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民族情节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四章 民族情节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三十四章 民族情节

  “林一君,你今天怎么不出来发表演说呢?”山田光子已换下和服,穿着薄薄的T恤衫与林一站在烈日下。



  此时已是下午,阳光正毒。



  林一笑道:“我若是今天出来亮相,咱们一定被街上的人们认出来了,到时候我们还能安稳的站在这里卖东西么?”



  山田光子的肩头也挎着卖钥匙扣的木盒,不停的掏出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她虽热得难以忍受,不过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只要能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是吃些苦也是快乐的。



  林一瞧了瞧她,道:“是不是很热,我去买水来!”



  山田光子点点头:“恩,好的!”



  她从未在这么毒辣的太阳光下爆晒过,上海的天气与东京的天气完全是两个极端,更何况从小到大,一直被宠爱的她哪里受过这种苦,不过,她现在总算明白,MDK的人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确实很不容易,他们每一次胜利每一步成功的背后都是以这样的坚持为基础的。



  想到这里,她又笑了,因为她起码知道自己喜欢的林一是一个意志坚定敢于吃苦的男子,任何一个女子都希望自己钟爱的男人有着男人本色。



  坚强的性格,强大的意志是真正男人所必备的。



  沉思中,林一已拿着两瓶冻透的矿泉水跑了过来。



  “来,快喝喝,这天气热得要命了!”林一塞给她一瓶矿泉水。



  山田光子微笑着接过,仰头喝下。



  刚喝下几口,她手里的矿泉水瓶子就一下子掉在了地上,随即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



  “光子!”林一大惊失色。



  * * *



  淮海路的另一头,同样是烈日当空。



  苟小第挎着他的小木凳,在大街小巷里转悠着,口里不停的吆喝着:“擦鞋子,擦鞋子,叔叔阿姨,擦不擦你的鞋子!”



  不少人经过苟小第的身边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沾满灰尘的鞋子,感叹道:“小弟,来,给我擦擦。”



  “好乐,叔叔,坐这儿,阴凉处凉快!”苟小第热情跑上前,摆下那两张小木凳。



  几个小时下来,他竟一口气揽了好几十双的擦鞋生意,虽然也是大热天,不过他看上去一点也没有倦意,反而活蹦乱跳的,有着用不完不精力。



  年轻的岁月,总是对未来的一切充满了乐观与期望,任何理想面前的荆棘障碍都是可有可无的。



  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轻轻的叹了口气,喊道:“小狗子!”



  苟小第回过头,欢呼道:“风哥!”



  梁风走上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头,微笑道:“小狗子,热不热?”



  苟小第已满头大汗了,但他仍然笑着,道:“不热,风哥,我今天擦了四十二双鞋,呵呵,咱们发财了!”



  梁风笑道:“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咱们上午打赢了JF,连我下午都扛了五十多个箱子,还挣了一百多元钱。”



  苟小第也笑道:“老大都说了,再坚持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不用上街来干活了,到时候我们就会有很多很多的钱,嘿嘿,到时候我就可以天天吃大闸蟹了!”



  梁风似也被他这种乐观的情绪感染了,道:“小狗子,咱们回去吧!”



  苟小第点点头,道:“恩哈,早该回去了,我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猜猜青青姐姐今天晚上给咱们做什么好吃的。”



  梁风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头,与他一起向川流不息的南京东路方向走去。



  两人的脚步迈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暴热的街头,无数拿着可乐与冰淇淋的少男少女们从他俩的身边经过,苟小第的口水再次流了下来。



  他停下脚步,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麦当劳卖冰淇淋圣代的窗口,再也不肯移动半分。



  梁风见状也停下了脚步,叹道:“小狗子!”



  苟小第仰起头:“风哥!”



  梁风不忍心接触苟小第的眼神,那眼神与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对零食充满了兴趣与渴望。



  可是,MDK现在正处于经济上最困难的时期,每个人都不肯乱花一分钱。即使在这么大热的天气里干活,梁风平时连一瓶矿泉水都舍不得买。



  他缓缓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小狗子,等咱们夺了冠,风哥一定给你买很多好吃的。”



  苟小第似也感觉到了梁风叹息中的无奈与沉重,他笑了笑,道:“风哥,老大也给我说了的,咱们现在不能乱花一分钱,一切等夺了冠再说。”



  梁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恩,小狗子比以前懂事多了。”



  说完,两人再次迈开了脚步。



  虽然他们现在口干舌躁,但内心却是清凉甘甜的。



  两人没走出去几步,迎面就撞上来一个人,这人与梁风撞了个满怀。



  “啊,对不起,对不起!”这人说话语气怪怪的,梁风顿时也觉得莫名其妙,大白天的这人走路莫非没长眼睛么?



  直到这人道歉后走得远了,梁风这才觉得自己的口袋里多了两样冰冰凉的东西,他低头一看,口袋里不知时候居然多出来两瓶冰镇的可乐。



  “喂……”梁风赶紧回头,可是人海茫茫,刚才那人已不知窜到哪里去了。



  “哇,这人是不是喝酒喝昏了,把可乐插在你身上干嘛!” 苟小第惊奇的看着梁风。



  梁风也哭笑不得,道:“他可能是喝了酒,错把可乐当成酒瓶了吧!”



