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五章 浪子
章节列表
第九十五章 浪子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4        返回列表
第九十五章 浪子

  雨渐渐大了起来,天空中有闷雷在不断炸响。



  长街的尽头,殴打的场面还在继续,像一场已经到来的狂风暴雨。



  雨水冰冷刺骨,浇在人身上,寒在人心里,但这个世界有些人的血注定是不会冷却的。



  混乱中,4S再也忍受不住,挥舞着拳头扑了进去。



  要想去揍人,先学被挨打,这就是4S的打架真理。



  4S冲进人群,猛的一把揪住了黄毛那一头“黄毛”,狠狠一拳揍在黄毛脑袋上,黄毛顿时被4S这一拳打得几乎晕了过去,他连喊痛的声音同忘了发出来。



  其他人惊讶的注视着这个不速之客,纷纷掉转拳头砸向4S。



  但4S根本就不在乎别人揍他,他忍着剧痛,把黄毛踩在脚下,不要命的把拳头一拳拳猛砸在黄毛头上,黄毛的面门很快就血肉模糊一片,模样极其凄厉可怖,但4S就如一头发了疯的野马,疯狂的揍着黄毛,他似要把这腔愤怒彻彻底底的发泄出去,他似要用自己的拳头砸出这个世界的公平来,他似要让这群没有信义的人知道,信义,往往是从拳头里砸出来的。



  很快,这群人就被吓傻了,没人敢再去动4S,他们都惊惧于4S这种玩命的不要命的狠劲。



  那个叫老五的家伙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根木棍,从背后猛的一下砸在4S头上,“咔嚓”一声,棍子断为两截,一股鲜血立即从4S头上激喷而出,4S身子摇了摇,缓缓的转过身,目光如刀锋般瞪着老五,但嘴角却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



  老五吓得连手里的半截棍子一下子都掉在了地上,因为看见了4S那种野兽般的目光,是一种可以把活人吃下去的目光。



  终于,4S重重的倒在地上。



  他不是被打倒了,他是自己打累了,觉得应该躺在地上休息一会了。



  早已昏迷的黄毛立即被这行人架了起来,准备开溜。



  喜欢恃强凌弱的人,往往也是贪生怕死的人。



  “站住!”4S躺在地上喝道。



  一行人老老实实的停下脚步,惊恐的看着4S。



  4S怒道:“把钱全部给老子留下!”



  几个人面面相觑。



  4S道:“不留下的老子天天在这镇子上逮,逮着一个老子叫他全家死光!”



  这群人又被骇呆了,4S的口气就像一个来自地狱死神里的声音,没有半分商量余地,不由得他们不信。



  终于,所有人老老实实从裤袋里掏出钱,恭恭敬敬的放到4S身边,然后架起黄毛飞快的溜了。



  4S注视着这群人的背影无力的笑了,他的笑容显得既爽朗亦有些悲哀,他既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人而欣慰,但同时也为人性的沦落而悲哀。



  人类,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奇怪的动物,他们会为了自由理想未来而努力团结奋斗,但他们也会为了虚名功利浮华而不择手段手足相残。



  他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但他又不想太明白这之中的为什么。



  荒谬又美好的世界,总是让人唏嘘。



  待黄毛一行人去得远了,4S许久才哈哈大笑道:“妈的,都是群孬种!”



  雨开始变得凌厉。



  金扬终于醒来,一瞧见躺在雨中的4S,他的脸色变了变,艰难的爬起身,准备离去。



  “站住!”4S大吼一声。



  金扬愣了愣,但仍然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4S忍痛爬了起来,道:“你给老子站住!”



  金扬仍没有理睬4S。



  4S冲上前,手猛的按住他的肩膀,语气忽然变得很轻柔,道:“King!”



  金扬的脚步终于停下,缓缓道:“你认错人了。”



  他背对着4S,但4S却听出了他那口气中的冷漠。



  “老子没有认错!”4S怒道,“你他妈的化成灰老子都认得你。”



  金扬沉默着,道:“但我却不认识你!”



