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三章 改变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三章 改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八十三章 改变

  在MDK紧张训练的同时,他们的老对手OPK的训练同样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OPK训练室的气氛比平时更加紧张,虽然OPK已成功从胜者组出现进入全国32强,但他们每个人似乎根本没有在意这不足挂齿的胜利,夺取全国冠军才是他们的目标,也才是真正王者的目标。



  而此刻,紧张的空气中更弥漫着沉闷,焦躁,不安的成份。



  因为他们的队长仇天离开上海前往C城已整整三天没有消息了,而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却不断传来,众人纷纷猜测着,议论着,不安着。



  江航一会在训练室里来回不断的踱着脚步,一会又跑到外面走廊上,似焦急的等着仇天归来的消息。



  当他第六次跑到走廊上的时候,仇天的身影果然出现在长廊的另一头。



  “天哥!”江航惊喜道,快步迎了上去。



  但他的脚步没迈出去几步就陡然停住,他一脸惊喜的表情也顿时僵硬。



  因为他发现,仇天远远看去虽依旧那么镇定,那么处惊不乱,但脸色却苍白得可怕,平静得不正常,一双在平日里本很明亮的眼睛现在布满了血丝,里面的唳气比以前更浓更炽,若是多看一眼,你甚至觉得会喘不过气来。



  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把尚未出鞘的利剑,沉重而呆滞,但剑未出鞘,杀气却已袭人。



  “天哥,你……”江航的语声顿住。



  仇天忽然一笑,笑容说不出的森寒,他道:“Rain!我回来了。”



  江航怔怔道:“天哥,你,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仇天道:“哦?是吗?”



  江航又愣住,仇天确实太反常了。



  江航忽又道:“嫂子呢?怎么没看见与你一起回来。”



  仇天又笑了笑,笑容再次令江航毛骨悚然,他淡淡道:“她以后不再是你嫂子了,你以后也不会再有嫂子。”



  江航彻底呆在原地,像被人用一根钉子钉死在原地,他失声道:“怎么了,怎么回事?”



  仇天笑道:“没事,咱们进去吧,我几天没有来,兄弟们肯定都等急了。”



  说完,他拍了拍江航的肩膀,示意江航一块进训练室。



  江航只觉得仇天拍他肩膀的手奇冷无比。



  训练室里的气氛依旧焦灼不安,但随着仇天两人走进来便一扫而空了。



  仇天一走进去,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甚至连一贯专心训练不被任何外界因素干扰的罗强都不禁转过身,怔怔的注视着仇天。



  因为大家都已看出,他们的队长已不是受到打击,刺激那么简单了,而且短短的几天不见,他已变成了另一个人了,这其间必然发生了惊人的变故。



  如果说仇天以前给人一种镇定,稳重又不失锐利的感觉,那么现在的仇天却让人觉得冷漠,森严,隐隐中蕴藏剧烈杀气。



  是什么事改变了他?是什么原因让他变得如此?



  这是现在每个OPK队员都想知道的,但没有人出声。



  因为没有人敢问。



  仇天却反而笑道:“你们都是怎么了?”



  蔡地衣走上前,道:“老大,你!看上去不太正常!”



  仇天道:“我很正常。”



  张一勉也从座位上站起来,语重心长的道:“K,你去C城一去就是三天,这三天里传来来各种不好的消息,但我们大家知道那都是谣言,现在你回来了,我们大家都很高兴,可是你的气色看上去很差,虽然我们都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也很想知道,但我想你很快就会过去的,对不对?”



  仇天默默的注视着张一勉,这种比较直白的话语很少在OPK俱乐部里听到。



  训练室里鸦雀无声。



  张一勉继续道:“K,如果你是因为女人才变成这样,那么你可以不用担任队长了。”



  仇天的脸色终于变了变,道:“为什么?”



