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以心御枪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二章 以心御枪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三十二章 以心御枪

  “Kim,是Kim,MDK | Kim神奇的AWP竟然隔墙穿死了JF的队员,啊,这一枪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第三视角,恐怕连我都不知道这这枪是乍回事!”王百丝瞪大了眼睛解说着,此刻,全场已不能用震惊,崇拜的词语来形容人们的感觉了。



  每个人都呆呆的注视着中央的大屏幕,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近乎于虔诚的表情,那是对CS懵呆的表情,也是对高手敬畏的表情。



  极限!



  什么叫做极限,这就叫做人类的极限。



  连续三局三次令人叹为观止的1V5,迅猛而不失稳重的AWP,狂放又充满着霸气的打法,无论连杀穿射都一一存在。



  MDK | Kim这个名字此刻不但被全场所有人牢记,更是在一瞬间通过互联网、电视台、HLTV向外界传了出去。



  ……



  火鸟俱乐部OPK训练基地,OPK所有队员纷纷在放映大厅里观看着这场比赛,看完了前三局,一个个都阴沉着脸不说话。



  “Kim的AWP比起去年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这点我们不能忽视。”张一勉感叹着。



  蔡地衣冷笑道:“那不过是JF太菜了。”



  仇天静静的瞧着屏幕,许久才把目光落在罗强身上。



  罗强显得很平静,他自然知道仇天的意思,那就是Kim比起自己如何?



  罗强缓缓道:“一个字,稳!”



  仇天道:“稳?”



  罗强道:“我的意思是这把AWP几乎就没有失误的地方,但更重要的还是在于它能够做到连杀!”



  仇天沉默着,叹了口气,道:“想象得出来,Kim这一年来恐怕天天都在疯练AWP。”



  江航点点头,道:“恩,也只有经过多得数不清的练习,AWP才能用得像步枪一样。”



  仇天盯着江航,道:“假如你遇着他会怎么办?”



  江航微笑着,没有回答他。



  仇天心里一动,这段时间自己埋头苦练完全不理会外界,想不到江航的性情居然变了不少自己现在才觉察,如今的江航少了些轻狂,多了份沉稳。



  江航未答话,张一勉却回答道:“恐怕MDK在半途就会夭折,到时候还遇不上咱们。”



  罗强忍不住道:“为什么?”



  张一勉也冷笑道:“这还是小组赛,像Kim这样无所保留的发挥,到时候半途就会力竭,那时候若是遇上5E,NF这些队不挂才怪。”



  仇天点点头,道:“有道理。”



  ……



  西南C城大学。



  此刻的体育馆已经爆满,甚至连任教电子商务的老师们都前来观看这场比赛。



  其实他们并非CS爱好者,这次前来只不过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比赛能让逃课率直线上升到了100%。



  “这CS到底有什么魔力?”任教哲学的李老师瞧着一个个狂呼乱叫像是发了疯的学生,不停的感叹着。



  李莉从人群里钻了出来,失声道:“李老师,你怎么也来了?你也是C迷?”



  李老师见到李莉,忍不住吃了一惊,道:“李莉,怎么你也逃课跑来看CS了?”



  李老师的印象里,李莉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乖学生,现在连她都逃课来看CS,李老师简直说不出的吃惊。



  这时,MDK已把JF彻底打龟缩,如虹的气势早就把C大的学生们看得如痴如醉,李莉脸上喷着MDK | L字样的彩绘,手里挥舞着小彩旗,与白华一起声嘶力竭的为MDK呐喊助威,虽然C城与上海相隔几千公里,但这丝毫阻挡不了C大人对CS的热情。



  李莉兴奋道:“李老师,你不知道吧,MDK可是咱们学校出去的战队呢!”



  李老师不解道:“我们C大的战队?”



  李莉道:“是呀,MDK | L还是我姐夫呢,哼哼!”



  “姐夫?”李老师吃惊道,“李莉,你姐姐都结婚了?我怎么不记得你的入学档案上有姐姐呢?”



  李莉开心的笑道:“呵呵,我这个姐姐可不是一般的姐姐!”



  李老师道:“你姐姐是谁?”



  一听这话,白华赶紧凑过来岔开话题:“李老师,其实看CS比赛对学哲学更加有帮助?”



  “哦?”李老师顿时瞪大了眼睛,自己教哲学这么多年,这种理论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什么帮助?”



  白华指着屏幕道:“你看嘛,CS比赛是5个人对抗5个人,5个人是整体,1个人是局部,只有整体发挥出整体的实力,局部才得以表现的机会,如果整体发挥不好,局部再怎么发挥也是无济于事的,所以CS比赛很容易就能证明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李老师扶了扶眼镜。



  白华洋洋得意道:“那就是整体的发展决定局部,局部的发展辅助整体!”



  李老师顿时翘起大拇指:“精辟!白华,看来你把哲学还是学得很好嘛,分析得非常有道理,果然是学以致用,这CS果然不简单,我得坐下来瞧瞧,看看这CS到底是物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物质!给我找个板凳来!”



