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 余溪的AWP
章节列表
第九十一章 余溪的AWP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九十一章 余溪的AWP

  “CS里最难做到的是什么?是枪法?是意识?还是配合?其实都不是,而是改变,在比赛中的改变,因为比赛到了某一个阶段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这种变化甚至可以改变每个人的枪法风格,可以改变比赛的快慢节奏,可以改变一支队设计的所有战术,而这种时候,你往往可能适应不过来,因为比赛每局就那么短短的几分钟,你无暇去想其他的,只能集中精神应付当前的混乱局面,但一个优秀的选手却往往在这么短暂的时间混乱的局面里领悟很多东西,并迅速调整战略,根据对手的特点马上作出针对性的战术;一个中级选手就只能在比赛完毕观看Demo时才能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而一个初级玩家也许以后就此消沉下去,永远提高不了自己,但是,MDK.CN | L这样的优秀选手,我有理由相信,这个世界上像他这样的选手并没有几个。”这是aAa | EMKill后来对林一的评价。



  MDK与KK在发电厂的比赛上半场以6:9的比分结束,这比当初Pro与KK上半场1:14的比分都还输得严重。



  因为有袁理,KK瞬间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优秀选手的重要作用往往就是他一个人等于一支战队,关键时候就能扭转形势。



  “Camp的战术下半场必须放弃!”中场休息时,林一这样说道。



  4S道:“要不咱们干脆Rush他妈个痛快,也可以阻止袁理的狙击枪站好位置,这样也可让他的枪法发挥受到干扰!”



  林一摇摇头,道:“袁理虽然是他们的核心,但他的作用不在于AWP,而是有他的存在KK整支队有了气势,都进入了状态,打顺了手。”



  众人默然,一支队进入了状态大家都知道那有多可怕,那是挡都挡不住的。



  “阿曼!”林一忽然道。



  沙曼抬起头:“恩?”



  林一道:“你想想,那次我们还在Pro,我们是怎么战胜KK的?”



  沙曼沉吟着,道:“当时咱们1:14,全凭着越来越强的气势战胜他们的。”



  林一点头:“对,很对,但咱们为什么在那么恶劣的局面下产生那么强的气势?”



  沙曼心里一动,道:“还是全靠江航那把狙击枪!”



  林一的目光缓缓落在了余溪的脸上。



  余溪顿时心里一紧:难道现在要我代替江航的位置吗?



  林一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道:“你的任务就是打倒袁理,其他人不用管。”



  余溪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打倒袁理?一个中国的业余选手能打倒欧洲的职业高手?



  这是天方夜潭还是异想天开?



  余溪没有说话,只是不自觉的把视线向看台上的前排落去。



  陆月馨依旧那么迷人,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去,她都是妩媚的,动人的。



  虽然她现在听不见MDK战队专区在议论着什么,但她能感觉得出整个MDK现在笼罩着紧张的气氛,林一不停的摊开双手说着,显然是在对大家交代着什么,接着就是林一紧紧盯住余溪,余溪又望着自己。



  她随即明白林一已把某个重任交给了余溪,而余溪却在用眼神征求自己的意见。



  陆月馨立即向余溪轻轻一笑。



  这一笑,已足够给人力量,已足够说明一切。



  一股信心顿时从余溪心底升腾而起,陆月馨的微笑已给了他足够的动力。



  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任何男人都会义无返顾的挑战高难度,挑战自己,因为他们都希望自己在她们的面前是最好的,最棒的,最优秀的。



  林一也笑了,他知道MDK会胜利的。



  因为MDK总是有很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有很多令人振奋的情与义,而这就是世上最不可匹敌的力量。



