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真正的信仰
章节列表
第八十五章 真正的信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第八十五章 真正的信仰

  阵型归阵型,防守归防守,两强火并在所难免。



  外场很快交火。



  小道出口受到了Orphean来自5道火车底下与6道最下端的两股火力的夹击。林一与许小年都不敢完全冲出小道,而是在路口边缘与Orphean相互僵持着。



  Orphean的狙击枪实在太吓人,一旦给了它喘息的机会它就枪枪见血。



  而Orphean的777与555也十分紧张,MDK的大名如雷贯耳,刚才他们的队长999一个不留神就载了。



  双方谁也不敢有半分大意,枪口分别瞄着小道出口。



  谁先现身谁就是死路一条。



  许小年只觉得眼睛盯得发酸。



  然而外场的对峙却给一直躲藏在4道上端楼梯间里的沙曼制造了机会,她以极快的速度跑出去蹲下,仅仅凭借着感觉向56道的火车底下打出去一梭子子弹,恰恰就是这一串子弹让5道火车下的555鱼死瓮中



  555一死,Orphean外场剩下的777迅速后退到CT基地,内场的666与888立即分别从中门连接处与CT基地支援而来。



  MDK的四人终于得以机会全线出击,很快在A区爆破点汇合并成功埋下C4。



  一看C4埋下的位置,全场观众都松了口气。



  这个埋放位置对MDK相当有利,中门,中门连接处,4道楼梯间,5道火车下,6道火车上,6道天台上全能清楚的看见闪着红光的C4,如果有CT胆敢冒然去强拆,那么下场一定很惨。



  “The bomb has been planted!”



  C4一启动,Orphean也跟着动了,而且动得很奇怪。



  777与666是从CT基地支援而来的,两个人并非众人想象中那样端着枪,压低了脚步声,小心翼翼搜索着靠近A区爆破点。



  他们用着一种别人未曾见过的方式开始了扫雷行动。



  777端着AWP猛的跳出去,空中开镜,落地,瞄准整个4道,没有人,于是666也跟着跳出去,落点是5道下端,同样开镜,整个5道左侧的纵向场景全部尽所眼底,还是没有人,后面的777再跳,落点5道右侧,没有人,666再跳,落点是6道左侧。



  两人左跳又跳,明眼人一看便知这种笨拙的办法其实是在弥补AWP开枪间隙时间太长的缺陷,法子虽然笨拙,但却有效。



  777跳到6道右侧的时候,许小年的眼镜匪身影出现在777的狙击镜中,许小年下意识的躲避,但777的狙击枪还是击中了他,但由于被火车边缘挡了一下,许小年拣回一条命,他干脆一口气爬上6道火车顶。



  刚一上去,中门连接处的房间里就射来一串AUG的子弹,许小年的尸体从火车顶上跌落下来。



  他想爬上火车顶上躲避AWP的愿望终究没有实现,躲狙击者死于非命,打狙击者死于狙击,这话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这短暂的交火顿时暴露了Orphean的位置,沙曼与林燕楠立即从匪徒基地的中门跑出来,两人并排蹲下与对面的888对扫。



  这个888也算够很,居然放倒了沙曼并耗了林燕楠42点HP才倒下。



  全场观众立即为Orphean的队员送上一片掌声,AUG能用得如此出神入化并不多见。



  局面2V2,Orphean的形势依旧不容乐观,因为C4倒计时正一秒一秒的过去,两把AWP又要杀敌又要拆弹,其难度可想而知,更要命的是林一一直躲在天台上不肯露面,他似乎非要等到Orphean的人拆C4时才肯出手。



  反正C4他随时都看得见,而自己隐藏的地方又极度安全,他简直放心得很。



  “这只阴险的老狐狸,比你还阴,他妈的,嘿嘿。”4S瞧着林一的主视角,对沙曼说道。



  沙曼轻轻笑了笑。



  果然,林燕楠在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后,777就迅速回到了爆破点,狙击镜死死的瞄着中门,而666开始拆C4。