  ……



  法国马赛,aAa俱乐部。



  aAa所有队员也围着HLTV转播电视不停的争论着。



  袁理笑道:“Ronan,我说得没错吧,这场比赛肯定是精彩的!你还不看?”



  Ronan喃喃道:“老袁,我要纠正你,不是这场比赛好看,是MDK这支队伍好看!”



  Kyo道:“Ronan,你不是一直认为亚洲队伍都很菜么?”



  Ronan不好意思的搔搔头,道:“Kyo你可不能怪我,CPL总决赛历年亚洲都没有太厉害的队伍,就以前的DUB与GBR出现过,现在这支MDK看上去还有点意思。”



  一直在观看金扬视角的Kabel也笑了,道:“Ronan,你说这个MDK有点意思,假如你用你擅长的AK47对付他的AWP你有多少把握?”



  Ronan的脸顿时红了,道:“我,我有100%的把握挂掉他。”



  Kabel道:“好,我们来打赌,如果你以后有机会和他单挑,你赢得了他的话我就送你一套珍藏的鲨鱼鼠标键盘!”



  Ronan一听顿时一蹦老高,道:“真的?”



  Kabel笑道:“你要是赢不了的话就把你那套专用的响尾蛇全套送给我!”



  Ronan吞吐道:“这……”



  袁理笑道:“怕输吧,呵呵!”



  Ronan不服气道:“哼,我就不相信一支亚洲队伍能强到哪里去?”



  袁理喃喃道:“是不是亚洲队伍不重要,关键,他是我祖国的同胞,他是一个中国人。”说这话时,他那张一向沉默的脸忽然有了种说不出的兴奋之色,洋溢着骄傲。



  ……



  “中央电视台,上海电视台,这里是CPL2004中国赛区总决赛现场,现在正在为你直播的是CS项目小组赛A组最后一轮的比赛,两支对阵的队伍都是来自西南赛区的MDK与JF,现在的画面是上半场的第七局,MDK战队以6:0的比分暂时领先……”



  鸿运广场虽然人群涌动,但此刻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大屏幕上转播的声音响彻四方。



  这里绝大都数人都是JF的C迷,JF在鸿运的名气如日中天,可是到了CPL赛场上,到了真正的高手云集地竟然变得不堪一击。



  “我的天,这个Kim的Farg数已经到了22:0了,他一次也没有挂过!”C迷甲小声的说道。



  “是啊,老实说,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强的AWP,本来以为JF | YBST的AWP是最牛比的了,想不到MDK | Kim居然可以打得他连AWP都不敢买!”C迷乙回应道。



  C迷甲担忧的注视着屏幕,道:“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啊,想不到AWP居然还可以这样用,用得跟AK似的,老兄,这样下去,你说JF会不会输啊?”



  C迷乙叹息着,道:“我真的不希望他们输啊!唉……但……”他说话的口气竟有了丝惆怅,看来很不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事。



  人群的另一头,也有两个年轻人在议论着。



  “刚哥,你还真猜中了,MDK这场比赛一定会血洗JF,而且一定是Kim一个人血洗他们!”这说话之人竟是曾经在鸿运网城得到林一仗义出手的程亮。



  李刚用着骄傲的目光看着广场上的大屏幕,兴奋道:“我就知道他一定能的,他是坚强的人,那么困难的环境下也走了出来,兄弟你知道吗,我们曾经一起在这里呆过,那时候我就对他说,只要他肯坚持下去,有一天他一定会成为顶级高手的。”



  程亮点头道:“恩,MDK的人一定都是了不起的人,他们队长L曾经还帮过我呢,今天就算站在这JF的老家,虽然帮不上他们,我还是要为他加油!”



  李刚笑道:“好,好小子,做男人就应该知道知恩图报,等会等他们赢了,咱们哥俩也去玩几把庆祝庆祝!”



  程亮道:“好啊!但是刚哥,你现在一天忙着打理你的铺子,CS技术退化没有哦?”



  李刚瞪着他,道:“笑话,你大哥我怎么可能退化呢?走,现在就去打两盘!”



  ……



  当人们议论着战局与金扬的时候,比赛已经进行到了第十三局了。



  整整十三局,JF一分未得,而金扬的状态似乎越来越神勇,越打越顺手,丝毫没有张一勉预计的那种“力竭”现象出现,反而打得酣畅淋漓。



  JF的队员一次又一次倒在了这把狙击枪下,这把狙击枪没有哪一次是落空了的,它每响一声,JF的人就心跳一次,每心跳一次就会死去一个人,此时贵宾席上的刘召早已冷汗夹背,作为一个旁观者都对这把狙击枪产生了心理阴影,更不用提在场上比赛的队员了。



  逍遥等人早已麻木,他们已经使出了生平之所能,但还是挂不了金扬,他们不再指望翻盘,而是尽可能把金扬挂掉就行了,但是金扬每一局都站在中路斜坡转角处,兼守中路与B洞口,无论JF怎么来,分几路来,有多少人来,他就是能把他们一个个的击杀,外加林一等人的掩护,JF试图挂掉金扬最好的一次机会就是用三颗手雷炸掉了他78点HP,其他长枪局JF的队员好几次连人都没看见就被挂掉了。



