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江航(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五章 江航(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二十五章 江航(上)

  haza判断得一点没有错。



  Zealot想打败MDK其实不是很困难的事,而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他们有个特点,那就是给对手造成错觉!”古月喃喃道。



  段风扬忍不住道:“什么错觉?”



  古月道:“你觉得MDK给人的感觉是什么?”



  段风扬沉吟着,道:“是神秘。”



  古月道:“什么样的神秘?”



  段风扬道:“就是总觉得他们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怪招。”



  古月轻轻一笑,点点头道:“你说得一点不错,他们确实是这样的神秘,知道为什么吗?”



  段风扬道:“为什么?”



  古月道:“你一变强,就会觉得他们跟着变强,你一变弱,他们也会跟着变弱,但无论他们怎么变,他们始终就是比你高出一个档次,你总觉得只要再认真点就能战胜他们,其实你根本就无法打败他们,所以Zealot到现在才会打得这么艰苦!”



  段风扬道:“你是说Zealot这场比赛不可能翻盘吗?但现在他们可是警察呀!”



  古月道:“假如MDK一出来就爆发全部实力,假如对手又是个死不服输的队,他们发觉自己与对手差距太大,他们就会完全把胜负抛开,拼死一博,到时候说不定他们反而会爆发自己的潜力;而MDK这样做到始终比别人高出那么一点点,别人才不会被压得太厉害,这样子MDK才能始终把握着比赛的主动权,正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就是这个道理!”



  段风扬沉思着,好半天才开口道:“难道这样说来,真的就没有一支队伍可以打败MDK吗?”



  “有!”古月语气一变。



  “谁?”段风扬盯着古月。



  “我们Lucky!”古月的眼睛闪出一丝隐隐的杀气,若有若无,似现非现。



  段风扬笑道:“那是自然,我们只要打败了他们,基本上可以说就能拿下U队与OPK这些队伍了。”



  古月笑了笑,不再说话。



  因为他们两人的闲聊中,MDK在短短十分钟内就把比分扩大为了4:2。



  这是下半场的第七局,如果MDK再拿下一分,Zealot就可以say goodbye了。



  Bring用剩下的最后5000元钱咬牙买了AWP,虽然现在大势已定,但他不甘心就这么让MDK一路顺风的取得胜利,最后一局即使要输他也要输得风风光光,不能让全场观众乃至全国的观众瞧不起他们Zealot。



  于是他买了AWP,他本身是个狙击手,只是这场比赛在MDK不断的打击下他为了与队友们保持购枪节奏而迟迟没有使用AWP,现在最后一局,他索性放开了。



  “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把了!”Bring换出小刀直奔小道。



  他火速冲出小道出口,瞄准匪徒基地上来的斜坡,刚一开镜,苟小第的身影就出现在镜中红点上。



  Bring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苟小第没能躲过这一枪,AWP击中了他。



  但是,Bring的胸膛也同时发出“噗”的一声,他被苟小第的AK打中了胸部,AWP准心艰难的飘上了半空,再一看HP,竟还剩下27点。



  这枪AWP虽然又快又准,但苟小第却跳得又高又急,他的脚被AWP打中,HP还剩下13点。



  Bring迅速换出小刀退了回去,这么多局的交手,他已深知对方的厉害,若在这种危险的位置多停留一秒种,就算你有十条命也会被人家报销的,跟何况这是半条命。



  Bring飞快的向CT基地的爆破点平台跑去,那是CT狙击手的最后一道防线,控制范围极大。



  但是,令所有人都惊呆的是Bring就快跑上平台时,一颗飞雷从中门斜坡下甩了上来,不偏不倚的在他头顶上爆炸。



  “轰隆”一声巨响,这颗手雷震得人的耳机都嗡嗡作响。



  Bring张大了嘴巴躺在地上,屏幕上显示着MDK | Dog雷杀Zealot | Bring的字样。



  “难道他一直从中门追上来扔的手雷?”Bring忍不住这样想道。



  不错,苟小第中枪后料定Bring必然后退到CT基地里去,A区的River一定会与他换位来看守小道,这个过程必然有5——8秒的间隙期,这个间隙期正是中路防守力量最薄弱的时候,如果他们成功站好位,那么中路的防线又再次形成,想突破又得费力了,苟小第几乎是没作任何犹豫一直握着手雷长驱直入中路,凭感觉尽最大努力把手雷向CT基地方向扔去,这串行动可说冒了极大的风险,因为没有哪支队伍比赛敢如此冲锋的。



