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七章 真谛
章节列表
第九十七章 真谛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第九十七章 真谛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4S扯着粗旷的喉咙唱着,嘹亮的歌声回荡在山野里。



  天气又放晴了。



  远山在夕阳里变得火红,变得金黄,碧绿的溪水流到这里也渐渐变得动听,变得欢快。



  春天还没有过去,山坡上各种五颜六色的鲜花正盛开着,绽放着,连清风中都带着一股芬芳的气息。



  香风环绕着4S他们三人,他们就似在天上漫步一般,漫行中,封山村的轮廓渐渐出现在他们视野里。



  “石头,我求求你了!”



  金扬背着云青走在4S身后。



  云青微笑着伏在金扬后背,她闭着眼睛,深深的嗅着空气中的香味,表情说不出的陶醉。



  她的眼睛虽看不到这个美丽的世界,但她所能领略的东西,反而是有眼睛的人所领略不到的。



  金扬哭丧着脸,道:“你别每次一高兴了就把你那些老掉牙的歌拿出来献宝,我受不了了。”



  4S停止歌唱,瞪着金扬道:“切,你懂什么,我这叫艺术,非常艺术。”



  金扬道:“你艺术个屁,简直就跟鬼哭狼嚎似的。”



  云青手里拿着一根刚摘下的柳树条,轻轻敲打着4S的脑袋,道:“人家石头想妹妹呢!”



  4S瞧着金扬笑道:“是呀是呀,我可光了一年多了,还是没你这小子艳福好呀,哈哈!”



  金扬笑道:“那以后你找个妹妹,你就去那边河边去当纤夫吧?”



  4S道:“当纤夫也总比当猪八戒好!”



  金扬与云青忍不住一起问道:“为什么?”



  4S慢悠悠道:“难道你没听说过猪八戒背媳妇么?”



  “你这臭小子!”金扬忍不住冲上前想踹4S一脚。



  4S大笑着,埋头就向前跑。



  金扬背着云青就在他的身后追着,跑着,闹着,笑着。



  温暖的夕阳光辉落了下来,每个人的脸都变得火红。



  生命,它岂非本就如此美好?



  在梁风家吃过晚饭,许英就早早的睡下了。



  乡下人的起居时间,总是早过生活在大都市里的人。



  现在,星已升起。



  4S与金扬铺了张草席在花丛间,静静的躺在星空下。



  初夏夜的空气湿润而清新,星空遥远而辉煌,它的光辉就像层轻纱罩在两人的脸上。



  “风哥呢?”4S忍不住道。



  金扬道:“还在后面捆柴火,呆会才出来。”



  4S道:“你跟他说了没有?”



  金扬道:“说了!”



  4S道:“那,他的意思,怎样?”



  金扬摇摇头,叹息着,道:“他没说话!”



  4S道:“如果你都说不动他,那我就更说不动他了,老狗日的过年的时候回来过,劝了他一个下午都没有劝动。”



  金扬心里一动,道:“林哥今年春节回来过?”



  4S点头,道:“恩,那几天正阳下大雪,他和云大小姐一起来的。”



  金扬沉默着,忽然不说话了。



  4S注视着满天眨着眼的星辰,道:“在想什么?”



  金扬把手放在脑后,道:“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风哥他未必肯回去。”



  4S道:“为什么?”



  金扬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这种感觉我其实很早就有了,你瞧,风哥他们家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里,如果他走了,三妹子怎么办?家里的活怎么办?再说,咱们哥几个多久没见了,不知道这次去会不会夺冠?石头,每个人的命都是不同的。”



  4S也叹息着,道:“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夺冠,但老子这次答应了那狗日的,一定要说动风哥去C城!”



  星光落进了金扬眼里,他缓缓道:“石头!”



  “恩!”



  金扬道:“你为什么对朋友这么好?”



  4S沉默着,道:“我,我也不知道,也许,也许我这一辈子里从来没有过像他,像你,像风哥这么好的朋友。”



  4S的声音竟然有了一丝哽咽。



  金扬道:“所以你才格外珍惜。”



  4S点点头,道:“记不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



  金扬道:“记得!”



  4S的口气无比的惆怅,道:“那次咱们都还在金沙网城,我身上没钱了,老狗日的也没钱了,大家都饿着肚子,老实说,当时我饿了一天一夜,真的恨不得去街上抢钱了,你记不记得风哥后来带了几个馒头回来给我们?”



  金扬忽的想起那天梁风拿了四个又白又大的馒头回来,一人发了一个,众人都狼吞虎咽,惟独他没有吃,大家问他为什么不吃,他说他已吃过了。



  金扬道:“我怎会忘记?”