  刘召长长的叹了口气,金扬的AWP击毙的不是人,而是人心,他彻底摧毁了JF所有人的自信,忍耐,意志,坚韧。



  这场JF VS MDK,完完全全成了金扬的个人表演秀,到了此刻,他的Farg数已经达到了恐怖的41:0了。



  “罢了,明年来过!”刘召掩饰不住一脸的无奈与失望,转身离开了体育馆。



  随着人群欢呼尖叫的此起彼伏,在经过一次猛烈的掌声后,上半场终于结束了。



  巨大的屏幕显示着CPL开赛以来从未显示的红字:JF VS MDK 0:15,这个白板比分其实已经提前宣布JF可以回老家了。



  直到半场休息,金扬这个时候好象才醒过来,刚才的他就似做了一场梦。



  林一向他招了招手,金扬尾随着林一来到了休息室。



  “你今天表现得不好!”林一开口道。



  金扬瞪大了眼睛:“不好?”



  林一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是说你打得不好,而是你今天的心态有问题!”



  金扬道:“你知道的,我说过,有一天我遇到了JF,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林一笑道:“CS战场上确实敌我不容的,但今天并不是你在用这把枪!”



  金扬瞪大了眼睛,道:“不是我在用枪?”



  林一笑道:“是的,上半场不是你在用枪,而是你的仇恨在驾驭枪!”



  金扬道:“这……怎么可能呢?”



  林一道:“有可能,只是你自己发觉不了而已,我并不是不愿意看到你锋芒太露,而是像你今天这样的表现如果有一天遇见更恐怖的对手,你一旦输了,试问你怎么能再翻身?”



  金扬疑惑的看着林一,林一的话他一时还不能理解。



  林一道:“我知道,JF的3#曾经与你有过节,但那已经过去,作为一个选手,一个优秀的选手,最重要的标准不是他的水平、能力,而是他的素质与心态,一种端正的心态,宽容与仁厚的心态,胜不骄,败不妥,一切胜负淡如水,因为你追求的是你对这个游戏的爱,对它的理解与信仰,是对技艺更加登峰造极的水平,而不是积怨与仇恨,如果你在比赛中不能心若止水,那么你会遇见两种情况,你知道是哪两种吗?”



  金扬忍不住道:“哪两种!”



  林一道:“一种是胜利,你会因此而一发不可收拾;另一种是失败,你会彻底被打挎!”



  金扬点点头,林一的话有道理,MDK的每个人还未成名的时候遭遇一次次被菜的经历都是依靠永不服输的心态爬起来的,其实这也是种不健康的心态,因为有一天你如果打倒了长期菜你的对手你就会觉得很寂寞,高处不胜寒,然后渴求着另一个更强的对手,假如自己再也遇不见更强的对手的话,那自己的水平就会再也停滞不前了,可真正的高境界是没有极限的,不会停留的,正所谓学无止境,它不但适合CS的修炼,更适合做任何事。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金扬品味着林一的话,他似已明白了不少。



  林一沉声道:“你本就是一个优秀的选手,何必与一个三四流的人计较呢?”



  金扬顿时醒悟,叹道:“是啊,我怎么会与王亮那种人见识呢?”



  林一笑道:“你若与他计较,你其实也就是个二三流的选手,二三流的选手能达到一流高手的枪法境界吗?而上半场并非是你的水平达到了那么厉害的高度,而是你的仇恨与愤怒牵引着你变态!”



  金扬笑了,伸手拍了拍林一的肩膀,道:“我明白了!”



  林一微笑着看着他,道:“你明白了?”



  金扬点点头,道:“是的,上半场我确实有点心急心狠了,所以才会让你觉得很吃惊!”



  林一笑道:“我不吃惊,你若是带着追求高境界的心态,你还会表现得更让人觉得恐怖!”



  金扬失声道:“真的?”



  林一笑道:“我哪时骗过你了?到时候你的AWP才会真正做到大巧不工、无所不能的境界,你别忘了,你是我准备用来对付OPK的最后一张王牌。”



  金扬忍不住又笑了,道:“瞧你还在说我,你不也一样对OPK耿耿于怀!”



  林一笑道:“那不同,OPK与我们的恩怨始终是要用CS来解决的,你与JF的恩怨却并非要用CS来解决,更何况,有些事本就是注定的,你愿不愿都得走到那一步去!”



  金扬又有些疑惑,林一的话总是充满了矛盾的哲理,可是这世上有什么东西不是矛盾的呢?不管怎么说,这场比赛,他又明白了不少更高深的道理。



  有时候,理解一种理念胜过你在CS里苦练几个月的收获。



  “下半场想怎样打就怎样打!记住,是人在驾驭枪,不是枪在驾御人!”这是林一中场休息时最后送给金扬的话。



  金扬感激的注视着林一离开的背影,他很感激自己能交到林一这样的朋友,他总是真切的关心爱护着自己的兄弟,虽然他从来不关心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