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颠峰对决(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七章 颠峰对决(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第一百四十七章 颠峰对决(上)



又是“咔嚓”一声响起,在沙漠二匪徒基地里也立即产生了一杆绿色的长枪。

现场GR的粉丝们也如同刚才MDK粉丝一样高呼起来。

代表着稳定与坚贞的狙击枪终于从余溪的手中产生,余溪的AWP从西南赛区预选赛上迎战Scraft时就一战成名,后来经过与袁理的对决,在总决赛小组赛上的一路陶冶,这把AWP与江航,金扬,王坚一同并驾齐驱,所不同的是它象征着另外一个高度,那就是极其稳定的发挥与见血封喉的特点,它没有江航的快如闪电,没有金扬的全面技术,也没有王坚的神出鬼没,它可以说完全没有特点,但正是因为它没有特点,所以往往才让人觉得可怕。

其实,燕雯这场比赛前面这么多局之所以雪藏余溪也就是专门为对付MDK的金扬而准备的一张底牌,她研究过MDK与JF的那场比赛Demo,她不得不感叹金扬确实是个天生下来就该练狙击的人,金扬的狙击枪让她联想到武侠小说里的独孤九剑,什么“破剑式”“荡剑式”……他统统用得纯熟无比,要让经验并不丰富的余溪去战胜金扬这种全能级的狙击手实在是件非常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她认为余溪的有效作用应该是克制住MDK最厉害的杀着或是打击MDK的薄弱环节。

所以这一局一开始,余溪的AWP就在匪徒基地一直瞄着中门下,狙击镜稳稳的开着一动不动,俯视着全局的排兵布阵,惊天强雷也不能让他颤动分毫。

这种做法目的确实很简单,就是不能让金扬的AWP随心所欲的杀人。

燕雯能如此判断,金扬又何尝不能呢?

MDK全队上下自然也把GR所有的Demo研究得透彻无比,其实所有参赛的队伍里,对GR最熟悉的也就是MDK了,毕竟两队人曾经是邻居,还一块吃饭,就连生活训练的习惯都了如指掌。

金扬知道,只要自己率先动用了狙击枪,余溪的AWP也会很快出现,假如余溪先出AWP,他同样也会立即使用狙击枪,高手之间就是这样,谁先沉不住气谁就会先用绝招。其实,金扬也渴望与余溪对决,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没有谁愿意承认对方是狙击之王的,早在4S去封山邀请梁风出山的路途中,4S那张大嘴就把余溪的AWP吹得天花乱坠,听得金扬心痒难耐,说什么也得先与余溪痛快狙一场而后快。

此刻,两个王牌狙击手终于见面,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只见金扬这次并未中门上瞄匪基地,而是一开局就跳过了中门,谁知脚还未落地,余溪的AWP就响了,锐利的子弹从匪基地穿过木门,击中了金扬并耗了他54点HP。

金扬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这枪若是别人击中他他倒无所谓,但余溪击中他那就不是开玩笑的了,余溪的风格就是不放过任何机会,金扬若是再从斜坡跳回CT基地经过中门的话,余溪的AWP有80%的概率要他的命。

金扬想了想,靠近木板,打开镜,隔着木版向匪基地方向反穿了一枪上去,这次轮到余溪冷汗淋漓了。

这一枪从中门下透过木板,再透过匪基地的石围栏穿在了余溪的腰上,余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HP,居然被穿成了72点。

他顿时骇然了,这是什么概念,这么小的角度,这么精确的判断与手感,这么丰富的经验不知需要多少次的玩命练习才可以做到,只有名震天下的SK | Fisker用AWP才可以达到这种连穿两层墙壁的效果,想不到金扬也有这种绝杀本领。

余溪又一愣神,中门下的AWP又响了。

余溪发现自己的HP数值又变了,变成了31点。

金扬的AWP准心如果稍微上抬那么一丁点,子弹就可以穿爆余溪的头。

余溪再也不敢死瞄了,收镜,换刀,快速绕到空地再走到中门斜坡上再开镜。

这一次,他的AWP才是稳稳的定在那儿了,不杀金扬绝不收镜。

而金扬也没有再穿,他知道余溪肯定在中门斜坡上瞄着,等着他的,他判断不出位置也不敢乱动了,起码CT基地是回不去了,他收起枪,跑到了B区斜坡上。

短短的二十秒钟,两名狙击手就为观众奉献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对决,这场对决虽没有伤亡,但不少人还是看出了这里面蕴涵着的技术含量,隐藏着的巨大凶险,以及两个人的选择判断,不是国内顶级高手万难做到。

