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章 重逢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一章 重逢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八十一章 重逢

  天色渐渐亮起,但天空却开始飘雨。



  余溪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发呆,他已整整一夜没有合眼。



  陆月馨在他的安心劝说下现已沉沉的睡去,她安静的蜷缩在床头,看上去说不出的疲惫。



  “她太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余溪心里忍不住这样想道。



  余溪叹息着,替陆月馨默默的盖好被子,转身离开。



  刚一走到门口,房间门就开了,映入余溪眼帘的人居然是康达,康达的身后还站着卓云。



  “林一不知去哪去了?”余溪一瞧见卓云就开口说道。



  卓云点点头,而康达却径直来到病床前瞧着沉睡中的陆月馨,表情由怜惜渐渐变成了愤怒,她转身道:“你说林一来过?”



  余溪点头道:“是啊,怎么了?”



  康达怒道:“这小子,居然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我倒是真是看错他了。”



  卓云愕然道:“什么这小子?”



  余溪赶紧道:“不关老哥的事,是OPK | K。”



  卓云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康达恨恨道:“我宰了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



  病床上的陆月馨立即被康达这几句怒骂声吵醒,她吃力的睁开眼,看着康达柔声道:“康达,什么事惹你不高兴了。”



  生病中的陆月馨显得极其憔悴,双眼红肿,尽管如此,但在卓云的眼中看来,陆月馨虽失去了平时的光彩照人,但此刻却更显一股病态的美。



  卓云默默的叹了口气,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林一会对眼前这个女子那么恋恋不忘了,不仅仅是她的美丽,更重要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她都保持着那种温和,那种礼貌,那种给人温暖的感觉,也难怪C大无数男生都为陆月馨疯狂。



  就像现在,陆月馨虽然吃力的坐了起来,但她仍然礼貌而谦逊的向卓云笑了笑:“你好,卓云。”



  就这么一笑,卓云立即抛弃了之前对陆月馨的种种偏见与不满,她立即扶住陆月馨,道:“别随便用力,你的身体还很虚弱。”



  陆月馨感激的向她一笑。



  她的笑容虽然还有些僵硬,但却似春风一样熔化了卓云内心的冷淡。



  卓云看在眼里,她虽还未为人之妻,但她知道,无论任何一个女人发生了这种事情都显得格外的可怜,都需要得到他人的关怀,他人的同情,因为世界上大都女人都觉得,只要是女人,那就值得同情。



  卓云疼惜看着陆月馨道:“你就躺着好了,我也是康达叫上我来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的告诉我们行吗?我虽然不是你的朋友,但你不妨把我当作你最好的朋友,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能帮助你的!”



  卓云的眼里闪烁着信任的光芒,语气里带着令人不容置疑的诚挚,令陆月馨也不会怀疑。



  康达忽然平静下来,怔怔的注视着卓云。



  几个月没有见到卓云,她忽然发现卓云也变了。曾经的卓云是万年冰川,如今她已变得温柔,变得善解人意,这座冰川也在爱情的力量下熔化了,像卓云,陆月馨这样的人本质上是同一类人,她们的固执,她们的坚强,她们的性格也唯有爱情的力量才可以改变。



  沉思中,陆月馨已紧紧的抓住了卓云的手,卓云已感觉陆月馨把自己握得很紧。



  她知道,也很能了解,这个女孩子蒙受了很大的伤害,很大的委屈,她实在太需要人们去关心她了。



  * * *



  C城是座充满忧郁的城市,尤其是今天的雨雾。



  林一就走在这片雨雾中,这个清晨的街道失去了往日的车水马龙,取代的是萧索与清冷。



  这是他第几次走出人民医院的大门,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每一次进来,他的心情都是不同的,在这里,他曾有过生离死别;在这里,他曾饱尝世态炎凉。



  但每一次出去,他也总是会有很多感悟,生与死的距离,竟然就只隔着这么一道门,那么爱与恨之间,是否也只是一念之差呢?



  恍然中,他抬起头,信步向大门走去,他所选择的道路,他从来也绝不后悔,更不能后悔,尽管有太多的不舍,这条路既然他已选择,他就必须走下去,哪怕是条不归路。



  雨雾更浓,几乎使他睁不开眼,迷蒙中,远处的音响店里传来悸动心灵的歌声:



  ……



  记得那一天,上帝安排我们见了面



  我知道,我已经看到了春天



  记得那一天,带着想你的日夜期盼



  迫切的不知道何时再相见



  记得那一天,等待在心中点起火焰



  我仿佛看到了命运的终转



  记得那一天,你像是丢不掉的天



  你瞒着我再也去看不散



  那一天,那一天



  我丢掉了你,像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



  那一天,那一天



  留在我心底,已烙上的印永远无法抹去



  生命它故意和我周旋



  给你一个难忘的瞬间



  却不能让它继续永远



  那天



  你走出我的视线



  再也没有出现



  ……



  一时间,林一的眼睛竟有些湿润。



  他是个很少会哭泣的人,每一次有了泪水后,他的内心就会变得更加空洞,空洞到别人根本想象不出的程度。



  林一走出医院大门,一辆崭新的奥迪汽车上走下来两个人,一见到这两个人,林一迅速收起了难过的脸色。



  “你居然在这里。”仇天瞪着林一,林一每次一出现,对他来说就没有什么好事。



  “我在这里。”林一平静的注视着仇天。



  “你好,一年不见了,不知你还记得我否?”陆定坤比林一更加从容淡定,但沉稳中仍不失从前那股凌厉夺人的气势。



  林一苦笑道:“我怎会忘记你?”



