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八章 再见!长沙(上)
章节列表
第九十八章 再见!长沙(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第九十八章 再见!长沙(上)

  中国,湖南。



  长沙每年的夏天似乎都比其他城市都来得要早,与其说是艳阳高照,不如说是一个炎热的夏天。



  电力学院旁边联众网城里的氛围似乎比天气更热,数以千计的机器统统亮着,显示器上的画面清一色的显示着这两年全球最火的游戏:反恐精英。风力开得极大的空调丝毫驱散不了人们额头上因为专注游戏时而产生的热汗,网城里此起彼伏的方言更是振奋着人们的神经。



  “在A门,在A门,快去,快去!”



  “埋包呀,煞笔,快埋包,时间要到了!”



  “我操你大爷爷,重阻打了十几枪都没打死人,你这菜鸟,到底会不会打阻击!”



  “老子炸不死你哦!我炸,我炸!”



  “啊,好枪!”



  ……



  在中国,湖南并不算是一个很有名的省份,它不能与十里洋场繁华似锦的上海滩媲美,也不能与有着天府之国美称的成都相比,更不能与悠久历史文化的京都相提并论,但是在中国的历史上,这个火辣的省份却诞生了数不清的王侯,将相,诗人,有的大人物甚至改变了整个国家的命运,比如近代史上领导八年抗日战争的毛主席,他就是湖南人,所以,没人敢小觑这个省份,也许,就是现在眼前的这个联众网城,它就能产生一个举世瞩目的电竞天才也说不一定。



  就以去年全国WCG的CS比赛为例,代表湖南赛区取得WCG第五名好成绩的LM战队就是从这个网城诞生的。



  自从LM战队参加完WCG荣归故里后,联众网城的生意一下子火了,无数的崇拜者Fans枪手战队纷纷慕名而来,天天在这个网城玩PUB打混战,找比赛训练,战队之间相互切磋水平,参加网城不定期举办的比赛,偶尔有缘还能一睹LM的真面目,但无论这里是个什么样的热闹场面,所有人只有一个共同的爱好——CS。



  但有种人却要除外,那就是在这里为CS选手玩家们服务着的那些网管。



  网管是个很奇怪的职业,至少在中国是一个很辛苦很劳累的职业。



  他们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他们的工作时间随时可能是一天24个小时中的任何12个小时,他们没有固定的收入,尽管他们每个人都非常精通各种系统程序,却不能在应有的舞台上展示着自己的才能,准确的说,他们也是服务行业大军里的一员,在这个时代,只有从事过服务行业的人才能体会到里面的酸甜苦辣。



  就像现在,联众网城F区的战队专区坐着一行服装各异,造型奇特的年轻人,看他们的情形是在进行枯燥的练枪训练。



  “网管,网管!”其中一个头发竟有披肩长的青年不耐烦的大喊着。



  刚在QQ聊天室里找来的一支兵队把他们打得体无完肤,他此刻的心情实在烦躁之极!



  “诶,来乐,来乐!”一个穿着背上印有红色“联众网城”字样的白色短袖T恤的网管笑嘻嘻的应声而至。



  他的个子很矮,留着一个小平头,一张脸永远挂着乐呵呵的表情,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弯弯的眉毛似乎也跟着一起在笑。瞧他的模样,最多也不过十七八岁,无论谁见了他都会觉得他很可爱,很顽皮,无论谁见到他的笑容,都会被他身上那种乐天,嬉笑的味道所感染。



  他的衣服很旧,很脏,脸上淌满了汗,他用手一抹,于是那张稚嫩天真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生活与岁月共同混合的污痕,但他仍然笑着,笑容纯真而可爱,而这,让人感觉他说不出的可怜,但又绝不会讨厌他。



  像他这样的年龄的孩子,本应该享受着青春的欢愉活力,享受着野外的蓝天白云,享受着足球场上的绿茵草坪,享受着教室里的琅琅书声,但是,他却是一名网管,一名整天穿梭在吆喝声中,枪炮声中,人群堆里的网管。



  没有自由,没有理想。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命运。



  “狗仔,去给我买包红塔山来!”长发青年扔出一张十元的人民币。



  原来他的名字叫狗仔,这也许是他的绰号。



  狗仔接过钱,高兴道:“啊,好的,稍等等,我马上就给大哥你买来。”



  长发没有理他,继续着自己的CS,他又在QQ聊天室找支队,这队的发出来的标语是:人7,无F,枪菜,长沙学生队,渴望高手队指导,两分钟速度进完,打的甩IP。



  长发顿时发出IP,于是两队人在联众的战队服务器里比赛,结果长发很快就发现自己上了人家一个大当,这支队伍刚猛得出奇,打自己的队伍就像砍瓜切菜一样,第一局人家一个人就来了个手枪1V5,而且自己居然还被刀杀了。



  “干他娘的,这么牛比还说自己是菜队,我操!”长发简直气歪了鼻子,虽说自己这支队才组建没多久,但也不至于被人踩得这样吧,自己好歹也是“长沙市第二届联众杯”的第二十六名。



  他正兀自气恼着,狗仔已经欢快的跑来了,恭恭敬敬的把一包香烟与两元钱奉上,笑道:“大哥,你的红塔山,还有找的两元钱。”



  长发的脸色变了,道:“妈的,我说过要红塔山的吗?老子要的是阿诗玛,你他妈的耳朵有毛病吗?刚才没听见我开始说的吗?”