  张一勉的眼里冒出火花,道:“你感情如此脆弱,根本不适合玩CS,CS太需要理性,我劝你还是回去做你的仇大公子继续谈情说爱比较好。”



  仇天没有发怒,他反而笑了,笑得很欣慰。



  在OPK里,张一勉虽然平时吃喝嫖赌样样都来,十足一个纨绔子弟,但他很了解仇天的内心,这一番旁敲侧击的话说得很隐晦,但却激发着仇天体内的男人血气。



  太多的时候,一个人的外表总与内心是相反的,也许你觉得那是心口不一,但往往就是这类人让常人不可估量。



  仇天又看了蔡地衣,蔡地衣面色郑重的向他点了点头。



  众队员也向他点头。



  仇天明白那意思,大家仍然相信他,仍然尊敬他,就算是发生天翻地覆的事情,这些人也永远与他站在一条战线上。



  仇天忽然道:“你们为什么还这么相信我?”



  张一勉笑道:“K,你又开始说笑话了,咱们几兄弟什么时候不是一起玩,一起喝酒,一起找女人,一起揍人,一起虐菜鸟?怎么说这么见外的话。”



  说完,他看了看蔡地衣与江航,江航与蔡地衣同时点头。



  尤其是江航,江航与仇天的交情又岂是其他人可以比拟的?此刻他的表情相当复杂。



  仇天再看了看其他队员。



  “我家里很穷,如果不是OPK给了我这么好的待遇,我老妈老爸还有妹妹现还在收荒拣垃圾,天哥,你和仇老板是怎样对我的,兄弟我同样怎样对你,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就算你对不起我,我也不能对不起你,现在出了大事,相信众兄弟都是支持你的。”一位队员如是说。



  仇天感激的看着他。



  真诚,总是最直接最简单打动人的方法。



  其他队员也纷纷与仇天坦诚的聊着。



  仇天最后看了看罗强。



  罗强叹了口气,静静道:“如果没有仇老板,哪来我罗强的今天呢?”



  仇天点点头,他忽然觉得,人到了这种时候,还是朋友比较可靠,难怪有人说,朋友是一辈子的事情。



  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一阵热血涌上了仇天的胸口。



  他已有了世界上最宽裕的物质生活,最可靠的朋友兄弟,最优秀的CS俱乐部,最疼爱自己的父母,最自由的选择,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他何必又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这么多宝贵的东西呢?何必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座森林呢?一个坚定的男人永远应该以理想为重,他猛的想起周星驰的一句经典台词:做人如果没有理想,那与咸鱼有什么分别?



  仇天笑了笑,把拳头缓慢而坚定的伸了出去。



  OPK的队员们纷纷伸出握紧的拳头“啪啪啪”的击打着他的拳头。



  “夺冠,夺冠,夺冠!”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着尖锐的光芒,交织在一起,燃成一片熊熊烈火。



  * * *



  天色渐渐暗下来。



  仇家的别墅里,陆定坤坐在大厅中央的沙发上,茶几上摆着刚沏好的龙井热茶。



  陆定坤苦笑着,道:“老仇,这次对不住你的人是我陆定坤了。”



  仇笑仁与头发已有些花白的妻子王凤就坐在陆定坤的对面,两人脸上挂着忧郁与担心。



  陆定坤知道,两位老人已为了他们这个宝贝儿子操尽了心,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仇笑仁几乎在一夜之间头发尽已全白。看到他们现在的模样,陆定坤忍不住有些心伤,人的一生归根结底还是耗在了亲情这个词上面。



  你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你金戈铁马傲笑江湖,你翻云覆雨指手为天,纵然你淡薄名利看透红尘,你世情得道大彻大悟,最终又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亲恩为了孝道为了儿女。这就是这个时代所有人的悲哀,也是年华的悲哀。



  “老而不死是为贼呀!”仇笑仁引用着哲人的话语感叹着。



  陆定坤也叹息着。



  仇笑仁道:“老陆,其实这次事情不能怪你。”



  陆定坤静静的听着。



  仇笑仁道:“我是相信你的,这几十年来一直都是。”



  说完,他扭头看了王凤。



  王凤点点头。



  仇笑仁道:“老陆,我与小凤都已商量过啦,关于这次与你集团的投资计划,我们决定。继续与你合作下去。”



