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颠峰对决(下)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九章 颠峰对决(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四十九章 颠峰对决(下)



“以不变应万变!”

这句话可以概括这套代号“MDK18”战术的所有精髓,因为作为攻击一方的匪徒,无论他怎么来攻,只要他看不见警察,他的目标就只有两个——A区与B区的爆破点。

而此刻的GR就像一个擅长各种剑术的剑客,剑招五花八门眼花缭乱,但真正的杀着却只有一招,那就是一剑刺中爆破点,所以MDK一开局统统放弃各个点的防守,只有苟小第挂在3道靠近CT基地的火车梯子上露个头出来观察着内场远端的动静,而A区的爆破点箱子上却蹲着一个听力极好的阴人大王——沙曼,其他人就如木雕一样低着头全在基地里瞧着地面发呆,那模样一个个看上去就像在聚集能量一样。

GR全线压来之时,便是能量爆发之日。

而这在观众眼中看来,MDK好象就是被GR打傻了。

“怎么了?”张铁嘴惊讶道:“MDK的人到底是怎么了,一个个都站着不动了,裁判,裁判,看看他们是不是机器出问题了?是不是卡死了!联想公司吗,快来给他们看看机器!”

全场一片轰笑。

卓云一瞧见这个场面,立即就联想起去年在C大联合会杯上林一带领的Pro对阵KK时的情形,它就与眼前的场景一模一样。

“看来MDK终于要出怪招了!”C大体育馆里,KK的龙天对江小雪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怪招,只不过是以静制动而已,这种战术难在对出击时机的把握!”4S对卓云与林静解释道。

这一局时间约过了一分多钟的时候,GR各个点都传来了消息:

“没人!”

“没人!”

“没人!”

燕雯费解极了,暗自寻思:林一莫非全在内场阴着的?

“收线,压到A区爆破点去!”

于是,楼梯间的余溪没有动,陆月馨爬上了5道车顶,边晴在匪徒区域的中门瞄着警察区域的中门,燕雯与丁雪摸出小道背着C4冲爆破点悄悄走去。

丁雪在走到了5道转角处的时候终于松开了键盘上的Shift键,她的意识里,MDK这第一局应该是全线压到内场去了,她正暗自庆幸自己方进攻的是外场时,她突然看到了可怕的一幕,这一幕她直到很久以后都难以忘记——CT基地上来的斜坡中央,整齐的蹲着三个黑衣CT,这个位置实在太普通却又太巧妙了,普通的是这个斜坡通常情况都有人,巧妙的是他们都蹲着,你若不上前根本发现不了他们,你一旦上前就把自己的脑袋出卖给对方了。

梁风,金扬,林一三把沙鹰同时开火,丁雪顿时被打得脑浆迸裂,尸体飞出去起码有三米远。

跟在她身后的燕雯吓了一跳。

“上去!”林一大喊一声,三只猛虎立即出笼。

燕雯也猝不及防被迅速爆了头,其实以她的反应是完全能够拼掉一人的,只是她在这一刻欠缺足够的想象,她根本没有想到MDK居然把主力埋伏在这里。

“一个优秀选手最重要的就是想象力!”这还是在阳光小区时林一与燕雯聊天时提到的,燕雯当时不以为然,现在她终于为这句话付出了代价。

因为GR把C4掉在了MDK主力队伍的脚下。

现在,远端的GR队员想过来拣C4简直难如登天。

“噢!”所有人这才明白为什么MDK会一开局就不动了。

一时间,MDK的阵型全线展开,苟小第从中门跑了出来,一出来他就开始乱跳,他忘了对面中门蹲着的是边晴的沙鹰。

“小狗子回来!”沙曼大叫着,曾在预选赛时边晴单把沙鹰隔门击毙沙曼的情景沙曼记忆犹新,其实GR之所以能杀到这1/4决赛来,边晴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她在GR的作用就好比梁风之于MDK,外加两人都是私交好友,沙曼深知边晴的厉害。

但是又迟了一步,苟小第已经跳了出去,冲动的代价往往是惨重的。

在他跳出去的那一刻,边晴的沙鹰就闪起了枪火,苟小第竟在空中被打落了下来。

余溪就趁着这个机会从楼梯间向3道跑了出来,而MDK的人全部一无所知,林一与金扬准备爬上5道6道的车顶,梁风已从5道下端跑了出去,他的目的很简单,他要击毙自己本场比赛的专属对手——边晴。

而这个时候,林一与陆月馨几乎面对面的在5道火车顶上见面了。

台下,4S、卓云、山田光子、林静的心又紧了起来。

“老大,别手下留情,宰了她!”

“林一君,小心呐。”

“林一,杀了她!”

“弟弟,关键时候不能心软!”

……

“砰!砰!砰!”林一的沙鹰震响了天际。

“砰!”陆月馨的沙鹰也按主人的意志发出了复仇之声。

“老大!”

“风哥小心!”

“King……”

“阿曼快出来!”

“不要,馨儿!”

“余溪左下有人!”

