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梁风的秘密(下)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一章 梁风的秘密(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四十一章 梁风的秘密(下)

  夜风小了。

  黄浦江的河水流动到这里仿佛也缓缓的变得婉转,动听。

  东方明珠的光芒也渐渐褪去光华,深夜的外滩只剩下那些矗立着的欧式街灯,淡黄色的灯光把梁风与金天秀包围着,同时也把他们的影子拉得斜长。

  街道上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剩下的便是这千古不变的夜色。

  梁风注视着夜空里的银河,他觉得自己就是那银河里的一颗了不起眼的星,虽然它的光芒非常微弱,但却已接近永恒。

  金天秀注视着地面两人的影子,默默道:“风哥,非常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们姐弟还不可能重逢!”

  梁风道:“金小姐,你太客气了!”

  金天秀笑了笑,道:“风哥,你以后还是直接叫我阿秀吧,金小姐这个称呼显得很别扭,你把弟弟当作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看待,你似乎也不应该把我当作一个外人来称呼!”

  梁风轻轻的笑了笑,道:“但我情愿还是永远称呼你为金小姐!”

  金天秀忍不住道:“为什么?”

  梁风不再回答她,他甚至连看都不再看金天秀一眼,而是径直把目光落向远方,长长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金天秀此刻的表情显得很奇特,她的表情已不再是那个在赛场上公众场合高高再上,高不可攀的表情了,她的表情让人联想到沙曼与4S在一起时的表情,是种略带了些羞涩而脸红的表情。

  星光开始眨眼,远处的轮船上飘来一阵阵动人心扉的歌声:

  不准我讲请准我想像

  梦到底比真实欢畅

  别又何哀聚又何欢

  相拥一刻梦不梦想

  知道太多便换来失望

  梦至少比醒来开朗

  醉亦无伤累又何干

  只想找一双手臂当床暂时让我躺

  爱若是沉重开心不过能做梦

  就算超出可担当的体重

  巴掌也都不痛分手也都不痛

  但掠过梦中亦会面红

  爱字极沉重因此只要能做梦

  就算穿不起新衣都不冻

  相遇要多英勇分手就有多苦痛

  暂时就当我们都愚蠢

  何必被猜中

  ……

  歌声如天籁之音,穿透了两人的心灵。

  金天秀拢了一下耳边的秀发,轻轻道:“风哥……”

  她想问的话还没完全问出来,挎包里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金天秀有些慌乱的打开挎包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是一条短信息,她胡乱回了几句后又把手机塞回包里,却忍不住皱下了眉头。

  梁风见状,道:“你好象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

  金天秀叹道:“恩,差不多算是一个骚扰的短信吧,韩国那边发来的!”

  梁风也叹了口气,道:“想象得出来,像你这样的大明星无论走到任何地方都会受到影响的,一个人成名未必就是件好事!”

  金天秀道:“是啊,我以前初学CS的时候很期望成名,但是成名了之后就有了很多烦恼,反而不如没有成名前自在,比如刚才这个电话就是三星公司的执行总监发来的!”

  梁风终于未能按奈住好奇心,道:“为什么会给你电话!相隔这么远的距离,难道有什么要紧事吗?”

  刚一说完这句话,他就立即后悔了。

  他自己都明白,别说上海与汉城之间还隔着千山万水,就连他与许英同在一个国家的距离有时候他都对家里的一切牵肠挂肚的。

  但金天秀却道:“不是,这个男人一直都在追求我,现在已经让我很心烦了!”

  梁风笑道:“以你这样的人有这么多的追求者其实很正常!”

  金天秀忍不住也悄悄笑开了,梁风这句话无疑等于“你这么漂亮,有这么多人追求肯定再正常不过了,若是没人追求那才是怪事”,这完全是一句无意赞扬的话,要知道能让梁风的嘴里对一个女人当面说出赞扬她容貌的话来那简直比用USP打死Heaton这样的高手都还困难,更何况,她对梁风的情意已在这段时间的彼此接触中绽放出来。

  梁风这样的男人,实比任何自命不凡的人都更具魅力。

  金天秀忽然道:“风哥,难道你没有追求过你的人吗?”

  梁风静静吐出两个字,道:“没有!”

  金天秀吃惊极了,她实在不明白中国这么多人中,众多女子居然肯如此这样浪费这样一块闪光的金子,她实在是费解极了。

  她摇头道:“我不相信!”

  梁风笑道:“但这是事实!”

  金天秀道:“像你这样的人居然没有人会喜欢,这真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事!”

