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章 梁风的秘密(中)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章 梁风的秘密(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四十章 梁风的秘密(中)

  江风徐徐吹过,四周的景物开始反射着闪耀的光芒,是希望的光芒,也是激动的光芒。

  林一已离去,剩下梁风静静的站在围栏边,迎风静静的注视着面前走来的人,他整个人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看上去都似一座沉稳的丰碑,象征着坚定,象征着力量。

  当身着黄衫短裙,戴着深色墨镜,垮着时尚小包,打着蓝色遮阳伞,化着相宜淡妆的金天秀看到梁风时,她似也被梁风这种凛然的气势所折服。

  旁边的路人纷纷的回头,如此动清丽可人的美眉居然与一个皮肤黝黑类似民工的大粗男人四目相对,人们都纷纷感叹着:唉,这女人怎么会欣赏这样一块丑料,又一朵鲜花呀……唉,什么世道!

  好在金天秀的宽大墨镜隐藏了她的面容,否则以她的“女神“身份,淮海路的街头将会引发空前的大骚乱,这个在全世界有着数以百万计C迷的美女明星不知道是多少男选手心目中的梦中情人,若是知道她此刻单独现身上海街头,不知有多少粉丝将会疯狂了。

  面对越来越近的金天秀,梁风显得很平静,他的眼中从来就没有什么美女俊男之分,只有是非对错可言。

  金天秀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她开口道:“梁先生!”

  梁风静静道:“金小姐!”

  金天秀道:“你一直在这里等我?”

  梁风道:“是的!”

  金天秀的表情竟忽然有了一丝说不出的欣喜,只是那幅墨镜完完全全的把这种表情遮掩了。

  梁风道:“是为小狗子的事约我来的吗?”

  金天秀道:“是的!”

  梁风道:“其实我早已猜到应该是你!”

  金天秀道:“哦?”

  梁风道:“上次在南京东路,我与小狗子半路莫名其妙的碰见一个人,他悄悄的塞了两瓶可乐给我们,其实那时候我就应该猜到是你在背后一直帮助我们!”

  金天秀忍不住道:“你怎么知道的?”

  梁风道:“在和平饭店,你们韩国人无理对待咱们中国人,你身边出手的那个保镖就是那天在南京东路的那个人,我当时就觉得很面熟,只是一时没有想起而已。”

  金天秀点点头,梁风在和平饭店的所作所为不但给她留下了极度深刻的印象,更是让所有在场的韩国人暗中对梁风竖起了大拇指,直至回到韩国后,所有人都对梁风赞叹不已。

  梁风叹息着,道:“其实你一直在关心着小狗子,平时我们出去干活你就在暗自帮助我们,大热天的送矿泉水,到饭馆里订下一桌子好吃的自己却不出现,邀来一大群人帮大家,你为小狗子所做的,我已记下!”

  金天秀喃喃道:“这不过是一个姐姐为弟弟应该做的事,他在中国受了很多年的苦,这次我放下俱乐部的所有事情来到上海,就是要好好补偿他失去的亲情!”

  梁风有些歉然道:“金小姐,听了你的话,我感到惭愧,我们并没有照顾好你的弟弟,对不起!”

  金天秀的表情有些欣慰,道:“梁先生,其实应该感激你们的是我,如果没有你与林队长他们的照顾,他也许还在街头流浪,我们也不可能找到他,他跟着你们虽然过得很艰苦,但是在中国社会这种环境里,在MDK的奋斗历程里,他的意志得到了磨练,身心也得到了健康的成长,更重要的是,他的CS天赋得到了一步步的证实,我有理由相信,只要他回到5Rose俱乐部,他会成为与Heaton,Fisker,Potti齐名的超级明星!”

  梁风道:“我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大哥,但在我的心中,他永远都是我的兄弟,我只是做着一个大哥该做的事,你不用向我道谢!”

  金天秀严肃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微笑,她嫣然道:“难怪珍妮小姐常给我们说,MDK里的梁风,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梁风把目光转向天际,他不敢注视金天秀的逼视,尽管金天秀还戴着墨镜,但梁风却已感到她全身上下袭来一阵又一阵让人心神不定的气息。

  他喃喃道:“我并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我只知道这段时间在上海,我得到了你的帮助,我并不想欠你什么,可是像我这种人无以为报,你的好意,梁风只有永远记得!”

  金天秀道:“你太客气了,我很乐意帮助你,包括你们MDK所有的人!”