  他与陆月馨之间的种种,陆定坤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尽管他是她的父亲,但林一曾发誓不会忘记。



  仇天道:“伯父,我先进去。”



  “好!”陆定坤点头道。



  看着仇天的身影远去,林一才道:“他应该比我先到达这里。”



  陆定坤道:“但你却先到了。”



  林一没有说话。



  陆定坤道:“由此可见,引发这次事件的人仍然是你。”



  林一道:“但事情已经了结。”



  陆定坤淡淡道:“我知道。”



  林一道:“你知道?”



  陆定坤道:“是的,我都已知道,康达刚才在电话里已全都告诉了我。”



  不待林一说话,陆定坤继续道:“我现在才算明白一件事!”



  林一道:“什么事?”



  陆定坤道:“我现在越来越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林一道:“只因我们本就是不同世界里的人。”



  陆定坤沉默半晌,忽然道:“你看上去精神很差!”



  林一道:“我确实有些累。”



  陆定坤点点头,道:“你不是人累,你是心累。”



  林一道:“你看得出来?”



  陆定坤哈哈一笑,道:“我怎会看不出来,这么多年来我阅人无数,难道我还看不出你这一点?”



  陆定坤继续又道:“我有事想对你说,跟我来吧!”



  林一没有答话,他只是默默的陪陆定坤走在医院里洒满雨点的花园小路上。



  雨雾更大,林一的身影显得落拓而孤单,陆定坤的背影则更显沧桑。



  望着远处模糊的景物,陆定坤叹了口气,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次闯祸了。”



  林一怔住,道:“闯祸了?我什么地方闯祸了。”



  陆定坤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你知不知道,馨儿她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林一失声道:“不是你的亲生女儿?这,这怎么可能?”



  陆定坤抬头长长的叹息着,像是在回忆往事,道:“那年,我去武汉出差,在汉口码头买船票的时候看见河岸边放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一个弃婴,当时全国大面积降雨,汉口码头涨水,当时,水位一点点上涨,很快逼近那个篮子,迫不得已,我才把那女婴拣了回来。”



  林一道:“难道这个女婴就是她吗?”



  陆定坤点点头,道:“是的。”



  林一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悔意来,他立即意识到自己昨天夜里对她的伤害有多么大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与陆月馨之间有着天涯海角的距离,其实不是,准确的说,陆月馨从某种程度上与他才是真正的同一类人,他至少还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长着什么样子,但是陆月馨呢?林一不敢想,他在伤害她的同时也等于伤害了自己,有时候明明你是为了一个人好,却偏偏无心害了她。



  陆定坤道:“馨儿的身世我后来告诉了她,可以这么说,馨儿的身世其实也很凄楚,而我一直也没有婚配,馨儿她就是我的亲生女儿。”



  林一点头道:“看得出,你对她倾注了很大的心血。”



  陆定坤道:“不错,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给了她同龄人根本无法相比的待遇,而馨儿她不禁善解人意,更是深得长辈们的喜爱。”



  林一道:“比如说?”



  陆定坤忽然盯着林一,道:“比如说老仇!”



  林一道:“老仇是谁?仇天的父亲?”



  陆定坤沉声道:“对,你很聪明,仇天的爸爸是看着馨儿长大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对馨儿甚至比我对馨儿还要好,馨儿几乎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否则的话我们两家也不会有这门亲事,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责之切也是爱之深。”



  林一也盯着陆定坤,他知道陆定坤告诉他这样一个秘密必然有着惊人的后着。



  陆定坤缓缓道:“但是这次事件,你是根本原因。”



  林一道:“为什么?”



  陆定坤道:“因为你,因为发生了这种事,我们两家这次恐怕会解除婚约,我与老仇的投资计划恐怕会产生观念分歧,也许会撤消这次计划,这样一来,我们两家的损失之大,恐怕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林一道:“没有我,你们仍然可以继续。”



  陆定坤道:“但是这次投资的金额实在太大,我们只有通过婚约来加深彼此的信任程度,否则风险太大。”



  林一沉默。



  陆定坤道:“我一直以为他们两人可以慢慢培养出感情来,但其实不是。”



  林一缓缓道:“因为婚姻不但需要物质来支撑,更需要双方的爱情。”



  陆定坤道:“所以前几天我还在上海,我瞧见了阿天那种精神状态,我就知道因为你,他与馨儿之间出了很大的问题,你可能不知道,老仇两口子最疼爱的就是他们这个宝贝儿子,有时候,他们为了自己的儿子,可以做出很多逻辑解释不通的事情,我的话,你明白吗?”