  “哦?”陆定坤大感意外。



  仇笑仁道:“我们两家都是世交了,生意是生意,感情是感情,虽然现在阿天与馨儿感情出了问题,但是我与你并没有什么问题,所以还是继续下去。”



  陆定坤淡淡一笑,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喝了一口。



  仇笑仁道:“不过,只怕这次我们两家的婚约恐怕是要取消,恐怕也只有枉费你的一片心意了。”



  陆定坤叹了口气,道:“现在这些孩子都长大了,他们都有了自己的主意,婚约取不取消,那还得看他们自己。”



  仇笑仁没有说话,王凤却忽然看了看墙上古老的钟,道:“快6点了,阿天也该回来了。”



  仇笑仁道:“等阿天回来了,你还是问问他。”



  陆定坤道:“我也问过馨儿,但是这孩子性格太倔强……”



  仇笑仁立即打断他,道:“馨儿确实是个好孩子,这件事错不在她,据我所知,还是阿天不对,还有……。”



  仇笑仁的眼睛里忽然迸出一丝异常锐利的目光出来,陆定坤心底陡的一寒,他知道,仇笑仁要说出利害的东西来了。



  仇笑仁道:“老陆,这个林一到底是什么人,以前听你提过一次,但你又没怎么说清楚。”



  陆定坤笑笑,道:“我一直以为他是个不务正业的街头小子,后来才发现他其实是一个以后大有作为的年轻人。”



  仇笑仁惊讶道:“哦?”



  他的印象里,这种赞扬的话能从陆定坤的口中说出那实在不易。



  王凤忽然道:“这个林一是哪家的小孩?”



  陆定坤立即会意,道:“这个年轻人没有什么背景,大嫂多心了。”



  王凤道:“哼!这种穷相既没什么钞票,凭哪里能与咱们阿天相比。”



  陆定坤无奈的笑笑,上海人大都总是很现实,三句话不离“钞票”两个字。



  仇笑仁缓缓叹道:“看来我是真的老了,想不到区区一个年轻小子就可以让我这把老骨头丢人现眼的,呵呵,呵呵,这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陆定坤无不担忧的看着仇笑仁,他已从仇笑仁的自嘲中听出了火药味,正所谓姜桂之性,老而弥辣。



  而他陆定坤也是一个商人,商人讲究的是和气生财,每逢遭遇难题或是困境,他从来都采用和平手段力求达到各方满意的效果。



  他一直信封自己做事的一条准则:我把你身上的钱骗了,你还得感激我。



  但现在,他忽然发现事情变得严重了。



  如果说仇笑仁要对付林一的话,原因就只得一个,那就是林一无形中给了仇天致命一击,而这之中的根本原因却是他陆定坤自己造成的,假设没他当初做主安排仇天与陆月馨,那么今天这种局面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这场闹剧不仅发生在他自己身上,而且还是自己亲自所造成,看来“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话确实没错。



  陆定坤正出神的想着,仇天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大厅门口。



  “阿天,回来啦!”王凤惊喜道。



  仇笑仁与陆定坤同时转过头。



  仇天整个人就似把尖刀站在那儿,面无半分表情。



  仇笑仁忽然喝道:“没有看见陆伯父在这里吗?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自从仇天去C城挽回这场婚姻失败后,仇笑仁就对自己这个儿子有些失望。



  仇天机械的走到陆定坤面前,道:“伯父!”



  仇天虽心情不好,但仇家的家教他却不能无视存在。



  陆定坤盯着仇天,仇天虽然没有太多的表情言语,但他已经看出了仇天短短几天的变化之大,实是他不能想象。



  即使是前些天他与自己去医院看望陆月馨的时候,仇天依旧沉稳,依旧彬彬有礼,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人只要一见仇天就会把他与一个教养极好,风度极好的有钱世家联系在一起,但现在,仇天就像一头困兽。



  红肿的眼神,蓬乱的头发,颓废的精神,这模样反而让陆定坤想起去年的今天在游艇上的林一。



  “我累了,我回房休息了。”仇天扔下这句话就转身向二楼走去。



  仇笑仁三人都同时愣了愣。



  王凤大道:“阿天,你不吃晚饭吗?”