  她的话语里充满了感慨,也充满了说不出的骄傲:“梁先生,你知道吗,在我们韩国,电子竞技是一项非常受重视的运动,而且也是我们国家的经济支柱产业,每年的WCG,我们的总统都会亲自致开幕辞,所以在我们韩国,电子竞技已经有了良好的发展根基与环境氛围,我们每一个韩国人都非常喜爱这项运动,尤其是现在风靡全球的CS,我们已把它当作我们的生活,通俗点来说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每一个韩国人都热爱自己的国家,热爱自己的工作,所以我们韩国也产生了很多世界级的明星!”

  梁风点点头,这些他自然是知道的,像Boxer,Ray这样的大名别说韩国,就连他这种身在中国农村的人都听说已久。

  金天秀继续道:“电子竞技在我们韩国已经成为引领经济的先锋,所以经常出现明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这在你们中国就不同了!”

  梁风不禁道:“有什么不同!”

  金天秀道:“在你们中国,电子竞技几乎是得不到认可的,尤其是CS,我很奇怪,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有着14亿人口,CS玩家至少也有两亿,可以说是世界上玩家选手最多的国家,但为什么你们的国家却不重视这项运动呢!”

  梁风道:“你错了,国家现在越来越重视电子竞技,就算不重视,只要有无数的人热爱它,它依然是尊贵的!”

  金天秀摇摇头,道:“在中国这样的国家要想成为新一代的明星实在太难了,因为你们人口太多,而且对CS的观念始终很落后,很多很多喜爱这项运动的人最终都放弃了,因为他们的处境实在很可怜,为了生存,不得不放弃希望!”

  梁风沉默了,金天秀的话让他想起了很多曾经一起玩过CS并信誓旦旦要成为职业选手的朋友,如今那些朋友都已远去,远到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至少,那是一个远离了CS的地方。

  金天秀忽然抬起头,道:“但是,我却很敬佩你们,你们MDK为了理想永不放弃,永不言败,在这样艰难的大环境里坚持着,这是每一个韩国人都值得学习的!”

  梁风苦笑道:“是吗?”

  金天秀也叹息着,道:“你们的事其实我也是通过珍妮小姐知道的,最近到了上海亲眼看到你与我弟弟在街头为了生存而奋斗,说真的,我实在从没想到,在中国所向无敌的MDK战队,居然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练出来的,如此精确的枪法,如此优秀的意识居然是这么样一群人拥有的,而且能打进CPL预选赛区总决赛八强的队伍,居然是一支业余的战队,这在其他国家简直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在CS的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我相信,中国今年的CPL冠军,一定是你们!”

  梁风悠悠道:“我也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夺冠,我们已为这个迟来的冠军牺牲了太多!”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感慨,走到今天这一步,失去的东西实在太多了,4S的名声,林一的爱情,沙曼的男友,金扬的年华,苟小第的才能,还有他自己的亲情,还有那些莫可名状,难以描述的辛酸,艰难,穷困,尊严,生存,人格,人性……

  金天秀似也很了解梁风的感叹,道:“你们的精神已经感动了越来越多的人,所以这次我希望能够与弟弟一起回到韩国,我会向我们的赞助商三星公司申请,期望他们能给予你们最大限度的资助!”

  梁风轻轻一笑:“你的好意我非常感激,但是用不着!”

  “啊!”金天秀吃了一惊,“为什么?你们难道愿意在这样的环境下完成CS理想?或说你们不愿意得到赞助?”

  梁风道:“不为什么?金小姐,你可能还不知道中国的一句老话吧?”

  “什么老话?”金天秀问道。

  梁风道:“人,只能依靠自己!只有自己走出来的路,才是真正的路,我们MDK不会依靠任何人,我们要用自己的双手来证明,业余的队伍,一样是世界上最好的队伍!”

  金天秀呆呆的注视着梁风,那种似看到一座大山横在自己面前的感觉又回到了她心中,此刻的梁风在她眼中已不是再是长相粗旷,皮肤黝黑的山里汉子了,而是一把绝世宝刀,一座巍峨青山,一道奔腾大河,一座铭刻在心上的丰碑。

  这种敬仰与挚爱的感觉,金天秀只有在北京,第一次站在最高的烽火台上,凝视着万里长城时才会有的那种心动震撼感。

  无论怎样,梁风始终是金天秀心里的不二人选。

  * * *

  风很大。

  吹得海伦小区里的杨柳树哗啦啦之响。

  这个海滨城市每天傍晚的这个时候总是会刮来一阵阵凉爽清冽的夜风。

  此刻的夜风,已拂过人们的心头。

  金天秀与苟小第并排坐在海伦小区的花园边,两人都瞧着花坛里盛开着的芍药花出神。

  ……

  “风哥,到底要怎样才算是一个真正男子汉?”苟小第的思绪里回荡着梁风的话。

  梁风笑了笑,拍着他的头,道:“真正的男子汉就是去选择一条路,并坚持着把它走完!”

