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红尘有你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二章 红尘有你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四十二章 红尘有你



夜色朦胧。

江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起雾,冷雾中,莫名的灯光忽闪忽现,仿似人那柔弱的内心最深处随着灯光闪烁而起伏不停。

梁风凝视着雾色沉思。

这样的画面总让他联想起那远在正阳封山村山头的冷雾,当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也像林一一样喜欢在大雪天或是大雾天独自爬上那高高的山头,面对连绵的群山与空旷的峡谷仰头长啸,啸声引得飞翔在半空中的雄鹰阵阵哀鸣。

那时候的他也与那些未涉人世的孩子一样,他也渴望着走出这万年不变的村落,也盼望着看看外面世界的繁华,也期待有那么一天他也能像雄鹰一样越过这山这水。

可是,到了今天,他却不只一次的发现,原来外面的世界并非如他所愿。人间处处充满着矛盾,即使不矛盾,红尘俗世也一样让人烦恼,让人欲罢不能欲说还休,像林一,像4S,像沙曼,有时候想想,他们这样执着,终其人情感的一生,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为的就是一句花前月下信誓旦旦的山盟海誓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记忆里那些青峰云彩的存在又是什么意义呢?

而人岂非就应该像座大山一样,深沉,寂寞,但却千古永恒!

想到这里,梁风长长的叹了口气,道:“金小姐,我已说过,我情愿永远称呼你为金小姐,因为我希望你明天能平安的飞回韩国!”

在经过这么一大段让人快爆发的沉默时间后,金天秀顿时愕然了,她简直就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原先她以为自己开口表白后梁风一定会答应的,但是梁风在思考半晌后很直接的拒绝了。

金天秀陷入了沉思。

她从小生长在一个物质充裕的家庭,过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的身份地位堪比陆月馨卓云这些人,恐怕比起她们来她更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她成名于C坛开始,追求她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从来都是她拒绝别人,没有人可以拒绝她。

她实在想象不出,梁风为什么要拒绝,他有什么理由来拒绝。

金天秀忍不住道:“为什么?难道风哥你嫌弃我吗?”

梁风摇摇头苦笑道:“金小姐,老实说,我很少见到你这么美丽的女孩子,我想无论任何男人见到你这样的女孩子恐怕没有几个不会动心的。”

金天秀道:“那你为什么……”

梁风立即打断她,道:“如果时间倒退十年,我梁风与你的追求者一样,一样会喜欢上你,努力追求着你,但是如今却是万万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婚配了,我已有了我的妻子!”

梁风平静的说着,这句话说出实是万不得已,他料定这句话会让金天秀黯然叹息,知难而退。

谁知听到这句话,金天秀反而笑了。

看到金天秀微笑的表情,这次轮到梁风愕然了。

金天秀道:“风哥,这次前来中国,其实我已经通过珍妮小姐把你的家庭情况打听清楚了,我也知道你已经结过婚!”

梁风道:“你既然知道,那……”

金天秀也打断他,道:“你的妻子与你从小是青梅竹马,但严格说来,你的婚姻是在你很小的时候你们双方的父母私自给你们订下的,那只是婚姻,并不是爱情!”

梁风立即默然,金天秀的话字字命中了他的弱点,也许金天秀并不知道,在中国农村,订亲已是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与习俗,大都婚配的农村男女,几乎没有几对是经过自由恋爱而产生的夫妻,自由恋爱这个词,对很多农村人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字眼。

梁风点点头,金天秀的话非常有道理,他已经婚配,他现在知道婚姻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对爱情,他确实一概不知,因为他未爱过人,也没有被人真正爱过,这一切只因为他的身份,他是一个农民。

农民,世界上有很多人用这个词在赞扬劳动者,但同时也有很多人用这个词侮辱着别人。

就像如今很多养着狗的人,他们总认为自己养的狗就是心肝宝贝,但他们辱骂别人的时候,却总是喜欢骂出“狗日的,狗娘养的,狗仗人势”的话来。

无论怎样,在梁风的概念里,自己的身份是一个很无奈的身份,不过他从不为此埋怨什么,他平静的说道:“是的,你说得很对,我确实并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我只知道字典上有这么一个词!”