  4S道:“你知不知道那馒头是怎么来的?”



  金扬诧道:“怎么来的?”



  4S沉默良久,道:“他去给人讨来的!”



  金扬吃惊道:“讨来的?”



  4S道:“我当时出去找钱看见的,他去求人家,是巴比馒头,他求那个主管让他做点事,他什么都不要,就要几个馒头,人家本来不答应,后来人家见他可怜还是给了他几个馒头。”



  金扬的喉咙已经哽住,他知道也很了解梁风这样的人。



  梁风从不求人,他只见过梁风求过一次,就是那次在C城人民医院的那一幕。



  在尊严与馒头之间,他选择尊严。



  但在兄弟与尊严之间,他会选择兄弟。



  世界上有很多可贵的东西,有人说是爱情,有人说是自由,有人说是名利,但在MDK人的心中:友情永远牢牢的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因为有了友情就等于有了一切。



  也许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种自私的行为,但每人一生下来,来到这个世界,岂非都是为着索取而来的?



  “所以,我不管你们去不去C城,但我一定要来劝风哥,一定要劝你,还要劝青青,还要跟着老狗日的一起去上海,一起去夺冠,就算我没有夺冠的命,我也要去,不管多累多苦我都必须去。”4S的拳头重重的砸在草席上,口气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金扬默默的看着他。



  星光柔和的洒在4S的脸上,4S的脸就如同一块磐石,丝毫没有柔和的成分,只有执着与坚强。



  这就是他的朋友,他的兄弟。



  他忽然觉得自己竟很幸运,甚至比林一与4S都幸运,因为他有了云青,有了林一和4S,有了最感恩的爱情与最真挚的友情,有了世上最宝贵的两样东西,他这一生,已经充满了意义。



  “石头!”金扬忽然道。



  4S看着他。



  “我会与你一起去的!”金扬的目光渐渐变得闪亮起来,坚定起来。



  4S正待回答,忽然觉得花丛里有了脚步声。



  两人同时回头,金扬顿时呆住。



  云青不知什么时候已摸索着走了出来。



  她的嘴角犹带着一丝笑意,本来很空洞的目光里此刻也泛着光,是星光?还是泪光?



  “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外面这么冷。”金扬握过她的手,让她在自己怀抱里坐下。



  云青就温柔的抚着金扬的胸膛,喃喃道:“我今天真的很高兴。”



  4S忍不住道:“高兴什么?”



  云青对金扬道:“我想不到你竟然有这么好的朋友。”



  金扬心里掠过一丝暖流,不禁道:“石头本就是很好的朋友。”



  云青道:“我知道!”



  她抬起手,轻抚着金扬的脸,继续道:“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做梦的时候都会说很多梦话?”



  金扬道:“哦?”



  云青道:“你在梦里念得最多的名字就是林一与石头,我知道,你一定非常非常的想念他们。”



  金扬顿时默然。



  虽然他平时一口一个小公主小乖乖小宝贝的把云青含在嘴里,放在手心,但他心深处,也许想得最多的就是林一,就是MDK,还有他永远也无法割舍的CS。



  很多男人其实口口声声奉承自己的女人是最好的,最重要的,但往往实际行动并非如此,而甜言蜜语,却又往往是对付女人的最好办法。



  金扬顿时有些惭愧,他并不是个心口一致的人,太多的时候,他也身不由己。



  为了生活,为了命运,很多人都会做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云青道:“其实我也知道,虽然我看不见CS,但我能感觉得出,我对你与它对你都一样的重要,你的朋友对你也一样重要。”



  4S闭上了嘴,他发现云青的话中有话,并非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云青的眼睛似在注视着头顶的星空,她幽幽的说道:“以前我认识你的时候,那时我真的很需要别人的帮助,我很害怕,我害怕有一天你会扔下我不管了。”



  金扬顿时握紧了她的手,喃喃道:“怎么会呢?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的。”



  云青的脸上露出了鲜花般的微笑,星光覆在她脸上,她的脸看上去更迷人,她道:“我知道你不会的,但是现在你的朋友需要你。”



  金扬道:“但你知道我是不会单独扔下你不管的。”



  云青道:“可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都听到了?”金扬顿时觉得自己的手开始冰冷起来,4S的心也渐渐开始往下沉。



  云青点点头,道:“我就怕你不会答应石头,你不会与他一起去见林一。”



  “为什么?”金扬与4S同时吃惊道。



  云青缓缓道:“我的男人就应该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应该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子汉,要为理想轰轰烈烈做一番大事情,你知道,我一直都为你而骄傲的。”



  金扬有些黯然的低下头,道:“其实,我……”



  云青忽然轻轻的捂住了他的嘴,道:“你别说,我什么都知道的,你经常在外面给人家玩CS比赛挣钱,还帮别人做短工。”



  金扬的神情大震,惊慌道:“你……你怎么知道的?其实你知道我一直在骗你是不是?我对你说自己是大公司的员工,一直在赚钱在骗你是不是?”



