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章 争执
章节列表
第八十章 争执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第八十章 争执

  寂夜又深。



  林一走出房间,轻轻的关上门,余溪就坐在医院长廊的板凳上默默的抽着烟。



  惨淡的灯光把两人的身影都拉得斜长,但烟雾却掩饰不住余溪一脸的焦灼,林一一脸的疲惫。



  “她怎样了?”余溪站起身来,关切的问道。



  “她很好,现在已经睡着了。”林一无力的回答着。



  余溪叹了口气,又悻悻的坐下,那模样仿佛他自己身上御着千斤大石那般沉重。



  林一也坐在长凳上,不停的抽着烟,两人开始沉默。



  许久,余溪才开口道:“今天的比赛咱们赢了没有?”



  林一笑了笑,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却无异回答了他:“你现在才想起比赛的事?”



  余溪不解的看着林一:“怎么不说话?”



  林一低着头,吐出一句:“没有?”



  “没有?”余溪吃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林一的嘴巴里居然会说出没有这个词来,这简直是他做梦也想象不出的。



  在余溪的概念里,MDK就是战神的缩写词,林一就是战神中的战神,战无不胜的神!但现在,战神居然败了,若不是林一亲口承认,换个人说出来余溪宁死不相信。



  林一苦笑道:“她们很强!”



  余溪道:“那个GR?”



  林一道:“是的。”



  余溪狐疑的看着他,露出一脸明显不相信的神色:“是不是因为今天我没有去打乱了你的计划。”



  林一也叹了口气,道:“你今天在不在场都一样,她们的实力确实太强,MDK现在短期内还不是她们的对手,因为我们缺乏演练配合。”



  余溪又重重的坐了下去。



  他的大脑一时间还无法接受这么一连串最不可能发生的变化。



  绝不失败的MDK现在败了,败在一支不知名的队伍手里。



  高不可攀的陆月馨现在病了,病倒在医院的手术室里。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余溪喃喃的说道。



  林一似也在自言自语:“这个世界本来就荒谬,抛弃那些愚蠢的为什么。”



  余溪抬起头注视着林一。



  他发现林一今天的变化很大,很古怪。



  一年前,他认识林一的时候,林一虽然表面看上去很颓废很消沉,但林一的眼神里却时常闪烁着一种不为人觉察的光彩,后来余溪才明白那种光彩意味着抗拒,意味着不屈,但是现在,在医院昏黄的灯光下,林一的眼神变得空洞,麻木,机械,没有一丝生气,甚至就如一潭死水,说不出的可怕。



  是什么原因让他变得如此?



  余溪盯着林一,沉声道:“你与陆会长聊了很长时间!”



  林一的眼神无力的看着地面:“是的!”



  余溪道:“都说了些什么,能不能透露一点给我。”



  林一依然无力的回答着:“说了些该说的,也是迟早会说的。”



  余溪又开始沉默。



  他已经觉察出林一与陆月馨的会面并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又一阵沉闷。



  余溪开口道:“老哥!”



  林一道:“恩!”



  余溪道:“我从来都没有问过你很私人的问题。”



  林一道:“你尽管问。”



  余溪道:“我听人说,一个优秀的Cser是不能有感情的,尤其是在中国。”



  林一道:“这话也许是对的。”



  余溪道:“为什么?”



  林一叹息着,道:“因为在中国,CS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游戏那么简单了,它承载了太多的东西,很多人根本就不能承受它,若再加上感情的重压,那个Cser不但CS打不好,而且最终一无所有。”



  余溪良久没有说话,低头仔细的品位着林一的话。



  林一道:“老弟!”



  余溪抬起头。



  林一道:“你觉得对你来说,CS与感情哪个更重要。”



  余溪沉吟着,道:“感情!”



  林一看着他不说话。



  余溪苦笑着道:“这次参加CPL,我想看看我能走多远,也想证明自己不是只菜鸟,也许我没有你爱CS爱得那么深,我只是觉得如果有一天非要我在CS与爱人之间作出选择的话,我还是选爱人,因为这种感情连我自己都说不出是种什么样的感情。”



  林一默默的注视着余溪,道:“老弟,你恋爱了?”



  余溪苦笑:“不知道暗恋算不算?”



  林一笑道:“怎么不算?”



  余溪又苦笑着摇头,他对陆月馨的感情,有谁能理解?又有谁能明白呢?暗恋的滋味,总是痛并快乐着的。



  但现在,他的心里很痛,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只知道陆月馨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心,她幸福他就开心,她伤心他也跟着难过,即使MDK现在被打入了败者组,他都觉得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



  爱情,它真的很奇妙,因为它足以让人一个人奋不顾身,让一个人神魂颠倒。



  余溪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是的,也算恋爱吧,否则的话,现在我也不会在这儿坐着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他似觉得心里放下了千斤大石。



  一件事情若是憋在心里久了,忽然说出来人总有种轻松的解脱感。



  林一怔了怔,叹息着:“只怕你这番心意到头来终究会一场空。”



  余溪道:“为什么?”



