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一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二十一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翌晨,阳光明媚。



  “恩,是的!”林一回答道,“Zealot是支非常富有攻击性的队伍,无论是枪法还是风格都非常刚烈,这大概是因为他们东北人性格的缘故!”



  金扬点点头道:“确实是这样的,我上次在网上都看过他们的报道,听说在国内就算是Hunter与OPK这样的队伍与他们正面冲突都讨不了好。”



  一旁的4S打完最后一枪,放下鼠标,转过头来道:“那明天咱们该怎么与他们打!”



  林一道:“自古都是以柔克刚,我们与他们正面冲突就算能占上风,但胜算并不大,所以明天风哥不上场,阿曼上场与你配合,尽量的减少正面接触,以Camp他们为主!”



  4S看了沙曼一眼,道:“我阴人可不行!”



  林一道:“明天的地图是Cbble,小狗子,你明天可要好好发挥你的穿插作用了!”



  苟小第一听自己可以上场,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道:“是,老大!”



  林一瞧了瞧金扬,道:“King,还是要记住我那句话,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亮出AWP,明天我和你共同防守B区!”



  金扬笑了笑,道:“放心,你的话我向来都执行得很到位的!”



  林一也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最后一场与JF的比赛,你再好好发挥,直接把他们扼杀在小组赛里。”



  金扬怔了怔,随即展颜笑道:“好,没问题!”



  林一拍了拍手,道:“好了,今天的战术讨论就到这里,下面咱们来演练一下刚才说的那几个卡点配合!”



  “好!”众人纷纷坐到自己的座位前,握着鼠标又开始训练了。



  云青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她虽看不见大家训练的模样,但她能感觉得出,大家都很认真,都很努力。



  房间里不断传来枪火声,一会又传出众人严肃的讨论声与欢笑声。



  训练的日子总是美好的,参加CPL总决赛的日子也与平常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多了几分欢笑与对家乡的思念。



  中午饭是大伙儿一起出去买菜回来做的,反正家里什么家电也不缺。



  饭桌上,4S一反常态的吃了七碗饭,而且每次一吃完,沙曼就拿着他的碗去为他添饭。



  林一与梁风对望了一眼:不对呀,这两人今天很不正常,这小子怎么一直在傻笑,而且还笑得这么白痴,阿曼也不对劲,什么时候对4S这么好了?这两人不是天天都在吵架吗?



  很快,4S放下碗,抽过纸巾插了插嘴,对林一使了个眼色,道:“我吃饱了,我出去逛逛,晚上吃饭不用等我!”



  沙曼也立即放下碗,道:“我吃完了,我也要出去逛逛!晚上吃饭也不用等我!”



  林一愣了愣,还是道:“也好,反正早点回来就是!”



  “恩!”沙曼点点头,尾随着4S出去了。



  直到沙曼关上门,林一才重新端起碗道:“不对呀!”



  梁风也点点头,道:“恩,就是呀,我也老觉得这两人今天怪怪的!”



  金扬一边帮云青碗里夹菜,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为什么?”林一与梁风同时不解道。



  金扬慢悠悠的回答道:“难道你们俩昨晚睡得这么死,没听到声音么?”



  林一与梁风对望一眼,茫然的摇摇头,道:“不知道!”



  苟小第“呼哧呼哧”的吃着,道:“四哥与阿曼姐姐昨晚在沙发上玩亲亲嘴呢!”



  “亲亲嘴?”林一瞪大了眼睛。



  “错!”金扬突然伸出筷子。



  “那是怎样?”梁风问道。



  金扬缓缓道:“不是亲亲,是办正事!”



  “办什么正事?”林一问道。



  金扬慢悠悠的回答道:“就是他们准备抱个阿娃!”



  “扑!”林一一口米饭全喷在了金扬脸上!



