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才少年(中)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才少年(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才少年(中)

  Haza的脸色突的一下变得很难看。



  全场的欢呼声此刻在他的耳朵里变得极为刺耳,刚才被MDK | Dog神出鬼没的溜到了大后方,当全队人因为这个Dog而付出了毁灭的代价时,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就像被人当着全场观众的面狠狠扇了一个耳光,让他又惊又怒。



  “妈的!”这个粗旷的东北汉子拳头重重的砸在键盘上,上面青筋已经爆起。



  但他深吸了一口气后,把胸中那团燃起来的怒火强行压了下去。



  因为他知道,现在绝不是冲动的时候,他的Zealot之所以能在东三省力挫群雄一路走来上海就是因为他这份非常人所能及的忍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与苟小第同样能“忍”,苟小第能“忍”人所不能“忍”,但haza却更能克制自己,他就是要全国所有人知道,东北男人不但最有男人气魄,更是粗中藏细,烈火柔情。



  “小心点,这次分散检查,然后慢推中路!”haza在话筒里说道。



  LoveZJ郑重的点点头,这次他终于闭嘴了,他刚才有无数次机会发现苟小第的,但轻敌的思想又让他买了次教训,这个教训就是:能走到全国CPL大赛的队伍有哪支是不堪一击的?



  于是,第六局开始,Zealot突然改变了进攻节奏,三人从斜坡进发,两人钻B区房间,五人都慢慢的行走着,仔细的检查着每个角落,就算一只蚊子飞过去他们也不放过。



  然而haza这次错了。



  MDK之所以能够成为不败神话并不是依靠怪招与奇兵,而是在于心理计算这样的王道,刻意的谨慎与小心始终是被动的,这样只会被怪招与奇兵偷袭得更惨。



  “haza不会冲动,前三局各方面的迹象都显示出他是个老练的人,这样的人一旦受到了这样的偷袭绝对会更加慎重,否则的话他们Zealot不可能从强队林立的东三省脱颖而出,这样的话我们才可以好好的利用他这种心理。”林一是这样揣测的,他的揣测可谓一击击中,并且让沙曼有了足够的时间悄悄的爬上中路上的二楼悄悄的Camp。



  LoveZJ与River、Bring摸到中央空地,正全神贯注的瞄准着中门下面时,LoveZJ忽然发现上面二楼好象有个人影闪了一下。



  “不好,上面有人!” 可惜他这句话队友已经无法听到了。



  在二楼蹲了很久的沙曼突然闪到窗户边,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送了LoveZJ一串子弹,LoveZJ直接被送到了西天。



  “我操!”LoveZJ躺在地上不甘心的骂道。



  他之所以不甘心是因为二楼这个位置其实是个老得掉牙的位置,玩过Cbble这张图的人都知道这个位置经常藏着CT的狙击手与Camper突施冷箭,所以作为T,一般都会重点“照顾”二楼的。



  但老掉牙的位置,往往也是最能有效打击敌人的位置。



  River与Bring大吃一惊,迅速的把AK准心向上一抬,瞄准二楼的窗户。



  但是太晚了,沙曼开枪的同时,苟小第突然闪出了小道出口,猛的转身急速射出一串子弹,这串子弹是冲着Bring飞去的,虽然没有把Bring挂掉,但却废了他92点HP,Bring惊出了一身冷汗,对手若是枪法再准些,他的小命又保不住了。



  再往右边看了看,苟小第早就闪回了小道房间。



  那一刻,所有Zealot的人脸色都沉了下去。



  LoveZJ挂了,Zealot或许只是实力上与人数上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战局发展下去很快就可弥补这点不足,但Bring重伤,这对全队人来说打击却是致命的,因为Zealot的队长虽然是haza,但其实真正的场上指挥,组织进攻防守的核心人物却是Bring。



  在Zealot里,haza是精神领袖,人员的上下场安排,俱乐部的广告事务,日常的训练安排等都是haza一手来操作,但在赛场上带领着众人冲锋陷阵攻击防守的核心却是Bring,Bring本身是优秀的狙击手,Zealot的一切行动都是围绕着他这把AWP展开的。