  4S一下子站到金扬面前,看着他。



  雨飘打在金扬的脸上,与血污混为一块,他的脸已被打得红肿不堪,本来很英俊的脸现在却说不出的难看,他整个人看上去说不出的虚弱,说不出的可怜,他的表情根本就像是在地狱里挣扎着的灵魂。



  他平静的看着4S,目光里说不出的复杂。



  4S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是石头啊,King,你怎么会不认得我了?难道你你忘了么?”



  金扬冷漠的转过脸,道:“我不认识什么石头棍子的人。”



  4S彻底愣住,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年不见,沉默寡言的金扬竟会变得如此冷漠,他道:“老子是你兄弟啊,你的兄弟石头啊?你妈的瞎眼了吗?”



  金扬一阵颤抖,道:“我确实瞎眼了。”



  4S用力摇着金扬的肩膀激动,道:“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操你妈的!”说着说着,4S的拳头猛的击在金扬的面门上,一股鲜血突的从金扬鼻间流了下来,与雨水混合在一起,模糊了他的面容。



  但他依旧没有表情,甚至动都没有动,他不忍心看4S的表情,他不是不忍心,他是不敢。



  每逢替人做完枪手,他就有种负罪感,他觉得是自己玷污了CS。



  也许对别人来说这反而是件引以为荣的事,但对他来说就不是,因为别人无法明白在他的心里,CS已接近神圣。



  还在MDK的日子里,是他感觉最接近CS真谛的时光,但现在时光里的人重回他的眼前,他已无颜再面对。



  这是一个Cser的悲哀,还是一个枪手的无奈?



  4S道:“你妈,说话,愣着干嘛!你不说话老子今天就揍死你!”



  金扬迟钝的看着4S,许久许久,他终于呆滞的吐出两个字,道:“石头!”



  4S忽然仰天大笑,那笑容说不出的高兴,也说不出的悲哀,因为他已知道,这一年里,若非发生了很大的变故,金扬就不会变成这样,因为他本就不是这样冷漠的人。



  MDK的人,永远是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的铮铮铁汉。



  金扬静静看着4S,口气无比惆怅的说道:“石头还是石头,还是金扬的好兄弟,但金扬却不是金扬了。”



  4S的笑声嘎然而止,不解道:“为什么?”



  金扬低下头,指着地上散了一地的钱,道:“你看那是什么?”



  4S也低下头,怔了怔,但他立即明白了金扬的意思。



  这些钱,本是刚才那帮人拒绝给他的,现在却已变成了一地废纸,扔在那里都没有人要。



  钱与废纸的距离,岂非就是几分钟的时间?但为什么人们还对它尔虞我诈,是非不分呢?



  而他,为了这些钱而作枪手,也许是为了生存而作枪手,也许是为了CS而作枪手,但无论他是为了什么,他已觉得自己侮辱了CS了,他已没脸再见朋友,再见他的兄弟。



  因为CS就是个游戏,一个完全与名利钱权无关的东西,但世俗的人们偏偏把它看得功利,它早已失去了游戏的本真。



  一年前,MDK成立的时候,4S就知道林一,知道苟小第,知道梁风的背景与故事,但惟独金扬的事他知道得很少,他只知道这个外表英俊平时沉默寡言的狙击手是个把CS看得很神圣很重要的人。



  林一曾隐晦的给4S提过,金扬曾为了能加入某支职业战队而得到一份收入,一个人在网吧里不吃不喝狂练五天五夜的枪法,那时候,他身上只有91元钱。



  至于后来他为什么没能加入职业战队,怎样熬过那段痛苦的日子,这之中的原因便无人知晓了。



  但金扬对CS的那份虔诚,早已远远超出了CS的本身。



  4S瞧了那被雨水泥污吞噬的人民币,扭头用力的抓紧金扬的肩膀,道:“妈的,不就是钱吗?兄弟我来了,还怕找不到吗?你跟这些小人讲道义是没用的。”



  金扬道:“我知道!”



  4S道:“兄弟我在这里,咱们一块去找钱,有兄弟我在这里,你还怕什么?”



  4S的话一字字击打在金扬的心间,撼动着他的灵魂,他的冷漠,他感激的注视着4S。



  有时候兄弟两个字根本就不用说出口的,因为那本身就是心意相通血脉相连的,本身就是肝胆相照惺惺相惜的。



  4S道:“老子知道,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否则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是不是?”