  林一道:“因为,她已是别人的未婚妻。”



  余溪立即道:“我知道,但我不在乎,我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得到她,即使她结了婚,在我心里,我仍然可以喜欢她,更何况,现在恐怕他们两家会解除婚约的。”



  林一惊讶道:“为什么?”



  余溪抬起头,目光落向外面的夜色,缓缓道:“你们还在比赛的时候,她都告诉了我。”



  林一道:“告诉了你什么?”



  余溪道:“她与你以前的事,她与那个OPK | K的事!”



  林一没有再说话,有些话说出来就是血淋淋的事实。



  余溪忽然道:“老哥,如果要你在陆会长与云大小姐之间作出选择,你会怎么选?”



  林一又怔住,这是一个连他自己也没有想过的问题,这个问题简直等同让他在CS里自杀一般。



  余溪道:“云大小姐对你我们大家都看得出来,但陆会长对你同样也是一片真心,就凭这次,你就应该想象得出,她付出的代价是多么大。”



  林一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他已听明白余溪的意思,道:“但我刚才与她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



  余溪道:“什么很清楚?难道你不想……”



  林一点头道:“是的!”



  余溪的惊讶的注视着林一,缓缓道:“老哥,一直以来,其实我都很了解你的,你并不是这么一个无情的人,是不是?”



  林一沉默。



  余溪道:“但现在她最需要的人是你,你就是她唯一的希望,她刚做完手术,无依无靠的,只有你才能挽救她,你这样跟她决裂何必呢?可能她以前答应她父亲与OPK | K结婚是对不住你,但她现在已经后悔,你为什么不给她一次机会呢?其实在你心里你最喜欢的人还是她对不对?”



  一提起陆月馨,余溪竟有些激动。



  林一仍然面无表情,无动于衷,但余溪的话却字字命中了他心里最柔弱的地方。



  余溪紧紧盯着他。



  好半天,林一才平静的说道:“但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



  余溪忽然激动道:“什么成为过去,你这是自己在骗自己,云大小姐对你那么好,你始终都是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要解释只得一个原因,那就是你根本仍然喜欢着陆会长,老哥,你瞒石头,瞒年哥,瞒阿曼,瞒燕子他们都瞒得住,但你瞒我你是瞒不住的,老实说,你这次这样做我不欣赏你,你自己想想,如果你是陆会长,你是一个女人,你站在人家的立场上,你会更痛苦,你会更身不由己,我余溪不是块料,活了二十年连女人都没碰过,也没谈过恋爱,也许没资格来教训你,我只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如果那个人也喜欢自己,并且都是真心的,那就应该在一起,就这么简单,你与陆会长根本就应该在一起,为什么你老是这样逃避呢?”



  医院的长廊上回荡着余溪因为激动而显得有些沙哑的声音,这声音也久久的回荡在林一的脑海里。



  现在他只觉得大脑里一片混乱,良久,他才开口道:“余溪!”



  余溪瞪着他。



  林一缓缓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说?”



  余溪道:“换另外一个人我他妈简直懒得说这些屁话,就因为你不是别人,你是林一,你是老哥,你是余溪最好的朋友。”



  一股热血猛的窜上了林一的脑门,他的肩膀因为激动而开始颤抖起来。



  他这一生也许什么都没有得到,什么都没有,但他却有一样绝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友情,无条件信任的友情。



  林一喃喃道:“好,很好,很好。”



  说着说着,他站起身向长廊另一头走去。



  余溪愣了愣,大叫道:“喂,你就这样子走了?”



  林一的脚步顿了顿,但终究还是没有停下转身。



  余溪暗自跺脚,骂道:“妈的,跟石头一样的脾气,又臭又硬,牛头!”



  “他是这样的,你怪不得他。”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开,陆月馨身着宽大的病人衣服颤巍巍的站在门口,语气已僵硬。



  余溪吃惊的转身,道:“你,你怎么不乖乖躺着,跑出来了?”



  陆月馨的脸上还带着泪痕,但她仍勉强笑着,那笑容说不出的凄凉,在余溪心里已是一片阵痛。



  余溪暗自叹息着,陆月馨实比他想象中坚强得多。



  他赶紧扶住陆月馨,道:“快回去躺着,别乱走动!”



  陆月馨缓缓走进房间里,又重新躺在床头,目光望向天花板。



  在余溪看来,陆月馨的模样简直就与一个死人无异,他忍不住道:“我也没想到他的脾气这么倔。”



  但是,陆月馨却不再说话,只是眼睁睁的盯着天花板,手里紧紧的攥着那张电话卡,以及手里的戒指,这两样东西都曾是林一亲自送给她的,对她来说都是最最重要的,但是,在余溪的注视下,陆月馨的右手已渐渐,渐渐的松开,手里的东西也一下子掉落到垃圾桶里去了。



  也许陆月馨与林一两人都在这通争执中想通,这一切都已成为了过去,自己要面对的是现在,还有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