  狗仔也不生气,乐呵呵的道:“大哥,你要的烟确实是红塔山,我没听错。”



  长发转过身来,怒道:“操,老子说是阿诗玛就是阿诗玛,你妈,你还不承认!”



  狗仔瞧了瞧他面前的显示屏,陪笑道:“大哥,你别生气,你可能是玩CS脑袋有点不舒服了,你要的确实是红塔山,抽根烟消消气吧。”



  长发大怒,一下揪住了狗仔的衣领,道:“你妈才脑袋不舒服,老子的CS水平怎么了?难道很菜?你这种农民知道什么是CS吗?靠,也配来教育老子?”



  说完,他拳头扬起,似准备动手,他的队友赶紧把他紧紧拉住。



  这一通吵闹迅速惊动了吧台的主管。



  “怎么回事?”衣观楚楚的主管瞪着狗仔,狗仔默不作声。



  这主管其实与狗仔差不多的年龄,只是幼稚的脸上多了几分世故而已。



  “妈的,你们网城怎么搞的,买包烟都买不来,我操!”长发依旧吵闹着。



  主管的脸变了,他狠狠瞪了狗仔一眼,然后转身又对长发赔笑道:“这位哥,你稍等,服务台马上给您送烟过来。”



  “哼!”长发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主管转身严厉的扫过狗仔一眼,道:“跟我过来。”



  狗仔低着头,跟着主管来到了员工工作室,与其说是员工工作室,不如说成是个杂务间,里面歪东倒西的摆了几张床,床上脏衣服臭袜子堆积成山。



  夜间守夜的网管,住的地方总是很简陋,因为他们根本就累得没力气来打理这些。



  主管道:“你怎么搞的?难道我平常给你们说的你们都忘了?”



  狗仔笑了笑,没有说话,顾客就是上帝的道理一般人都知道。



  可顾客是上帝,那不是顾客的人又是什么呢?难道他们就应该是上帝的奴仆,一生下来就应该被人成天颇气指使的呼来唤去?



  主管道:“这样吧,现在开始你去外面发发宣传传单,不用再在F区呆了。”



  狗仔的脸色终于变了,忍不住道:“为什么?”



  主管脸色铁青,道:“你别问为什么,最后给你说一次,咱们联众是长沙最大的CS基地,这里面高手多的是,你只是个网管,你以为你是谁,没事别去评论咱们的顾客CS水平。”



  狗仔忍不住道:“但他们刚才确实是打昏了头,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了,他们的水平本来就不高。”



  主管怒道:“他们不行,难道你就行?”



  一听到CS,狗仔又低头不说话了。



  主管无不嘲笑道:“你以为你谁啊?SK的heaton?3D的Ksharp?OPK的K?还是MDK的L?”



  狗仔红着脸道:“我其实就是MDK的Dog!”



  主管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道:“算了,开来你今天确实脑子出了毛病,你要是MDK的Dog的话我就是SK的Potti,别闹了,快出去干活。”说完,主管转身离去。



  剩下狗仔呆在原地满脸苦笑着。



  他确实是MDK的Dog,但别人就是偏偏不相信他。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荒谬。



  苟小第在休息室呆了半晌,轻轻叹了口气,随即抱着一大叠宣传资料跑到网城外去了。



  长沙的太阳就像是沙漠中的一炉火,烤得人又热又躁。



  “大哥大姐,这是联众网吧举行的活动,来瞧瞧吧?很多优惠的哦!”苟小第脸上挂着热情的微笑,把一张张印得五颜六色的宣传画送到了过路的少男少女手上。



  “小弟弟,你真可爱!”身着前卫大胆的漂亮女孩子拍了拍他的头,苟小第不好意思的笑笑。



  “哦,是吗?我瞧瞧!”学生模样的帅哥接过单子,苟小第满怀希望的瞧着他。



  “我靠,我现在正准备去玩两把CS呢!”一行挎着背包的男孩推开递上来的单子,苟小第笑了。



  “日,不就是盛大的传奇点卡少两元吗?”头发蓬乱的青年失望的把单子扔进了垃圾箱,苟小第仍然笑着。



  “滚!老子现正烦着呢?”满头红色头发的青年闷闷不乐的抽着烟走开了,这次他只有无奈的收回自己的单子。



  “城管的来了,城管的来了,快跑,快跑!”一群挑着扁担的水果小贩们慌不择路,他茫然的看着一片混乱的场景。



  ……



  终于,折腾了一个下午,苟小第似也觉得累了,他干脆一抬P股就坐在了街边。



  阳光依然还很炽热,照在他淌满了汗水的脸上,汗水一颗颗滴落在他怀里的宣传单上,很快湿润。



  苟小第双手托住下巴,瞧着街道上过往的人群,瞧着满街打扮得花枝招展千娇百媚的少女们,瞧着手牵手耳目斯磨亲密无间的年轻情侣们,瞧着欢快的踢着足球穿梭在人群里的小学生们,瞧着从手里拿着麦当劳草莓圣代脸上挂着幸福的小女生们……