  金扬没有说话。



  4S放开金扬,生平难得的露出了严肃的表情,他默默注视着长街上弥漫的雾雨道:“我一直觉得上天对我不公平!”



  金扬默默的看着4S,仍旧没有开口。



  4S激动道:“老爹老娘赶我走,亲兄弟反目成仇,女人嫌我穷跟其他人跑路,我都觉得没有什么,因为我们是穷人,生来就比别人低一等,矮一大截,在长沙的时候,我也经常去给别人当枪手,可我觉得这也并有什么不对的,因为我们都是人,我们也要吃饭,也要喝水,也要女人,也有兄弟,也要活下去,我和你一样,我也觉得CS是我的信仰,但我错了,而且错得厉害!”



  金扬忍不住道:“为什么?”



  4S盯着金扬,道:“King,听说过这句话没有?”



  金扬道:“哪句话?”



  4S一字字道:“没有一辈子的CS,只有一辈子的兄弟。”



  雨。



  “哗”的一下大了起来。



  豆大般的雨点击打在两人的脸上,激起一片壮丽的水花,模糊了两人的视线。



  暴雨让这个浑浊的世界变得分外清晰起来,变得分外酣畅淋漓起来。



  因为这个世界也许会遗弃你,你的信仰也许会遗弃,但你真正的兄弟,他永远站在你的面前,无论你发生了什么,他不会遗弃你,因为,他永远是你的兄弟。



  兄弟就是兄弟。



  一种血,一分诚,一片情,义气闯天地。



  一场雨,一句话,一杯酒,一生只有你。



  金扬呆呆的注视着4S,他的拳头已握紧,他的胸口已沸腾,他的眼眶已慢慢变红。



  年轻的躯体里,流动着的是永远也不会冷却的热血;



  年轻的生命中,轮回着的是永远也不会屈服的信心;



  年轻的命运里,注定的是永远也不能改变的兄弟情义。



  4S继续道:“老子不晓得什么信仰,也不晓得什么理想,老子只晓得咱们大家是兄弟,永远的兄弟,一辈子的兄弟,还记不记得那句话!”



  “有福同享,有难同挡。”金扬默默的念着,他的脸上已分不清是泪还是雨。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两人一起念着。



  这是句兄弟之间千年不变的誓言,但他们口中说出来却足以让彼此铭记一生,它已远胜这世上任何妙不可言的风花雪月,任何动人心扉的海誓山盟。



  因为这是人类最高贵的情感,因为有了这种情感,人类变得可爱可敬。



  “砰!”金扬的拳头重重的击在4S的胸口,他的肩膀因感动而颤抖,他的声音因激动而哽咽,他愣了好半天才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为什么有你他妈这狗日的兄弟!”



  4S忽然裂嘴笑了。



  这一次,他是开心的笑了。



  因为他知道,那个熟悉的金扬又回来了,回到了他的身边,回到了大家的身边,回到了MDK的身边。



  “不为什么!”4S淡淡回答道。



  金扬忽然拉过4S的手,道:“走!”



  4S道:“去哪儿?”



  金扬道:“你来了,老子现在开心得要命,要疯狂了,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喝一顿,今天醉死为止。”



  4S道:“妈的,你脑袋锈着了?地上那么多钱不要了?”



  金扬放开4S,弯腰去拣那被已雨水泥污侵得精湿的钱。



  4S瞧着他弯腰的神态,忍不住又一阵神伤。



  但金扬只拣了五张百元大钞就站起了身。



  “干嘛不拣完?”4S愣道。



  金扬没有说话,只是抓过4S的手,向长街的暴雨深处走去,留下那一地钱在那泥泞中散着,任凭风吹雨打。



  是的,有了兄弟,还要钱做什么?



  有了兄弟,难道你还找不到钱吗?



  有了兄弟,你就有了人性,有了尊严,有了另一个天地,而那,是钱能比的吗?



