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间的希望(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间的希望(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间的希望(上)

  继MDK与TG火车大战之后,电子屏幕上立即出现了“GR VS Macebearer”的字样。



  与MDK不同的是,MDK比赛时选择了VIP通道进入比赛房间里,而GR战队一行人则选择了从摄象机林立的记者区登上比赛台,燕雯的目的就是要让全国所有的观众知道他们西南皇家联盟俱乐部麾下的GR战队这次出现在CPL的舞台上会掀翻国内的CS战队排名。



  于是,当服装整齐表情自信的一行女子出现在类似娱乐圈上的“T”形台上时,全场的摄象机闪光灯几乎全冲着燕雯等人的脸工作着。



  因为GR本场比赛出场的人全是清一色女子,尤其是一身白衣的陆月馨出现在台上时,全场观众掀起了阵阵惊呼,男C迷们的眼睛里全是贪婪,女观众们的目光中尽是嫉妒。



  陆月馨冲着台下微微一笑,中央最大的一块电子屏幕立即来了个表情特写,这个画面顿时谋杀了不少目光与胶卷。



  江航笑了笑,道:“嫂子还是那么漂亮!”



  仇天的脸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张一勉瞧了瞧仇天有些痴情的目光,不由得心里一沉,暗忖道:若说K有个唯一的大弱点那便是这个女人,红颜啊,真是祸水!



  陆定坤在VIP房间里的屏幕上看见了自己的女儿一脸温馨的笑容,他也欣慰的笑了。



  他知道,恐怕陆月馨最大的爱好还是CS,虽然这对一个女生来说有些不太适合,但只要她喜欢,作为父亲的就应该满足,更何况他是陆定坤,这个世上他都做不到的事情试问其他人能做到么?



  瞧着陆月馨接受着下面万众瞩目的掌声与欢呼,陆顶坤忽然觉得很感慨,有时候人的一生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不就是为了得到他人的欣赏与羡慕而苦苦奋斗拼搏吗?自己以前为什么没有想到不多给女儿一些自由呢?为什么老是苦苦逼着她学什么时装,学什么绘画,学什么音乐艺术?让她自由自在做些喜欢的事,她也许会觉得更开心。



  “也许我以后应该让她自己去选择所喜欢的人事!”陆定坤生平头一次这样想道。



  他虽出神,但仇笑仁却不这么想。



  “假如馨儿是我的儿媳,现在不但与陆氏集团完全形成联盟,就连西南燕诚制的皇家联盟集团也可以与我搞合作,到时候大家连成一条阵线,大家一起出资金,不出两年,移动与国航还不被挤挎才怪!”仇笑仁顿时觉得有些恼怒起来,“这无敌的商业帝国计划竟被林一这种穷鬼给破坏了,哼哼,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们!”



  两人都各自盘算着,比赛却已开始。



  * * *



  GR与Macebearer的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方剑辉却从体育馆闷闷不乐的走了出来。



  自从MDK来到上海后,他就没少挨向海的骂。



  刚刚看完MDK血洗TG的那场比赛,向海就开始在VIP房间里叫嚣开了: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又赢了,不是说这是国内最出名的一对双子星吗,在人家面前简直就像一堆废柴,两下就被杀干净了,又害我赌输了,妈的。



  向海在那里大发雷霆,方剑辉却在心里暗自嘀咕:你要信那些地下博彩公司你才是脑壳装了屎,MDK连5R都能搞定,难道还打不赢小小的TG吗?



  他虽这么想,但向海却把一肚子怨气撒到了他的头上:去,去问问钱老板,他妈的怎么回事,开这样的盘口出来,玩我呀?快去,不问清楚回来,我有你好看!



  方剑辉憋着一口怨气走出了体育馆。



  秘书这个职业的定义是什么:就是受气加卖身。只不过男人属于前者,女人属于后者。



  方剑辉一气之下就钻进自己的本田轿车,开着80码的速度直冲延安路高架桥。



  他并不是去找地下赌场的老板,而是驾车直奔外滩而去。



  这些年在上海拼搏奋斗,每逢受了委屈受了气他都会到外滩来散心。



  站在黄浦江边,迎着浩大的江风,注视着前方充满着现代气息的办公大楼与东方明珠,他就觉得心情会好上很多开朗很多,这个城市的繁华与辉煌正如很多年前他心中的那个梦,充满了神秘,充满了向往。



  他回忆起自己当年乘坐着破旧的小货轮来到上海港时,他就被上海恢弘灿烂的夜色深深的震撼了。



  “我一定留在这里,一定要在这片土地上出人头地,扬名立万,最后我再荣归故里,衣锦还乡!”那一刻,他在心中对自己如是说。



  可是生活并非一帆风顺,一个来自偏远山区的农家男孩要在十里洋场的上海滩站稳脚跟绝非像《上海滩》唱得那般气贯长虹,荡气回肠,而是如《游戏人间》那样演绎得酸楚,无奈,苦痛。