  他忽然笑了,笑得很自然,那笑容就像一个上苍主宰万物的神灵对着芸芸众生微笑一样。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笑,也没有人知道他笑的是什么?



  年轻人的心里装着的,也许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冰淇淋,但也有可能是整个天与地。



  ……



  “小狗子,在想什么,笑得这么开心!”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这个声音就像消失了几千年后又突然响在他耳边,是那么遥远,又是那么熟悉,因为这个称呼只有特定的人才会对他唤出。



  他吃惊的转过头,愣住。



  但愣了几秒钟以后,他忽然猛的扔掉怀抱里的那叠废纸,一下子的扑进那人的怀抱,哇的一下哭开了。



  林一一下搂住他,拍着他的头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每个人都不容易,苟小第也受了很多委屈,否则他不会哭得这么厉害。



  别人嘲笑他,他笑着;别人要动手打他,他仍然笑着;生活再难过再艰难,他还是笑着;面对这个真实的世界,他除了笑还是笑;但当林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哭了。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哭,也没有人知道他哭的是什么?



  “老大,真的是你吗?我可好想你!” 苟小第扑在林一怀里呜咽道。



  林一爱怜的拍着他的小平头,道:“没事了,老大回来看你了。”



  苟小第推开林一,道:“你又来骗我,上次你说带我去重庆吃火锅,结果你一声不吭就跑了,害得我和陆姐姐到处找你。”说这话时,他的眼角还带着眼泪。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林一与陆月馨热恋的时候。



  林一笑了笑,道:“小狗子,老大这次带你去上海吃大闸蟹。”



  “真的?”苟小第明显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林一笑道:“真的,你瞧,我专程大老远的跑来接你。”



  林一一幅风尘仆仆的样子,肩头还挎着沉重的背包,身上的短袖衬衫看样子也是几天几夜没有洗了。



  “哈哈哈!”苟小第立即破涕为笑,道:“我就知道,这世界上还是老大对我最好!”



  林一笑道:“那是肯定的,小狗子可别忘了,咱们MDK的人永远都是兄弟。”



  一提到MDK,苟小第这才发现只有林一一个人,他忍不住道:“老大,四哥他们呢?怎么没和你一块来呢?”



  林一笑道:“石头,风哥,金仔他们都在C城等你呢?”



  苟小第不解道:“等我干什么?”



  林一笑道:“他们等你到C城,然后大伙一块去上海吃大闸蟹!”



  苟小第一蹦老高,欢快的叫道:“哇,太棒了,那咱们现在就去吧!我等不急了!”



  林一道:“我……”



  夕阳开始西下。



  两人一起走进了联众网城,网城里依旧喧嚣。



  “狗仔,怎么笑得这么开心?今天踩到狗屎发财了?”吧台上的众网管发现苟小第比平日笑得更可爱了,纷纷问道。



  苟小第骄傲的笑道:“嘿嘿,我大哥来了!”



  众网管忍不住大奇:“你大哥,敢情是道上的拜把子兄弟?”



  苟小第道:“说起我大哥,那可真是大大的有名。”



  众网管更好奇了,纷纷问道:“怎么个有名法?”



  苟小第昂着头,道:“我老大就是大大有名的MDK | L。”



  “哈哈哈哈!”众网管肚子都笑痛了,纷纷走上前,摸了摸苟小第的额头,道:“狗仔,今天是不是被杨主管训得脑袋发烧了?你还是快快去找个诊所瞧瞧!”



  苟小第哼道:“我就知道说出来肯定没有人相信的?”



  林一微笑着注视着他,小狗子的天真总是让他觉得心里很温暖。



  但是,一手突然从后面按住了林一的肩膀,一个声音也从背后传来:“我相信他是,MDK | L,咱们终于又见面了。”



  众网管的笑声顿时停止,因为他们看到了站在MDK后面的一个人。



  在这个网城里,你可以当所有人说的话是假话,但这个人说出来的话是万万不会假的。



  既然他说眼前这个长得高高瘦瘦,穿得破破烂烂的人是MDK | L,那就绝对不会错了。



  众人瞪大了眼睛,竖直了耳朵,就像看到了什么最惊奇的人,听到了什么最惊人的声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