  “哗啦!”拆C4的声音终于响起,观众们的心又是一紧。



  “稳住,一起出去!”林一沉声道。



  林燕楠点点头,紧张的握着AK,手心里全是汗。



  “一、二、三!”林燕楠心里默默的数着。



  “啪啪啪啪!”林一两人忽然闪出,手里的AK冒出了刺眼的火花。



  两人的火力都朝着666打去,666应声而倒。



  那一刻,777的反应快得令人咋舌。



  他迅速一枪结果了林燕楠然后切换出手枪,准心大范围的移动并向天台方甩出去好几枪。



  林燕楠挂了,林一也退了回去,他是无奈的退了回去。



  因为这几枪USP竟然爆了林一的头,若不是这么远的距离,若非是头盔的救命,林一的HP就不是变红那么幸运了,而是成为高空跌下来的飞尸。



  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个Orphean的枪法好得出奇,准确的说是反应太快,快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此刻若是江航亲临现场,他恐怕也会对777的反应大吃一惊的。



  但林一似乎没有吃惊,有条不紊的退回,不紧不慢的换子弹。



  现在无论777怎么选择,等待他的都是失败的命运。



  但林一这次却算错了,因为他的AK子弹刚一换好,他就听到了“铮”的一声传来。



  所有人心一凉:手雷来了。



  不错,777开枪的时候清楚的看见了林一的头部冒出了火花,依他的计算,林一最多也不会超过20HP,一颗手雷足以要他的命。



  于是,一颗手雷从A区爆破点慢悠悠的飘上天台,落点是天台的正中央,轰隆一声爆开。



  但屏幕上却显示林一自杀的字幕出来。



  “怎么回事?”观众们大惑不解。



  原来情急之下,林一不顾一切从天台上跳下,跌在6道火车顶上摔死了。



  “这……”许小年目瞪口呆。



  “比我都还激动!”4S骂道。



  “还是队长反应快!”林燕楠道:“这比躲开狙击的难度大多了。”



  “队长他有恐高症,一上高处就忍不住想往下跳。”沙曼笑道,她又想起以前Pro与KK的比赛林一摔死的情形。



  林一躺在火车顶上苦笑着:“这该死的键盘。”



  4S瞪了他一眼,笑骂道:“人穷怪物畸,别找客观理由。”



  “哈哈!”MDK的人居然在这种时候笑开了,全场观众都看得很清楚,林一几人似乎还笑得很开心。



  被人全歼了还这么开心?



  不过观众们随即恍然大悟,原来C4的声音已响到极限,马上就快爆炸了,拆不拆都一样。



  但令人费解的一幕就在这时出现了。



  777还是转身跳上爆破点,开始拆雷。



  瞧那模样,他似乎对爆在眉睫的C4声音根本充耳不闻。



  “这……”MDK所有人也愣住了。



  他为什么不逃跑保枪?



  要知道一把AWP的昂贵价格需要攒好几局的金钱才可以拥有,而这个777难道他不要AWP了么?更何况Orphean现在已丢失了两把AUG,两把AWP,如果加上防弹衣,手雷,排雷钳这些七七八八的装备,算下来这一局Orphean经济上就蒙受了30000金钱的巨大损失,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战争,从长远的角度来说就是经济的较量,古往今来,有什么战争不需耗费极大的人力,财力,物力的?就包括美苏争霸这种无形的战争都拖累得苏联的经济一落千丈,最后直至解体。就包括CS这种虚拟战争依然需要胜利后的金钱作为购枪的基础,否则著名的战术大师VessLan怎么又会提出“从ECO局,经济上削弱对手”的战术思想呢?甚至包括那些为着CS努力着的玩家与选手们都需要现实里的物质基础来支撑着自己完成理想,因为他们也是人,也要吃饭,也要生活。



  战争,是如此残酷;CS,也同样现实。



  但是现在,看样子777似准备爆掉自己身上六千多元钱的装备了,虽然他们连胜了这么多局,但也不至于如此连一点CS的常识都不明白吧?