  * * *



  雨没有停。



  “朋来先敬”靠窗的位置坐着两个脑袋缠满纱布的人,两人正高兴的喝着酒。



  “这两人哪来的疯子,被人打成这样了还要喝酒?”服务员甲道。



  “这两人不是疯子,是两头牛,牛都没有他们这么能喝!”服务员乙道。



  “他们喝了多少了?”服务员甲问道。



  “加上刚提上去的五瓶,他们一共喝了三十二瓶了。”服务员乙冷冷道。



  服务员甲倒了一口凉气,“朋来先敬”五天才能卖三十多瓶酒出去。



  “哇,你瞧他们两个,缠着纱布看上去还蛮帅的呢。”女服务员甲道。



  服务员乙道:“帅你个头,瞧他们这情形,不喝到今晚12点那才希奇了。”



  服务员甲叹了口气,道:“唉,看来咱们又得忙活到凌晨了。”



  服务员们纷纷议论着,但4S与金扬两人却毫不在意,两人依旧兴高采烈的高谈阔论着。



  久别重逢后的兄弟,总是有许多话要讲的。



  4S开始唾沫横飞滔滔不绝起来,从C大到MDK,从MDK到军训,从军训到CPL,4S越讲月起劲,金扬越听越痴迷。



  “真的?林哥现在找了这样一个女生?”金扬明显不相信4S,道:“我就知道你爱吹牛!”



  “不是吧?那个Orphean真没有听力还能把AWP用得这么好?”金扬瞪大了眼睛。



  “我看你肯定是在吹牛,一个人能把瞄这么长的时间,那个余溪也太神了。”金扬感叹。



  “那几个法国人真这么说?厉害呀,还是咱们MDK厉害!”金扬好不容易插上话了。



  许久,4S终于吁了口气,道:“恩,就是这么回事,这次来找风哥,没想到在这里把你遇上了,真他妈的,皇天有眼啊!”



  “哈哈哈!”两人一起笑开了。



  但金扬的笑容里仍有些忧郁。



  “来来来,再喝,今晚喝他妈的昏天暗地。”4S打开啤酒瓶就往嘴里塞。



  黑夜里,小镇上的灯火在雨中显得很稀松,两人的兴致却一点未减。



  4S放下酒瓶,道:“对了,还没问你,你怎么在这里的,你这一年里到底做什么去了。”



  金扬沉默了很久,道:“其实我一直在正阳的!”



  4S道:“一直在给别人做枪手?”



  金扬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平时什么都做,电工啊,泥水匠,收荒,帮人修修电器什么的,偶尔也去玩玩CS。”



  4S不解道:“难道你不想做职业明星么?咱们这次参加CPL,如果夺冠了有100万人民币,到时候咱们就有钱了,你不是一直想开家最好的网吧吗?机会就在眼前啊!”



  金扬目光里闪过一丝落寞,他把杯子轻轻放在桌上,道:“石头!”



  4S怔怔的注视着金扬,他突然发现金扬的眼里忽然出现了一种他没有见过的奇异光彩。



  金扬神秘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4S立即把脖子伸上前,道:“什么秘密?”



  金扬喜上眉梢,道:“其实,我,我恋爱了。”



  说完这句话,一贯沉默的他忽然变得有了生气,变得活跃起来。



  4S一蹦老高,惊喜道:“真的?”



  “恩!”金扬点点头,他本来苍白的脸上忽然有了一丝红晕,也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兴奋。



  4S一把抓住他的手,笑骂道:“妈的,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告诉我,走,走,走,带我去瞧瞧嫂子,我等不急了。”



  金扬道:“今晚不行,她在县城里,明天一早我带你去,我也好多天没回去了。”



  4S失望道:“靠,早说嘛!”



  金扬嘿嘿一笑。



  4S又道:“怎样?嫂子一定很漂亮吧?”



  金扬笑道:“切,你可别拿她和你那些AV女郎相比哈!”



  4S不好意思的笑道:“怎么会呢?那是不能比的,到底怎样?你可得告诉我,我最喜欢看美女了,而且美女还是我的嫂子,哇塞!”说着说着,4S的口水居然流到了嘴边。



  金扬的脸上浮出一丝痴痴的微笑,道:“她很漂亮,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4S又蹦得老高,大吼道:“就冲着你这句话,今晚我就要把这家店子里的酒喝光,老板,老板,拿酒来!”



  金扬笑笑,没有再说话。



  旁边的正在打盹的服务生一听,心里顿时凉透大半:糟,这俩小子喝得脑袋锈斗了,喝了这么多还瞎嚷嚷着,等会还是给他张罗着去哪个诊所瞧瞧,别出什么事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