  但这颗手雷却恰恰把Bring放倒了,也不知是Bring的运气太糟糕还是苟小第红运当头,但有一点却是无须置疑的,那就是苟小第的判断与猜测是非常准确的,准确得惊人。



  “就凭这种勇气,那都是可怕的。”燕雯喃喃道。



  一旁的陆月馨也点点头,一年前的苟小第充其量是个MDK的炮灰,虽然今年也是炮灰,但他这个炮灰却是“灰”得比去年有价值多了。



  苟小第终于挂了,扔完手雷的那一瞬间他被阴在斜坡木箱上的haza无情的击毙,因为没有哪个CT会容忍他这么目中无人的冲进自己的防守区域。



  但他的任务已完成,他已在第一时间做掉了Bring,为后面的整体进攻打开了出口。



  果然,三秒中后,haza也被随后跟进的沙曼打落下来,因为Camper虽然经常阴人,但他们更能防Camp,因为也只有Camper才会格外注意这些经典的阴人位置。



  A区防线一瞬间就被打开了。



  Zealot的队员瞧着躺在平台台阶边的狙击枪,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因为这把狙击枪非但没有为大家带来希望,反而加速他们的灭亡。



  MDK迅速取得胜利,取胜的方式很简单,沙曼扭头爆了小道入口River的头,后来冲上的4S连C4都不埋,径直冲进大房间里一通AK乱扫就把LoveZJ与Ganllshoter的头扫爆了。



  就这么简单,MDK以16:6的比分取得了小组赛第二轮的胜利。



  “哗!”全场观众迅速鼓起掌来。



  Haza有些不甘心的看着对面房间里的MDK队员,看情形他们反而显得很平静,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欣喜若狂。



  他忽然明白了,人家这场比赛战胜自己其实就是在人家的意料之中,而且人家还没有使出全力。



  Haza叹了口气,走了下了台。



  虽然是失败者但全场观众还是给他们报以热烈的掌声,看着不少观众仍然高举着“Zealot加油”的标语,haza觉得很欣慰,其实输给这样的高手对手也没有什么丢脸的,而他们Zealot依然还有机会,只要最后一场战胜TG他们依然可以出线。



  想到这里,haza走到俱乐部老板的面前叹道:“我们已经尽力了!”



  老板点点头,口气也颇有几分无奈,道:“没事,下一场再来过,我们Zealot还有机会的。”



  Haza点点头,目光向台上看去,MDK队员们不知什么时候已离开了。



  * * *



  VIP通道里。



  林一几人说说笑笑的走着。



  “我靠,今天打得怪没劲的,大爷我都没怎么发挥呀!”4S唠叨着。



  金扬笑了笑,道:“你算个屁,我连AWP都没买,你的机会比起我算好多了!”



  林一拍了拍苟小第的头,道:“还是小狗子今天发挥不错,成功克制了他们!”



  苟小第一把拉住林一,嚷嚷着:“老大,说好了中午吃大闸蟹的,你可不许赖帐啊!”



  林一笑道:“我……”



  他的话未说完,脸上的笑容忽然就消失了,因为他发现通道的另一头,一个金发男生正缓缓向这边走来。



  他一身正统的黑色正装,菱角分明的面容很英俊,表情说不出的不羁,行走的步伐与动作却透着一股隐隐的玩世不恭。



  江航!