  下半场比赛终于开始。



  KK的防线全部常规位防守,MDK也学KK上半场第一局,不同的是MDK慢慢摸进B区。对此,防守B区的江小雪与袁理似乎一无所知。



  两人的站位显得很老练猾,江小雪在斜坡上层,袁理在靠近上A区横梁的楼梯通道里。



  不过这并没有拦住MDK。



  充当开路先锋的沙曼动作极其迅速的挂了江小雪后被袁理挂掉,尽管如此,MDK四人还是顺利下到了B区。



  而袁理则继续原地不动等待援兵。



  很快,C4启动声响起,KK其他人纷纷沿着MDK下B的足迹追杀而来。



  B下层一阵激烈的交火,几乎都是一命换一命。



  双方队员一个接一个倒下。



  C4红光一闪一闪的,分别映红了袁理与余溪的面孔。



  袁理端着枪静静的来到钢板制的斜坡下,扫视着四周,面对就在眼皮子底下的C4他并没有急于跑上去,因为MDK还剩下一个叫Txwd的家伙。



  两扇通风管道的栅栏完好无损,地下通道的两扇自动门一直也没有发出打开的声音,再抬头看看左面,控制室里的玻璃也没有破碎。



  难道他阴在大斜坡两旁的沟壑里?袁理忍不住想道。



  如果余溪躲在这两个角落里,那么他的选择是极不明智的,因为这两个角落根本就没有什么可防守的地理优势。



  袁理握着USP静静的来到控制室外,环绕着整个爆破点的钢板悄悄向前移动着,枪口瞄着下面。



  他刚一移动到控制室的玻璃窗户前,一颗黑黝黝的东西就缓缓从右侧角落里飘上了半空。



  “不好,是闪光雷!”看台上的Ronan大叫起来。



  袁理也吃了一惊,猛的掉转枪口试图扭转视线。



  然而太晚了。



  余溪手里的沙鹰已经连珠炮似的响起。



  两人的屏幕都白得看不到任何景物,余溪仍然在白屏中射杀了袁理。



  “好样的,这臭小子!”4S高兴道。



  “哇,好!”看台上先是一片寂静,然后爆发出一片狂呼乱叫。



  陆月馨也微笑着看着余溪,虽说余溪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但陆月馨刚才从他的主视角上看去,已能感觉到余溪的精神有多么集中了。



  余溪抹了把头上的汗水。



  这招白屏盲打的技术其实他早在MDK与Scarft的比赛中就铭记在心了的,只是一直欠缺对自己的信心,刚才冒险一试,居然一试成功,而且还把袁理这样的高手给放倒了。



  这份紧张后的欣喜之情,实不是他额上的汗珠可以表达的。



  运气,总是偏爱那些有心人,偏爱那些热爱思考努力刻苦的人。



  袁理有些无奈的松了松鼠标,他失算了,自己不该这么大意。



  就算MDK不是SK,他也不该轻视对手,他太在意与许小年与自己的会面而忽略了MDK其他人。



  这场比赛,Crystal,Twxd让他印象深刻。



  人的思考虽然多,但比赛却快速的进行着。



  二三局没有悬念的过去了。



  MDK以丢失三把AK的代价把手无寸铁的KK绞杀得一干二净。



  第四局的冻结时间里,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KK的KT与MDK的Txwd都端上了AWP。



  卓云与陆月馨心里暗暗担心着:余溪这把AWP千万可别遇上袁理的AWP。



  余溪的大赛经验毕竟不多,可以说AWP的功力绝对没有袁理深厚,若是两人相遇,余溪十有**凶多吉少。



  然而比赛偏偏就朝人们担心着的方向发展去了。



  这一局,袁理的AWP架到了B区斜坡下的木箱后,狙击镜瞄着狭长的通道,视野几乎只剩下一条线了。



  视野虽然狭窄,但对通道的控制作用是非常强的。



  MDK无论冲出来还是摸出来,至少要付出牺牲两人以上的代价。



  但MDK偏偏这次没有来B区,林一等人摸广场遭遇了KK的主力部队,一番火并后KK终究没有挡住MDK的进攻,四人全部光荣阵亡,MDK剩下4S与余溪冲进A区顺利放下C4。



  “你看外面,我瞧楼上。”4S躲进小房间对余溪说道。



  余溪点点头,转身向A区大房间的门口走去。



  “嘀——嘀——嘀!”四周静悄悄的,C4的声音简直令人想发疯。



  这种大战爆发前的沉闷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四周还是没有声响,但4S与余溪更紧张了,袁理不知会从哪个角落出现。