  其实很多与Zealot较量过的队伍都误认为haza是Zealot的关键人物,比赛的时候都重点盯防他,这样一来却忽略了Bring,而Bring也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在Zealot上一场与JF的比赛里,JF就是被haza的队长身份误导而导致失败。



  但是,Zealot万万没有想到的是MDK里的Dog仅仅通过几局Rush偷袭就把Bring的位置、作用、特点、行动路线观察得一清二楚,并作出了相应的对策。



  苟小第借沙曼偷袭的掩护趁机重伤Bring,这个打击简直比挂掉Zealot两三个人的效果还要好。



  Bring一见自己的HP还剩下8点,简直紧张得要命,他不得不更小心并硬着头皮与其他人慢推中路,这样一来,Zealot的进攻节奏就更慢了,明明应该由自己把握的比较节奏不知不觉中就让给了人家MDK。



  沙曼与苟小第偷袭成功后迅速撤回CT基地,林一也从B区撤回,协助三人共同镇守中路,金扬却在大房间里看着B区爆破点。



  正如林一所预料,Zealot这次仍然冲着中路来袭。



  River与Ganllshoter开路,Bring断后,haza单独摸小路,四人一路闪光手雷不停的开路,而MDK这边,4S与沙曼首先交火,双方基本上都是一换一。



  中路斜坡上Zealot的队员很快全部阵亡,而MDK却只牺牲了林一与沙曼,剩下三人。



  “哎,罢了!”haza收起AK,换出小刀向小道出口跑去,到了现在这种局面,他只有选择放弃保枪,因为最开始在B区探路时他不小心被金扬穿了50多点HP,现在剩下40多点HP还要面对MDK三个人,别说其他人,光说MDK | 4S就够自己受的,与4S拼抢的人不是死就是重伤,除非自己第一颗子弹就能把人家爆头。



  但自己能吗?



  还是保枪才是上策。



  带着这种想法,haza飞快的退出了小道。



  但是,让他恐惧的事又出现了,刚跑出小道出口,他就发现对面远处B区房间的好象有个黑影闪了一下,但房间里太黑,他看不清楚。



  “难道有人?”他忍不住这样想道。



  但刚一想完,他眼睛一花,耳机里传出“铮”的一声脆响,然后屏幕就黑了!



  “Counter Terrorists win!”



  haza难以置信的看着屏幕右上方:MDK | Dog枪杀Zealot | haza。



  “这个Dog明明是守小道的人,为什么会从B区出现,他是怎么过去的,难道他会飞?”haza吃惊极了。



  到现在为止,他只弄清了MDK三个人的站位,L、4S与Crystal三人分别是B区与A中路,其他人的位置他现在仍然一片混乱,尤其是Dog,一会在中路,一会在小道,一会又从B区出来,他们到底是怎样的布防?



  其实,苟小第从小道偷袭退回时就一直跑到了B区,然后从B区钻进房间里,这个时候haza刚好退出房间前往小道,苟小第一口气冲进了匪徒基地,他的原意是Zealot的节奏放慢后一定会让他有充分的时间绕到匪徒的P股后面,但跑到半途,双方已经交火,苟小第立即回防,刚一跑进房间,Zealot交火失败,haza败走小道,苟小第自然不会放掉他这条漏网之鱼。



  很容易挂掉haza后,全场观众似乎并未欢声震天,因为一般人都很难看明白这其中蕴藏着的奥妙,就包括很多战队区里的人都觉得很普通很平常,都认为苟小第的穿插不过是运气而已。



  但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方剑辉,他认为这绝对不是运气,这又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心理战术。



  首先是苟小第对大局的判断,如果他不能判断Zealot主攻中路,那么他的穿插战术必然在钻进B区房间时迎面遭遇haza,就算他能消灭haza,但也未必能达到包抄的效果;



  其次是借助沙曼Camp成功的分散了对方的注意力,趁机偷袭了关键人物,使得比赛节奏变慢并使自己一方掌握对大局的控制权,并且延缓了对方对小道的进攻,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然后是跑去匪徒基地的包抄,这一点又非常聪明,这样防止Zealot临时转B区,如果Zealot去B区,那么他就可以与冲上来的4S一起冲中路杀上去支援B区。