但观众们却来不及为此叫喊了,因为这个时候,GR与MDK里各有一名队员怒气爆发,B洞口的边晴与梁风已经开始了首次正面长枪蹲射交火。

双方粉丝们的手心里全捏着一把冷汗。

边晴成名于步枪擅长风格实则强劲阳刚而沉稳,她的AK势大力沉;而梁风同样成名于步枪擅长风格就是猛烈而宽大纵深,他的AUG沉雄绝伦。

两人面对面一遭遇就立即蹲下瞄准对方一阵猛扫,那激喷而出的枪火闪亮了所有人的脸庞,甚至连观众们都感觉到整个体育馆都在震动,两人的枪**出的仿佛不是子弹,而是一串串炮弹。

每一片火花展示的都是一片新天地,每一颗炮弹炸开的都是世上所有的虚伪与不平。

半秒钟后,全场一半观众爆发出一片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另一半观众却叹出一片惊天动地的遗憾声。

因为边晴壮烈的倒下了,倒在了梁风的钢枪之下。

“她不是被风哥的AUG打倒了,而是被风哥的气势所压倒的!”金天秀默默的说着。

边晴躺在地上,这次对枪她死得心服口服,在与梁风火并的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对方打来的子弹就像对面压来的一面墙,让她喘不过气来,她忍不住道:“Wind果然是MDK的顶梁柱!”

梁风收起枪,心里无比的惊讶,边晴打掉了他98点HP,他很少遇见这么刚烈的选手,刚才与边晴的对拼,他觉得对手的AK就像迎面呼啸而来的铁拳,他险些就被一拳击倒,若不是B洞里响起了脚步声,他都忍不住想对边晴竖起大拇指来。

边晴一挂,GR的攻击方向立即从A转向B。

张铁嘴大叫道:“大家注意,GR好象转B了,MDK好象也开始增援B区,双方的兵力全在向B区靠拢,Wind危险了,B区危险了!”

果然,乌鸦嘴再次说中,一阵闪光烟雾铺天盖地的从B洞扔进了B区,丁雪等人从洞口强冲了出来。

B区立即响起了枪声,仅剩2HP的梁风再也无力发挥神勇,拼掉丁雪27点HP后宣告B区失守。

不过,台下4S等人的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看着余溪,他一直在中门斜坡上没有动。

敌未动,我亦不动,金扬的注意力此刻也全力集中在B洞口。

小道上,苟小第第一个高高的跳了出来,那一瞬间,余溪的狙击镜像张网一样向苟小第罩去……

B洞口,丁雪高高的跳了出来,那一刻,B区外斜坡上的金扬连镜都没开就放了一枪,AWP就像一把利剑冲着丁雪直飞而去……

CT基地,沙曼腾空跃起,她试图躲开余溪的控制跳过中门,余溪的狙击镜迅速长线甩枪,沙曼的身上立即溅出一滩鲜血来……

仍然是B洞口,单芳换刀直冲了出来,金扬这时切换出了USP,USP的子弹仿佛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正中单芳面门……

这是一次大规模的交火,双方都没占到便宜,而且两队主力都被对方的狙击手干净利落的做掉了。

“好样的,天下无敌!”张铁嘴叫道。

“好样的,一代狙王!”王百丝也叫道。

张铁嘴忍不住道:“你为什么要叫他狙王?”

王百丝也反问道:“你为什么要叫他天下无敌?”

张铁嘴道:“你没看见他的ID就是天下无敌的缩写吗?王老师!”

王百丝道:“你没看见他的ID也王者的英文简写吗?张指导!”

张铁嘴放下话筒,悄悄道:“喂,别老是跟我抬杠,MDK今天输了的话你得请我吃晚饭,你可别耍赖!”

王百丝鄙夷的看着张铁嘴,道:“知道知道,吃饭多简单嘛,盒饭也是饭,外面卖便当的小摊可多了,不就一盒盒饭吗?真没追求!”

张铁嘴差点晕倒。

这两人在搞笑,可观众们并没有笑,因为大家都发现在两个狙击手表演得心潮澎湃的时候,林一与燕雯却表演了本届CPL上最恶搞的一幕。

林一本藏身在A区大道的大坑最下面的箱子背后,试图Camp掉GR的大部队,结果燕雯悄悄跑到大坑里两人相隔只有几米居然都没有发现对方。

于是,当金扬与余溪解决掉对方主力队伍后,两人就都立即被打倒。

因为燕雯阴错阳差的到了A区大道,林一神出鬼没的到了匪徒基地,两人很轻易的从背后给金扬和余溪一人一个Headshot。

观众们不少都笑了,但大家都觉得奇妙无比,因为林一与燕雯又形成了1V1的局面。

这次的1V1与上次不同的是两人位置不同,但相同的是两人又想到一块去了:先把AWP拣起来再说,经济实在太过紧张,AWP相当珍贵,比赛后期狙击手的作用实在太大,不能浪费狙击枪!