  突然间,一声“嗵”的声音响起,像是有什么重物掉在了地上,A区的小铁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在内场房间!”4S与余溪同时反应过来。



  两人的判断确实没有错,从C4一响起,袁理就一直静音进通道来到内场房间。



  只不过两人的判断也错了,也不是错了,而是中了对方的招。



  在铁门打开的那一刹那,4S与余溪习惯性的同时把枪口对准了铁门,但铁门里空空如也,4S顿感不秒,猛的转身,那一刻,4S的冷汗从额头涔涔而落,一身黑衣的袁理手持重武器就幽灵般的出现在他身后,距离不到三米远。



  “砰!”一声惊天动地的枪响。



  4S被这枪AWP打出了小木屋,C4闪烁着的光芒映红了他的尸体。



  “不好!”死亡讯息提醒了余溪,敌人在小木屋里。



  余溪的狙击镜飞快的甩向木屋的小窗口上,但是太晚了,他不是江航,如此高难度大范围的甩枪对他来说目前的成功率等于零。



  袁理的USP已从窗户上伸了出来。



  “啪啪啪啪!”要知道,一个优秀的狙击手手枪向来都不会太差。



  余溪只觉得眼睛一花,视线一歪,人就倒地了。



  Headshot!



  “哇!”看台上有一半观众欢呼起来。



  “啊!”看台上另一半观众发出惋惜声。



  袁理火速换出小刀冲上爆破点开始拆雷。



  余溪这个时候才从自由模式里看到铁门升起一片烟雾,那儿安静的躺着一颗烟雾雷,他终于明白,袁理是利用那颗烟雾弹扔开了铁门,他自己却站在内场里,这是招典型的声东击西,他与4S都上了人家一个大当。



  他上当其实很正常,但4S经验那么丰富,按道理来说是不会中招的。



  但他并不知道,他与4S当时所有的精神都集中着,而且C4的声音所造成的安静氛围已让他们形成了“千石之弓,引弦待发”的精神状态,那时候,别说一颗烟雾弹,就算是袁理手里的AWP发出开镜的焦距声音,他俩也会立即作出反应,只要他们一有反应就肯定中招,但在那种情况下若没有反应根本就不可能。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实在叫人防不胜防!



  “冷静!冷静!”这个词永远是一个狙击手挖掘不完的真理。



  余溪终于明白了这一点。



  他忍不住扭头瞧了瞧4S,4S满脸通红的又骂开了:“妈那个巴子,活生生上了人家一个大当,我日他妈的。”



  林一等人全笑开了。



  随着袁理拆掉C4,比赛迎来了第五局。



  第五局双方仍然相同装备相同阵型。



  这一次,余溪单独来到了B区通道。



  “别动,让我先去,我死了你再出去挂他。”一个声音叫住了余溪。



  余溪回头一看,许小年抄着AK冲了上去。



  “等……”



  余溪的话只说得一半,只听得“砰”的一声闷响,许小年的尸体仰天飞了起来。



  袁理!



  又是袁理!



  袁理的狙击枪很少放过击毙敌人的机会。



  一看屏幕上是KK | KT狙杀MDK | Knight的字样,看台上林燕楠的脸色沉了下去,袁理却松了口气。



  为了这一枪,他等得实在太久了。



  为了这一枪,他忍受了一个普通CS选手无法忍受的枯燥训练,刻苦练习,无边寂寞!他忍受了林燕楠没有任何理由离开他跑回中国与许小年一起的切肤之痛。



  这一枪,没有任何技巧任何花样可言,但也是这一枪,袁理心中所有的沉重终于得以释放,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他终于可以向许小年证明:我能去法国,是我自己能,而不是你让我能!



  这一枪如此精准,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枪的沉载。



  许小年倒下了,他的AK连一颗子弹都没有发出便倒在了余溪的脚边。



  但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沮丧,他的脸上居然还露出一丝笑意。



  他在笑什么?



