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考验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二章 考验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七十二章 考验

  第二局!



  第三局!



  第四局!



  第五局!



  第六局!



  观众们的眼中,除了第一局外,MDK全队人一个个就像在梦游一样,开枪无力,走位飘浮,配合松散,阵型大乱。



  这是那支神奇的MDK吗?不少观众纷纷起来疑问。



  Rote与刘召的表情也显得很凝重,MDK现在的情况不是受到了打击那么简单,而是隐隐中呈现败象了。



  许小年与林燕楠对望一眼,暗自苦笑,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什么叫兵败如山倒了,从第二局GR的五把AK发了疯开始,她们的攻势就如同平静的海面掀起了巨大的风浪,一波接一波的冲击着MDK的防线,而MDK的防线在GR的强力冲击下一次次被残忍的撕裂,切开,剁碎,随便怎么抵抗都无济于事。



  “GR打出状态来了!”林一暗自想道,他知道一支队伍的状态出来了之后有多么可怕,那就像千军万马在攻城,势如破竹,锐不可挡。



  林一叹了口气。



  眼前的形势恐怕是他有史以来面对最恶劣最困难的比赛局面,因为MDK的士气,竞技状态,信心,意志各个方面都遭到严重的打击,GR的配合,枪法,意识都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一支业余队伍的水平,甚至很多职业强队都不能与他们抗衡。



  这支队伍一定是幽灵船上秘密训练的队伍,否则以自己的见识,国内还没有这样的超级强队自己没听说过的。



  有些队伍的可怕之处不在于杀人有多凶残,枪法有多犀利,而在于他们能摧毁人的自信心,GR正是这样的队伍。



  MDK全队人的意志虽然在凤鸣山的军训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但现在面对的问题不是靠意志就能解决的。在GR的重重打击下,MDK其他人的意志此时是在抵抗GR对自己人信心的冲击,虽然沙曼许小年林燕楠三人还能顽强抵抗,但却绝对没有了能再还击的能力。



  CS这个比赛就是这样,结果说明一切。



  就算你意志再坚强,但一局局的输下去,再坚强的意志都会动摇。



  MDK这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出奇的难看。



  林一低下了头,他在思考着,思考着自己这边现在欠缺的是什么?许小年是出色的枪手,4S是刚毅的中流砥柱,林燕楠是合适的协助者,沙曼是独特的Camper,余溪是稳定的狙击手,这样一支队伍的组合理论上是非常完美的,但为什么总是发挥不出理想的威力呢?重生的MDK到底欠缺的是什么?



  燕雯也底着头,一双闪着唳气的眼睛隐藏在帽檐下,她也在思考着,她在计算MDK的爆发时间,虽然现在自己这边已把实力完美的展示出来,但她却暗自在担心,MDK每个队员每次死亡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一种潜在的危险气息在酝酿着,这股气息越来越浓,聚合得越来越大,MDK的反击风暴恐怕很快就开始了,一旦反击自己这边的抗压能力能否支持住?这才是她最担心的!



  * * *



  医院的病房里静悄悄的,四周的墙面呈现一种神圣的白色。



  陆月馨已安静的睡着。



  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窗外的风很大,伴随着雾气,树枝在朦胧中摇晃着。



  余溪坐在床边静静的凝视着她熟睡中的脸,这张脸曾经阳光四射,但现在却苍白得可怕。尽管现在这张脸如此憔悴不堪,但在余溪的眼里依旧动人心魄。



  余溪忽然想起曾经见到陆月馨的场景,第一次是在教学楼下,然后是在C大联合会杯的上,再则是在校外的放学路上……每次见到她,他总是带着一种欣赏的眼神看着这个女生,但很快就不看了,他害怕自己多看她几眼就会亵渎了她。



  可是,谁又曾想到,他们今天如此相对,竟是在这里呢?