  苟小第再也不理会梁风,一把抓过一瓶可乐,迅速拧开盖子,开心的喝了起来,喝了好几大口,他才眨着眼道:“风哥,你说这可乐扔了也怪可惜的,还给人家又找不到人,还是咱们把它给消灭了吧!”



  梁风笑道:“呵呵,你这鬼小子。”



  说完,苟小第高兴的跳开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去,很快接近溧阳路公交车站了。



  这里有个“新疆羊肉馆”,梁风与苟小第每天傍晚回来的时候都会经过这里,烤羊肉串的香味再次让苟小第停下了脚步。



  梁风正准备拉他离开,谁知这馆子里扎着头巾的店员已经走了出来,对梁风道:“请问你是梁先生吗?”



  梁风惊讶极了,道:“你怎么知道我姓梁?”



  店员道:“有人请你吃饭,就在我们新疆羊肉馆里,请进来吧!”



  梁风与苟小第面面相觑,怪事年年有,但今天特别多。



  他们在上海都是举目无亲的人,居然有人请他们吃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 *



  海伦小区。



  傍晚终于来临,林一在客厅里来回不安的踱着脚步。



  许久,林静与随行的两个医生终于从云青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怎样?”林一着急的问道,他的身后,4S,沙曼,金扬,云青,于美亚,宁夕蓝纷纷坐在沙发上等候着消息。



  为首的女医生道:“别担心,她只是受不了上海这种酷热的天气,中暑了,我们已经给她打过针,相信休息一下就会好。”



  林一松了口气,山田光子下午晕倒在地的那一幕着实把他吓坏了。



  他虽松了口气,但林静等人的脸色却很不好看。



  林静道:“等她好了就送她回去吧!”



  林一没有说话。



  4S沉着脸道:“我实在不明白!”



  林一道:“你不明白什么了?”



  4S道:“你怎么与日本人扯上关系了?”



  林一道:“日本人怎么了?”



  4S沉声道:“我们这里不欢迎日本人,日本人都该滚出中国,滚回他们那个垃圾岛国去!”



  林一的脸色也难得的沉了下来,道:“山田光子是我的同学,同时也是我的朋友!”



  4S立即站了起来,道:“你居然与日本人交朋友,你还真够意思,上次在外滩那个料理店看见这女人我就忍住没说,但这次我非说不可!”



  林一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4S怒道:“我不管你与她是什么关系,但你就是不能与日本人这种垃圾在一起,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中国人与日本人是势不两立的,还有,卓云过几天就要来上海看咱们了,你总不能带着她见卓云吧!”



  林一也怒道:“石头,你这是什么话?”



  4S道:“我这是中国话,难道你中国话都听不懂?”



  林一正欲发作,林静忽然喝道:“够了,都别争了,都是一家人,自家兄弟为一个外人吵什么?”



  沙曼赶紧把4S拉住坐下。



  林静对林一道:“你跟我出来!”



  林一老老实实的跟着林静来到门外。



  “你怎么回事,这个日本女孩子是怎么回事?”林静很不客气的问道。



  林一冷冷道:“我说过,她是我在C大的同学山田光子,同时也是我的朋友!”



  林静意味深长道:“弟弟,你要知道,在今天的中国,中国人与日本人的对立是很严重的。”



  林一道:“我知道,但那只是上一代人的恩怨。”



  林静道:“是的,那确实不重要,但重要的是MDK现在处于比赛阶段,也是处于团结向前的阶段,你把这个日本女孩子带回来最直接的情况就是会影响团结,石头是个直脾气,他说话我知道你不会在意,但你看见阿曼与金仔他们的表情没有,他们不会接纳一个日本人的。”



  林一道:“但光子的为人迟早会得到他们认可的。”



  林静叹了口气,道:“就算这样也行,可是卓云呢?以后她来了你该怎么办?你和山田小姐的关系显得头疼,刚才她昏迷的时候就一直叫着你的名字,姐姐是过来人,你要相信我的话,这种事你一定要尽快解决,否则对谁都不好!”



  林一叹息着,不再说话。



  尽快解决?到底是怎么一个尽快的解决法?



  * * *



  傍晚已过去。



  梁风与苟小第已来到楼下。



  苟小第兴高采烈的走进电梯,梁风却满怀心事的按下电梯开关。



  不光是今天的怪事多,而是这几天他都觉得怪事连天。



  每次与苟小第干完活回家路上就会遇见一些希奇古怪的陌生人,不是请他们出去吃饭,就是硬要借撞人之际塞给他与苟小第各种各样的东西。



  其实那些东西无非就是什么可乐啊,矿泉水啊,毛巾什么的,天气实在太热,这些东西对他们这种从事体力劳动的人也是非常用得着的。



  但梁风就是弄不明白为什么他与苟小第偏偏会遇上,刚才在楼下吃过一顿丰盛的晚餐,请他们吃饭的神秘人至始至终都没有露过面,梁风至少问过那店员十多次,但那店员死活也不肯说,梁风无奈,只好掏钱自己付帐,可老板也死活不收,说什么已经有人付过帐了。



  梁风只好苦笑,这种情况简直就和武侠小说里的情节一样,有人想帮助他们,可能那人就是不肯现身。



  这人到底是谁呢?难道自己与小狗子在外面的事King与青青都知道了?



  梁风边想边打开了房间门。



  刚一进去,他就愣住了,因为他看见林一与4S在激烈的争论着,他们两人很少这样争执的。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