  “什么叫去选择一条路?”苟小第天真的问道。

  梁风笑道:“就是自己去选择自己的路,并无论选择结果是好是坏,你都要勇敢的面对,勇敢的走下去,这就是男子汉!“

  “风哥,你说是我以后会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四哥和阿曼姐姐老说我是个小孩子,长不大!只知道吃!”苟小第不安的问道。

  梁风笑道:“小狗子,你相信风哥,你很快就会成为真正的男子汉的,只要你能勇敢的面对所有的事,无论是CS还是现实,你都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苟小第认真的点了点头。

  ……

  想到这里苟小第忍不住抬起了头,向旁边的金天秀瞧了瞧。

  在梦中,这张清秀又严峻的脸他不知道梦到过多少次,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梦中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姐姐,而且就坐在自己旁边。

  人的一生,太多的事都停留在回忆里。

  而大多小时候的事,他的记忆已显得很模糊了,他只隐约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住在一间很宽敞很明亮的房子里,房子里有很多很多的玩具,除此之外,他记忆最深刻的还是有关CS的一切,有关那一切为了梦想执着的岁月。

  记忆里的WCG总决赛赛场上,林一被江航的AWP击毙的那一刻,他的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流泪,他只觉得跟着大家付出了那么多的劳动,最终却只是一场梦,一场令人害怕的梦。

  记忆里的梁风总是挑着厚重的箩筐,一边擦着汗水一边仰望着天空,又一边对他笑着说着:“咱们兄弟一定要挺过去,挺过去,前面就是个天!小狗子,你累不累?”

  记忆的林一总是带着温和的、浅浅的、又有些感伤的笑容,握着那款有些发黄的鼠标,用着锐利的眼神观察着感觉着敌人的一举一动,然后就会对他大喊道:“快,去B区,绕门进去偷袭,我在这里拖住他们!快,快点!”

  记忆里的4S总是咧着大牙,用手拧住他的耳朵骂道:“我靠,你这鬼小子,叫你别吃这么快你偏不听,我靠啊!”说完,他却把自己碗里最好的饭菜夹到他的饭碗里。

  记忆的金扬总是那么沉默,但有时候他却很喜欢说话,很喜欢开4S的玩笑,他总是笑道:“小狗子,你以后可千万别学石头,这家伙一定是色盲,只要是红色的东西他就认为那是宝!”

  记忆的里沙曼总是牵着他,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带他出去逛街,看到好吃的好玩的都会买给他,4S总是对此有些意见,但沙曼总是反驳4S:“干嘛,人家弟弟现在是长个头的时候,多吃点没关系!”

  记忆里的长沙总有那么几天下着绵绵的细雨,带着那些对他们的想念,轻轻的飘扬在灰白的天空中。

  记忆里的联众网城总有一群与他一样不喜欢洗脚就爬上床头的网管,他们虽然不像林一他们对他那么好,可是一看见他们,一看见李立那种傲气十足又放纵不羁的世家子模样,他就觉得很亲切。

  记忆里的……

  记忆里的东西太多太多,永远也回忆不到尽头,每一份记忆虽然总有那么一点点的伤感,可是它总是美好的,它总是让人感觉到不远处的前面,不久后的未来,总有一份希望在召唤着他,总有一群笑脸在向他微笑……

  “姐姐!”苟小第忽然转过头,轻轻的喊了一声,他的表情带着难以形容的坚决与果断。

  金天秀顿时呆住了,这次中国之行,她之前已经作过种种设想,连父亲与母亲都觉得,15年的亲人没有见到,现在突然多出一个姐姐来,他估计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习惯接受,因为他毕竟是在中国长大的。

  但现在他却很平静的接受了金天秀。

  金天秀立即呆了呆,一张清丽的脸上也忽然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微笑,她轻轻拉过苟小第的手,轻轻道:“弟弟,你知不知道,你本来的名字是不叫苟小第的!”

  苟小第好奇道:“那我本来的名字应该叫什么?”

  金天秀道:“你本来的名字叫做金小龙!”

  “金小龙!”苟小第喃喃的默念着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好奇怪!为什么不叫李小龙呢?”

  金天秀笑了笑,默默道:“这个名字本来是你的外公给你取的,它的意思就是希望你将来成为一条真正的中国龙,飞翔在神州大地!”

  苟小第不吭声了,思考了好一会,他才默默道:“姐姐,有你这样一个姐姐我很开心!”

  金天秀笑道:“为什么?”

  苟小第有些害羞道:“因为你一直都是我的偶像,我也希望有一天像你一样,成为全世界人都知道的CS明星!”

  金天秀不禁道:“将来你会成为世界上的CS顶级明星的,只要有你姐姐我在,我会把你训练成最厉害的CS选手!”