  余溪的脑海里忽然掠过很多人的影像,林一,仇天,康达,江航……每个与陆月馨有关的人都在他脑海里浮现,他忽然觉得人生真的很多变,一年前,他还是个愣头小子,对什么事都还很懵懂,尤其是陆月馨,他一直以为自己就会这么一辈子的暗恋下去,但是一年后的今天,他自己已经不知不觉中被卷了进来,成为了这个舞台上的一角,他不知道在这样的境地下遇见她是运气还是命中注定?



  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自己竟会到了这里?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呆着?这些奇怪的问题在余溪大脑里搅动着,余溪只觉得自己20年加起来所想的还没有今天一个下午想的多。



  人生变幻,谁能预测?聚散离合,谁又能把握?



  余溪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你叹什么气?” 陆月馨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余溪轻声问道。



  “恩。”陆月馨应了一声。



  “医生说你已经没事了,你安心的在这里修养几天,其他的事情我来做。”余溪笑道,笑容有些勉强,但很明显,他希望陆月馨不必担心。



  陆月馨静静的看着他。



  光线很暗,她只能看清楚余溪脸上的轮廓。



  良久,她才开口道:“谢谢你,余溪。”



  余溪道:“别客气,要谢的人是我,你这么信任我,你为你做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沉默半晌,陆月馨道:“我还是要谢谢你!”



  余溪笑了,道:“我们是朋友,你真的别客气!”



  陆月馨挣扎着坐了起来笑了笑,笑容显得很吃力。



  余溪赶紧扶住她道:“不准笑,不准动,你现在还很虚弱,乱动乱笑会让你浪费力气。



  陆月馨又乖乖的躺了下去,目光里全是感激:“我没事的。”



  余溪这才慌忙松开手,陆月馨身上的芬芳气息与皮肤的柔腻程度让他感觉难以自持,他道:“明天我回去一趟,给你买点想吃的来,你平时喜欢吃什么?”



  陆月馨没有回答他,只是轻轻的摇头。



  余溪道:“我听我妈说过,你这种情况,应该多吃点大补的东西,什么鸡呀,鱼呀,花生,果仁什么的!”



  陆月馨仿佛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说道:“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他会和你成为好朋友了。”



  这句话说出来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在这种时候,她想到的不是令她伤心的仇天,而是他,同样是一个令她伤心的人。



  余溪道:“什么?”



  陆月馨道:“你觉得林一是个什么样的人?”



  余溪沉默着,想了半天才道:“老哥吗?我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他相信我,这就够了。”



  陆月馨道:“他就是太容易相信人了,所以他的朋友也这么容易相信人。”



  余溪道:“信任一个人其实是件很美妙的事。”



  陆月馨幽幽道:“有时候,信任一个人不一定就是件好事,就像今天,我原以为我不会来这里,但想不到我还是来了,而且想不到竟然是你陪我来的。”



  余溪嗫喏着道:“那个OPK | K呢?他为什么没有来。”



  陆月馨咬了嘴唇,最终还是开口道:“因为,因为我现在才发现,他在外面有其他女人。”



  余溪心里一片黯然,他只有苦笑:“看来,相信一个人有时候未必是件好事。”



  他又沉默半晌,又道:“我有个问题?”



  陆月馨道:“什么问题?”



  余溪道:“你和老哥从前是恋人,为什么你们现在没有一起了呢?难道老哥他是个花心的人吗?”



  陆月馨立即不说话了,把头扭到一边,把视线转移到窗外那些摇晃着的树影上。那个人,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因为他们各自的名字是他们心里永远也无法愈合的伤口,如果林一也像仇天一样会犯一些低级错误,恐怕她心里还好过些,但偏偏林一就是那样的人,让人对他无法忘记,也许他本就是一个让人无法忘怀的人,只有与他一起过的人才知道自己受到他多大的影响,有的东西会影响你的一生,你的生命,你的观念,你的心境,你的性格。



  而现在,生命中最重之人却是世界上最遥远之人,或许,天涯海角的距离本就是一线之隔,咫尺之间。林一,仇天与自己之间本来就没有距离,或者本就是遥远的距离,谁都没有对,谁也没有错,一切都是缘份与天意的安排,



  两行亮晶晶的物体在陆月馨的脸上悄悄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