  这一通穿插与进攻看上去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地方,但其实只有观察力非常之人才能体会苟小第对对方的打击是多么大了。



  他并没直接参与拼抢火并,而是极大的削弱了对手的战斗力,否则以Zealot的刚猛打发,MDK绝不可能以牺牲两人的代价3V4挂掉对方三人,这就是苟小第的作用,苟小第的作用让方剑辉立即联想到了那个在纵横国际赛坛的鬼马精灵element。



  “一个是天才少年,一个是鬼马精灵,要是这两个选手相遇了的话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形?”方剑辉对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吃惊不已。



  “什么少年精灵的?”林静笑着问方剑辉。



  只要MDK一取得胜利,她的心情就跟着好了起来。



  方剑辉笑道:“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我猜得不错的话,Zealot接下来要连着输好几局了。”



  “呵呵,是吗?”林静眉开眼笑。



  果然,接下来进行的比赛正如方剑辉预测的一样,Zealot进入Eco局,结果是被MDK全部绞灭干净。



  Eco局后Zealot又出了长枪,但令人始料不及的是MDK突然大举进攻Rush中路,Zealot猝不及防,在中央空地上慌乱抵抗一阵后乖乖弃械倒地。



  1:4。



  2:4。



  3:4。



  4:4。



  5:4。



  6:4。



  ……



  haza叹了口气,他刚才那口恶气现在彻底被MDK打得无影无踪了,而且他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兵败如山倒了,不输则已,一输起来就跟黄河决堤泛滥似的,堵都堵不住。



  最令Zealot郁闷的还是Bring,他实在搞不明白,自己每次都会被那个Dog莫名其妙的打死,无论他再怎么小心,Dog仿佛算准了他的位置与行动路线,总能在他发动进攻前做掉他,或阴或冲,或偷袭或Rush,甚至有好几局的激烈火并中Dog不惜一切代价与他同归于尽。



  Bring总算也从这么多局溃败中收获了一条宝贵的经验:敌人最强的地方其实也是最弱的地方,只要你废掉了他最拿手的本事,你等于就战胜了他。



  但也只有到了现在,Zealot才知道对付MDK实在是件非常吃力的事情,因为无论什么样的比赛,经过一定较量后自己都会对对方的风格特点能力有所了解,譬如Zealot就如同会少林的大力金刚掌,掌法雄浑内力深厚,正面硬拼他们不畏惧任何人,但MDK却不断的变化着武功,时而来招罗汉拳与他们硬碰硬,时而来招九阴白骨爪阴他们,时而又召来打狗棒远距离的敲他们,有时更甚至使出了空城计来唬他们……,所以到了现在,Zealot所有人的大脑里都是一片混乱,就包括现在台下他们俱乐部的领队教练老板经纪人全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MDK到底是什么风格,到底有什么底细,到底还有多少阴谋诡计没使出来,现在的比分都是10:4了,MDK里林一“小李飞刀”似的穿射还未出手,金扬那“独孤九剑”般的AWP也一直没有现身,这才是Zealot最担忧的。



  Zealot战队纵然有降龙伏虎的能耐,但偏偏在MDK各类稀奇古怪的战术面前发挥不出半分威力来。



  Haza道:“Rush,RushB区!”



  所有人立即打起精神,饿狼般的朝着B区扑去。



  这是上半场最后一局,Zealot无论如何也得拿下这一局,他们已被MDK虐待了这么多局,准确的说他们还从未这样溃败过,若再不找回东北人的脸面他们似觉得无地自容了。



  “冲,爷们跟你们拼了!”



  haza大吼一声,把其他队友都吓了一跳。



  看来平时这个擅于克制自己的队长终于发火了,他只要一怒,就会爆发非常恐怖的战斗力。



  “冲!”



  “冲!”



  “冲!”



  Zealot所有队员群情激昂,情绪激动,大有一股炮火中前进的气势。



  领头的haza不顾一切的冲出B区石门,众人紧随其中后向下面空地扔出早已准备好的闪光烟雾,再纷纷跳下,那情形颇有几分猛虎出笼的气魄。



  但跳下平台五个人却同时傻眼了,整个B区空荡荡的,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Haza与Bring顿时觉得一阵心惊肉跳:他们又要玩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