  因为,生活,它是具体而可怕的。



  那时候为了养活自己,方剑辉什么都做,就算被人当作一条狗在地上撵来撵去他都咬牙坚持着,他相信自己有一天会成功的,因为他是方剑辉,方剑辉有着普通人没有的忍耐力与恒心。



  今天,他终于成功了,他终于完成了从一个街头小子到国家电子竞技部副部长秘书的转变过程,这个过程他自然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但这算不算是成功,他不知道,他觉得自己很迷茫。



  成功难道就是领导每天对着自己指爹骂娘的自己对他点头哈腰还要说你老英明的话?然后自己开始生气,但摸了摸口袋里的那叠钞票想想又忍了,接下来继续每天这样周而复始的循环下去?



  ……



  方剑辉猛的想起了那歌词:“得到越多,折磨越多,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比从前越来越寂寞!”



  曾经在街头当苦力的时候,他每天晚上觉得能吃上一碗路边的杂碎面都觉得胃口很好,带着一身汗臭在工棚里都睡得很安稳,看着那些花枝招展的白领美女们经过自己身边就算用鄙视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他也觉得很满足。



  但是现在,他每天一个人在酒楼面对着满桌山珍海味只觉得难以下咽,睡在自己价值几百万的房间里却感觉时常空虚,怀抱着皮肤雪白千娇百媚全身脱得精光的美女时他仍然觉得索然无味。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倒是有时候工作时看见那些年轻的男孩女孩们为了一场比赛的胜利而欢呼雀跃时他反而深受他们情绪的感染,那时候,他就会觉得自己很年轻,不过话说回来,他反倒有点喜欢那个CS,他自己不玩CS,但他喜欢看别人玩,看到别人技艺高朝枪枪爆头,他心里就觉得特别痛快,尤其是上午MDK与TG的比赛,他觉得梁风与4S简直就是神,随心所欲,无所不能,看得他心潮澎湃,惊叹不已。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只有他们这样的勇士与对手那样的失败者,一切都是简单的,一切都是黑白分明的,一切都是酣畅淋漓的,没有虚伪,没有寂寞,没有无奈,只有奋进,只有直接,只有快意恩仇。



  “如果人生也能这样就好了!”方剑辉注视着远处默默的叹息着。



  他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想着这些问题,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浑然过去了,交警不知什么时候叫来清障车把他的本田拖走了他都不知道。



  方剑辉沿着淮海路慢慢的走着,脚步疲惫而倦怠,天色慢慢暗淡了下来。



  外滩上也热闹起来,买东西的小贩,耍杂技的,推销小玩意的,拍照的游客,来来往往的行人形成了一片别致的景观。



  方剑辉顿时觉得心情也好了起来,他想自己曾经也在这条街上卖过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那段时光,总是苦并快乐着的。



  突然间,方剑辉的表情僵直,瞪大了眼睛瞧着人群堆里的一个人。



  这个人他在十几天前见过,在和平饭店里见到的,他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4S!



  这人果然是4S!



  4S的胸前挎着个大木盒子,盒子里装着琳琅满目的钥匙扣,看情形他好象是似在那里卖东西。



  方剑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上午体育馆里,赛场上不可一世的4S现在成为了外滩上外来打工卖古货大军中的一员了。



  方剑辉愣了愣,他的印象里,CPL如此大张旗鼓长时间的举行,其目的就是给各大俱乐部与战队提供充足的商业活动时间,如今中国的电竞体制日趋完善,而一年一度的CPL作为CS盛会,正是各大战队展现自己获得利益的时候,尤其像MDK战队这样优秀的队伍此时更是应该获得各大商家的鲜花与掌声,而不是让他们的队员跑到街头来卖东西。



  难道他们缺钱?方剑辉不由得这样想道。



  错了,MDK不是缺钱,是极度缺钱。



  或许方剑辉根本就不知道,在仇笑仁与陆定坤的联手操作下,没有人敢对MDK进行商业上的洽谈。这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这对其他心怀梦想的队伍来说无疑是赚钱的大好时机,而对经济是捉襟见肘的MDK来说却是苦不堪言。



  方剑辉静静的瞧着4S,他不愿上去让人家难堪。



  可是,4S实在不是一块做生意的料。



  “这个钥匙扣多少钱?”一个游人来到4S面前。



  4S道:“10元钱!”



  “什么?10元,这么贵?”游人吃惊道。



  4S瞪着他,道:“贵?那好,你要买就买,不买就拉倒!”