  “以后,我会带你去韩国,去属于你的5Rose俱乐部,在那里,你将真正成为一个CS领域里的天才!”

  苟小第忽然松开金天秀的手,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道:“我不去!”

  金天秀愕然了:“为什么?”

  苟小第站起身来,注视着远处道:“我不去,我不会离开他们!”

  “他们是谁?” 金天秀不解道。

  苟小第指了指二楼的亮着灯的窗户。

  金天秀立即会意。

  一个战队其实也就是一个家,没有谁愿轻易离开自己的家,更何况MDK这个家已经超越了普通意义上的家。

  金天秀道:“弟弟,你是不是很舍不得他们?”

  苟小第认真的点点头,道:“恩,他们都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练CS,一起擦皮鞋,一起上街搬箱子,一起讲笑话,我们还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我不能和他们分开!”

  金天秀沉默着,好半天才开口道:“姐姐了解你的想法,可是你不想去你自己的家看看吗?你小时候的房间到现在都还是空着的,而且你不想看看你真正的爸爸妈妈吗?”

  苟小第也沉默着,良久,他缓缓的站起身,道:“想,我怎么不想他们呢?可是姐姐你不知道,从前的爸爸妈妈对我也很好,还有大哥,他们照顾着我长大,从小都对我很好,可惜他们都已经死了!”

  金天秀也感慨着,她自然知道苟家人的遭遇,她除了感激实在也不知该做什么!

  苟小第能够成长到现在,若非这么多的好心人相助,她不可能看见现在这样一个活蹦乱跳的苟小第。

  苟小第继续道:“老大都告诉我了,其实我是个韩国人,但我觉得自己是个中国人,因为我是在长沙长大的,而且妈妈把我养大,我还没有给她尽过一份孝心,将来我有了很多很多的钱,我就会给她买很多好吃的!老大都说了,这次比赛完了后大姐姐就会给我们组织最好的俱乐部,以后我就是一线主力,我就可以和其他的职业选手一样拿工资奖金了,到时候我也会给姐姐你买吃的!”

  苟小第的话语虽单纯天真,可在金天秀看来却无比赞赏。

  身为一个韩国人,但他的身上却继承了中国历来的传统美德,知恩图报,重情尽孝他都一一具备。

  这是她金天秀的弟弟,骨子里一样透着善良与淳朴。

  金天秀想了想,笑道:“弟弟,你暂时不回韩国,姐姐也不强迫你去,你觉得在哪里开心,以后姐姐就来哪里陪你,你既然觉得留在中国好,那就在中国发展!但是你一定要努力用功,要坚持下去!”

  苟小第立即抬起头,道:“恩,风哥都说了,真正的男子汉就是要自己坚持走自己的路,勇敢的走下去,不管是好是坏都要坚持!”

  金天秀的眼睛里也闪烁着光彩,一时间,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弟弟其实长得很大了,再也不是那个顽皮的小孩子,现在的他虽然还有些孩子气,可是思想已超越了很多的成人!

  金天秀忍不住道:“好样的,这才是我的乖弟弟!”

  苟小第也笑道:“姐姐,你这次回韩国也叫爸爸妈妈来中国吧,以后咱们就在中国住,我在这里有很多朋友的,我还知道有很多地方卖很多好吃的东西,以后咱们一起去吧!特别是长沙有家米粉店,味道可好了!”

  金天秀看着他无忧无虑的天真表情,笑道:“好,好,咱们以后一定去!”

  苟小第立即在花园里欢蹦乱跳的笑开了。

  二楼的窗户上,林一正趴在窗台边注视着楼下的苟小第与金天秀。

  “石头,你挤什么,椅子腿都快被你断了!”金扬也趴林一旁边瞧着。

  4S道:“我靠,我这也算挤,你瞧风哥,他一个人趴在那边窗台上,我挤都挤不进去!一个人就把窗台霸占完了!”

  金扬笑道:“你小子是一瞧见美女就忍不住皮子痒痒了,不专心练你的枪,跑来凑什么热闹!”说完他故意看了看沙曼。

  沙曼不知从什么地方搬来张木凳,整个人径直站在木凳上向下面望着,口里喃喃道:“你瞧他们在聊什么?好象聊得挺高兴的呢,又笑又跳的!”

  云青笑道:“姐姐与弟弟刚相认嘛,肯定开心咯!”

  林一也笑道:“弄不好小狗子肯定是在嚷嚷着要吃大闸蟹了!”

  “哈哈哈哈!”众人一阵大笑。

  但窗户边的梁风却没有笑,相反,他的表情有些忧郁,目光里尽是担忧。

  他似乎已知道,金天秀的到来是一件既让他高兴又畏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