每个人的语音通讯灯在那一刻纷纷亮起,两队人各自的通讯一片混乱。

火车站的上空一刹那响想起了无数沙鹰闷响,那声音让4S的神思一下子飘到了几年的大年夜。

那一年的大年三十夜,他与林一才刚认识。

长沙的街道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他们两个人孤独的坐在清冷的联众网城外。

“你怎么不回家呢?”4S拿着酒瓶道。

林一笑了笑,道:“那你为什么也不回去呢?”

4S喝了一口浓烈的白酒后,道:“因为我无处可回!”

林一笑了,道:“我也一样无处可回,但有个地方我却可以呆!”

4S道:“哪里?”

林一道:“就这里!”

4S愣住,道:“这里难道比家还好?我不信!”

林一笑道:“对我们来说,这里确实比家还好,因为,这里有我的朋友!”

4S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他瞧着林一那漫不经心的表情,眼圈不由得红了。

他是一个几乎没有朋友的人,也正是因为他这样的人才能了解有了一个可靠朋友的心情,那种心情足以冲散他们前方所有的不幸与凄苦。

4S抬起头,夜空里绽放着灿烂绚丽的烟花,“砰砰砰”的声音就像CS里的沙鹰闷响,4S很喜欢听那种声音,虽然他的沙鹰一向不怎么样,可他总觉得那是种撼人心扉的声音,甚至比AK开火都还有震撼力。

而现在,林一手中的沙鹰发出的这种响声就如同当年他们一起在大年夜喝酒看烟花盛开时的声音,这种声音将履行着他当年的诺言:“因为,这里有我的朋友!”

此刻,他的朋友,4道下的沙曼,5道下的梁风,6道上的金扬统统暴露在余溪边晴的火力之下而毫无知情。

说时迟,那时快,林一的准心瞄准了4道火车下端猛的扣动了扳机,余溪当场被爆了头,紧接着,林一用了一个几乎是作弊器才能达到的转动速度拉动准心向自己右下方的墙壁甩去一枪,边情的尸体再次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往后飞了出去,最后他才把准心拉回正前方,而这个时候他的准心才与陆月馨的头部相重合。

可是,在人们的眼中看去,林一对面的陆月馨就像是拿着照相机“喀嚓”的亮了一下闪光灯,当然,那不是闪光灯,那是沙鹰喷出的枪火,刺眼而无情的枪火。

林一倒了下去!

倒在了陆月馨的枪下!

他的尸体从5道车顶跌落下去,就像跌落到一个漆黑的深渊里去了。

“成败起萧何,存亡两妇人!”也许林一注定就是一个应该被陆月馨打死的人。

“噢——!”体育馆里发出一片整齐的遗憾声,林一险些就又表演出神话般的一幕来,但却被陆月馨无情的终止了。

可是台下,4S的眼睛却湿润了。

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林一在CS里的一举一动,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朋友在林一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林一为了自己的朋友常常连自己的命都拿去出卖。

他知道,林一这两枪爆头看似杀敌,实则救人,他若逞一时之快轻松击毙陆月馨,那么梁风、金扬、沙曼就会遭到余溪边晴两股火力的Camp全部阵亡,最终剩下他也未必能生还。

你说他是为朋友也好,为大局也罢,还是为自己也好,但他却甘心的倒在了不该倒下的枪下。

他始终是他,绝无仅有MDK | L,独一无二的林一,无人可取代。

“砰砰砰!”反应过来的梁风、金扬、沙曼顿时朝陆月馨开了火,三股不同方位高低错落的交叉火力如狂风般的卷向陆月馨。

陆月馨立即被这三股暴风刮下车顶,丝毫没有半分抵抗之力。

“Counter Terrorists win!”

“好!”台下方剑辉与林静立即叫好,MDK终于在火车站开了个好头。

台上梁风等人转头看了看林一,他仍似在思考着什么,丝毫没有半点表情。

张铁嘴怪叫道:“各位观众,刚才MDK | L这两个爆头根据我旁边技术人员的统计,MDK | L有作弊的嫌疑,不过呢,他偏偏没有作弊,大家说奇不奇怪!”

体育馆里的MDK粉丝们立即响起一片“张铁嘴下课”的整齐口号。

王百丝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战局进行得很快,第二局第三局,MDK全部武装MP5,分两队先从1道高台与3道走廊全力Rush匪徒二楼,然后经二楼下楼梯间Rush外场爆破点,又从爆破点分两队同时袭击中门小道,最后在匪徒基地汇合。

如此一个“S”型的奇怪路线早把燕雯精心设计的ECO阵型冲得七零八落,两局Rush下来,燕雯就又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MDK里,苟小第的MP5用得十分好,往往MP5用得不错的人,打法都是很细腻的,向来不会狂冲烂打,那么如果一开始对苟小第所在的区域进行强力冲击的话,那么是否就能把MDK的防线冲开一个缺口。

于是,在第四局的时候,燕雯决定自己协助着余溪用AWP为GR打开1道的通路。

当所有GR的队员都跑上二楼的时候,MDK依旧采用着MDK18的战术,所不同的是这次内场布防了四个人,金扬早就架着AWP在1道高台等着余溪,然后123道车底梁风三人活像三个小偷一样极其阴险的看着3道出口,GR就算开一辆装甲车下来也会把三人同时打得稀烂。