于是,当林一仍掉M4拣起余溪的AWP时,他赫然发现燕雯拿着小刀兔子般的跑过中门,随即他听到了很轻微的一声“喀”,他马上反应过来,对方也在拣AWP。

他立即打开了狙击镜,开镜向斜坡下走去,而燕雯也端着狙击悄悄的靠近中门木板。

看着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观众们的心也越跳越剧烈。

不少女粉丝们又蒙住了眼睛,她们不是不敢看,而是忍受不了那种紧张的要让人窒息的气氛。

体育馆里,代表两队其他队员主视角的屏幕此刻已全黑了,只有林一与燕雯的屏幕还是亮着的。

全场一下子空前的安静了,连4S的呼吸也急促起来,他从来没有见过林一使用过AWP,这也就意味着林一自身是没有把握的。

然而,在两人就快接近中门的时候,两人仿佛都意识到了什么,脚步猛然停下,观众们的心也骤然停止了。

“砰!”

“砰!”

两把AWP都响了,而且都是在根本没有见到对方的情况下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响了,就像天空里莫名其妙的炸响了两声天雷。

4S的脸沉下去了。

金天秀的脸也沉下去了。

卓云的脸变得比无比的难看。

林静的脸也变得出奇的铁青。

因为林一死亡的讯息每个人都看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燕雯的AWP隔门穿中了他的脑袋,而他的AWP却只把对方穿了54点HP。

“Terroristswin!”

GR所有人都情不自禁欢呼起来,就连陆月馨的脸上都浮现出一丝笑意。

“勤修三年终成神!”GR这个称呼并不白来的,没有良好的意识与预感,这怎么可能做到呢?

“哎,MDK | L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在鸿运广场上观看比赛的Orphean | 999#忍不住道,此刻的鸿运广场死一般的沉寂,MDK的糟糕表现让大家都很担忧。

“难道他们又要输给GR吗?” Orphean | 888#怀疑的说着,林一曾经在预选赛上给Orphean所有人的印象虽然没有神奇的Farg与穿射,但林一那种精确的计算与对整个大局的指挥却是每个人想忘都忘不了的。

SVA的一群人也站在Orphean的身后讨论着,兔子看着屏幕道:“嫂子今天不知怎么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发作!”

也许他并不知道,梁风这样的硬枪被安插在B区,沙曼就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屏障掩护,苟小第虽然与她配合纯熟,但始终不如强劲的4S为沙曼制造的Camp机会多,两人毕竟都是意识流的选手。

李刚也在旁边对程亮说道:“除了金扬与Wind,MDK其他人明显都不在状态!”

程亮也无不担忧的望着屏幕:“沙漠二这图,估计大哥他们拿不下了,只有看下一幅地图Train了!”

……

这些都是MDK忠实的粉丝与崇拜者,有些甚至还是败在MDK手下的队伍,但此刻大家都团结在一起为远在上海的MDK纷纷祈祷着,祝福着!

可是众人的祝福并没有变成现实。

自燕雯再次带有几分侥幸的击毙林一后,MDK的经济再次遭到了严重的削弱,连续两个ECO局都以失败告终,最后一局全队还是未能扭转战局。

其中根本原因几乎与第十二局完全一样,余溪的AWP成功牵制了金扬的AWP。余溪在匪基地与中门始终不动,金扬的行动范围就受到了很大限制,他只能在B区协助梁风,而GR却把边晴为首的主力重炮手调到A大道对付苟小第与沙曼,两人牺牲之后受到了小道与大道联合夹攻的林一成了瓮中之鳖,结果到最后剩下金扬与梁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C4爆炸。

整场比赛下来,林一的Farg数为2:15。

卓云一看见这个分数就立即站了起来,转身对后面的卓九道:“九哥,帮单独我安排一间MDK的选手休息室,我要见林一!”

卓九迟疑着,看了看钟琼,钟琼喃喃道:“老九啊,这次云儿专门为你添麻烦,回C城了我让你到卓先生那里去!你这就去找组委会的侯先生,你对他说就是我需要安排的房间就行了!”

卓九立即会意,道:“谢谢钟姐了,我这就去!”

卓云也站起身,尾随着卓九离去。

待卓云走远,卓羽才忍不住道:“妈,你是不是赞同小云这次来上海了?”

钟琼笑道:“我没赞同她,可我也没反对她!”

卓羽道:“可是,爸他还不知道呢?要是他知道了怎么办?妈!”

钟琼叹息着,道:“你们都长大了,女儿一旦长大了,就不再属于母亲了!明白吗?”

卓羽注视着比赛画面,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