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梁风的秘密(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九章 梁风的秘密(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三十九章 梁风的秘密(上)



又是一个烈日当空的午后。

训练了一上午的MDK队员一个个都十分疲倦,沙曼与云青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4S、金扬、苟小第已倒在沙发上打着呼噜。

没有人可以想象,为CS训练的日子是多么单调、枯燥、无聊。

而此刻,梁风与林一却并肩站在外滩上,迎着凉爽的江风凝视着辽阔的上海滩。

炽热的阳光落在他们身上,他们似乎根本就不觉得炎热。

许久,梁风才沉重的叹了口气,他也很少这样叹息过。

林一转过头,道:“风哥!”

梁风没有答话,恐怕这是他唯一一次没有回应林一。

林一道:“你最近几天好象有很多心事!”

梁风苦笑道:“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心里的事儿!”

林一笑道:“是不是担心三妹子?”

梁风笑道:“是有那么一点想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出来过这么长的时间,你知道我一直都呆在封山的,最远也不过是去了C城!,这次出来,希望家里的一切都好!”

林一笑道:“那去年这个时候呢?”

梁风也笑道:“呵呵,我倒忘了,去年这几天咱们还在北京呢,不过那段时光确实让我很难忘!”

林一不由得拍紧了梁风的肩膀,他知道,WCG上失利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梁风的内心。

梁风喃喃道:“那时候过得很苦,可是大家都很快乐,知道为什么吗?”

林一的眼睛闪烁着比太阳更炽的光芒,道:“知道!”

“为什么?”梁风问道。

林一道:“因为咱们兄弟一起吃苦,一起受累,一起努力!”

梁风点点头,道:“林仔,可是你想过没有,咱们兄弟几个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会分别的,这样的日子不会再有。”

林一怔了怔,道:“为什么要这样说?”

梁风道:“你不是也常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吗?”

林一沉默着不说话,目光落向对面反射着耀眼光芒的NEC办公大楼。

梁风道:“这次出来,我已有了这种感觉,前段日子才来上海,大家又聚在一块儿想法找钱,说实在的,我倒是习惯那种穷日子,可是现在大阿姐有了这么大一个投资计划,咱们整天衣食无忧,安心训练,我反而过得很不习惯,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我们夺得了冠军,就算是世界冠军,我们以后该干什么呢?”

林一已陷入沉思。

梁风叹息着,道:“咱们六个人,如果不玩CS,说句不好听的,你与阿曼妹子不过是个学生,King与小狗子是孤儿,石头还在牢里蹲着,知道我这话什么意思吗?”

林一盯着梁风,道:“什么意思?”

梁风道:“阿仔啊,你都说过,人是搏不过命的,咱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以后,咱们大家以后各自走的路可能是不一样的!”

林一也叹了口气,道:“我知道,MDK会有劳燕分飞的那一天到来的,大家也许都会各自走各自的路,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也许我们不会再像今天这样聚在一起了!”

梁风道:“那不是也许,而是很有可能了,最近我老是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什么事?”林一紧张道。

梁风笑道:“应该不是坏事,是坏事咱们也不用怕,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怕什么坏事?”

林一点点头,随即道:“不过,咱们还年轻,咱们应该趁着年轻的时候,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为了CS,我相信我们大家这辈子都是无悔的!”

梁风也点头道:“是的,说白了我不过也是世代为农的农民,能跟着大伙儿参加比赛是我这辈子唯一最骄傲最痛快的事了!”

林一道:“可是我们也不年轻了,年轻的人不应该像我们这样顾虑太多,而且再过几个月,我就是一个23岁的人了,23岁啊!”

林一感叹着,他的口气里充满了难以描述的沉重与惆怅,23岁,这个年龄意味着什么?

对一个女人来说,23岁正值红颜芳华,青春无限之日。

对一个男人来说,23岁正直年轻有梦,朝气蓬勃之时。

可是,对一个Cser来说,23岁就意味着他的黄金时期即将过去,意味着退役的年龄即将到来。

对MDK来说,23岁也许是他们战队生命中的最后一年了,这前23年,他们经历着人间冷暖,人世百态,这23年过去,他们对人生可能比任何人都看得还透彻,可是他们却也有可能从此活得比任何人都感觉沧桑。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梁风仰头注视着白云朵朵的天空,道:“我给你也说过,这次来到上海,无论成功,还是失败,这都恐怕是我最后一次参加比赛了!今年的CPL结束,我会回封山,以后一辈子都不会再出来,我会本份的住在那里,与三妹子一起快快乐乐简简单单的过日子!”

说这话时,梁风眼睛显得明亮而清澈,就像头顶的蓝天一样纯净。

林一注视梁风的眼睛里也透出一丝羡慕的目光来,道:“也许这次CPL结束后,我也将面临退役的问题,假如我退役的话,我会去做一些我喜欢的事,自由自在的,开开心心的过下去,无论成功,还是失败!”

梁风点头道:“我们虽然是这样,但是石头他们呢?”