  游人也瞪了他一眼,道:“有你这样卖东西的?”



  说完便离开了。



  很快,三名外地来观光的美眉被4S面前的钥匙扣吸引了。



  “这个绿色的多少钱,挺漂亮的呢,上面还有上海滩几个字,写得蛮好看的!”美眉甲问道。



  4S还未开口,美眉乙却嘻嘻笑道:“呵呵,小兄弟模样好帅呐!”



  4S瞪着她,道:“小兄弟?我很小?我看你的样子比我还小。”



  美眉丙见到4S一本正经的样子也笑了,道:“呵呵,哟,挺有性格的!”



  美眉乙也笑道:“恩,就是呀,我最喜欢有性格的男人了。”



  4S索性不说话了。



  美眉甲道:“哎,这串多少钱?”



  4S道:“10元!”



  美眉甲吃惊道:“啊,不会这么贵吧?”



  4S道:“不贵,我下午去进货都买着6元一只!”



  一听这话,方剑辉顿感好笑,这愣头青太老实了,老实得有点可爱,他这样子做生意能赚到钱了才稀奇。



  美眉嫣然一笑,道:“小兄弟,那你7元卖给我吧,我不吃亏你也有赚好不好?”



  4S正准备争辩,另外两人却开始发嗲了:“哎呀,帅哥,就7元嘛,你这么帅,不会跟我们计较吧?”



  “是呀是呀,就便宜一点嘛,我真的好喜欢这串猫猫!”



  “……”



  4S与方剑辉都听得头皮发麻。



  最后4S实在受不了这几个美眉的纠缠,索性21元卖了三个把她们给打发走了。



  他并不是招架不住这三人的甜言蜜语,而且一心急着卖光今天进货,中午吃完饭,他厚着脸皮找沙曼借了300元钱,跑到南京西路的旧货市场淘了这么大堆钥匙扣回来,然后又去溧阳路租了这身卖东西行头,打算晚上9点以前卖光回家,然后把钱还给沙曼。



  若不是急着卖东西,依他的脾气直接把这三个烦人的女人统统赶走,不过,这是做生意,可不是他随时使性子的时候,这个道理他自然也明白。



  虽然4S一脸匪气的站在那里话也不吆喝一句,但偏偏游人都冲着他那儿跑。



  也许是人们都已厌倦主动跑来推销的人,反而对冷淡的小贩有兴趣。



  方剑辉不由得想起一句话:女人你若是对他冷淡点,她反而贴紧你;你若对她献殷勤,她反而看不起你。



  这句话现在用在4S卖钥匙扣这个情形上简直就是绝了。



  很快,4S四周就围起了一大圈游人,把他旁边那些卖同类玩意的同行看得眼红无比,而且一个个都百思不得其解:这新来的谁啊?奶奶的生意这么红火。



  方剑辉静静的看着4S,4S那张粗旷的脸上渐渐的绽放了一丝丝的笑意,看得出他的生意好起来了,他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其实他笑起来很好看,比他怒发冲冠的样子好看多了。



  一时间,方剑辉百感交集,他想起自己过去也在这里卖过挂链的,那时候真是自由自在,真是单纯得像张白纸,就像现在的4S一样,他看着别人都来买他的东西,他一下子就觉得很有成就感,很幸福,因为希望就在前方。



  其实只要用心的生活,生活就会变得美好起来。



  方剑辉有些顿悟,此刻,他恨不得立即也去南京西路也去弄套行头来加入这杂耍卖东西的大军里来,享受着那些过去的快乐。



  只是现在,他只能瞧自己一身名牌西服发呆。



  终于,4S盒子的东西差不多都被游人们买走了,4S捏着一大叠钞票笑开了。



  方剑辉走上前,静静道:“石兄弟!”



  4S抬头,一见方剑辉,脸色就变了,变得极其难看:“妈的,又是你,你想怎样?”



  方剑辉道:“我只是想与你聊聊!”



  4S猛的转身,道:“老子与你没有什么好聊的,滚,有多远滚多远!”



  方剑辉有些尴尬,但他偏偏不能去争论。



  “等一等,石兄弟!”



  4S突然转过身,指着方剑辉道:“给老子站住!”



  方剑辉愣了愣。



  4S怒道:“别跟着我,老子警告你,你再跟着我,信不信我揍你!”



  方剑辉愣住,他也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才好,有时候做错事不可怕,可怕的就是与人发生了误会,那是怎么解释都没有用的。



  目送着4S渐渐远去,方剑辉终于沉重的叹了口气,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拨通后道:“二分局是吗,我是电竞部的方剑辉,我那辆本田又被你们拖走了,哎,对,对,车牌号是沪AK4774……