  * * *



  午后,阳光正大。



  4S与沙曼站在溧阳路的公车站台下。



  “我叫你不要跟着我出来,你怎么不听话呢?”4S不满道。



  沙曼笑道:“我偏要跟着你,怎样?”



  4S道:“我是去外滩卖东西,你以为是去玩呀,又累太阳又大,你还是不要去的好!”



  沙曼固执道:“我就是要去!”



  4S道:“不准去!”



  沙曼道:“非要去!”



  4S跺脚道:“哎呀,你们女人还真是烦啊!”



  瞧着4S摇头的模样,沙曼又笑了。



  两人很快乘车来到了南京西路的旧货市场。



  “哇,看情形你对这地方倒是很熟呀!”沙曼感叹着,这地方倒是让她想起了80年代武汉的汉正街。



  4S道:“恩,外滩上的游人一般都不会来这里买东西,因为这里是批发市场,他们只对各类稀奇古怪的玩意感兴趣,最好是有特色的玩意,所以一般那里的小贩们都是下午到这里来挑,晚上再拿到那儿去卖,咱们下午的任务就是这里面慢慢的挑!晚上再拿去卖!”



  沙曼用着佩服的眼光看着4S,道:“想不到你这样的大老粗居然也有这么细心的时候!”



  4S瞪着她道:“什么大老粗,我本来就很细心嘛!靠,你这呆鸟!”



  沙曼忍俊不禁。



  选了一下午的钥匙扣与苏州绸制品,夜色已来临了,两人在便当店匆匆吃了点东西便挎着木盒子来到了外滩。



  此刻的外滩已很热闹。



  昨晚一块卖钥匙扣的同行兄弟一见4S到来,而且来带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一同前来,赶紧上前打招呼:“兄弟你来了呀!”



  4S大大咧咧的打着招呼。



  同行兄弟道:“呵呵,这是你的媳妇吗?”



  沙曼顿时感觉脸有些发烫。



  4S看了看她,笑道:“不是不是,她是我妹妹!”



  同行兄弟叹了口气,道:“哎,都不容易,带妹妹一块出来,我妹妹以前也和我一块卖手链的,现在都回老家乡下去了!”



  4S笑笑,拍了拍他肩膀,道:“想家了吧,没事,找了钱老家不就见到了么?”



  同行兄弟点点头,道:“现在这年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新来的越来越多了!”他说完,指了指不远处,道:“你瞧,今天又来一个新来的!”



  4S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不远处的河堤围栏上有个人正朝他笑着走了过来。



  “石兄弟,你好!”方剑辉今天特地换了一身土得掉渣的衣服,挎着一个破旧的木盒走了过来。



  “你……”4S愣了愣,他没想到衣冠楚楚的方剑辉居然也这样打扮,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沙曼也吃惊的望着他。



  方剑辉笑了笑,道:“我来这里卖钥匙扣,刚好碰巧遇到你们了!“



  4S脸色沉了下来,道:“碰巧?卖钥匙扣?滚,老子才不信你,我可警告你,你别玩什么花样,小心我揍你!”



  方剑辉道:“呵呵,我真是来卖钥匙扣的,你们等会就信了!”



  说完,方剑辉挎着木盒吆喝开了:“来来来,好看的钥匙扣哦,有纪念价值的钥匙扣啊,有收藏价值的钥匙扣呢,好好看的钥匙扣呀,大家快来瞧瞧,快来看看,便宜又划算啦,快……”