  “不吃,我不饿!”仇天头也不回。



  陆定坤望着仇天的背影**。



  他自然想象不出仇天对陆月馨的感情有多么深厚,更想象不出爱情的力量居然这么大,爱情它可以让人神志错乱,让人颠倒黑白,让人是非不分,让人麻木不仁,让人知耻后勇,让人生离死别……



  陆定坤不禁想起了自己年少时那无望的爱情经历。



  他爱过,但未被人爱过,也许没有得到一个人对他真心实意的爱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陆定坤忍不住这样想着。



  * * *



  仇天走进自己的房间,打开灯,默默的坐在窗前。



  房间的摆设很朴素,唯一有些装饰的便是那些挂在四周的照片,这些照片本是他与陆月馨之间最甜蜜的回忆,但现在却成了他心中面目狰狞的魔鬼。



  ……



  ……



  仇天注视着左右摆动的雨刷器,道:“这段日子过得还好吧?”



  陆月馨静静的握着方向盘,道:“就是没你还不习惯!”



  仇天沉默着,扭过头看着她:“对不起!”



  陆月馨笑道:“没事干嘛说对不起!”



  仇天叹道:“一天的训练太繁琐了,而且再过半年04年的WCG预选赛也要开始了,抽不出时间来陪你。”



  陆月馨道:“没关系的,难道我们之间还要介意这个吗?”



  仇天笑了笑,轻轻的把头靠过去,轻轻的吻着她的耳根。



  陆月馨全身一阵酥软,手一滑,方向盘立即歪了半圈:“别在这闹,我在开车。”



  “呵呵!”仇天笑道,“我现在不欺负你,等会准被你欺负。”



  陆月馨的脸难得的红了,嗔怪道:“哼!爸爸还说你老实,你简直坏透了。”



  仇天笑道:“现在才知道我坏啊,不过只对你一个人坏,其他女人想让我坏都难。”



  陆月馨嫣然道:“几个月不见,最坏的还是你这张嘴。”



  仇天道:“我这张嘴只属于你一个人。”



  ……



  ……



  仇天心里忽然掠过一丝甜蜜,那段日子是那么美好,那段日子毕竟是他生命里最难忘的时光。



  他又抬头看了看窗户上的相框,里面是他与陆月馨在游艇上举行订婚仪式第二天旅行的照片,照片上,天气风和日丽,蓝天碧空如洗,游艇乘风破浪,身批婚纱的陆月馨娇艳如花,依偎在他怀里,笑得那么幸福,那么甜蜜……



  仇天此刻麻木的脸上竟露出了孩子般的微笑,那微笑满足而温馨,但他布满了血丝的眼眶里却蓄满了泪水,那泪水痛苦而感人肺腑。



  ……



  ……



  仇天顿时恼怒起来,大声道:“凭什么,凭什么,我哪点比不上那个穷小子,你说,你说。”



  陆月馨轻轻道:“无论哪个方面你都比他优秀,但是,我要告诉你,在我心里,你是永远不能代替他的。”



  仇天咆哮着道:“为什么,为什么?”



  陆月馨叹了口气,望着远方,喃喃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陆月馨道:“他也许很多方面都不如你,但有的地方你是永远也超不过他的,起码他有很多可靠的朋友,石顺,梁风,苟小第,金扬,康达,山田光子……而你呢?你与我一样,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是不是觉得很可悲!”



  ……



  ……



  想到这里,仇天的双眼腾的变得血红,他猛的站起来,伸手抓过相框,抽出照片,呼啦一下撕得粉碎,仿佛漆黑的天幕都被他一把撕裂成了两半。



  “林一,林一,你给我等着,我要让你彻彻底底的输给我,彻彻底底的一无所有,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仇天总有一天会把你们MDK统统打入地狱,我要让你们全部死不瞑目……”



  复仇的声音已在仇天的心里嘶吼着,响得疯狂了,连温馨的月光都被黑夜里的乌云所遮掩。



  仇天就独自这么一直坐着,等着,盼着,痛苦着,自己折磨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