这种对阵情况让许多观众惊讶不已,因为不少人都发现这前四局下来GR怎么排兵布阵MDK就会作出相应的调整,比如GR全体进攻小道,MDK的主力就在6道墙壁两端布置重兵;GR楼梯间与中门分进合击,MDK456道天上地下就全部阴着Camper;现在GR全线冲击内场,MDK就几乎所有火力堵住两个出口。

MDK仿佛知道GR会怎么行动似的,他们就是要与GR枪对枪,硬碰硬。

方剑辉忍不住道:“林一算得真准。”

4S却笑道:“你才莫以为他有这么神,完全是小狗子在暗中布置阵型!”

方剑辉惊讶道:“不会吧?”

4S道:“小狗子才是MDK的中场发动机,别看他每次都是炮灰,其实进攻防守都是以他为中心的,你仔细看他的位置吧,每次都守在队伍的连接处。”

方剑辉忍不住瞧了瞧HLTV屏幕,苟小第此刻躲在3道靠近基地的车底,这个位置左可以协助金扬,进可以帮忙梁风,退可以在第一时间支援外场,可说机动性相当好,而相比之下其他人的位置就显得防守很死,尤其是梁风。

方剑辉不由得点点头,4S不说他还不知道,一说他才明白其中奥妙。

他们两人正聊着,卓云的目光却落在林一的主视角上。

林一此刻正在外场4道火车顶上对着面前的墙壁一通猛穿,把二楼的丁雪穿成了半残废。

其实林一从一开始就来到小道,冒险的冲进去后他惊讶的发现整个匪徒基地居然一个人也没有,他多少有些不放心,便开始在外场转悠,在确定了外场没有任何动静后,他便试探性的穿射,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虽然这通穿射没有击毙GR的人,但却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丁雪在发觉自己身上闪红光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外场有人穿她,而且一定是林一,除了林一谁还能穿得这么精确,那一瞬间,她打破常规的向前跳,力图躲开对方的火力范围。

丁雪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因为林一的穿射弹道是从左到右一直拉动着的,她若后退必死无疑,往前一跳就拣回一条命,但恰恰是她跑到余溪的狙击位去时,GR就对楼梯间的梯子出口失去了控制。

那一刻,体育馆里不少女粉丝们开始尖叫了,因为林一就趁着这个机会悄声无息的通过楼梯间爬上了二楼,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了GR的大后方。

林一来到二楼围栏处向下一看,连他自己的额头都冒出冷汗来。

楼下,燕雯正在向1道高台扔闪光,余溪正端着AWP准备闪出去;3道出口,边晴正蹲在小斜坡上,似全神贯注的瞄准着下面的3道走廊,丁雪看样子受伤不轻,好象正在那里喘气……

大屏幕上,这个场景就像是一个猎人站在二楼,正俯视着下面一群马上将被偷袭的猎物。

但是林一并没有立即开枪,他换出了小刀悄悄向侧面的楼梯移动,因为他没有十足的把握把下面的人瞬间全歼,GR的人虽不知道他到了自己P股后面,但无形中的站位却十分科学合理,林一只有走下去在很近的距离很小的范围内才能对GR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就在这时,体育馆大屏幕的视角不知为什么突然切换成了自由模式,人们的视线刚好看到了林一戴着防毒面罩的面门。

这个视角一切换,就连卓云与林静都忍不住想尖叫了。

因为,千算万算的林一做梦也想不到,他身后亮着昏黄灯光的长廊上幽灵般的冒出一个身影来,这个影子距离他不到五米远,手里的小刀冒着寒光正一步一步的靠近他。

“陆,陆……”4S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陆月馨的心也砰砰直跳,她丝毫没想到林一居然这么大胆敢爬上二楼来,而且一上来居然就在她面前,这绝对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本来她可以用AK不费吹灰之力就干掉林一的,但她决定要用小刀亲自手刃面前这个人,这个人断送了她一生的幸福,毁灭了她一生的希望,她现在要以牙还牙,她要亲自送他下地狱,她知道只要埋葬了林一的梦想,林一就等于彻底死亡了。

现在,只要她这一刀刺下去,虽不至于立即毁灭MDK,但也等于把MDK半个身子送进了鬼门关。

在这种重量级的比赛中被人用刀活活捅死,那简直是奇耻大辱,更何况他不是别人,他是林一,林一被人用刀捅死了,中国起码有1000万的Cser都不会相信的。

紧张中,陆月馨越靠越近,林一也端着小刀,他静静的站在那里背对着陆月馨似乎毫不知情,陆月馨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拿刀的手都在颤抖。

这一刀,她注定是要砍下去的。

陆月馨心里默默的念着:“小林,再见吧!”

说完,她手中刀已扬起,这一刀刺下去,连她自己都不能再改变了。



(06年的最后一天,再次感谢广大边迷,今天更新两章,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