  果然,随着C4的爆炸,巨大的冲天火光把777炸飞到不知道哪个角落去了,留下满地的枪支与尸体。



  林一皱着眉头。



  显然,他很不理解777这样的做法。



  Pro与C4的那场冠亚军比赛,段风扬最后不顾一切扔枪拆C4的那一幕林一还可以接受,但现在777的做法实是大出他的意料,因为这并不是关键局,也不是最后一局,也不是败局已定,更不是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这种不要命的做法到底是为什么呢?



  林一陷入了沉思中。



  第十一局,Orphean仿佛总结了上一局的失利,这次他们竟一口气连出了四把大狙,似乎更加强了对整个区域的第一线防守。



  888也抗上了AWP并驻守内场右侧的通道,这样一来,内场彻底被封锁,MDK也许能冲进去,但冲在前面的第一个开路先锋必死无疑。



  尽管如此,MDK这一局还是通过4S的慷慨就义为全队从888驻守的内场防线打开了缺口。



  林一发现,Orphean的狙击手们第一枪定点射击很准,但一旦防线被突破后,他们的狙击枪就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了。



  在C4埋在B区爆破点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想了很多。



  定点狙人的瞄准一般分为几种,一种是截枪,这种手法一般是初学者的惯用手段,等着别人来撞枪口,但这种枪法对付老手就吃力不讨好;另一种是甩枪,甩枪大法在1.1,1.3版本里堪称无敌,但到现在这个版本就要求精准度,准心必须甩在对手身上才能成功,但感觉Orphean的开枪那么快,人未出去就死了,这……这应该就是截枪,而不是甩枪。



  林一忍不住醒悟过来,一个狙击手如果使用截枪,那么他的准心红点与对手出来的墙角距离就代表了他们的反应,距离越远,反应越慢;距离越近,反应越快,而Orphean的狙击镜准心很明显就是贴着墙角的,所以就给人造成一种反应极快,开枪极快的错觉。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们的甩枪追枪一定有很大毛病。”林一想到这里顿时精神一震,兴冲冲的提着AK向中门的连接处冲去。



  从外场CT基地赶来支援的777刚一来到3道右侧就看见了林一的身影,他迅速开镜打出一枪,这一枪竟被林一一跳躲开。



  777也不慌张,依旧换枪,再开镜,再开枪,林一居然又跳开了。老实说,这种情况777还不如用USP,那样效果会好得多。



  两次重击都没有事,林一顿时一阵窃喜。



  他的猜想是对的,Orphean的AWP确实是截枪,至少这个777绝对是一名顶尖的截枪选手。



  不过,林一一时高兴却忘了Orphean的其他人,他这一连串的长跑与乱跳早就把自己的位置出卖给人家了。



  几声高爆的闷雷声与AUG的独特开火声响过,林一终于被999一颗迟来的手雷炸中,这一次他没地方可再自杀了,只有硬生生的被炸回了老家。



  “嘿嘿!”林一瞧着歪斜着的屏幕干笑了两声。



  4S盯着他:“瞧你那奸笑的模样,难道又有了什么好点子不成?”



  林一没有回答他,而是紧紧瞧着许小年的主视角。



  内场在林一挂了后枪声大作,双方长短枪支纷纷乱射,闪光手雷炸成一片,场面异常火暴,不过,MDK好象依旧未能形成有效的火力交叉,好几次明明该打倒Orphean的良机都被许小年几人错过了。



  混乱中,沙曼等人纷纷中枪倒地。



  “配合呀,同志们!”林一叹息着,这局机会本来很好,结果还是被人家反攻了回来。要怪,就怪这支新MDK配合不够纯熟,熟能生巧都没做好,何谈巧能生精?



  “如果是King与小狗子在这个位置上,Orphean不被全部绞杀干净才怪!妈的!”4S注视着沙曼的屏幕感叹着,沙曼是在1道火车底下被3道跳下来的999击毙的。



  林一没有再说话,因为MDK的人现已死光,Orphean已跳上爆破点拆雷。



  “不会吧!”4S注视着自由视角,C4的声音又响到了极限,但Orphean的人好象并没有发觉时间来不及了,剩下的两个人还在满地转悠。



  “轰隆”一声响起,MDK又拿下一局。



  Orphean的人似乎也吃了一惊,他们的意识里,似乎没有想到C4会突然爆炸。



  “反应,截枪,声音,拆弹,AWP……难道他们,难道他们是……”林一的脑袋里飞快的寻找着可以解释这一切怪现象的原因。



  “难道他们听力有问题?”这个想法突然从林一脑海里冒出来,这令他自己都觉得惊讶,荒谬。



  一个Cser没有听力会是一个什么样的Cser?