金天秀转过身,面对着烟波浩瀚的江面,幽幽道:“一直以来,追求我的人很多,我也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外公,爸爸,弟弟之外,其他的男人都是臭男人,没有一个值得信任,也许是像我这样出生于豪门的女子见惯了太多的感情悲剧,虽然我没有恋爱过,但我已不再信任男人,你也看见了,全世界闻名的5Rose战队没有一个男子。”

梁风叹息着,他也没有想到金天秀对人的冷漠并非性格使然,而是真正的厌世。

金天秀道:“但是,直到我遇见了你,我才渐渐的了解到,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一个样!我渐渐的相信这个世界还有真爱!”

“我这段时间来到上海后,通过各方面的渠道了解到,你,MDK | Wind,梁风,是一个真男人,重情重义,为人正直,性格坚强,你遵守对你的好朋友的承诺,尊重父母,尊重他人,即使是Sony集团的大小姐山田光子,你也对她礼貌有加,我很敬重你,风哥!”

梁风淡淡道:“金小姐,你过讲了!”

金天秀摆手道:“我并没有夸大其辞,我们大家都是CS同道中人,有句话我相信你听说过!”

“什么话?”梁风抬头道。

金天秀道:“一个选手的枪法风格决定他的内心性格!”

梁风不禁回忆起林一的话来:“以枪看人!”

金天秀继续道:“你们MDK对阵TG的那场比赛我是在韩国的转播大厅看到的,那场比赛对方很多次都能把你击毙,但你却居然用洒水式的枪法一次次的先击毙对方,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梁风不解道:“为什么?”

金天秀道:“因为风哥你胸怀磊落,心胸坦荡,所以才会达到如此惊人的效果。”

听完,梁风只有苦笑,道:“金小姐,梁风实在很感激有你这样一个朋友理解我,可我并没有你所说的那样优秀!”

金天秀见梁风居然改口称呼她为朋友,她竟有些激动,她不禁道:“你们MDK里都是百年难遇的天才选手,无论是林一还是我弟弟,还有石顺沙曼,还有金扬,都是非常有天赋的CS选手,风哥,你也是一个很有天赋的选手,你难道就不期望接受世界上最好的培训吗,成为全球风靡的明星吗,完成你心里的梦吗……”

曾几何时,她金天秀何曾说过这样直露的话语来,她的情绪波动得厉害,讲到最后,她只差就把“只要我们在一起,你什么都可以统统拥有”的话说了出来。

但梁风却显得仍然很平静,他喃喃道:“金小姐,我今天能够站在这上海滩上,并不是因为我想把CS梦想变为现实,是因为我答应过林一,我会为他的梦想实现而尽我的能力,其实作为我个人来讲,我本身并不喜欢CS这个游戏!”

金天秀吃惊的看着梁风,她简直不敢相信,拥有如此惊人能力的选手走到了CPL的总决赛赛场上居然不是为了CS本身而来的,她忽然觉得,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事并不是为着自己而存在的。

正如很多人,他们做着许多伟大的事,但他们却并不是为了伟大才行动的,而且他们甘愿作绿叶衬托红花,甘愿作仁者衬托英雄,甘愿寂寞,甘愿默默无闻。

人间有许多美好的东西存在,是因为他它们充满了感动天地的情义,充满了永不褪色的承诺,充满了永不言败的精神。

CS就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但这种精神未必就一定是坚持,这份信仰也未必就是执着。

梁风道:“金小姐,无论今天你说什么,对我梁风来说也只是一份心里话,我只能谢谢你的一番情意,对不起!”

金天秀呆呆道:“我不相信!”

梁风道:“金小姐,我们并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你有你的天地,我也有我的圈子,我们相差太过悬殊,注定不是会在一起的人,我的兄弟林一与陆小姐的故事你也应该在珍妮小姐那里听说过吧,那是前车之鉴,我希望你引以为戒。”

金天秀缓缓叹了口气,喃喃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们中国这句话是错的!”

梁风忍不住道:“什么话!”

金天秀道:“我不相信真爱无敌这句话是错的!我不相信我自己能够放过你!”

金天秀的话语与她的AK一样霸道而强横。

梁风不再作声。

金天秀猛的抬起头,目光里射出火一样的光芒,道:“风哥,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我希望你别拒绝!”

梁风道:“什么请求?”

金天秀默默道:“我希望你现在就能看着我的眼睛!”