  云青笑道:“我不怪你,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怕我知道了后就会怪你,怪你没用,怪你没出息,但其实我不会,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会再怪你?”



  金扬吃惊的看着云青,4S也怔住。



  云青表情很平静,缓缓道:“你没有认识我的时候,很多人都在笑我,说我是个瞎子,脸上有三条疤痕,又丑又难看,他们说我就算去当小姐都不会有人要,那段时间,我真的很伤心,但是,我后来认识了你,我又很开心,因为我知道你是真心爱我的,你在外面那么拼命,一切都是为了我,希望能把我的眼睛治好,把脸上的疤痕治好,你每次回来,我都知道你在外面受了很多委屈,受了别人的欺负,但你尽量装着没有事的样子,但我却能感觉得出来,你哄我开心,说是我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然后给我买很多衣服回来,我真的很开心,我虽然比别人有身体上的缺陷,但我并不怨天尤人,因为我有了你,这实在是我的福气!我虽看不见别人,但我却知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美丽的女人,这一切,都是你带给我的。”



  金扬彻底呆住。



  4S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喉咙也似已哽咽。



  他实在想不到,这个世界上他最看不起女人,但眼前这个见不到光明的女人、左脸不堪入目的女人的身体里,竟然会隐藏着这么一颗坚强而伟大的心。



  4S抬起头,他注视着云青的目光里,再也没有惋惜怜悯之色,反而充满了说不出的钦佩与尊重。



  云青继续道:“所以,我希望你这次能去林一那里,因为不仅仅是我需要你,你的朋友也需要你,你要明白,你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么多么的重要,你要振作起来,拿出精神好好的做一番大事。”



  金扬颤声道:“你为什么现在才对我说呢?以前为什么不说?”



  云青道:“如果我都觉得自己很悲观很失望了,那么你也不就跟着垮了吗?那样子你还有希望吗?好在石头这次来了,你的机会也来了。”



  金扬静静的看着她,泪已忍不住流下。



  他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这这么多人中是最懦弱最自私的一个。



  他照顾她,保护她,也许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快乐,为了要使自己能逃避WCG上失利的阴影,为了要使自己的心灵平静。他一直希望能在她的笑容中,摆脱自己生活的不幸,命运的不幸,他一直都在逃避,逃避别人,逃避林一,逃避梁风,甚至逃避自己,逃避那种负罪的感觉,只有在她这儿,他才能获得片刻安宁。



  云青柔声道:“所以我希望你这次一定要C城,你一定要拿到那个CPL的奖杯回来,只要我们在一起时,与我们的朋友在一起时候真的很快乐,无论我长得是什么样子都没有关系。”



  这些话本该是他说的,现在她自己反而先说了出来。



  他忽然发觉这一年里来,都是她在照顾着他,保护着他。若没有她,他也许早已发疯,早已崩溃,早已被黄毛那样的混混揍死在街头了。



  金扬道:“但是,你……”



  云青打断他道:“扬扬,别忘了我们曾经说过的。”



  “活,我们要一起快快乐乐的活下去,死,我们也要痛痛快快的死在一起。”



  金扬没有再说什么。



  他忽然跪了下去,跪在了云青面前,跪在了天地星辰面前。



  4S看着他们,热泪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爱情,永远是人类永恒的话题,然而真正的爱情,也永远不需要用言语来说明,因为那本身就是一种信仰。



  他忽然发现,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它让你失去一样珍贵东西的同时也会给你另一件珍贵的东西,它虽然没有给云青一幅有着陆月馨卓云等人的绝美外表,但它却给了她一颗美丽而宽容的心。



  但这足够,因为他们现都已了解美的真谛,爱情的真谛,友情的真谛。



  他们所有的,是别人一辈子都不能有的。



  他们已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 * *



  又是午后。



  梁风把一坛子上好的老黄酒端上了破旧的木桌上。



  木桌上已烧好了几样菜:烤乌鸡,老腊肉,苗家的烫巴,烤红薯,青菜豆腐,玉米饭。



  4S瞧着满桌菜,忍不住笑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乍吃得这么丰盛呢?”



  许英笑道:“今天是咱为大家送行的日子!”