  4S与沙曼瞧得眼睛发直,若不是亲眼看到,还真看不出他如此内行,他的吆喝还真有一套。



  没到一刻钟,方剑辉的身边就围上来一大堆游人。



  游人们都被他热情的叫卖声吸引了,方剑辉笑嘻嘻的应付着他的顾客。



  而4S与沙曼也开始在外滩上转悠,虽然时不时的也有人来光顾他俩,但比起方剑辉的速度那还差得远。



  不多时,方剑辉盒子里的100多个钥匙扣就被人买光了,其中一个外国游人用英语叽叽喳喳的与方剑辉呜哩哇啦的侃了一阵后居然一口气买了40多个。



  这情形瞧得4S与同行兄弟的眼睛都红了。



  “妈的,会放洋屁的人是不一样啊,我靠!”4S骂道。



  方剑辉瞧了瞧他,笑笑,也不与他争论,继续吆喝开了。



  不过这次他吆喝过来的游人已没有钥匙扣可买了,方剑辉直接把这些“生意”带到沙曼面前,对这些游人道:“喏,这是我的妹妹,她卖的钥匙链与我的是一样的,都是在上午在一号码头那儿进来的,质量绝对没有问题,大家都知道我天天都在这卖东西的,出问题了找我就是,我的名字叫王小二!”



  沙曼差点笑出声来,暗想道:“真是太会撒谎了,你怎么不叫王二小呢?”



  4S瞪着方剑辉,他虽不明白方剑辉搞什么阴谋诡计,但看着人家为自己卖力的招揽顾客,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有了方剑辉的帮忙,没多久两人的小玩意就卖出去了一半。



  夜色浓了起来,东方明珠的光芒照亮了天地,照亮了他们额头亮晶晶的汗珠,就像他们胸口前的钥匙扣那么光亮。



  方剑辉走到4S旁边,小声道:“你们跟我来!”



  4S瞪着他,想了想,还是跟着他向车站站台下的地下隧道走去,他要看看方剑辉到底玩什么花样!



  “干什么?”4S瞪着他,“你又想怎么对付咱们?”



  地下隧道里游人也不少,方剑辉对4S笑道:“现在是星期三的8:10,城管与稽查的每周这个时候都要来检查,你如果要这里卖东西,最好这会儿不要上去,否则你的东西会全被那群土匪抢干净的!”



  沙曼愕然道:“你怎么知道呢?”



  方剑辉笑了笑,笑容里有些无奈,道:“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也在这里卖了半年的钥匙扣,我对这儿的规矩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沙曼恍然道:“难怪,我瞧你刚才吆喝得那么有劲,原来是老手了!”



  4S却忽然把盒子塞到沙曼手里。



  沙曼道:“干嘛?”



  4S道:“我上去叫那个同行的兄弟下来躲躲,他老家在湖南乡下,好歹大家都是湖南人,这两天他都没卖出多少,我不能让他还在上面呆着。”



  说完,他扭头就跑。



  “喂,等……”沙曼忍不住叫道,但4S已跑得远了。



  方剑辉默默的注视着4S的背影,喃喃道:“他真是个热情的人!”



  沙曼也默默说道:“恩,就是,他虽然很冲动很莽撞,但他比谁都还热心,无论什么不平的事,他都爱打抱不平。”



  方剑辉点点头道:“像他这样的人,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很少了!”



  两人感慨着,4S一脸沮丧的下来了。



  “人呢?“沙曼问道。



  4S恨恨道:“妈的,上面乱得开不了交,我根本找不到人!”



  方剑辉也叹息着,道:“这种事场面一定很乱,你肯定找不着的!”



  4S一把揪住方剑辉的衣领,道:“你怎么不早说,你早告诉我我也好告诉上面这么多卖东西的兄弟!”



  方剑辉看着他,平静道:“你有一番好心,但未必就能得到人家的好报!”



  沙曼立即拉过4S。



  4S悻悻的松开方剑辉,瞪了方剑辉几眼,道:“不管怎么说,你害了我们一次,现在又帮了我们一次,咱们互不亏欠了!”



  方剑辉笑了笑,道:“我是害过你们一次,但那并不是我要害你们,我只不过是人家的一条狗!”



  4S与沙曼都同时愣了愣,他们发现方剑辉的笑容有些自嘲。



  方剑辉道:“刚才我不是帮了你们一次,是帮了你们两次,算起来你们还欠我一个人情!”