梁风也抬起了头,他不害怕直视任何人的眼睛,他的自信自己从不畏惧什么,因为他的内心坦荡、磊落。

但是,这一次,他错了。

他们的双目在对接的那一刹那开始,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如同电流在彼此全身各处蔓延,这种感觉是他梁风从未体验过的,这种感觉他感到很奇妙。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美丽的明眸,里面蕴藏着转动着的火热与深情,渐渐的他发现自己的目光已经洞穿了她的灵魂,自己的神思也跟着她在夜空里飞翔,他仿佛看见一个坚强的女子在电脑面前专注的模样,看见一个女子为了自己的弟弟到处奔波的情形,看见了一个女子对另一个男人难以描述的深情与相思……他好象看见了自己与她在电脑那头一起战胜敌人而共同欢呼拥抱……他仿佛还看见了世界都变得寂静,他们两人并肩站在他小时候常去的山头,俯视脚下的山川河流,俯视着世界上的芸芸众生……他甚至还看见自己与她带着翅膀,在有梦的天堂飞翔……

金天秀也鼓起勇气深情的慢慢的靠近梁风,她坚信一个Cser的眼睛会让另一个Cser看见她心里所想的,她知道,她不能错过他,这一次她相信自己心仪的男人会把自己拥在怀中,再也不会放开,因为,这个世界上的爱它不但需要真诚的心,更需要强大的勇气。

她越靠越近,江面的冷舞也越来越大,华丽的街灯也越来越温馨,梁风甚至已能嗅到她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甜蜜醉人的幽香,以及她颈间,唇间传来的热力与气息。

但是,就在他们的唇快要结轨的那一刻,金天秀的心沉了下去,因为她发觉她虽在靠近,但梁风却慢慢离她远了,她每靠近一步,梁风就会后退一步,而且他的眼神渐渐的又变得平静了,就像一池春水波平浪静,里面不再有火花或是春风,有的只是一种自然与平静。

梁风叹了口气,缓缓的转过身,抬着头,仰视着头顶的夜空。

夜空清淡,星辰稀疏。

梁风默默道:“金小姐,知道中国的农村吗?”

金天秀愣了愣,随即会意,她知道梁风并不希望自己难堪,她摇摇头。

梁风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很喜欢看书,我也对书里的爱情故事幻想过,我也希望有一天,自己的未来也能有一个美丽动人的结局!”

金天秀点点头,最初的时候,有谁不憧憬自己将来的爱情是王子与灰姑娘的浪漫故事呢?但现实恰恰相反。

梁风叹道:“三妹子是我邻家大娘的孩子!”

金天秀道:“是不是许英?”

梁风点点头,道:“是的,就是她,三妹子从小就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在我还很调皮的时候,她就随着那些勤劳的村民们背着箩筐去赶集,每天都会上山砍柴,下井担水,给地里的田锄草,给圈里的牛羊喂草,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也许这一辈子她都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她不像你们从小生活在城里的孩子,喝着牛奶,啃着汉堡,打着篮球,穿着新衣裳,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享受着白天蓝天,规划着自己的未来!也许你很奇怪,为什么在中国,人与人之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金天秀静静的听着,她虽知道梁风来自偏远的山区,可是她却不知道农村的情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梁风缓缓道:“金小姐,让我告诉你,这一切只因为我们是农民,也就是世代务农的农民,中国的农村,非常非常的落后,尤其在我们那个苗家村子,那里的每一个人都渴望着能够到外面的世界去走一走,瞧瞧这个世界的美丽,因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是人心险恶,也不知道什么是社会复杂,更不知道所谓的爱,所谓的情,人人都向往的爱情,我们只知道,我们要干活,我们才不会被饿死,我所知道的就只有生存,所以在中国农村,很少有人能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就包括现在的我,同样也不知道什么才是爱,什么才是情!”

“与我一起,你就会知道的!” 金天秀忍不住就要说出这句话来,但却被梁风及时的摆手制止了,他道:“我的家与三妹子的家,还有林一的家,都很穷,世世代代都很穷,那种穷困的程度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我告诉你吧,比如我这身衣服,我这身衣服也许在你们看来简直是又脏又臭,但在我们那里却是又新又干净的衣服!”