  梁风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金天秀忍不住道:“哪里正常?”

  梁风道:“难道像我这样一块丑料,还会有人来喜欢么?”

  金天秀打量着梁风全身上下。

  梁风穿着白色的粗布衣衫,褐色的裤子,黑色皮鞋,衣服虽是白色,但上面却已有着不少灰黄汗迹;裤子看上去虽还整洁,膝盖处却有着一块不太显眼的补丁;皮鞋简直看不出是哪个年代生产出来的,那完全就是双球鞋;

  衣着虽旧,但却掩盖不了他的内在气势,大概是常年干着农活的原因,他的皮肤黝黑,膀臂看上去强健有力;他的脸型轮廓分明,剑一样的眉头,高挺的鼻梁,但最让人深刻的,还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神清澈、明亮,里面闪动着的是一种浩然正气,一种直视前方的勇猛气势,一种深邃而坚毅的流光异彩。

  一条凛凛大汉的勇者气概在梁风身上表露无疑。

  金天秀忍不住叹道:“其实,风哥,有人是非常喜欢你的,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梁风苦笑道:“哦,是谁这么没眼光?”

  金天秀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道:“我!”

  梁风浑身一震,整个人就像是被钉子一样钉在了原地,脚步再也移动不了半分。

  梁风勉强笑了笑,道:“金小姐,你真会开玩笑!”

  金天秀的脸瞬间恢复了她本有的严肃,道:“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对任何男人这样表露过。”

  梁风又怔了怔,长叹道:“看来,该来的终究要来,躲是躲不掉的!”

  他低下头,思考着这段时间与金天秀私下接触的情形。

  他的一生里,也经历过不少人事变化,在他的直觉里,他最喜欢观察的便是人的眼睛,他总认为,一个人无论再会隐藏伪装,但那个人的眼睛却会说明一切。

  他也见过无数人的眼睛。

  林一的眼神虽然忧伤,但却充满了热爱与热情。

  4S的眼神虽然凶恶,但却漫溢着坚强与勇敢。

  金扬的眼神虽然迟疑,但却洋溢着沉稳与自信。

  苟小第的眼神虽然胆怯,但却隐藏不了天真与单纯。

  沙曼的眼神虽然害羞,但却遮掩不了善良与高傲。

  就包括他的妻子许英,她的眼睛在看着他的时候更多的也只是苗家人特有的淳朴与关怀。

  但是,金天秀的眼睛却让他深深的担忧着,因为从第一次看到金天秀开始,他就发觉她的眼睛就算在漠视自己的时候也比在冷漠的看着对她大献殷勤的3D | Ray时有着明显的不同。

  金天秀的眼睛从开始看见梁风时就带着冷淡,然后变为震撼,再边变为尊重,尊重又变为钦佩,钦佩再变为感激,感激变为温和,而到现在,那双眼睛里蕴藏着的千万种情绪已化为一片温柔与深情。

  他不知道那算不算是爱慕的眼神,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看过他,但他却知道,金天秀这样凝视自己的眼神与在封山时卓云看待林一的眼神完全一模一样,甚至更委婉,但却更火热,有时候沙曼注视专心练枪的4S时也会出现这样的眼神。

  最重要的是除了苟小第外,正如她自己所形容,金天秀无论在生活中,电视上,杂志封面上注视任何人都是冷冷的,淡淡的,从不会这样满怀着期望与柔情看着其他人,但是现在,梁风已经感觉到金天秀的眼神更像一把利刃,正直指着他的内心。

  他知道,他的担心终于变为了现实,他也遇到了与林一一样头疼的难题。

  金天秀静静道:“风哥,我已经买好了明天早晨回国的机票,这次来中国除了要见到弟弟外,作为我自己来讲,我最盼望见到的人还是你,希望你今天能给我一个开心的答案,如果你能接受我的爱的话,我想,我今后再也不用回去了,我会说服家人与队员们一起来到中国,与你们一起,建立世界上最强大的CS俱乐部,当然我更希望像我外婆与外公那样,成为朋友们口中的佳话!”

  金天秀的话语已说得很明显,只有白痴才听不出那话里的弦外之音来。

  女神级的身份,最强的俱乐部,最尊贵的荣誉,最优良的训练条件,这对任何一个CS选手来说都已足够。

  梁风当然不是白痴,他的思维急剧的转动着,他思考着应该怎么回答金天秀这种不能回避的问题。

  这种问题不同与CS里的难题,一切都可以用生于死,黑与白,对与错来解答。

  倘若换另一个男人来听到这番话,恐怕会立即开心得跳起来,就算让他马上跳黄浦江,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可以从这旁边的栏杆上来个腾空三千六百度。

  但是,梁风却露出了生平第一次的踌躇表情,他在犹豫,也在考虑!