“这……”林一怔住。

梁风正色道:“尤其是小狗子,他还小,他应该很有作为很有前途,昨天你给大家讲了那一番CS道理,依我看,小狗子是他们其中最能领悟的一个,要知道,他今年才满19岁,他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林一点点头,感激的注视着梁风,梁风对苟小第的关怀与照顾,不但有着兄长一样的宽容与温和,更有着父爱般的慈祥与伟大,一直以来MDK众人出去卖东西找事做东奔西跑,梁风就始终带着苟小第,不但在生活上照顾着他,更是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教导着他做人的真理。

梁风的言行、人品,就包括CS的水平,风格,都深深的影响着MDK的每一个人。

如果说林一是MDK指南针的话,那么梁风就是MDK的顶梁柱。

林一用力的拍着梁风的肩膀,道:“风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小狗子的,不会让他受委屈,也不会让他来走咱们的老路。”

说这话时,林一已暗暗下定决心,他要说服林静与于美琪,让未来的孤胆枪手俱乐部提供最好的条件用最好的培训方法把苟小第训练成为世界上最好的CS选手,最顶级的CS超级明星,他知道不但是林静有这个能力,苟小第本身也具备这种潜质。

但梁风却对着迎面拂来的江风长长的感叹着,默默道:“咱们都是自家兄弟,有些事我本来也不该瞒着你的,但关系到小狗子一辈子的事,恐怕我现在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了!”

林一道:“什么事?”

梁风转过头,肃然道:“林仔,你这次与大阿姐和好,我很高兴,但恐怕你不知道,小狗子其实也有一个姐姐!”

林一惊讶道:“什么,真的?”

梁风点点头:“是的!”

林一惊喜道:“那真是太好了,他姐姐在哪里!”

梁风沉着脸,道:“他的姐姐其实你已经见过!”

林一更加惊讶了,道:“不会吧?见过了?他姐姐到底是谁?”

梁风沉默片刻,一字字道:“金天秀!”

“你……这……”林一惊讶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梁风注视着黄浦江上飘过的货轮,喃喃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个消息的,但小狗子却并不知道!”

林一盯着梁风,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风悠悠道:“小狗子的外公曾经是抗美援朝时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参加了上甘岭保卫战,当时战斗非常艰苦,美国的飞机不断轰炸三八线,小狗子的外公为了保护一群撤退的朝鲜人民而被炸断了双腿,从此与中国隔断了联系,但那群朝鲜人里一个善良的姑娘却把他救起,并把他带回了朝鲜去治疗。”

林一静静的看着梁风,这种事简直是他做梦都想象不出的。

梁风继续道:“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志愿军就撤回了咱们中国,很多人当时就以为小狗子的外公已经在战场上光荣牺牲了,其实他并没有牺牲,他被那个朝鲜姑娘救起,直到几年后才恢复,这段时间里,他与那个朝鲜姑娘产生了感情,后来他们就到了韩国定居,并在那里结了婚生下一个儿子。”

“小狗子的外公虽然身在韩国,但无时无刻不思念着自己的祖国,他盼望着自己回到中国,回到家乡去看看父老乡亲,可惜的是当时又是咱们国家的文化大革命时期,他仍然没有办法回来,后来直到他病逝的时候,他才交代他的儿子,一定要把他老人家的骨灰带回中国长沙,他的儿子那时候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便是金天秀,儿子便是小狗子,89年的时候,他的儿子便带着金天秀与小狗子去了长沙,到那里拜祭祖坟,在把他老人家的骨灰安葬完毕后,他们一家四口人就到了长沙麓山游玩,事情就出在这里!”

“什么事情?”林一不安的问道。

梁风道:“游玩的时候,才4岁多的小狗子不幸走失了,一家人急坏了,到处在长沙寻找,直到他们后来的签证期限到了,他们也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只好回到了韩国!”

林一叹了口气,道:“后来的事情我基本上也能猜出了,小狗子被好心的苟家人收留了,后来也得到了李立的帮助,留在了联众网城,而金天秀却在韩国成了一代闻名的枪神。”

梁风叹道:“是的,小狗子的身世很可怜,还好,他遇上的都是些好人!”

林一久久的沉默着,知道了苟小第的身世后,他现在终于明白了梁风刚才为什么要说出那么一大通话了。

如果金天秀真是苟小第姐姐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苟小第真正的家并不在MDK,而是在韩国,他的未来将由5Rose俱乐部来规划,或许,像苟小第这样极富天赋的CS选手只有到了5R这样的超级俱乐部才会真正的发挥出潜力来。

MDK对苟小第来说其实也只是类似与联众那样的网城,他在这里虽然有过快乐有过朋友,可是他在这里更多的与林一他们品尝着人间的酸甜苦辣,而5R对于苟小第来说才是真正展示自己天赋的舞台。

林一叹了口气,他顿时觉得有些伤感。

也许在他的内心,他从来没有把苟小第当作像4S、梁风那样的真正兄弟,在他的眼中,他总是看到年幼时那个无忧无虑,无论做什么都只想到吃的自己,所以他对苟小第总是格外疼惜,但如今一想到天真无邪的苟小第不久就会离开自己,林一有些惆怅。

他注视着脚下江面翻动着的浪花,人生有时候就如这一江东去的水流,聚散离合,岂非正如流水一样无情而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正是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许久,他抬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梁风淡淡道:“金天秀告诉我的!”

林一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梁风道:“就是前几天!”

林一吃惊道:“金天秀那次来到上海之后不是已经回韩国了吗?”

梁风面无表情道:“但是她又来到了中国!”

林一道:“她为什么要来中国?”

梁风忽然不说话了。

林一叹道:“我应该想到,她应该是经常到中国来的人,要不她的中文怎么可能说得那么好!她应该经常去湖南打听小狗子下落的!”

梁风道:“在我看来,她这次来中国并不是什么好事!”

林一沉思着,道:“咱们应该把这事给小狗子说说,顺便联系一下金天秀。”他又叹了口气,道:“好歹也是自己的姐姐,亲人都是不容易的!”

梁风忽然道:“用不着联系她!”

林一愕然道:“为什么?”

梁风的眼睛剑一般的指向着林一的身后,喃喃道:“因为,她现在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