的话强行给咽了下去,继续发动了汽车。他尊重陆月馨,正如他尊重林一一样,他知道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问什么都是多余。



  一路上,陆月馨的脸色愈加苍白,余溪也不敢多问别的什么,暗自想道,她还病得真不轻。



  车很快停在人民医院门口。



  人民医院的场景余溪也不再陌生,上次来到这里还是卓云发高烧,他与白华李莉冒雨前来的那个深夜。而这次,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他陪着陆月馨来,这还是陆月馨第一次约他,约见的地方居然是医院。



  “若是让4S许小年他们知道了岂不是要笑掉大牙!”余溪郁闷的想着。



  两人很快来到大厅。



  余溪道:“你不舒服,先在这坐着休息一会,我去给你挂号,你要去哪类科室。”



  陆月馨看着他,好半天才吐出两个字:“妇科。”



  余溪的脸红了红,但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很快,余溪陪着她来到了妇科室门口。



  “我,就不进去了吧。”余溪尴尬的说道。



  陆月馨道:“好,你在外面等我,可能要有一会,我才出来。”



  于是,余溪坐到医院走廊上的长木凳上又开始发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余溪想破了头也想不通。



  约过了半个小时,陆月馨终于出来了,她的背后站着两名医生与护士。



  余溪立即站了起来。



  陆月馨站到他的面前,脸色变得空前严肃起来。



  “余溪!”陆月馨轻轻的叫着他的名字。



  余溪全身轻飘飘的。



  “余溪!”陆月馨的目光里闪烁着异彩,“我说过,你愿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余溪不解的看着陆月馨,道:“愿呀,怎么了?”



  陆月馨道:“我今天叫上你一块来,是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



  余溪怔怔的注视着陆月馨,他实在弄不明白今天陆月馨到底是怎么了。在他的印象里,陆月馨永远都是那么光彩照人,高高在上,在人群里她就像一个充满了亲和力的女王,但是现在,陆月馨看上去说不出的虚弱无力,她仿佛就遭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一样。



  陆月馨幽幽道:“我等会要做手术了。”



  余溪吃惊道:“手术?什么手术?”



  陆月馨惨然一笑,道:“不用担心,只是个小手术,很快就会好。”



  余溪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



  陆月馨道:“你愿不愿在这里等我出来?”



  余溪坚定道:“你放心,你不出来我就不走!”



  陆月馨笑了,点点头,若有所思道:“我就知道,他的交的朋友一向都是很可靠的朋友,难怪那场比赛他会让你一个人去防守B区!”



  说完这句话,连陆月馨自己都觉得奇怪,在这种时候按情理她最需要的人应该是仇天才对,但她最先想到的人竟然是林一。



  这个名字是她心里永远的痛。



  余溪愣了愣,道:“什么他,哪个他,他是谁?”



  陆月馨微笑道:“就是你老哥呀!”



  余溪也笑了:“林一呀,不错,老哥确实很相信我!”



  一想起林一,余溪的心里就觉得很温暖。



  陆月馨道:“所以有你这种朋友也是令人开心的事。”



  余溪静静的注视着陆月馨,他已隐隐感觉到陆月馨今天约他出来,事情并非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但究竟是什么,他也难得去想了。



  陆月馨道:“好吧,你就在这儿等我!”



  余溪点点头:“你放心的去,手术一定会很成功的。”



  “我相信你。” 陆月馨一笑,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余溪又在原地呆住了,陆月馨尽管在生病中,但笑容对余溪来说依旧过目难忘。



  ……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一个声音把余溪从思绪中惊醒,一个头发已有些花白的中年女医生从科室里走出来。



  余溪想了想,道:“是的,我就是。”



  “你跟我进来一下。”余溪只有进去。



  “请坐!”医生显得很和蔼,刚才与陆月馨的交谈中,她已经看出陆月馨绝非来自普通的家庭,她不敢怠慢。



  不等余溪开口,医生却先道:“看你的年龄,你们都应该还是学生。”



  余溪只得点头。



  “你知不知道病人这次手术的危险系数有多大?”医生表情虽和蔼,但口气却分外严肃。



  余溪愕然道:“什么手术?她究竟得了什么病?我一点也不知道啊。”



  医生的神色显得有些不满:“你不知道?你是她的男朋友吧?你自己做的事你怎么不知道?”



  余溪还是一脸疑惑:“什么她男朋友,我不是她男朋友,我是她朋友,我没做什么事呀?到底是怎么回事?”



  医生怒道:“什么你不是她男朋友,我看你就是,你是不是不想负责任,我可告诉你,你这样的男生我可见得多了,这里每个月来这里的年轻人不知有多少?像你这种敢犯事却不敢承认的人我可见得多了,别狡辩,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余溪悻悻的点了点头,道:“是,我就是!”他知道与更年期的妇女争吵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医生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但随即又叹道:“现在这些年轻人呐,真是太冲动了,什么事情都不考虑考虑后果!”



  余溪急了,道:“阿姨,你别卖关子了,她到底是什么病,请你告诉我吧!”



  医生怒道,“这种事你以后一定要注意保护措施,这次还好,才两个月,如果再拖一个月,估计她会痛得受不了的,我刚才给她身体检查了一下,她的体质很不好,手术过后有百分之十的可能留下后遗症,换句话说,她以后将失去生育能力,这种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五十,就算咱们医院最先进的设备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要知道我们院的人流设备已经达到了世界超一流水平,即使是这样,估计她可能也会痛得难以忍受,但她太固执了,非要做这次手术不可,我还是奉劝你……”



  余溪忽的从座位上站起,瞪着医生道:“你说什么,人流手术?不可能!”



  医生奇怪的看着余溪,道:“怎么,你是她男朋友,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种事吧?我告诉你,人民医院是C城最规范最大医疗设备最先进的医院,我们院……”



  医生的话未完,余溪早就呆坐在椅上震惊得说不出话了。



  刚才这番话像颗重磅炸弹,彻底把余溪的思维炸瘫痪了。



  医生接下来说的什么,他竟似完全没有听见。



  直到这时,余溪才知道陆月馨约他出来干什么了。



  一股愤怒的情绪至余溪心里升起,在他的意识里,陆月馨永远是高贵而不可侵犯的女神,绝不能受到别人的亵渎,但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余溪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仇天。如果仇天对陆月馨很好的话那么此刻陪陆月馨前来这里的人就不应该是他余溪,肯定是仇天做了什么对不起陆月馨的事才害得她来这里。



  “妈的,这个混蛋!”余溪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手术室外的板凳上。



  手术室惨淡的灯光亮起,余溪瘫坐在座位上无力的抽着烟,缭绕的烟雾包围着他,他一点也不觉得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