  这桀骜不羁的人正是江航。



  MDK所有人一下子都呆住了,沙曼更是一下子低下了头。



  林一忽又笑了笑,道:“好久不见。”



  江航露出了他那特有的笑容,道:“恭喜你们,把Zealot都放翻了。”



  林一谦逊的笑道:“那都是运气。”



  江航笑道:“又在故意谦虚,你的实力难道我还不知道?”



  林一正待答话,但4S与梁风却很不客气的盯着江航,去年WCG的赛场上,江航留给他们的印象十分深刻,对梁风来说那是想忘都忘不了的。



  “你来干什么?”金扬冷冷的问道。



  江航依旧笑着,道:“我在这里等你们很久了,不过是看看老朋友,想约老朋友一起吃个午饭!”



  4S道:“谁是你老朋友了?”



  江航也不生气,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沙曼,对4S笑道:“至少你不是!”



  4S的脸色变了,林一立即抬手阻止他,对江航笑道:“老弟,可惜我今天中午还事,不能陪你!”



  江航道:“没关系,总有人赏脸肯去的。”



  4S冷着脸道:“这里没人和跟你去!”



  江航笑道:“哦,是吗?”



  4S道:“废话,当然是!”



  江航走到沙曼面前,沙曼低着头不敢看他。



  江航道:“阿曼,好久不见,我十分想念你,还有亚亚与蓝蓝,中午一块去吃午饭吧,她们两个这次也来参加CPL了,现在正在浦东那边等你呢?”



  一听到于美亚与宁夕蓝居然也来参加CPL大赛了,沙曼一下子抬起了头,兴奋之色溢于言表,但她回头瞧了瞧林一与4S等人,忍不住又把脖子缩了回去。



  林一笑道:“没事,去吧,早点回来!”



  4S急了,道:“为什么准她去,这小子准没安什么好心!”



  看着4S一脸焦灼的表情,这次连梁风都笑了,现在就算是个白痴也能看出4S有多么在乎沙曼了。



  江航的脸沉了沉,道:“人家是去看老朋友,你为什么在这里阻拦,再说林老兄都同意了的!”



  4S似也嗅出了空气中的那股醋味,忍不住跳了起来:“妈的,老子不准她跟你去!”



  江航不怒反笑,道:“你是她什么人,你凭什么阻止人家的自由!”



  “我是……”4S顿时语塞,他几乎就忍不住想吼出一句“我就是她男朋友”的话来,但转念想了想,只觉得自己脸上发烫,他不敢这样冲动。



  他对其他事可以很冲动,惟独对沙曼不敢冲动。



  江航向沙曼笑道:“走吧,我车就在外面,呆会我送你回来!”



  沙曼没有答话,她忽然拉过4S到旁边,叽里咕噜的耳语起来。



  众人都不解的看着他俩,只见4S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笑容,不断的点着头,连连道:“好好,好,好!”



  许久,沙曼才放开4S尾随着江航离去。



  金扬瞪着4S,道:“你小子,笑得像个贱人一样,她到底给你说了什么?”



  4S一扫刚才的怒气,仰头笑道:“秘密!”



  金扬好奇道:“什么秘密?”



  4S背着双手,迈开大步笑道:“不可说,不可说,天机不可泄露。”



  林一顿感好笑,道:“不可泄露个屁,看我不揍死你这坠入情网的家伙!”



  “哈哈哈!”几人又在一起打闹开了。



  玩笑中,林静的车已经开了进来,一行人纷纷跳上车。



  “怎样,你放心她去么?”金扬看着江航开着一辆奥迪栽着沙曼驶出了停车场。



  林一笑道:“没事,我了解Rain,他们之间有些事也到了该面对的时候了。”



  “什么事?”金扬盯着他。



  林一瞧了瞧坐在驾驶副座上一脸自鸣得意的4S笑道:“秘密!”



  金扬道:“什么秘密?”



  林一笑道:“还是秘密!”



  金扬笑道:“我靠,你也来这套,哈哈!”



  林一笑道:“不可说,不可说,天机不可泄露!”



  “哈哈哈哈!”一行人又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