  其他人很快明白。



  袁理一击得手后迅速换枪,再开镜。



  只是位置稍稍向左偏了些,狙击镜瞄准的地方已不在上内场进通道的入口,而是在通道出斜坡的出口。



  余溪悄悄的进入了通道,狙击镜红点瞄着袁理刚才站着的位置。



  他相信,袁理会再出现在那个位置,那个时候,许小年的牺牲才会产生价值。



  这也正是许小年要故意送死的真正动机,袁理毕竟高兴得早了些。



  于是,两个狙击手开始僵持起来。



  这边沉默着,中央广场那边却打得热火朝天,江小雪与龙天已经被打得几乎快爆发了,他们对林一的穿射无比愤怒却偏偏奈何不得。



  很快,中央广场的防线开始迅速倒塌。



  龙天挂了!



  江小雪挂了!



  安音挂了!



  ……



  袁理愣是定在原地一动不动,任凭外面的队友一个个痛苦的死去!



  余溪更是死死的钉在通道里,他的世界里只有红点与敌人,没有其他。



  两人的额头不断冒出汗珠,如此长时间的定点死瞄,人的精神迟早会受不了的。



  观众们都惊讶的注视着这两人,这两个绝代剑客似乎都在凝神静气,他们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他们的心却一定在相互对撞,也许在他们的心里,他们已对迟早会交手的画面设想了无数种结局,但无论是哪种结局,他们都不会贸然出击。



  “这两个人就像两个猎人!”陆月馨忽然开口道。



  卓云点点头,她不得不赞同陆月馨的话。



  她想起剑道场上,有些对手随随便便拿着剑往那里一站,手里没有任何动作自己也觉得很可怕,也许对方全身上下都是破绽或者都没有破绽才会如此。



  袁理与余溪此刻的情况正是这样,他们就是两个精明的猎人,等着兔子来撞陷阱。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KK的其他人都死光了,直到沙曼端着C4跳上A区爆破点,袁理才听到了来自A区的脚步声。



  这个时候,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动了动,因为再不动的话就是等着MDK的其他人来绞他了。



  他决心先挂了余溪再去A区单刀赴会。



  其实他早已知道,余溪一直也在通道里守着他的,但他现在已没有选择的余地。



  明知虎山险,他偏向虎山行。



  这一次,袁理错了。



  他错就错在自己根本想象不出余溪这样的狙击手耐心早已超过自己,因为他不知道余溪这种非比常人的耐性是曾经被程然一次又一次蹂躏出来的。



  因为袁理在自己初学CS的时候定点瞄准总有这样一个想法:大不了一死,死了再来过就是。



  但余溪却不同:我不能死,死一次就是十元人民币,你给我么?我能死么?



  于是,在余溪的狙击镜中,袁理的右手的手肘露出来了那么一点点,仅仅是那么一点点,余溪的AWP就无情的响了。



  “Terrorists win!”



  “好!”看台上的卓云与陆月馨同时叫出声来。



  “啪啪啪啪!”观众们不停的鼓掌。



  aAa的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Kill,看见这个MDK的狙击手了吗?”Kabel道。



  EMKill点点头,道:“他让我想起了Team9的swift。”



  Kabel叹道:“恐怕swift都不能像他这样长时间的瞄一个点。”



  EMKill点头道:“中国选手的毅力与耐力真让我感到吃惊。”



  aAa一行人感叹着。



  余溪射杀袁理的这一枪很多人都不觉得有什么精彩之处,但他们自己却感到了压力。



  “这个Txwd竟然可以蹲这么长的时间,这份耐力让人佩服,难怪MDK在中国被传得这么神,果然有些门道。”袁理这样想道。



  “不愧是欧洲的职业高手,居然能守这么长的时间,厉害!难怪年哥要出去给我创造机会。”余溪也暗自想道。



  袁理再抬头看了看远处的许小年,许小年的脸上带着笑意,袁理忽然明白:原来,我又上了他的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