  四下忽然安静得起来,安静得出奇,就连那些淡黄的街灯都跳动着欢快的光芒,它们似也在满怀期待,期待着动人一刻的到来,爆发,它们也与金天秀一样,只盼梁风的口中吐出一个“能”字来,也许,梁风的回答将会促成另一段美妙的异国恋情,会成全人间的有情人。

  自古佳人伴英雄,梁风与金天秀,无疑就是这样的典型。

  * * *

  “不错,GR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术可言。”金扬托着下巴看着HLTV画面出神的说道。

  林一笑道:“其实任何队伍都没有什么战术可言!”

  沙曼道:“为什么?”

  林一随手翻开沙发上的笔记薄喃喃道:“战术都是死的,人却是活的,但人可以把战术用活,最根本的还是每个人的战术涵养,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研究GR的Demo,《竞技》周刊的评论员分析GR的战术是种压迫式的双攻防打法,这种说法有道理,但却不全对!”

  苟小第迟疑着,道:“是不是她们每个人的战术涵养已经到了非常高的高度了?一比赛起来就形成了非常良好的默契!”

  林一拍了拍苟小第的头,笑道:“聪明,正是这样。”

  金扬道:“五个人什么事都不干,天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就是苦练,我们若能这样子苦练三年的话恐怕也会无敌的!”

  4S一直沉默着不说话,此刻也道:“废话,否则我们那次在C城也不会输给她们!”

  瞧着4S有些恍惚的表情,林一知道那次意外失利对4S打击很大,他忽然道:“你们看过金庸的书没有?”

  大家同时怔了怔,谁也没想到林一居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看过,怎么啦?”沙曼回答道。

  林一举起右手竖起一中指道:“这是什么?”

  4S立即笑骂道:“我日,中指啊,当我白痴呀?”

  林一摇头笑道:“这不是中指,这是一阳指!”

  “晕!”众人大笑。

  林一也跟着笑道:“咱们是五根一阳指,或者说是六根六脉神剑!”

  说完,他把手指合拢,握成一个拳头,道:“这又是什么?”

  4S立即笑道:“那是铁锤!”

  金扬笑道:“那不是铁锤,那是沙锅!”

  林一笑道:“这是罗汉拳。”

  “GR的人就是罗汉拳,咱们就是一阳指,你们说,罗汉拳对一阳指谁会赢?”

  众人现在才终于明白林一的意思了,拳头对阵手指,肯定是拳头赢,可是手指发挥了威力,拳头又不是对手,但同等威力下,拳头手指谁输谁赢,实在是难说得很!

  林一道:“要想战胜GR,就得采用比一阳指更强大的武功来。”

  众人又好奇道:“什么武功!”

  林一慢悠悠道:“陆小凤的灵犀一指!”

  “哐铛!”众人差点全晕到桌子下去了。

  但苟小第却若有所思道:“老大,难道你的意思是后天的比赛让她们放手来打咱们,然后咱们慢慢的接招?”

  林一笑道:“我正是这个意思,无论她们明天要怎样对付我们,我们要后发制人!”

  “哗”的一声,客厅里众人围绕着这个话题纷纷争论开了,就连云青也加入了进来。

  林一微笑着注视着他们,真正的战术就是要跳开战术这个概念的局限,真正的训练也就是要这样的氛围来交流讨论获得灵感。

  但他虽微笑着,可笑容里却有些苦涩。

  因为他知道如今的GR战队里有着两个对他很重要的人,这两个人明天会不会上场就能看出燕雯对付MDK有着怎样的用意了。

  如今的余溪的陆月馨当然也不会当初的余溪与陆月馨了,正如现在的林一也不是当初的林一。

  但无论是怎样的人,一旦到了CS里人就只能分为两种人,要么是个死人,要么是个活人;要么就是成王,要么就是败寇。

  “不是她们死,就是我们亡!”4S咬牙切齿道。

  林一也点点头,眼睛里泛起了光彩。

  金扬也道:“不能输,后天,已经到到淘汰赛,这次再输给GR,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沙曼也用着坚定的眼神看着4S,她已在4S的眼神里看到了浓浓的战意。

  但苟小第却瞧了瞧墙上大钟上快指向23点的时针,心里暗自嘀咕:“风哥送姐姐都快两个小时时间了,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