  4S挥舞着拳头,怒道:“放屁,你……”



  沙曼赶紧又拉住了他。



  方剑辉笑了笑,道:“我帮你们揽生意,又让你们躲过一劫,这算不算两次!”



  4S又怔住。



  方剑辉笑道:“你们应该还我这个人情!”



  沙曼忍不住道:“怎么个还法?”



  方剑辉笑道:“那就是以后你们在这里卖东西,你们必须让我为你们揽生意,我不要你们一分钱!”



  两人再次惊讶了。



  4S忍不住道:“妈的,你到底想怎样?我靠!”



  方剑辉瞧了瞧4S,把目光落在隧道里的台阶上,缓缓叹了口气,道:“我以前也在这里卖过这些小百货的,钥匙扣啊,玩具啊,仿真打火机啊什么的,卖的东西真是太多了……”他的口气里充满了叹息与惆怅,但表情却漫溢着回忆与向往。



  “那真是段我最难忘回忆的日子,那时候,虽然过得很苦,但却很自在,很快乐,每天早早的吃饭了就去淘货,然后拿到这里来卖,好的时候一天可以卖到1000元,坏的时候一天100元都卖不到,但不管卖了多少,那时候我都是快乐的,因为我知道有一天我迟早会离开这里,大半年的日子就这样过来了。”



  方剑辉叹息着,4S与沙曼却已可以想象年少时的方剑辉在这里呆过的日子,那必定也是一本充满了人生百折,酸甜苦辣的日记本,记载着中国这个最东方城市的最繁华街道的最下层人生活。



  方剑辉叹道:“后来我觉得自己成功了,也就是今天这个样子,但我并不快乐。”



  他转过头,瞧着4S道:“昨天,我看见你在这里卖东西,我想起了过去那段日子,我也想来这里再卖卖,你知道为什么吗?”



  4S不禁道:“为什么?”



  方剑辉笑了笑,道:“因为你年轻!”



  4S好奇道:“我年轻?这关卖东西什么事?”



  方剑辉笑了,他一字字道:“因为,只有在最年轻的时候才能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也只有在最年轻的时候,才会对自己心里的愿望充满了希望!”



  4S与沙曼看着他,他们显然还不太明白方剑辉话里的意思。



  方剑辉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喜欢CS的人,但是你们再过一年,再过五年,再过十年的话,你们会不会仍然喜欢CS呢?会不会依然坚持你们的CS愿望呢?”



  两人怔住了。



  Cser,有谁会在三十岁的时候还能坚持信念呢?人,有谁会在老去的时候仍然不弃初衷呢?



  所以有人总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是绝对的呢?



  4S苦笑道:“妈的,你说话这么也像林一那小子一样,深奥,真他妈的深奥!”



  方剑辉也苦笑着:“我也不知道什么深奥不深奥,我只是看到了你们在这里卖东西,我想起了以前的自己,也许我是自私的,我并不是在帮你们,我也是让自己心里能够快乐!”



  沙曼忍不住道:“难道你现在过得不快乐吗?”



  方剑辉点点头道:“我确实过得不快乐!”



  方剑辉反问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



  沙曼也呆住了。



  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这个问题恐怕没人能准确的给个完美的答案出来。



  “喜欢CS的人喜欢的是那份自在与无虑,为CS拼搏的人拼搏的是那份坚持,渴望成功的人在于那份在路途中的希望,对你们对我来说,这个过程才是真正快乐的!而不是结果,结果不重要!”



  4S与沙曼仔细的体会着这番话,这番话即使林一也未必能深明其境。



  沙曼甚至觉得这番话已概括了CS人生的所有真谛。



  冥思中,方剑辉悄悄的走了。



  他把希望与心愿带给了自己喜爱着的人们,却把一生的寂寞与无奈留给了自己!



  “也许我们真的错怪他了,我们不应该怪他!”沙曼瞧着方剑辉孤单的身影喃喃说道。



  4S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许久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