  他不敢想象,也无法想象。



  世界上没有人能想象这样的Cser!



  这样的Cser就像一个可以挥毫千古江山的画家,但他却没有手!



  这样的Cser就像一个能够写出不朽篇章的文人,但他却没有笔!



  这样的Cser就像一个可以造就金戈铁马的将相,但他却没有士兵!



  这样的Cser就像一个能够纵横天下傲笑江湖的剑客,但他却没有掌中利剑!



  ……



  这样的Cser令人不知该如何描述,是该放声大笑,还是该扼腕一哭,但无论怎样,林一这荒谬的推测偏偏是对的。



  Orphean的五名队员确实是天生的智瘴,他们从一生下来就失去了人最宝贵的东西之一:听力。



  在他们的CS世界里,一切都是庭前花落,静寂无声的。对一个诗人来说这是多么的浪漫多么的富有诗情画意,但对CS选手来说,这也许就是一场恶梦,一场永远也不会醒来的恶梦。



  因为你永远也想象不出那种感觉有多么可怕,敌人在悄声无息的接近你,而你却一无所知,等着被人残酷的撕裂,剁碎,变为粉末。



  在别人享受着CS带给自己的那种真实的枪械声,死亡声,爆炸声时,脚步声,电台声时,Orphean的五名队员却为了弥补自己听力的先天缺陷而苦苦练习着自己的反应与枪法。



  所以队长999一直认为,既然听不到别人的脚步声与开枪声,那么在开局后就以最快的速度,使用威力最大枪,牢牢守住第一交火点,这样别人就永远不能到达自己的身后,而且无论别人怎样出来,跳也好,跑也罢,只要自己的枪够快够稳,对方是绝无活路可走的。



  故而在前面那么多局的比赛中,MDK在三把大狙下死伤无数,而只有这两局,999忘记了,CS里还有烟雾弹,有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有奋不顾身的精神,MDK非但没有受到AWP的心理阴影影响,反而越战越勇,奋力扳回了两分。



  但如果Orphean听力正常,那结果另当别论。



  然而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与MDK对抗的这么多局里,之前在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战队里脱颖而出,Orphean背后的训练量是极其惊人极其恐怖的。



  如果说GR勤修三年终成神,那么Orphean则是苦练一生只为梦,他们的苦练甚至比很多职业队伍的训练都还要枯燥苦闷,还要令人发疯,这之中辛苦与劳累可说也到了人类的极限。



  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有怨言。



  现在,他们每个人都戴着崭新的A90耳机全神贯注的注视自己面前的屏幕,表情无比的坚定,严肃。



  热血一阵阵的涌上了林一的头顶,他的眼睛有些湿润。



  他已有很久没这么激动过了。



  那个射杀林燕楠后再击中林一的连串惊人动作,竟然会是一个没有听力的人做出来的,这……说出来有几人会相信?敢相信?



  他知道,Orphean之所以要戴着耳机与他们比赛,是因为他们尊重自己,尊重MDK,尊重CS,尊重自己的信仰。



  其实耳机对他们来说已是多余,但他们仍然坚持,因为他们喜欢着这个游戏,热爱着这项运动,这个黑白分明的世界给予了他们可供施展才华的天地,这是现实车水马龙的世界无法给予的,而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爱着自己的CS,或喜或悲,或开心或悲伤,就像SVA,Orphean这样的队伍。



  他们明知道以自己的自身条件根本不可能在电竞领域能有多大的成就,但他们依然坚持不懈,执着追求。



  不流尽生命里的最后一滴血,他们永不放弃。



  而这,就是CS,就是信仰,就是真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