“这……”金天秀瞠目结舌,原本她计划梁风答应她后她就一定要陪梁风与苟小弟到全上海最豪华的商场选几套贴近他们相貌气质的衣服,但现在这个想法恐怕也仅仅是一个想法而已。

梁风的那个村子到底有多贫穷落后,就凭梁风身上穿着的这身衣服,她也可以略知一二了。

梁风继续道:“林一他不安于现状,他决心到外面的世界闯一片天地出来,我很佩服他,所以我才答应出来帮他,但是三妹子却没有,因为她知道如果我们走了,家里年事已高的大娘大叔们将会无人照顾,田里的活将会荒废,于是,在我与林一到C城读书的时候,她就一个人默默的呆在我们那个永远也不会有电照明的村子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上山、下井、种田、放羊、赶集……。”

梁风的口气忽然产生了一丝浓浓的惆怅:“十年,整整十年,她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照顾着三家人,支持着三个家,对我的母亲,对林一的母亲,她就像对自己的亲娘一样孝顺;十年,整整十年,她由一个小女孩子变成了一个大姑娘,可是,你想象不出,她的模样已不能再用大姑娘来形容了,她完全就是就变成了类似我们这样的男人!”

金天秀点点头,她完全理解,一个人常年日晒雨淋的体力劳作完全可以把人的外貌改变,她想起自己曾经还为了遵守三星公司的形象代言人的和约保持身材而几天不吃饭的情形,这与梁风口中的中国农村相比,她只有苦笑。

梁风继续道:“直到我从村子里出来后,我才觉得,她本来也是一个好好的女孩子,她也应该与你们一样,有着自己的新衣裳,有着自己的化妆品,有着自己的洋娃娃,有着自己的好朋友,可是这些,她却没有,她甚至连公共汽车都没有坐过,她只有一双勤劳的手,在那些没有灯光夜晚的大山深处默默的过着单调寂寞的生活,没有人比她更能了解生活的艰辛,没有人比她更能了解寂寞的可怕,就包括我也不能!”

金天秀愣愣的注视着梁风,梁风口中的妻子生活已完全把她震惊。

梁风的目光依旧落在江上,但语气却因激动而开始颤抖起来:“我们两家人的父母在我们还不懂事的时候就把我们私自订了娃娃亲,一开始我也很反对,那时候我还在C城大学念书,我以为自己将来也会找一个像你这样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可是我错了,错得厉害!”

“去年中国WCG预选开始的时候,我的母亲换了绝症,你知道吗?一个乡下的人患了绝症会有什么结果吗?”

金天秀骇然道:“什么结果?”

梁风道:“结果就是死,等死!穷人只有等死一条路可走!”

“因为农民他们是没有什么积蓄的,即使有,那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想救活一个绝症病人,那就像你在拆雷时明知C4会爆炸,但你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它爆炸。”

金天秀震撼了。

梁风叹了口气,看着远方道:“那段时间,林一,石头,King,还有你的弟弟小狗子,咱们兄弟才凑在一起参加了WCG,这段时间,三妹子一个人在家撑着!”

“她实在是个我见到的最善良的姑娘,她以为自己多干活挣些钱就可以救活我的母亲,我后来听乡亲们说,她为了多挣几块钱徒步来回往返于村子与正阳县间几天几夜,最后累得晕了过去;她怕咱娘在医院躺着无聊,几乎天天陪着她;她怕我参加比赛饿着肚子,经常送饭到咱们训练的地方而自己却常常饿着肚子好几天;她为了咱娘的病而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医生下跪磕头,把头都磕出血;她害怕我接受不了WCG的失利天天拉着我去下田天天安慰着我;她一个人扛着几百斤的柴至今都是驼背,她一个人每天都挑四担水默默的去种田至今满手都是老茧,她一个人赶着一群牛羊曾无数次与凶猛的狼群赤手空拳的搏斗至今全身都是伤痕,她每次去赶集回来都会累得站不直腰至今都有风湿病,她一个人为了这个几乎不能叫家的家而没有说过半句哪怕是抱怨的话,她一个人忍受着寂寞黑暗贫穷病痛忍受着日晒雨淋风吹雨打,她为了我梁风已付出了她的所有,她……

说到最后几句,梁风的眼圈已红,声音已哽咽。

金天秀的眼眶里也蓄满了热泪,她从未想到,人人敬重的“风哥”竟然有着这么悲惨的过去,能在赛场上技惊四座的MDK | Wind身后,居然是这么样一个勤劳伟大的女人在默默的奉献着,支持着,自己虽然是天下无敌的一代女神,可与许英相比,金天秀只觉得自己完全就是微不足道不足挂齿的尘埃。

梁风停顿半晌,仰望着苍穹继续道:“我很感激,我真的很感激,非常非常的感激上天能把这么勤劳、善良、勇敢的姑娘送到我的身边,成为我的妻子,我梁风这辈子最觉得幸运的事,一是有MDK这群义气兄弟,二就是有三妹子这样的妻子!”