  林一苦笑道:“我怎会不明白?”



  他想起03年的WCG,仇笑仁对待他与古月的事,他更能理解,父母对儿女的心情。



  林一叹息着道:“我明白的,虽然我还没有做父亲,但我至少做过别人的儿子。”



  陆定坤也叹了口气,道:“因为女儿与女婿,我也在关注今年的CPL,你的MDK再次出现在这个圈子里,我为你感到高兴,你终于走出了失恋的阴影,但是,孩子,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你要作好心理准备,未来的路你恐怕会比其他选手走得更艰辛,更痛苦,因为这次事件,你要付出你想象不出的代价,也许你的理想这一生都无法实现。”



  林一道:“我知道,这条路本来就不好走!”



  陆定坤道:“但你这次得罪了老仇,你让他颜面扫地,他也不会让你顺利的。”



  陆定坤的口气尽量的轻描淡写,但林一却听出了这其中巨大的凶险。



  陆定坤道:“也许等你的MDK冲出西南,问鼎全国大赛的时候时候,全国没有哪一家俱乐部会接收你们,没有哪家集团公司会赞助你们,你们很可能无法在这个圈子里生存,这条路,也许你走错了。”



  林一不吭声了,他知道陆定坤并没有开玩笑,陆定坤与仇笑仁手眼通天,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是他们办不到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句话几乎可以概括这个时代所有的生存法则。



  雨雾飘打在林一的脸上,他本就空洞的眼睛开始变得朦胧起来,没有人知道他在思考些什么?



  陆定坤忽的笑了笑,道:“其实我也错了。”



  林一愕然道:“你也错了?”



  他的印象里,陆定坤永远都是对的,那咄咄逼人的气势,精湛缜密的思维,经历万千的感悟,造就出一个辉煌的人生,一个绝顶的智者,一个无所不能的强者。



  现在,他居然会亲口说自己错了。



  林一这才发觉,前辈胸襟,又岂是后辈能及。



  陆定坤道:“我现在才知道我错在哪里?”



  林一道:“错在哪里?”



  陆定坤道:“也许我应该成全你和馨儿!”



  林一道:“你没有成全,但你也并没有错。”



  陆定坤的赞赏的点点头,道:“是的,既错了又没有错,物质与精神不可同在,鱼与熊掌又岂可兼得?”



  林一忽然道:“谢谢你。”



  陆定坤道:“为什么要谢我?”



  林一道:“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么多。”



  陆定坤笑道:“我并没有告诉你什么。”



  林一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你会在西南这几个省这么有名了。”



  陆定坤道:“为什么?”



  林一道:“因为你诚恳,所以你比大多数人强,我想,在你一生中恐怕有过不少强硬的对手,但他们一定都很尊敬你。”



  陆定坤道:“你想不想知道他们是谁?”



  林一道:“不想!”



  陆定坤道:“哦?”



  林一道:“因为无论是谁,现在都已经被你打跨。”



  陆定坤点点头,重新审视着林一,一年没有见面,林一已成熟许多,当他知道林一在医院种种事情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年轻人已经具备了做大事的基础,现在他所欠缺的就只是机遇了。



  陆定坤不由得叹了口气,他是多么希望自己有这样一个儿子,那样的话他就可以把自己一身无敌于商场的本领传授给他,把自己一生看透众生的感悟告诉他,那样的话他就会活得精彩也平淡,能领悟人生真谛,比世界上大都数人活得更自在。



  只是可惜,他所有的是陆月馨这样一个女儿,陆月馨的资质有有限,无法做到,而且女人与男人的最大区别就是女人认为爱情就是全部,而男人则认为生命并非爱情才唯一。



  想到这里,陆定坤不禁凝注着远方出神。



  人生何谓最伤?



  伤年华匆匆,伤世态炎凉,伤沙场寂寞,伤英雄末路!



  林一也忽然发觉,这垂暮的老人实比谁都更苍老,更寂寞,他忽然道:“陆叔叔,你觉得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陆定坤怔了怔,不由得长叹道:“是自由!”



  林一道:“自由?”



  陆定坤道:“是的,无牵无挂,自由自在,无欲无求便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林一沉默着不说话。



  这道理他可以体会,可以理解,但以他现在的经历,那是绝对无法明白的。



  他深吸一口气,道:“谢谢你,在这一年里,是你让我明白得最多。”



  陆定坤也笑道:“你是个大器晚成的人,我绝没有看错你,如果你以后遇到了想不通的问题,你随时可以来问我。”



  林一点点头,心里肃然起敬。



  作为他林一,假设他站在陆定坤的立场,能与他聊上这么多,已属非常不易。



  这样的人,这个世界已不多了;这样的人,无论谁都会对他刮目相看。



  可是他自己呢?又得到什么?



  每个人的终点岂非也与他一样,最终会寂寞,最终会孤单?最终统统拥有,最终也一无所有。



  有就是无,无就是有。



  无声胜有声,无我胜有我。



  说的恐怕就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