  “送行?”4S金扬云青三人都吃惊道。



  “我们今天要离开这里吗?”金扬问道。



  “是的!你们今天会走的!”梁风端着一只大碗来到桌前,沉声道:“而且咱要和你们三个一起走,到C城去,然后再去大上海!”



  4S又怔住,道:“风哥,你……”



  梁风露出了他那山里人特有的憨厚的微笑,拍了拍4S的肩膀,道:“兄弟,兄弟媳妇,你们昨晚在外面草坪上聊上了大半夜,咱都听到了。”



  金扬顿时有些脸红,云青也有些害羞。



  梁风笑道:“林仔在那边等着咱们几兄弟团聚,这是好事,瞧你们现在这模样,一个个好象害怕什么的。”



  4S这才反应过来,一蹦老高,惊喜道:“我靠!”



  金扬有些忧郁的说道:“三妹,你……”



  许英道:“昨晚我就和梁风商量了,兄弟几个放心的去吧,我在家捏,农活是不会耽搁的,你可得把咱们的青青妹子好好照顾好!”



  “是!”金扬顿时抬高了胸膛。



  众人忍不住笑开了。



  梁风拿起筷子,道:“你们啥都别问了,咱们好好吃这一顿,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赶路。”



  “是!”4S也挺起了胸膛,只不过口水却流到了碗里。



  大家再次笑开了。



  ……



  午后的太阳总是特别温暖,它照在人的身上,暖在人的心上。



  柳树上被徐徐清风吹落的叶子飘落在粼粼波光的河面上,随着河流缓缓的飘流着,转动着,闪烁着,在每个人的心里荡漾。



  4S四人走在河边的山道上。



  梁风忽然道:“石头!”



  4S马上跳过去,道:“风哥!”



  梁风道:“这次夺冠了咱们能拿多少奖金?”



  4S道:“这次夺冠全国CPL冠军的话,我们就有100万人民币,如果在世界级的CPL大赛上夺冠,咱们就有100万美金。”



  梁风道:“石头,咱这次又去比赛,如果夺冠了你必须跟咱回封山里来。”



  “啊!”4S吃惊道,“为什么?”



  梁风笑道:“我昨晚想好了,如果夺冠了,我要给咱们这村子里修一条路。”



  梁风喃喃道:“这么多年了,村子里连条公路都没有!”



  4S想了想,笑道:“好,来就来,风哥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大不了老子去搬石头来堆!”



  梁风笑了,他接过云青,把她背在自己背上,金杨则接过4S递来的水壶在一旁仰头猛灌。



  云青伏在梁风背上,忍不住道:“风哥,100万美金是多少钱?”



  金扬笑道:“等于1000万人民币!”



  “啊,这么多呀?”云青咋舌道。



  梁风笑道:“到时候治咱们妹子的眼睛一点不成问题。”



  清风吹过,树叶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花丛中花瓣也随风起舞,把他们围在中间。



  云青的脸上顿时充满了欢愉的表情,她也觉得自己很幸运,有这么多人爱着她,关心着她,不仅有金扬真诚无私的爱,也有MDK人宽容诚挚的爱。



  她虽然看不见这个世界的光明,但她却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



  她不禁道:“我给大家唱首歌吧!”



  4S赶紧道:“你别唱,我来。”



  话未说完,金扬立即给了4S一拳,道:“妈妈的,你不准唱,你再敢唱你的《红太阳》我就把你扔下河去。”



  4S怒道:“天这么热,你再不让我唱等于杀了我。”



  金扬道:“随便你怎样,反正我就是不准你唱!不信我就揍你!”



  4S停下脚步,道:“好,咱们打一架再走,老子就要看看今天是你揍得赢我还是我揍得赢你!”



  金扬嘿嘿一笑,道:“来就来,我看谁厉害些!”



  “哈哈哈哈!”欢愉的笑声响彻了漫山遍野。



  清风,溪水,鲜花似乎也跟着他们一起在笑。



  ……



  风雨过后不一定有美好的天空;



  不是天晴就会有彩虹;



  所以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不是所有感情都会有始有终;



  孤独尽头不一定惶恐;



  于是你总免不了最初的一阵痛;



  但愿你的眼睛;



  只看得到笑容;



  但愿你留下每一滴泪;



  都让人感动;



  但愿你以后每一个梦;



  不会一场空;;



  天上人间



  如果真挚的歌颂



  因为有你才会变得闹哄哄



  天大地大



  世界比你想象中朦胧;



  我不忍心但愿你能听得懂



  ……



  云青的伏在梁风的后背,幸福的唱着。



  就在这时,天空的云层忽然散开,落下一道阳光,破云直下,照在他们身上,照射着整个大地,这束阳光仿佛就是专门为他们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