讲到这里,梁风缓缓的转过身,此刻,他注视着金天秀的目光里再也没有担忧与犹豫的神色,有的只是不可取代的坚定与神圣,他沉声道:“我与她虽然是夫妻,可正如你所说,我们连什么是爱情都不知道,我们就已经拜过天地结为夫妻,她在自己年轻的时候就把终身托付给了我梁风,托付给了我们一家人,我想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会辜负她,而且,三妹子她人虽然很丑,像个粗男人一样,她没有你这么漂亮,没有你这么有名,没有你这样高贵,没有你这么多的优点,她甚至根本无法与你相比,但是,金小姐,我现在想告诉你的是……”

金天秀的心立即提到嗓子眼,眼睛紧紧的盯住梁风。

梁风一字字沉声道:“无论她是什么样的,那都没有关系,因为在我梁风的心中,永远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她!”

这句话就像是天雷一样在金天秀的耳边轰然炸响,金天秀已彻底呆住。

梁风的讲述就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在回忆着他年轻时的生命历程,这历程虽然夹杂着数不清风风雨雨艰难坎坷,可在他的口中娓娓道来却充满了幸福与骄傲,充满了说不出的慨叹与感恩。

这个世界上什么才是幸福?什么才是骄傲?而什么样的感情又才是真正的爱情呢?

答案有很多种,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而梁风的理解却是其中最简单最真实的一种,因为他与许英是众生里最平凡的人,他们的感情虽平凡但却伟大,普通而又真实,因为爱情这个词语从来都是由爱与情来组成的,缺少了其中任何一个都是不能成立的。

她金天秀对待梁风的也许是真爱,但却少了真情;许英对待梁风的虽然是真情,但却永远无法理解什么才是真爱。

所以他们都不能理解真正的爱情,像他们这样年龄的人也不可能明白爱情这个词,也许欠缺的是阅历,也许欠缺的是时间,但无论欠缺的是什么,美丽的事物总是因为残缺才显得美丽。

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

金天秀默默的抬起头,目光里的柔情与火热已不覆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敬仰与虔诚的神色,到了现在,她终于明白,她原以为自己对所谓的真爱理解得很深很深,但听了梁风的回忆,她才知道自己对爱情的看法其实很浅很浅。

她默默道:“我现在终于明白,当初我的外婆为什么会在朝鲜战场上冒着生命危险救外公了!”

她的表情似有些不甘,继续道:“与你的许英相比,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自私了,输给她这样的女子,我实在是心服口服!”

梁风道:“你一定会找到属于你的真命天子的,因为,你也是一个善良的人!”

金天秀注视着江面,江面的迷雾已开始消散,夜空里的星辰也恢复了永恒的颜色,温和的路灯依旧那么静谧沉默,它们似乎一切依旧,就像有些人,他注定是不会为什么而改变的,也许只有他的坚持,才会产生那么多令人感佩的故事。

“金小姐,你是小狗子的亲生姐姐,按理说,我们本应该是一家人,若论年龄,我应该是你的兄长,我以后如果还能再看见你,希望在你的心中,我永远都是你的大哥,而不是其他人!”

这是梁风给金天秀留下的最后一番话,这番话已足够说明一切。

有些人,他虽然注定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凡人,但他却有着大海般的宽广胸怀,梅花一样的气节操守,以及英雄长啸般的勇者气概,所以凡人更加值得人爱。

梁风那高大沧桑的背影伴随着沉稳有力的步伐渐渐的消失在外滩上,消失在那片灯火阑珊处,消失在金天秀恋恋不舍的视线里。

金天秀那张清丽动人的脸也悄悄的划过两行清泪,一滴一滴的湿润了脚下的大地。

远处,好象又有歌声在那里吟唱:

我心的空间

是你走过以后的深渊

我情的中间

是你留下旋律

梦和梦的片段

我梦的里面

是场流离失所的演变

我泪的背面

依然留着一面

等你的天

红尘有你

就有我无悔的泥

随人间风雨迁徙

怨不了无情天地

那苍天从不曾改变

留给我寂寞的誓言

走过人间千百回天涯

又回到深情的原点

无论岁月再折磨摧残

我的心不会怕永远

因为梦和爱不会忘记

红尘有你

红尘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